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坪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乱石坪
编者按:这篇文章虽然具有讽刺意义,但是文章中把欺诈作为成功,这可是以当今提倡的诚信是相对立的,所以我们在读这边文章时,必须带着批判的的眼光。 当今的社会,欺诈成为一些人牟利的手段,而老年人正是他们主要的期咋对象,本文中一对精干的母女用假象欺诈一个善良而即将离世的老人,并取得的成功。虽然这笔财宝本质上也是不义之财,但以恶对恶,并不是这个社会提倡的。文章虽有讽刺性,但没有批判性,这是一个很大的缺点,也是这篇文章的最严重的问题,会产生误导。所以大家在读这篇文章时,一定要带有批判的眼光去阅读。谢谢作者!

       一对婆媳好得不得了,大家都说她们有缘,在乱石坪传为佳话。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想到这对婆媳的佳话在山里传开了,实属罕见。

  

  婆婆叫王邹燕,没上过学,早年丧偶,拉扯儿子成人,付出的心血难于言表。儿子走出了大山,在外地当老总,潇洒帅气。一个乡村的寡妇能够有如此的作品问世的确很不简单了,所以在她成了典型的空巢老人后,一想到这就一点儿也不孤独了。能说会道的她,身体好,在家种柑橘、养生猪,风调雨顺,硕果累累。她从未向儿子要过一分钱,因为她觉得那样有损母亲的形象。她悄悄地给孙子存着钱,已经有了六位数。

  

  儿子史料权和媳妇白杨在外省的一个城市里工作,有房有车,孩子在“贵族小学”接受优质教育。过年回家总是开着“路虎”、“宝马”、“奔驰”等不一样的豪车,都是山里人没见过的。每次回来都要给乱石坪的乡亲辞年,前年给每家送的是两件苹果,去年是两件香梨,今年是两条鲇鱼。每年都变换花样,21户人家108个老少没有一个不说“在外面混就要像史料权”。

  

  儿子告诉母亲:“媳妇双一流大学毕业,工资高,属“白领”阶层。”母亲对这样的媳妇自然非常满意,常说:“我的白杨能够嫁到我们穷家小户来,这是我们权儿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人又贤惠。”还说:“过年回来,我的白杨总是陪我聊天,陪我到亲戚家转。亲戚来拜年,饭菜全是我的白杨一人做的。晚上睡在我的脚头,她知道我怕冷,总是把我的脚抱得紧紧的。”

  

  听她一讲,再想想辞年的事情,乱石坪的人,都对白杨刮目相看。有人到乱石坪走亲戚,总要去看看这对婆媳。

  

  乱石坪的人对外面的世界知之不多,也不想知道。他们只晓得穿着洋气开着好看的桥车回家过年的史料权混得不错,他们只晓得王邹燕养了个好儿子讨了个好儿媳,他们只晓得史家祖坟“冒了烟儿”。

  

  去年腊月的一天,王邹燕把自己最大的心愿告诉了儿子媳妇。她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史家在乱石坪已经生活了几百年,现在仅有我们一家在这里,这里地灵人杰,风清气正,是个养老的好地方。祖宅一定要保存好,有人出三百万,我都没卖。外地的亲戚来上坟,也有一个歇脚的地方。”儿子知道母亲怕去世后没人给她上坟,在阴间孤单,眼里噙满了泪水。白杨没有多想,立马就答应下来,王邹燕高兴极了。

  

  今年6月,王邹燕回光返照,知道自己大限已到,叫儿媳速回,特意强调要把孙子浩儿带上。

  

  那是一个皓月当空的晚上,孙子睡了,婆媳二人在院子里看风景聊天,老人对媳妇说:“我的料权是个忠厚人,只知道拼命挣钱,连回来的功夫也没有。史家的事交给你,我放心。”

  

  “妈,您尽管放心,我和料权会按照您的意思处理好的。”

  

  “这是我给浩儿存的10万块钱,今天我郑重地交给你。”老人把存单双手递给媳妇,并说了密码。

  

  “这是您的辛苦钱,按说我们不能要。但您是真心给浩儿的,我就替他们父子先谢谢您了。”

  

  媳妇的话深深打动了老人,在这个即将远走的时刻,王邹燕不得不告诉白杨一个天大的秘密。

  

  原来,料权的幺太爷是晚清的一个知府,搜刮民财,弄了不少金银财宝。1900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他发现大清气数已尽,辞官回到大山深处的乱世坪安度余生。他把财宝藏在一个山洞里,临终时将秘密传给了史料权的爷爷,爷爷传给了料权的爸爸,爸爸临终前告诉了可靠的妻子王邹燕。王邹燕悄悄地去过那个山洞,也取过三根金条,悄悄地卖给了收古董的贩子,装修了祖宅。

  

  “目前这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丈夫料权。在将来某一天必要的时候,你才能告诉他或浩儿或浩儿的媳妇。切记,切记!”

  

  “那山洞在哪儿?”白杨瞪着一双好奇的眼睛问道。

  

  “就在那个岩洞里。洞有两间屋大,里面东北方一个口朝上的不起眼的小洞,就是了。”王邹燕站到桂花树旁指了指那个岩洞。

  

  “岩洞那么高,怎样爬上去呢?”

  

  “用梯子上”

  

  “哦,难怪没有人发现宝贝?”

  

  “你想,你的幺太爷是什么人?”

  

  “三年清知府,十万白花银。”

  

  “对,他是个贪官。所以藏宝很有一套。这些财宝一定能助浩儿长大后出人头地。”

  

  “妈,我的好妈妈,您的确看到了浩儿的未来!”

  

  第二天,白杨走时,浩儿亲了奶奶,并悄悄地对着奶奶的耳朵说:“奶奶,谢谢您,再见!”

  

  王邹燕看着儿媳和孙子远去的背影,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一月后,王邹燕去世,回来奔丧的唯有史料权,大家一团雾水。

  

  安葬了王邹燕,史料权变成了疯子。

  

  原来,白杨和浩儿是史料权租的一对母子,那轿车也是租的,老总、学历、高薪都是编的。

  

  一对母子把一个贪官的财宝神不知鬼不觉地弄跑后不知去向,这前世今生,因果报应,成了乱石坪永远难解的谜。

  

  

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李大爷的第四个心愿 下一篇擦糕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勤耕] [半城寺] [古月执忆] [昭君屈子]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