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和车夫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荒山和车夫
2018-05-15 12:33:20 作者:柴释之 】 浏览:177次 评论:0
编者按:这是一个常见的发生在普通人身上的故事。主人公张二奎朴实、有责任感,反面人物面目可憎、令人讨厌。双方的对抗性十分明显。故事下半段构建的7400加80再加80这样的细节,也带着黑色幽默的意味。这样的作品有讽世的作用,但还停留在表面,未能深挖人性。人物塑造面谱化,此外需要注意不能过于略掉人物的头衔,例如“车主妻子”,略为“妻子”,出现“妻子又大声的嚷嚷到”,读者一不留心就会误以为是主人公的妻子。这些细节需要注意。

    傍晚,夕阳懒懒的挂在法纯村望牛山上,望牛山面色红彤彤的,像一个喝了半斤老土酒醉汉。

今天是星期二,镇上赶集,豆腐卖完,张二奎骑着他的三轮摩托车,打着口哨从山那边“嗒 嗒嗒 嗒 嗒嗒”的行驶过来,这辆摩托车是张二奎花了两千块钱从堂哥那里转过来的旧车,充满节奏感摩托车声音在夕阳下宛然成了一首有节奏明快的歌谣,张二奎也不自觉的跟着摩托车歌谣头一点一点,身体一扭一斜,那种节奏和韵律,张二奎已经好多年没有感受到了,嘴里的艾蒿烟袋上旱烟火已经熄灭,头上蓝色的帽子跟着身体一偏一杨,像大雨中水里生长的莲蓬,这一刻,张二奎觉得充满了自由,他似乎忘记了还有两个在上大学的孩子,一个瘫痪在病床上的妻子,还有眼睛失明生活无法自理的老母亲。这一刻,他多么想告诉望牛山,告诉夕阳,他多么轻松,多么畅快。

   去法纯村,要从望牛山上翻过去,山高弯急。

    “咔”“嗞唧嗞唧嗞唧”的一连串声响,张二奎像被一盆冰水泼醒,双腿迅速拼尽全部力气猛踩刹车,仿佛那是一条地狱之路,踩不住就会跌入刀山或是火海,万劫不复。但是,由于弯太极,坡陡,车旧性能差,又是下坡,所以,即便张二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能让车迅速停下,和一台红色的大众帕萨特不期而遇,三轮车左边翘着的铁杆从帕萨特前脸,经左前门、右后门划到了屁股根,由于刹车太急,最后摩托车侧翻在了路边,张二奎也被甩在了路旁,还好,车翻后沿着路滑行,没有翻跟斗,不然从放牛山上滚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这条路,张二奎每天都要跑几趟,所以毫不夸张的说,闭着眼睛张二奎都有本事把车开回家去。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出门没看黄历,可是张二奎出门从不看黄历。

    张二奎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左脚脚踝被磨破了一大块皮,血滴答滴答的流下来,穿在脚上的胶鞋都湿了。张二奎一瘸一拐的向帕萨特走了过来,这时候帕萨特司机也下来了,副驾驶坐着的妻子也跟着下来,看着自己的爱车被划成这个样子,司机脸色阴沉,嘴角微微颤抖着,妻子看见自家爱车被划后的模样。

    “你眼睛长在屁股上去了,你怎么开的车,你看看,把我家车划成什么样!”愤怒的吼道。

    “我……我……”一连说了好几个我,张二奎就是没有说出一个理由,因为在这个转弯处,确实是他占道了,张二奎虽然不懂车,但是看着这辆帕萨特在夕阳下金光闪闪,他便知道,这个车不便宜,至少对于他两千多的三轮摩托车来说。张二奎像犯了错的孩子,低着头,眼里藏着委屈,等着父母的责骂,又像一个虔诚的教信徒,在等着真主安排。

    “你就说怎么办吧,公了还是私了?”妻子又大声的嚷嚷到,“我们按喇叭你没听到啊?耳朵长在角背后去了是吧!”

   “真是……真是对……不住!”张二奎声音里充满着颤抖和不安,此刻他似乎看到了失明的母亲,瘫痪的妻子,以及还在上大学的两个孩子,他绝望了,怎么办呢?怎么办呢?谁能救救我?谁能救救我?

   “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妻子扯着嗓子,朝着张二奎嚷道:“要不,我们就报警了,看警察怎么处理。”

   说着话,妻子掏出手机拨通了110,半个小时之后,警察来到了现场,这时夕阳已经从望牛山坠落下去,只留下漫天的霞光,红彤彤的,像一场野火,直烧到远处天地相接的地方。

   后来,经过联系,法土村的村委赵主任、李村长也来到了望牛山,加上其他看热闹的村民,望牛山一下热闹了起来。

   看过现场以后,交警认定了责任,确实是张二奎的三轮摩车全责。经过村里和警方的调解,让张二奎出6800块钱处理此事。张二奎看着车被损得老火,虽然手边拮据,但也同意6800元的赔偿费。

    这时,一直沉默的帕萨特司机说话了:“6800元不行,你看看我这车被划成什么样了,我还得出钱去曲靖4S店修理,住宿要钱,吃饭要钱,过路费,油钱,这么点,够干什么,还有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你拿这点点,怎么够,再说,我这是新接出来的车,开了还不到一千公里,你这么一蹭,我的心里不是滋味。”司机语气相比妻子缓和一些,但是句句在谈钱。

    距出祸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虽是晴天,高原的傍晚还是有些许凉意,张二奎抱紧双手,定了定神,蹒跚的走到司机面前。

    “你看,这位兄弟,我的情况也老火,这样,我再给你加600元,一共7400元怎么样?”

    “7400?你骂人呢?74,去死,你才去死!”这时候,司机的妻子突然站出来,说到:“把我家车撞成这个样,让你赔偿,你倒还骂人,什么人嘛,74,去死,妻死,你真是恶毒!”

    听了这话,在场的交警,村委会和看热闹的人们面面相觑。

    “这样,让他再给你们点,加80块钱怎么样?”在场的赵主任说道。

    “7480元,这个数字吉利了!”李村长接着赵主任的话说。

    “748?你们怎么都约起来骂人了(去死吧、妻死吧)!”司机这个时候说道。

    听了这话,赵村长,李主任大吃一惊,本想做个和事老,把事情处理好,谁料一个巧合,把自己粘上了泥巴,看见司机和妻子胡搅蛮缠,在场的交警和村里面的人哭笑不得。

    最终,张二奎又加了80元钱,一共付7560元付给司机,在司机驾车离开的时候,还让张二奎说吉利话,诸如一路平安、四季发财之类。张二奎说着吉利话,倒是也顺溜,仿佛在和自己说一样。

回到家里,眼看着这两个月的豆腐钱和一点积蓄被这一撞洗劫干净,张二奎点了一支旱烟,一口一口猛力的吸着。

   夜幕降临,霞光下沉。张二奎用酒精清洗了脚踝上的伤口,披着衣服,拉根小板凳在门口坐下,朝望牛山方向看去,他仿佛又看到了一枚将要西沉的斜阳挂在山上,红得那么耀眼,那么深沉,那是他近50多年来从没见过的夕阳。

   他仿佛看到自己,骑着三轮摩托车,轻踩刹车,抽着旱烟,哼着小曲,任凭夕阳将自己灌醉,从望牛山缓缓行驶下来。


0
     
书签:荒山 车夫 编辑:中流推移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面膜 下一篇我是一个善于头脑发热的人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半城寺] [柴释之] [不也先生]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