零食总动员 - 哲理寓言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零食总动员
2016-01-16 21:47:03 作者:顽石 】 浏览:3039次 评论:0
编者按:不知道是否因为独生子女的原因,孩子们成了人们心目中的小皇帝。不知道是应该祝福,也是应该猛醒。孩子应该是一个社会的未来,未来的社会的健康发展就靠这一群小皇帝。既然是小皇帝,必然生活侈奢。作者肯定也是一位零食老手,竟然还可以记得住这么多零食名称。中国的,外国的、吃的、喝的应有尽有,什么薯片呀,烤肠、怪味豆、鸡排、果冻、核桃酥、雪饼、太妃糖、爆米花、榴莲味棒棒糖、话梅、泡泡糖、口香糖、可乐、棉花糖、虾条、辣条、火腿肠、橙汁、巧克力、朱古力、不下二十多种庞大的零食队伍,小皇帝们还有不生病的理由。给孩子的课程减付的同时,人们也应该想到给孩子的生活减付。素质教育实践,是要求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课业和心理负担。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以及不合理的心理负担,通过减轻过重负担,推进素质教育的实施,从而促进学生德、智、体、美的全面发展和身心的健康成长。2010年12月5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开展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的通知》中,再次提出为中小学生“减负”。2010年12月10日,教育部公布一批试点地区,希望借试点以多种途径解决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全面取消百分制减负,减负对于考试,“十条规定”要求,小学一至三年级不举行任何形式的统一考试,从四年级开始,除语文、数学、外语每学期可举行1次全校统一考试外,不得安排其他任何统考。每门课每学期测试不超过两次。考试内容严禁超出课程标准;同时实行“等级加评语”的评价方式,采取“优秀、良好、合格、待合格”等分级评价,多用鼓励性评语,激励学生成长。全面取消百分制,避免分分计较。作者的文章,用嘲讽地口吻褒贬时弊,贴近生活,揭示出来一下现实性问题,希望引起社会与学生家长的注意,值得推荐阅读!欣赏!期待着更多好作品!

    某医院急诊室,小主人——一个九岁男孩,表情痛苦地躺在病床上。医生和他的助手拿着一大堆医疗器械,正手忙脚乱地查找病因。小主人的亲属——就是各种零食,层层围裹在床前,有的急切地询问小主人现在的感受,有的则大声催促医生赶快查明病因。零食们你一言我一语,诊室里好不热闹。

    “我说你们能不能消停一会儿?”医生满头大汗地从零食堆里挣脱出来,手里摇晃着听诊器,板着面孔说,“现在病因不明,需要进一步观察。请你们到外边去等吧!”

    薯片的嘴最快了,细着嗓子说: “我们不放心小主人啊——你忙你的吧,我们都把嘴闭住,保证不影响你的工作就是了。”

    “我理解你们的心情,”医生耐着性子说,“可你们在这儿只会添乱,起不了任何作用啊!去吧去吧,都到外边等结果。请大家放心,我会让助手及时通报病情的。”

    听医生的口气没有通融的余地,零食们不大情愿地退出来。它们堆坐在候诊区的椅子上,几乎占满了一整条长椅。

    小主人这次发病太突然了,搞了它们一个措手不及。小主人一向对它们疼爱有加,每天形影不离的,现在居然不理不睬!零食们受宠惯了,哪受过这般冷落?突如其来的失落感几乎要让它们崩溃了。

    “我真怀疑他是怎么当上医生的,”助手关上门后,烤肠抱怨说,“进去那么长时间了,竟然连什么病都还没弄明白!”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怪味豆一脸世故的神情,“现在这年头,不管什么人穿上白大褂就是医生了。”

    “别得意得太早了。”鸡排说,“我们都做个见证,小主人的病要是被耽搁了,非联名投诉他不可!”

    “我看我们还是坐下来,分析一下小主人生病的原因吧。”果冻比较理性,它知道这样吵闹下去于事无补,于是提出了一个建设性的建议,“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们这么多人,还能顶不上一个医生?”

    “果冻说得太对了!要是第一时间找到病因,小主人一定会对我们刮目相看。”

    可零食们都丈二的和尚: 小主人昨天还活蹦乱跳的,怎么说病就病了呢?

    “已经有答案了。”核桃酥皱着布满智慧的眉头,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零食们屏气凝神,洗耳恭听。核桃酥是零食界公认的智者,从它嘴里说出来的话,往往就是真理。

    “一定是上学累的。”核桃酥很享受这种被人敬重的感觉,它很肯定地说,“小主人在学校要学习语数外音体美那么多课程,回家以后还得写作业——这么大的劳动强度,不累出病才怪呢!”

    小主人上学的辛劳零食们有目共睹。一提起上学的事儿,它们的怨气就不打一处来了。

    “我最讨厌小主人的语文老师了。”雪饼抢着说,“这可不是因为她不够漂亮——坦率地讲确实也不漂亮。每天都让学生写一篇日记——每天,哪有那么多事可写的?有次小主人咬着铅笔头,搜肠刮肚地思索了大半个晚上才憋出一句话——‘今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没错,文学创作是个劳神费力的苦差事,我自己就有切身体会。”糖果界美女太妃糖接着说,“你刚才提到小主人有咬铅笔的习惯,是吧?我就想了,小主人生病会不会跟这个也有一定的关系呢?” 

    不少零食点头认同太妃糖的观点,夸赞它不光漂亮还有脑子。

    “真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爆米花不无忧虑地说,“我一个老乡的孩子就是铅中毒,好几年了还没痊愈呢!”

    “虽然咬笔头是个人行为,但与写作业有因果关系,老师同样应该承担责任。”

    “小主人课堂上也有咬笔头的习惯。”棒棒糖说,“美术老师的鼻子比警犬还灵敏。有次小主人刚把笔放下,继而把一支榴莲味棒棒糖放进嘴里,还没咂出滋味就被她发现了。美术老师简直不可理喻!竟然把一支完美的棒棒糖扔进了垃圾桶里——你们看,我裙子上的污渍到现在还没洗净呢。”

    “上课咬笔头被默许,吃棒棒糖却横加干涉,这个老师真是太可恶啦!”

    “数学老师也难辞其咎。”话梅说,“我是有根据的,绝非捕风捉影。你们听听他留的数学作业就知道我不是恶语中伤了——树上有七只鸟,飞走了四只又飞来了五只——飞来飞去的简直要把人绕死了!依我的话,换成小主人上午吃了一包话梅,下午又吃了一包话梅,一共吃了几包——这多好啊!”

    “是啊是啊,”零食们附和道,“就是换成果冻、鸡排或是火腿肠什么的也未尝不可。”

    “数学老师就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泡泡糖吹炸了一个大大的泡泡,伸出细长的舌头把粘在鼻尖的糖渍舔下送进嘴里。泡泡糖喜欢读一些鸡汤文,说出的话往往都富有生活哲理。

    “这句名言警句用在这儿,那是再恰当不过了。”核桃酥点头赞许,“既揭露了数学老师的可恶,又揭示了小主人悲惨的生存现状。”

    “毫无疑问,他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

    “要我说,老师们压根儿就不该给学生留作业。”

    “英语老师就那么无辜吗?”烤肠说,“那个铁石心肠的女人,天天逼着小主人背单词。害得小主人吃一口烤肠还得念一个单词——坐下就坐下吧,非要说成‘谁打破累死’!”

    “说话咬着舌头,走路扭着屁股——呸!”口香糖吐了一口唾沫,满脸不屑地说,“活脱脱一个崇洋媚外的典范。”

    “依我看就不该开设英语课程。”

    “我最讨厌体育老师,”可乐气呼呼地说,“那天上室外课,小主人趁老师忙着给同学们做示范,偷偷藏到体操垫子后边喝饮料。刚拧开瓶盖,还没喝几口就被发现了。没收也就算了——大不了再买一瓶,可气的是竟然还罚跑圈——整整两圈啊!小主人体态那么臃肿,又大热天的,不累出病来才怪呢!”

    “总而言之,”牛板筋瓮声瓮气地说,“老师们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们不能再沉默了,必须联合起来到管理部门静坐,以示抗议。”

    “小主人就不应该上学,”棉花糖说,“要是天天都让我们陪着,小主人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怎么会生病呢?”

    门咯吱一声开了,助手出来了。

    零食们呼啦一下全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询问病情。

    “实在抱歉,让大伙久等了。”助手说,“初步判断应该没什么大碍,再观察观察就可以出院了。请各位再耐心等一等。”

    零食们都松了一口气,东倒西歪地坐回靠椅上。是啊,小主人一切安好就是他们最大的幸福。

    “我就说嘛,”虾条扯着公鸭嗓子说,“我们每天变着法儿逗小主人开心,能有什么病?真是虚惊一场!”

    “都快把我憋死了!”巧克力松了松领带,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个早晨实在是太压抑了,女士们、先生们我们换个轻松的话题吧。”

    “就是就是,说点什么好呢?”巧克力的倡议得到众多零食的响应。  

    “就说说昨天小主人生日派对的事吧。”辣条说,“场面真是太热烈了,到现在我还沉浸在里面不能自拔呢。”

    昨天是小主人九岁生日,作为它们的衣食父母,讨他的欢心自然是它们责无旁贷的责任。零食们可谓煞费苦心,为小主人举

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生日派对。它们跟小主人在一起尽情地吃呀喝呀玩呀乐呀,大家狂欢了几乎整个晚上。

    零食们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了,它们在长椅上欢呼雀跃,所有的零食都浸没在了欢乐祥和的海洋里。

    “昨天晚上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火腿肠说,“作为零食,人生最大的价值就是能得到主人的厚爱。我,知足了。”

    很多零食都有同样的感受,想起那个美好的夜晚,它们不禁由衷地感叹: 

    “要是小主人天天都过生日,那该多好啊!”

    “确实是个美好的夜晚,”话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我开心得都有些失态了。”尽管嘴上说不好意思,但谁都能看得出来,它心里装的却是满满的得意。

    零食们口是心非地安慰它,说那样的场面有点小失态无伤大雅。

    只有太妃糖撇了撇嘴角。话梅兴奋得有点过头了,连裤子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都不知道,还拽着小主人没完没了地跳舞呢!这可不是一个失态就能敷衍过去的。不过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它也就没道理扫了大家的兴。

    “小主人的那几位朋友都挺有趣的。”

    “是啊,与我们相处的也很融洽。”

    “就是猴子太讨厌了!”橙汁红着脸说,“每次都是他鼓动小主人在瓶子底下扎个眼儿喝——就好像小孩撒尿似的,真让人难为情!”

    “就不该邀请骆驼来!”朱古力说,“这家伙吃相太不雅观了,喷了我一身饮料,害得我不得不中途跑出去换了一套衣服。”

    “小猪猪绝对是派对上的亮点,她一笑两个酒窝,太可爱了——我说可爱没用,关键是小主人特别喜欢她。”说到这,太妃糖嘻嘻笑了,得意之情溢于言表,“那天在课堂上,小主人趁着小猪猪专注地听讲,还偷偷往小猪猪的口袋里塞了好几块太妃糖呢。”

    “瞧把它嘚瑟的,”话梅小声说,“自作多情!那几块糖被小猪猪原封不动地丢进了垃圾桶里——也不是不知道。”

    “都进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让小主人出来呢?”

    “就是啊,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门咯吱响了一声,助手终于出来了。

    “你们什么意思?”跳跳糖爱冲动,早就不耐烦了。它怒气冲冲地质问助手,“既然都说没事了,为什么还不让我们的小主人走?我知道你们医疗界最没有底线了——不把病人治得倾家荡产你们是不会罢休的。我必须告诉你,我们不是好欺负的,敢黑我们跟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纯粹无稽之谈!”助手义正辞严地说,“我们敞开门办医院——正大光明,造谣中伤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零食们不敢支声了。这个时候再嘴硬,绝非明智之举。

    “根据初步检查的结果来看,应该是吃了某些不健康的东西引起了脏器的不良反应。具体情况,得等到相关数据出来之后才能判定。”

    助手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小主人生病和它们有直接的关系。零食们各怀心事,沉默以对。

    巧克力是个舶来品,走南闯北的远比本土的零食们有见识。它知道这个时候只有先下手为强,才不至于陷于尴尬境地。本土零食们是一群乌合之众,无关紧要的地方纠缠不休,大事大非面前却少谋寡断。正好可以利用这个致命的弱点,来确立和巩固自己的领导地位。

    “不言而喻,这次事故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的生存压力,必须有人为此承担后果。”它从零食堆里站起来,清理一下嗓子,面色严峻地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揪出这个害群之马,只有把它从小主人的食谱中抹去,才能挽回零食界的声誉。”

    巧克力向朱古力挤了一下眼睛,朱古力向来唯巧克力马首是瞻,马上就领悟了巧克力的意图。

    “再不能挑了篮子里就是菜了。小主人康复以后,必须得有一个强有力的人来管理他的菜篮子——无论资历还是能力,巧克力先生都是不二人选。”

    橙汁心里很清楚,巧克力与朱古力一唱一和,明摆着是趁火打劫。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尽管它完全不认同它们的观点,但还是忍了——它可不想成了那只出头鸟,被枪打了。

    又是一轮沉默过后,辣条终于沉不住气了。因为它出世以来就一直伴随着争议,尽管它一次次力证自己的清白,却始终没有摆脱垃圾食品的恶名。这个时候理所当然会成为众矢之的。它下意识地抬头,正好看见虾条两眼正直勾勾地盯着它看呢!那神情,似乎认定了它就是那个不健康的东西。

    “你看我干什么?”辣条恼怒地说,“我也是经过食品安全认证的。”

    虾条乜斜着额头上汗津津的辣条,带着咄咄逼人的语气说: “傻子都知道安全认证不过是一纸空文,你敢公布你的配方吗?”

    “公布配方?”辣条一边揩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断然地拒绝,“这是商业机密,无可奉告。”

    “什么商业机密呀!”虾条不依不饶,继续穷追猛打,“我看你是心虚了吧?”

    零食们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给它俩拱火。因为它们知道: 别人吵得越凶,危险就离自己越远。

    辣条也看明白了,此刻决不能示弱。多年积累的经验告诉它: 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就是攻击别人。

    “说三道四的人自己就那么清白吗?”辣条反唇相讥,“明明标注着50克,其实呢?净含量只有35克多一点。哼哼!一个连诚信都不讲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这可由不得我,”虾条说,“这是行业的潜规则,要是不这样我也活不到今天。我们只不过分量不足而已,不像某些人,为了追求一己私利,什么添加剂、地沟油全都粉墨登场了——简直就是草菅人命!比起来,我们算得上圣人了。”

    “五十步笑百步罢了。”辣条揶揄说,“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一起混江湖的,应该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损人不见得利己的勾当还是少做为好。”

    太妃糖和话梅向来心不合面也不和,都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哪能放过这个机会?太妃糖率先发难——

    “有的人一点也不知道自重,”太妃糖说,“三更半夜的还赖在小主人房间里——想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除了辣条和虾条剑拔弩张地对峙着,零食们又把视线转移到了话梅身上。

    “龌龊至极!”话梅面带愠色,“你说我们在干什么?我不过陪小主人聊天、吃宵夜尽我的本分而已。”    

    太妃糖公然向它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话梅针锋相对地说: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倒是某些人偷鸡摸狗的,以为别人都是瞎子呢!”

    话梅余怒未消,继续说: 

    “小主人为什么生病?我算明白了——身边有一个品行不良的朋友,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这边还没消停,那边可乐与橙汁又杠上了。

    它们两个一直以来就是竞争对手,都想压制对方以突出自己的市场地位。可乐是洋血统,橙汁是地地道道的土著居民,东西方文化上的巨大差异导致了它们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可乐用蹩脚的中文说,“就该站出来承担责任,而不是现在这样做缩头乌龟。”

    “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橙汁指着衣服上的一排标签声色俱厉地说,“你的眼睛难道瞎了吗?看看这是什么?绿色食品!”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不过是香精兑点白开水。”可乐调侃着说,“用你们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挂羊头卖狗肉。”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橙汁攥起拳头,威胁说,“再信口雌黄信不信我揍你个洋鬼子?”

    “我是有修养的人——君子动口不动手。”

    “去你的伪君子吧!”橙汁恼羞成怒,一拳挥过去,可乐的大鼻子顿时歪到一边去了。

    “野蛮,你这个野蛮人!”可乐哇哇叫着冲过去,它也不管什么君子不君子了,与橙汁拼起了拳击。

    辣条拿着棍子伺机偷袭虾条,虾条也拎起一根棍子严阵以待。零食们让出一片空地,两个愤怒的家伙抡起棍子乒乒乓乓打得不可开交。

    话梅和太妃糖叉腰腆肚地互相叫板,试图震慑对方,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但它俩属于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肯示弱,最终还是扯着对方的头发,扭打在了一起。

    全乱套了!所有的零食都打起来了。

    “都给我住手!”医生啪地一声把诊断书摔在他们面前,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地说,“你们还有闲心打架?这个孩子是彻底被毁了!自己看吧,你们谁也脱不了干系!”

    这回,零食们真的傻眼了。面前的诊断书就像一只让人不寒而栗的老虎,它们谁也没有勇气看一眼。

    又过了一会儿,核桃酥一边颤巍巍地往外走,一边说: “未来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我呀,还是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老滑头!”虾条小声嘟囔了一句。

    “我就是一个外人,压根儿就不该出现在这里。”巧克力说,“感恩节就要到了,我也要回去和家人分享美味的火鸡大餐去了。朋友们,祝你们好运!”

    瓜子说: “你们不是总说我人微言轻吗?诚如斯言,我留在这儿简直没有一丁点儿用。”

    “不怕你们笑话,”辣条爆出一条猛料,“别看小主人每天都带着我,好像风光无限,其实小主人最讨厌我了——每次看见我都呲牙咧嘴的,恨得牙根都痒痒了!我呀,还是知趣点吧!” 

    “我想,最该走的人是我。”看着零食们陆续离开,太妃糖不禁黯然神伤,“我不过是某些人的陪衬而已。小主人根本就没有真心喜欢过我,从来没有!”

    到最后,零食们都走光了,竟然连一颗微不足道的瓜子也没留下。

赞(38) 公益犒赏

最近阅读文友: [] [顽石] (查看更多)
     
书签:零食 总动员 编辑:平时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知更鸟 下一篇猫的远见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