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江山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美丽江山
2018-05-23 10:34:22 作者:思不群 】 浏览:747次 评论:0
编者按:本篇小说以建设美丽江山为主题,以人性的弱点为抓手,充分展现了人的智慧和能力。但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也是本篇小说的最大的弱点,实则与美丽江山的本质相去甚远,不过小说本就是虚构,在充分展现人性的弱点这点上,本篇的确应该是很不错的,虽然因字面篇幅的限制,描写上稍显简单,但已经达到了小说主题的要求。很好。谢谢赐稿


  
  从飞机的舷窗鸟瞰家乡的山山水水,刘文田心潮澎湃。他一直惦记着回家乡看一看,却一推再推,一晃竟几年没回来了。如果有事需要出国,订张机票就走了,一年也不知道出国多少次了,难道回趟家乡会这么难吗?刘文田心里想着,自已对生意的过于专注,也许就是人生路上的一个错误。
  
  在接机的人群中,刘文田的结义弟兄张翔那健硕的身影分外显眼。刘文田紧走过去,故友相见,难免一番亲热。张翔大小也是个董事长,但大哥回来,他必须亲自驾车来接。
  
  “车子越换越好了啊?”文田上车后笑着说到。
  
  “这几年生意不错,另外老婆的车子该换了,我就又买辆新的,把那辆车给老婆了。”
  
  车子走在去往父母家的路上,刘文田不时向车窗外张望,路两旁的一草一木更是倍感亲切。去年春节的时候弟弟文山带着父母在他那住了十多天,今年春节父母都希望在老家过年,文田也按春节回家乡过年做了打算,但却因临时有事脱不开身,只能让媳妇和儿子回来与家人团聚了。所以,在见到亲人和家乡的老宅子之前他有些激动。
  
  刘文田的家乡——江山市,是我国北方的一座美丽小城。刘文田在这里出生、长大,大学毕业以后到南方打拼,年近五旬的他早已事业有成。他在北京、广州、三亚等地都置办了房产,希望父母到大城市去居住。但无论他把父母接到哪里,父母住一段时间就会对他说不习惯,不如家乡好。最后父母下了结论:哪儿都不如家乡好,今后哪儿都不去了,就在家乡养老了。文田想想也对,家乡山清水秀空气好,确实是个宜居城市。另外,弟弟文山一直在家乡发展,父母有他们照料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刘文田的父母一直居住在市郊宝石河畔的老宅,坚持不肯搬到市区楼房。文山见父母没有“上楼”的意思,就将老宅进行了改造重建。一栋正房是两层楼,还有两栋厢房,整个院落约有五六亩地,用铁筋围的栅栏喷上天篮色的漆,院内果树、葡萄、鲜花、菜地一应俱全,再加上讲究的大门,在当地也是相当气派的一户人家。
  
  张翔的汽车到门口的时候,保姆听到声音赶紧出来开门。张翔把汽车直接开进院内。
  
  父母从屋里出来,见到儿子的高兴劲儿自不必说。文田的父亲不言语,母亲则说个不停,无非是怎么好像瘦了,又有白头发了之类的话。
  
  父母的身后还有一人,风度翩翩、学者风范。此人叫关峰,刘文田的同学,也是他们哥仨中的老二。要说这关峰可不是一般人物,大学毕业后在某研究所工作,本来要立志当一名有作为的科学家,可是干几年后他觉得研究所太寂寞了,不适合他的性格,就出来混了。结果还真混出不少名堂来,现在是有名的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心理学家、管理学家,并在哲学、逻辑学等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关峰的老家也是江山市,不过他的父母已经随他迁到北京。他是昨天到的,这次来就是应刘文田之约,一是回家乡看看,再就是哥三个聚聚。
  
  大家进屋,文山和她媳妇忙着沏茶、拿烟、上水果等。大家刚到一起则有说不完的话。说来说去,说到昨天关峰来的时候拿的十万块钱。原来,关峰来的时候拿了一捆现钞(十万),说是孝敬她们二老的。现在文田回来了,就又提起这个话题。
  
  老太太说:“大峰啊,你干妈不缺钱花,给我多了也没处花,走时必须把钱拿回去。”
  
  关峰说:“你不缺钱?现在从兜里往出拿,我看你能拿出多少来?如果你能拿出一千块来,算我输,这钱我就拿回去。”
  
  老妈也是个爱说爱笑的开朗性格:“好,咱俩赌一下。”于是开始翻兜,又翻老伴的兜,结果两个人加一起还够一千块钱。便老太太却不服输,说:“你老妈的钱都在银行呢,花不了的!”
  
  刘文田说:“大峰啊,你给他们拿钱也没用,老辈儿人舍不得花钱已经成了一辈子的习惯,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还是什么都舍不得买。”
  
  关峰说:“你给二老钱的时候都是直接打卡里对吧?”
  
  刘文田点头。
  
  关峰继续说:“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回我给他们拿现钞。”说着对文山说:“文山,你在父母身边,你把咱爹妈的所有银行存折、卡和身份证都保管起来,不许她们上银行存钱去。就把钱放家里,一是花着方便,二是他们怕丢,没办法,她就得往出花了。”
  
  “妈的,这孩子,谁家放十万元零花钱呀,这可不行。这晚上我也睡不着觉啊。”
  
  “咱家就这样儿。文山,就按我说办。”
  
  文山答应着,也笑了。
  
  老太太嘱咐道:“你们哥几个事业干得都不错,我知道你们有钱。不过我俩个老了,又有这么好的房子和地,吃的用的文山和张翔三天两头的往这儿送,我也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你的心意我都领,不过还是想和你们唠叨几句。有钱也别乱花,一定要多做有德行的事……”
  
  文田接过话来:“妈,我们这次回来就是想给家乡做些好事。前段时间我们在香港有个活动,我遇到了咱们江山的市长。我跟他说,想捐些钱把宝石河这一带打造成休闲、度假、旅游、养老基地。他说市政府也有此意,所以非常支持这件事。这次回来,既是看老妈老爸,也是想把这事办了。”
  
  老太太一听高兴了:“对!咱住这地方,最适合养老了。干这事妈支持,花多少钱妈都不心疼。”
  
  说话间,酒菜已经备齐,一大家子人欢聚一堂。今天的菜没让保姆做,是张翔特意带了一位厨师来做的。这大哥、二哥几年没回来,俨然成了这里的贵宾。
  
  刘文田、关峰、张翔都是江山人,上大学时又是同学,关系好的不得了。文田的妈妈性格开朗爱说爱笑,哥仨都喜欢老太太这性格,况且这里地方大,所以都喜欢来这玩。时间长了,关峰、张翔就认老太太干妈,老太太也喜欢这俩个孩子,就叫他俩儿子,这哥仨也就像过去的结义弟兄一样了。一次他们聚到这里喝酒,那时院子里的桃树、杏树花开的正盛,巧的是他们仨的姓正好又是刘、关、张,所以就半真半假地号称“桃园三结义”。哥仨这感情也确实是没的说,所以,互相对对方的父母也都敬爱有加,孝敬一些钱财或一些贵重的东西也是经常的事,所以刘文田没再表态,要不要关峰孝敬的钱,全凭爹妈自己做主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又说起宝石河畔的建设。原来刘文田和老二关峰早有此意。
  
  文田说:“我想先投两三千万,找个合适的地方建个公益性养老院。”
  
  关峰说:“我和翔子也不能袖手旁观。不过,要想把这一带建设成休闲、度假、旅游、养老胜地,光靠我们三个的力量还够。我建议咱们倡导募捐活动,让江山的企业家都参与进来。”
  
  文田说:“嗯,这个想法对。我们出一部分,大家捐一部分,政府再拿一部分,这事就成了。”
  
  文山接过话茬:“我劝你们别太乐观。这宝石河畔的很多土地使用权都落在了韩家人的手里。去年政府要干这事,据说韩家要五千万的动迁费。你们不用干别的,要是能把韩家人弄走,这里天然就是娱乐、养老的胜地。”
  
  老太太一听叹了气:“唉。这韩家人,德行太差,当地一害呀。”
  
  刘文田和关峰离开家乡已经二十多年了,并不知道韩家的事。文山就把最近几年的一些事儿向哥俩个述说一遍。原来,这韩家一共哥三个,算是当地一霸。不知什么时候,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他们把宝石河畔最好地点的土地使用权弄到了手,并以此垄断了宝石河畔的旅游市场。由于刘家老宅的地点也非常好,他们一度曾想把刘家挤出去,后来看刘家的势力也不一般,才不得不罢手。因此一提韩家人,老太太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韩家人欺行霸市,无恶不作,弄得广大市民不得不避开他们到别处去玩。韩家哥仨见生意不好,哪里好便到哪里滋事,民愤很大。去年市政府想要动迁他家的房产和地产,他们却漫天要价,成了钉子户。
  
  文田没想到自己想做些好事,刚起个头还没干呢,困难先来了,一下兴致大减。
  
  张翔见大哥有些扫兴,忙打圆场道:“来来,先喝酒,今儿是亲人相聚的高兴日子,先不说那些影响情绪的话题。”
  
  话题转到别处,渐渐的喜庆气氛才恢复过来。
  
  两位老人和其他一些人,陪了一阵子相继下了桌,最后只剩下这个哥仨。等他们喝完酒,两位老人早已睡下。保姆收拾了桌,他们又在客厅里唠了许久才各自睡去。
  
  二
  
  文田和关峰起床的时候,太阳已经老高了。两个人洗漱完毕来到院子里享受家乡的新鲜空气,这对两个人来说可是难得的。此时,张翔正在给果树喷农药,二人向他走去。
  
  远看张翔背着喷桶喷药的一举一动,和一个真正的果农并无两样。实际张翔是一家农药公司的老总,拥有一个农药厂和几个农药批发、零售商店,产品销往全国各地,效益不错。刘家的院子占地六亩来地,按说也不算大,但全靠人工来干,活也不少。而且各类果树、葡萄、蔬菜、鲜花等,几乎应有尽有,侍弄起来既要有技术,又需要不少的人工。好在张翔、文山在二老身边。他们时不时的带一帮朋友来,先把该干的活干了,然后就是吃喝玩乐。老太太喜欢热闹,也乐得让他们来。二老已是古稀的年纪,身体仍然硬朗的很,但有张翔和文山在,他们技术指导就行了,平时也并不挨多少累。
  
  “张董事长亲自为果树喷农药,这果得多少钱一斤啊?”关峰逗着张翔说。
  
  张翔见他们过来,放下喷桶:“这果可是无价之宝。别看这几棵树,一年下来果还真不少结,自己能吃几个呀,咱妈非让弄街里卖了。没办法,都送朋友吃了,回头告诉二老说卖了。”
  
  “你别亲自干啊。”文田说道。
  
  “这不是让二老高兴嘛,再说我就当锻炼了。”
  
  “本来想吃些绿色食品呢,都让你这农药公司的老总给毁了。要想把环境建设好,得先把你们的农药厂关掉。”关峰怨起张翔来。
  
  “二哥,你这学问虽然多,但这方面你真不懂。如果不喷农药,这果你一个都吃不到,全让虫子吃了。尤其是今年,虫子还特别多。”正说着,一个肉乎乎的虫子爬过来,张翔一脚上去碾了个粉碎。
  
  关峰一闭眼睛:“老三,你也太残忍了!”
  
  “没有我这‘残忍’的农药商,所有人都得挨饿;都像你这慈善心肠,这世界可就完了。”
  
  文田有些担心地说:“你这农药得有残留吧?”
  
  “要说一点没有也不现实。没办法,消灭敌人的同时,自己怎么也得付出些代价。”张翔无奈地说道。
  
  “老二,”文田转过头:“你说能不能有一个好办法,既消灭害虫,又不危害人类呢?”
  
  “我到觉得,应该有不用农药的办法,只是,现在还没找到这个办法。”
  
  “二哥,你当过科学家,你得抓紧给兄弟研究个办法出来。现在这害虫对农药产生免疫了,如果再没有新办法,我这老总真就得破产了。”
  
  “对付害虫是你的事,我的观点是所有生灵平等相待、互不伤害。还让我给你想办法,竟想美事。”关峰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哥仨正聊着,保姆过来请他们进屋吃早餐,别人早就吃过了,就剩这哥仨了。老太太过来关心地问,昨晚睡的怎么样。昨天酒没少喝,睡的也晚,但亲人和故友相见的兴奋感早已冲淡了疲惫。张翔问文田今天的行程安排,文田说今天没安排什么事,只想到附近转转,一是故地重游,享受一下家乡美丽景色,二是他的心愿也得盘算一下。
  
  春夏之交的北方,天气是最为宜人的。哥仨沿宝石河畔漫步而行。
  
  宝石河发源于长白山,江山市则坐落在宝石河畔,长白山的余脉。宝石河水量并不大,水深到人的膝盖位置。由于从江山市再往上游去便进入了长白山保护区,所以河水没有半点污染,清澈中微微泛蓝,让人痴迷至极,很多游客虽然穿着光鲜的外衣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趟进水里去玩耍。河的西岸是山,东岸是冲积平原,再往东不远处便是江山市了。河水蜿蜒曲折,有时隐没在山林中,有时又露出头来,就像一个害羞的少女在躲避着陌生的人们。
  
  哥仨一边走一边回忆着童年时在河里玩耍的各种趣事。那个时候生活条件比较艰苦,只有小孩子整天无忧无虑,大人们都在为生活奔波,并没有多少人有心情和时间欣赏和享受这美景。现在则不同了,人们的生活条件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到周末,来这里玩的人络绎不绝。而这里,基本还处于原始状态。这也正是刘文田想把这里打造成旅游、度假、休闲、养老之地的原因,这样既能保护这里的生态环境,又能造福当地人民。
  
  由于这里的环境基本没被破坏,因此,刘文田感到的自己的想法应该是很容易实施的。美中不足的是,这里新建了很多的为游客服务的临时性设施,这些设施既不美观也不安全。刘文田一问才知,这些设施正是韩家的。在这往东不远处有一处大院落,正是韩家。
  
  张翔又提起昨天说过的话题,说这韩家是个钉子户,你的想法要实施,最大难点就在这里。这韩家一共有哥仨,在当地无恶不作。
  
  远处,市政部门一个大的宣传板:保护生态环境,建设美丽中国。
  
  “建设美丽中国,仅生态环境好还不行啊!”关峰有些感慨。
  
  “政府连这点事都处理不了吗?”文田问道。
  
  “韩家有用地手续,他们便以此为抓手对政府漫天要价。对这样刁钻恶毒之人,有时政府也很无奈。”张翔解释说:“这韩家哥仨,都没有固定的职业,也从不干正经事业,就是投机钻营之辈。谁能想到,他们不但没受到打击,现在还生活的挺滋润的。”
  
  “社会的蛀虫,人类的渣子。你有没有办法对付他们?”文田问张翔。
  
  “我对付果园和庄稼地里的虫子还行,对付社会上的蛀虫,不是我业务范围啊!”
  
  “亏你还是老总呢,‘跨界’这词你没听说过?你得实施多元化发展,就知道鼓捣药啊?我出一千万,让他们在江山消失。”
  
  “直接给他一千万肯定不行,他们向政府要五千万呢。一千万,对,雇人把那三个败类干掉!”
  
  张翔说完看看文田,文田好像没听见。
  
  “我不赞同这么做。”关峰见文田默许了张翔,终于忍不住开了腔。
  
  “为什么?”张翔问。
  
  “有风险。”
  
  “一千万可以雇到国际级的高手,保证万无一失。”张翔好像懂行似的。
  
  “雇凶者与杀人者是同罪的。高手也不能保证百分百的成功率。”
  
  “那,你有好办法么?”张翔问。
  
  “可以找人收集他们的犯罪证据,然后由公安打击他们,这样既省钱,又安全。”
  
  张翔看刘文田也没态度,知道这事眼前也只能这么办了,只好说:“那,你们不能急,这事得慢慢来。”
  
  哥仨出来时高高兴兴,回来时则有些扫兴。
  
  回乡期间,刘文田和关峰接受了一次市长的宴请和企业家协会的宴请,其余时间基本就在家了。由于心中的事情无法推进,不到一周的时间,他们便与二老和兄弟们告辞,各忙各的去了。
  
  三
  
  两个哥哥走了以后,张翔便想着这事怎么办。张翔在生意上虽然跟文田和关峰没法比,但在当地大小也算是一个企业家。而韩家三兄弟只是街边无赖,从来不做正经生意,所以张翔和他们并没有交集。张翔想来想去,想起过去一个叫二力子的手下,现在正跟韩家的哥几个混呢。这个人也是个好逸恶劳、见利忘义之人,可以利用。张翔找到一个过去跟这小子关系不错的一个人,让他想办法利用利益拉拢他。果然这小子只要给钱什么都说,韩家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要多详细有多详细。张翔嘱咐他多收集韩家哥三个的犯罪证据,事成之后有重赏。二力子倒是听话,鸡毛蒜皮的事,三天两头的汇报,他认为重要的东西还用手机拍照或录像发过来。
  
  几个月下来,张翔发了愁。
  
  原来,这韩家哥三个,以老三为主。此人从小被爹娘溺爱,是个只认钱不认爹娘的主。撒泼放刁时爹娘和两个哥哥都没办法。但这小子胆子并不大,市面上有钱有势的他并不招惹,软的欺、硬的怕,专门欺负老实人。所以凡是违法的事,他都极为小心。韩家的爹娘和两个哥哥虽然不及韩三那么可恶,但也都属同类人,偷鸡摸狗、坑蒙拐骗的,什么都干过。但问题是,他们的坏事虽然没少做,但都不够“分量”。
  
  一天,二力子又来汇报,说韩三两口打起来了,韩三差点没被老婆下毒药死。
  
  韩家的老大、老二娶老婆不久都离了婚,所以这哥俩至今还是光棍。这也可以理解,正经人家的孩子在他们家是生活不下去的。老三一年前也娶了媳妇,本地人,叫史珍香。这史真香和韩三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也真是够“般配”的了。韩三是个没人性的人,急了连爹娘都打,两口结婚没几个月,因一言不和,韩三便对老婆动起手来。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史珍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两人打了一通,韩三不但没占到任何便宜,脸还被老婆抓出了两个道子。韩三哪吃过这亏呀,可又打不过她,便提出离婚。史珍香说,你要和我离婚,我就弄死你。一句话,把韩三吓住了。
  
  韩三从小到大无论什么事,都是别人顺着他。他怎么也没想到娶了一个不服管的老婆。一天,又因为一些琐事吵了起来。韩三忍不住了,但有了上次和老婆打架的经验,这次他不动声色,趁史珍香不注意突然一棍子,把她的手臂打折了。史珍香咬牙忍住疼痛,没哭没闹,自己去了医院。韩三担心老婆出院后报复自己,还担心史家兄弟打上门来,皇皇不可终日。没想到老婆出院像没事人似的,韩三终于放下心来,觉得自己震住了老婆,以后可以为所欲为了。让他没想到的是史珍香在他常吃的东西里下了毒。韩三几乎没有朋友,和他最好的是他养的那条狗,结果这条狗替他上了西天。从这以后,他再也不敢招惹他老婆了。
  
  张翔琢磨着,韩三把自己的老婆打骨折,应该构成伤害罪了,但都是自家人,好像判不了实刑;史珍香下毒应该比韩三更重一些,但韩家人还是安然无恙。再说现在这两口子已经和解了,这个把柄也很难抓住。“这韩家的故事倒是不缺。”张翔想着,只能期待更精彩的“故事”出现了。
  
  史珍香之所以是这样的人也是有来头的。史珍香的爹也是街头无赖出身,年轻时专门靠碰瓷讹人生活。这史韩两家可谓门当户对。史珍香家里三个哥、两个弟,她是家中唯一一个女孩,父母还就喜欢女孩,结果把她宠的十分任性。不同于韩三的是,她很孝顺。她的三哥、两弟,从小也是好打好杀之人,性情暴戾、头脑简单,话不投机伸手就打,从不计后果。所以,史家的哥几个几乎都在监狱“体验过生活”。
  
  这韩史两家有很多的相似之处,都不是善良人家,但也有不同。史家五个儿子一个女儿,个个都跟亡命徒似的。韩家三个儿子也是一个女儿,说来也怪,这个女儿虽然也是从小被宠爱,却从小心地善良、通情达理。韩老大、韩老二,也是驴性之人。但这两人一般不惹事,只要不招惹他,他们一般也不危害别人。所以和老三比起来,算是“好人”了。韩家哥仨和气的表面下也有矛盾。这韩老三从小被父母惯着,不但对两个哥哥不尊重,有时对父母极不尊重,这让两个哥很看不惯。而且韩三亲情意识差,让那哥两很反感。
  
  从经济条件看,史家哥几个全是穷光蛋。因为韩家哥仨从心计上要远强于史家,因此经济条件要比史家强得多。
  
  韩史两家虽然也属门当户对,但却很难处到一起。两家人成了亲家没多久便翻了脸,据说都抄了家伙。韩家看不起史家,史家哥几个也不服韩家。
  
  一天,二力子又传来信。原来韩三在街里遇到一个算命的,韩三在街上也没什么正事,就让算命先生给他算命。先说有他最近要交财运,韩三一听很高兴。不过先生话峰一转,说,如果钱多了对他反而不好,不过先生可以破解,需要五百元。韩三哪信这骗钱的小伎俩,一脚踢翻了桌子,又踹了算命先生两脚然后扬长而去。
  
  张翔问算命先生伤得重不,二力子说没啥大事。张翔思来想去,觉得二哥出这主意是行不通的。这事除了花钱找人来做,不会有其它的办法。但是大哥和二哥不在场,他自己不敢轻举妄动。
  
  转眼到了年底,刘文田业务太忙,不想再回江山,就和弟弟文山商量好了,把父母接到广州过春节。关峰、张翔一商量,哥仨快一年没见了,春节也到广州聚吧。
  
  文山带着父母年前便到了广州,关峰、张翔则是初五到的广州。相隔几个月又见面,自然都很高兴,唠的也都是拜年的嗑。
  
  两三天过后,吃喝玩也差不多了,张翔把话引入正题,把这大半年时间的情况详细叙述了一遍。
  
  刘文田听了张翔的叙述,马上掏出电话打给一个朋友,说,在家乡要干一个工程,遇到了一个钉子户,让朋友找人帮着摆平这件事。
  
  关峰说:“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的。再说了,你找人把他弄走,他不在这儿住了,但也离不开江山市,到哪都是一个危害社会的毒瘤。咱们想个办法,一次把它治靠,让他以后再也蹦不起来才行。”
  
  “我的想法,干脆找人做了他。一次性根治,斩草除根。”张翔把早有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总觉得,你们不是在做好事啊?”关峰说。
  
  “铲除社会毒瘤,天大的好事。”
  
  “那也不能杀人啊?”
  
  “无毒不丈夫。你就是心太软,踩死只虫子你也大惊小怪的。那韩家三兄弟就是寄生在社会上的对人们一丁点好处都没有的虫子。一脚踩死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张翔不甘心,劝说二哥。
  
  “是啊,他们这样的人,没干过一天正式工作,所有的收入都来自于非正常渠道。这还不算,他们还经常危害社会的安全与稳定,干扰、影响其他人的正常生活。”刘文田说。
  
  “我倒不是心疼韩家人,我是不想让你们冒风险。人是复杂的高级动物,用对付虫子那样简单的办法来对付人,是要出问题的。这高级动物有个最大的特点——他会随着时间而变化,所谓人心无常。他无论是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坏,对我们都是有利的。这事我来办吧,我一定让江山的宝石河畔还原美丽本色。”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不信你还能把他教育过来!”张翔对二哥的说法没一点信心。
  
  “我是想让他变得更坏。”
  
  “哈哈,二哥还有这本事?唉,本来简单的事,让你给弄这么复杂。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是你这样的学问家最擅长的吧?”张翔心里是信服两个哥哥的,但嘴上总是不甘示弱。
  
  “把简单的事情弄复杂,把明白的人弄糊涂,学问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多跟哥学着点儿吧。”关峰摆出洋洋得意的样子。
  
  文田说:“对,老二出马,一定能成。”
  
  “有八九成的把握,让我试试吧。”
  
  哥仨当中,老大对经济和企业管理最精通,但要讲思想、讲智慧,非老二莫属。这老二关峰看问题极其深刻,深入骨髓。所以哥仨一遇难题,往往都找关峰给予指点。但这一次遇到难题,老大和老三却都没想起关峰来。关峰解决的都是人生路上和生意场上关键时刻的大问题。像这种对付地痞流氓的事,难倒他关峰也在行?张翔对关峰一向服气,但这事,他还是有些怀疑和担心。
  
  刘文田知道关峰智慧不一般,他脑子里的东西往往是常人难以想像的,既然他说了,估计应该是有了谱。所以,他爽快地答应让老二去办。
  
  四
  
  出了正月没多久,关峰便联系张翔,说最近事不多了,打算近期回江山。张翔听说二哥回来,自然很高兴。
  
  关峰到江山后先是玩了两天,然后他让张翔把二力子叫来,对韩家人进行了详细的了解与研究。张翔等着二哥安排任务,然后开始行动,二哥却迟迟没了动静。
  
  又过了几天,关峰找到张翔,说:“这几天,我对你的农药厂和农药经销情况进行了研究。由于近几年来,农作物的虫害一直比较严重,所以生意一直都不错。不过,现在老百姓对食品安全要求越来越高,这么发展下去将来也会面临危机。美丽中国建设,不光要消灭害虫,还消灭对人有害的农药。所以,我想成立一个公司,专门从事农药的研究、推广、经销,为我们国家的农药跨代升级做贡献的同时,也会有很好的经济效益。”
  
  张翔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别看张翔平时爱和二哥斗嘴,关键时候他还是信服二哥的。尤其是关于农药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正附合张翔的心思。有共同的话题和愿望,哥俩越唠越投机,甚至连一些细节都规划出来了。
  
  最后关峰说:“回头我跟大哥说一声。初期咱们少投点儿,大哥、你、我各投五百。手续我在北京已经办完了,现在你把前期需要投入的资本金先交给我。”
  
  张翔迟疑了一下:“二哥,你说的轻巧,你和大哥把零花钱拿来就够了。我不行,这数对我来说也不少,怎么也得给我一周时间让我筹钱啊。”
  
  关峰说:“五百块,不是五百万。”
  
  张翔一瞪眼:“说正经事,别逗我。”
  
  “没跟你开玩笑。公司注册资金三万。目前在江山市租用你的房产,一年租金两万八千五。所以三万资本金去掉两万八千五玩的负债,还剩一千五百元,我们每人五百元就够了。”
  
  “嘿,你真把明白人弄糊涂了。你的学问就是干这个用的呀!”
  
  “按说呢,这五百块钱不算什么钱,但这原始股意义不一样,必须自己掏。来,别费话了,拿五百元。”
  
  关于新公司的发展,哥俩个有很多好的想法。公司成立以后,张翔问二哥新公司业务从哪入手,关峰却说,先搞两个活动,完了再研究公司的业务。他策划的第一个活动叫“十全十美家族评选活动”;过两个月再开展第二个活动,“美丽江山建设募捐活动”。张翔也不知道二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干脆,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别的他也不管不问了。
  
  江山市又迎来了新的春天。对于务农的人来说,春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喷洒农药。因此张翔的公司又到了旺季,当然也是张翔一年中最忙的季节了。关峰见张翔忙的不可开交,也不打扰他,有时陪他在厂里,有时呆在他的经销商店里,看着他忙。
  
  一天,张翔来店里忙着什么,关峰也陪着过来,他则无所事事地闲转。
  
  这时二力子和一个女人来买农药。关、张二人看到二力子并不打招呼,但二力子却偷着给关峰使了个眼色。
  
  这女人三十多岁,胖胖的,打扮得有几分妖艳,看言谈举止便知不是个善茬。二力子前后照应着,一看就是个小跟班。
  
  女人买了点农药,转身要走,关峰上前拦住了她。
  
  “这位美女您好,我是北京‘桃园农业病虫害研究防治服务总公司’的销售经理,我姓关。”
  
  女人愣了一下:“干嘛?”
  
  “哦,是这样,我们公司为了扩大影响,在全国选了一百个经销或代销商店,这家店就是一个。每个商店,在今年第一千个来购买商品的顾客,将成为我们的幸运顾客。幸运顾客是有奖品的,您领一下好吗?”
  
  “啊?哈哈。老娘我从来不买农药,今天非要我捎瓶药回去,没想到还中奖了!”女人一下眉飞色舞起来。
  
  工作人把奖品搬过来放在女人面前,原来是一套不错的厨房用具。女人打开箱子看了看,很满意,笑着说:“谢谢啦!二力子,快,搬车上去。”说着,转身要走。
  
  “等等。”“关经理”说话了。
  
  女人一听还不能走,有些不高兴了:“我就知道你们不会白白送东西的,告诉你们,别指望老娘上你们的套路!”
  
  “关经理”并不在意女人的态度,不卑不亢地说:“是这样,我们在全国开展了一项‘十全十美家族评选活动’,只有中奖的人才有资格参加这项评选活动,评选要求的条件很高,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家族被评上。一旦被评上‘十全十美家族’,将获得一千万元的‘和美家族奖励’。因为你是中奖者,所以你有资格参加这项评选活动。当然,你也有权力放弃。如果你选择后者,现在就可以走了。”
  
  “二力子,我们走。这些套路对我没用。”女人说着往外就走,二力子搬着奖品后面紧跟。女人没走几步回过头来问:“一千万奖励?”
  
  “是的。”
  
  “参加活动是不是得交钱?”
  
  “一分钱不交。”
  
  女人一听不交钱,又回来了:“那需要什么条件?”
  
  条件很苛刻,不过并不需要你付出什么。“关经理”说着递给女人一张宣传单。
  
  女人接过单子看了看,又递给“关经理”说:“你说说得了。”也不知道她是字识的少,还是懒得看。
  
  “关经理”把活动安排和评选条件逐条给她解读了一遍。大概意思如下:
  
  评选条件必须完全符合这几条:第一是,爱国、爱家、爱社会,邻里团结、家庭和睦。没有违法、违纪和违反社会公德事等。必须有派出所、居民委和十户邻证明。第二是,夫妻双方不能是半路夫妻,双方父母都要健在,有健康的孩子。第三是,夫妻两个的兄弟姐妹加一起要正好十个人,象征“十全十美”。第四是,双方父母都有了第四代子孙。
  
  以上四条,只要够条件,其它什么都不需要了。
  
  “这条件也不难啊?”女人问。
  
  “我们公司在全国有几十家分店。每个分店只有一位幸运顾客,这样全国也就几十个幸运顾客。目前,还没有一个符合条件呢。”“关经理”解释道。
  
  女人不说话了,因为她在心里掰着人头数着自家的人,然后往那四个条件上对呢。
  
  “哎,我家好象够啊!你看……”说着,她对着二力子掰开了手指头。
  
  “你不用着急。”“关经理”打断了女人的话:“这是宣传单,这是申请表,你拿回去慢慢看,如果真的符合条件,就把表填好,然后把应该开的证明都开来。再把家族奖金分配表填好一并拿,我们还得到总部审批。”
  
  “啊?你的意思,给不给奖还不一定呗?”女人问。
  
  “总部只是履行手续。只要条件完全符合,那就不会有问题。提醒你一下:一千万不是给你一个人,而是给家族中的十个人,因为是‘十全十美’家族嘛。这十个人是谁你们自己决定,每个人给多少也由你们自己定。但必须是十个人,不能多,也不能少。到时候十个人要到北京总部去领奖,来回飞机票都由我们负责。”
  
  女人对这些话有些不耐烦了:“这单子里面全都写明白吧?”
  
  “是的。我先简单给你登个记,一会先把你的名字上报总部备案。提醒你一下,这事必须一个月内办完,从今天开始算,过期作废。”
  
  “我叫史珍香,我丈夫叫韩福臣。”女人说完,又把两个人的身份证号报上来。一切办完,女人高高兴兴地离开了。
  
  一旁的张翔看傻了眼。他见女人走远了,问关峰:“一千万?你倒是挺舍得呀。再说了,这个韩福臣,好像就是韩三儿!”
  
  “不管是谁,人家中奖了,咱就得兑现。他如果得了一千万,也许就不在江山生活了,我们的目的不就达到了?”
  
  “啊?不会吧,给他一千万,让他离开江山?”
  
  “这比花一千万雇凶杀人强。”
  
  张翔想说:“我是股东,你怎么也得和我商量一下呀!”话到嘴边,却没说出口,因为二哥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张翔心里有些不太舒服,关峰却并不理会他。
  
  “一个月以后,让大哥回来参加颁奖仪式和第二个活动的启动仪式。你提前通知一下大哥,让他提前把那边的事安排好。”关峰说道。
  
  张翔一想,是得让大哥回来,看大哥怎么说。
  
  五
  
  一个月的时间当然很快就过去了。刘文田应约回到了江山。
  
  文田到的当天晚上,哥仨相聚江山最好的酒店。三个人,却摆了四把椅子和四套餐具。
  
  关峰先说话:“我承诺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所以请大哥回来。三件事,一是‘美丽江山建设募捐活动’启动仪式,需要大哥你出头与市政府商谈。我们可以出几千万,但我看不够。动员咱们江山的各大企业家再捐一些,力争把宝石河畔建设成全国休闲、度假、旅游、养老的样板模式。”
  
  “对,要建就建成高标准的。我赞同老二的想法。”文田点头道。
  
  “第二件事,就是我注册成立了一个公司,‘桃园农业病虫害研究防治服务总公司’,股东由是我们三个,由于你太忙,就没和你说这事。这个公司专门从事农药的研究、推广、经销,尤其是研究更新换代产品,着重研发无害农药或者是非农药防治病虫害技术,推动我们国家的农业病虫害防治跨代升级。”
  
  “嗯,这是好事。不但能有良好的经济效益,更主要的是能造福人民。这事更得支持。”文田又表了态。
  
  “这事最合我心意了。我早就有这想法,就是不知道怎么干。”一提这事,张翔就有些兴奋。
  
  关峰顿了一下,说:“第三件事,就是请大哥参加‘十全十美家族评选活动’的颁奖仪式。”
  
  “是啊,一个月前张翔就说让我回来参加颁奖,什么十全十美评选,到底怎么回事,张翔也没说明白。”
  
  张翔接过话茬:“不是我说不明白,因为这事谁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关峰还是不紧不慢的样子:“我以‘桃园农业病虫害研究防治服务总公司’的名义组织了一个‘十全十美家族评选活动’,被评上的奖励一千万元。在第一轮的初评过程中,全国只评上了一个,就是咱们江山市的以韩三儿夫妻为核心的韩史家族。没想到韩史家族最近出了变故,这项奖励也就作废了。但我觉得该奖励的有功人员还是应该奖励的。”
  
  刘文田一听只评上了以韩三儿夫妻为核心的韩史家族,而韩史家族最近又出了变故,他便猜到了七八分。张翔虽然与关峰朝夕相处,现在也是似懂非懂。
  
  “老二,说说你的十全十美的精彩故事吧?”
  
  “大哥,你让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咱先发奖,然后让他说。”
  
  “好。一切听老二安排。”
  
  “来啊,叫二力子进来。”
  
  二力子被叫了进来,紧张地站在门边。
  
  “来,过来,坐那。”关峰一指那第四个座位,让他坐。二力子有些不敢,也有些不好意思。关峰又让了两遍,他才勉强坐下。
  
  关峰一摆手,服务员和文田的随从出去并带上了门:“你跟我们说说老韩家是怎么回事。”
  
  “诶。是这样。那天史珍香来买农药,这是我想办法,好不容易找个机会才把她领到店里来的。平时买东西,除非是买服装、买好吃的,买其它别的,她就支使我们去。那天……”
  
  关峰打断了他的话:“二力子,这个不用说了,你有功,我心里有数。你就说他家的事是怎么发生的。”
  
  “诶。是这样。那天史珍香来买农药,结果中了奖,还评上了十全十美家族,得一千万奖金。回家分钱的时候分‘赃’不均,结果打出了人命。”
  
  “说细点。”
  
  “诶。是这样。他们得了一千万。由于你们要求必须分给十个人。”
  
  “不是我们要求,是总公司的规定。”关峰纠正道。
  
  “对。公司规定必须分给十个人。韩三儿两口子认为奖是他们夫妻得的,他们应该得大头,其他人少给点就行了。但其他人不干,说这是因为恰好兄弟姐妹十个人才给奖的,所以应该十个人平均分。这就吵了好几天。后来,又有人说,父母齐全,四世同堂也是条件,所以每个人都应该有份。这就更乱套了。但不管怎么分,史家人多,韩家人数相对少,可韩三儿觉得应该以男方为主,史家当然不答应,吵来吵去,史韩两家大打出手。这两家原来就有矛盾,新仇旧恨攒一起了,韩三儿的脑瓜当场就被史家哥几个劈成两半,另外哥俩个也伤的很重。史家只有一个人伤的重,但其他参与打仗的也都被抓了起来。经过大概就是这样。”
  
  “嗯,好,你在这和我们一起喝点吧?”关峰挺客气。
  
  “哦,不不不,我不吃了。”
  
  “那也好。来人。”
  
  有人进来,拿来一个鼓鼓纸袋。关峰接过来说:“这是大哥给你的辛苦费。”说着一指文田。其实二力子并不认识这人是谁:“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记住,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那当然。”
  
  “去吧。”
  
  二力子一溜烟的没了影。
  
  “咱们的晚宴开始吧?”关峰说道。
  
  哥仨的心情别提有多舒畅了。吃着喝着,张翔问:“二哥,你就那么有把握保证他们家出现问题?如果真来领奖,你真给他们一千万?”
  
  “通过对他们家族人的了解,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他们这类人,都是极其自私的人,只要分钱,一定会出矛盾。分钱这事看似简单,实则不然,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好的。两个家族,哥们姐们十个人,再加上双方父母,再加上四世同堂,我又只局限他分十个人,他要能分明白他就不是韩三儿了,他老婆也就不是史珍香了!这样的人承受不了大财,一旦钱多了,一定招祸。所以,给他的钱越多,他完蛋的就越快。如果我出一个亿,他们可能会更惨。”
  
  “用钱直接把人砸死,妙,实在是妙。”张翔坚起了大母指。
  
  “这类人生存在法律的边缘地区,法律常常拿他们没办法。我们就用法律边缘的办法来对付他。用刀子,击破的是人生理的弱点;用钱,击破的是人性的弱点。区别是,一个违法一个不违法。”
  
  “好!”文田、张翔击掌庆贺。
  
  关峰继续说:“为防止万一,我在奖励条件前面加一句话‘在公司今年盈利的情况下’,也就是说如果公司今年不盈利,那么就没有一千成奖励了。但韩三儿之流见到‘一千万’三个字的时候,其它的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活生生的‘一叶障目’。还有一条是要求家族的主要成员没有违法行为,其实这一条他们也是不具备的。另外公司注册资金三万元,我做了二万八千五的负债,净资产只有一千五百元,怎么打官司都没事的。所以,所谓的一千万奖励并不存在,那只是个幻觉。其实这样的人早晚都是这样的下场,我只是把它提前了。”
  
  张翔说:“有人说钱不是万能的,要我看,这钱真是万能的。只要有钱,什么事都能做到。”
  
  关峰说:“钱不是万能的,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万能的。如果一定说有一样东西是万能的,那就是人的智慧。”
  
  文田问:“‘美丽江山建设募捐活动’启动仪式,你觉得什么时间搞,在哪里搞合适?”
  
  关峰说:“时间嘛,当然是越快越好。地点嘛,就选在韩家的宅院吧。”
  
  “韩家宅院现在是……”
  
  “韩家为了救人、为了打官司,已经把宅院和他们拥有的土地使用权低价处理了。现在我是这个宅院和地权的主人。我打算把它做为美丽江山建设的第一笔捐赠。”
  
  “好!明天我就去找市长商谈此事。”
  
  不久,美丽江山建设募捐活动正式启动。江山的企业家、社会各界甚至连普通百姓都积极参与,就连刘家的二老还捐了十万元。
  
  人民的江山,会越来越美丽。

0
     
书签:美丽 江山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那花季年 下一篇过客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清竹 · 汐影]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另类先锋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