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老黑的故事 - 都市言情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朋友老黑的故事
2015-12-01 07:07:04 作者:万成敏 】 浏览:2919次 评论:0
编者按:老黑的恋爱过程几经周折,在城市舞场中结识的几位女友她们虽然花容月貌,但是一个个水性杨花,贪图享乐。根本不适合他。带着无尽的遗憾,最终他与乡下女孩结婚。故事告诉人们,婚姻是以感情为基础的,不只是浪漫,还是务实一点为好。


  我的朋友老黑,名字就不要说了,因为我要为朋友的隐私负责。他的经历很有些讲头,现在没有事,就让我给你们聊聊吧。
  老黑,看名字你准会想到他很黑,其实不然,他很白,而且很帅,只是他爱穿黑色的衣服,伙伴们就给他起了这个外号,到现在都不叫他的名字。他和我是一起退学的,也去了济南,只是我们那时为了生计没有见面,各自辛苦挣钱。老黑在济南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工作八小时,下班后去闲逛时学会了跳舞,就是大明湖东门的露天舞池,老黑是个细高个,白净文弱,舞跳的也好,周围吸引了不少女士,有年老的也有年轻的,很是得意。老师见老黑人缘好,舞又跳的好,就叫老黑带舞,晚上六点到八点带健身舞,【那时叫迪士克,现在叫蹦迪】八点到十点跳国标。早上六点到七点四十再去带国标,老黑很快乐,一点也不觉的累。在舞池里他就像一阵黑色的旋风,翩翩起舞,如醉如痴投入的忘了自己。迷倒了很多年老的年轻的女士,也让很多男人嫉妒不已,甚至还差点挨揍。怎么回事那,不要急,听我慢慢道来。
  由于老黑舞跳的好,人也帅,有一个晚上,一个个子很高,皮肤白的如同雪一样,气度高雅的美丽少妇,主动约老黑跳舞。老黑欣然接受,挽着美妇的嫩手滑入舞池,老黑很喜欢这个美若天仙的女人,美妇也欣赏他的舞技,两个人都配合麽契,举手投足平步慢花,你来我往如同两棵互相缠绕的藤,又像一对净水里的游鱼,含情脉脉柔情似水,两个人跳的天衣无缝,好像是早就排练了成千上万次。他们的舞技压倒了众人,大家都在欣赏他们,甚至都停了舞步。一曲终了,舞池边的音响里又传出那年最流行的歌曲【真的好想你】,不用想,他们就听出这首曲子是慢四步,随即他们又旋入舞池,忘情的进入那只有完全融入的境界里去。至此,他们成了一对最出色的舞者,不用语言,只是一个手势一个动作,就知道对方的下一个舞步。
  散场后,美妇被一辆高级黑色轿车接走了,老黑的心里觉得有些空落,也有些兴奋,轻飘飘回到自己的出租屋,他想今晚遇到了一个好舞伴,兴奋之余是脑海里的浮想联翩,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折腾了很久才昏昏睡去。
  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他们始终是最好的舞伴,是人们敬慕谈论的重点对象,直到一天晚上,【真的好想你】舞曲开始后不久,忽然几个有的剃着光头,有的留着长发的小伙子,走到他们跟前,对老黑说,你出来说点事。老黑不明就里跟了出来,出来后还没有说话,那些人便挽袖子就要动手,老黑一看不好,扭头就跑,有个小伙子拿了一块砖头就投向老黑,砖头是檫着老黑的耳朵飞过去的。幸亏老黑对大明湖老东门一带很熟,不然非被那帮小子追上不可,那就不知道以后会是怎么个情况了。老黑惊魂未定狼狈不堪的逃回出租屋,吓得一蓿未睡,想想可能是那个美妇惹得祸,真是红颜祸水啊,后悔不已,发恨不再去东门舞池了。孙淑芹,是老黑的第一个同居女友,尽管时间不长,但半年的同居生活就如同夫妻,这个女人在老黑的记忆里留下深深的伤痕。
  老黑在发生那次砖头事件后就不去东门舞池了,想不再跳舞了,可晚上走在济南的街道广场上,到处是露天舞场。老黑听到那动人的舞曲心里就痒痒,身子就会随着舞曲不由自主的晃动。还是经不住诱惑,老黑环城公园里的一个舞场,他的舞技很快就得到那里老板的赏识,担任起了领舞。在这里一个女人的出现,让老黑成了真正的男人,同时也受到了无情的伤害。
  六月的济南,就像个火炉,闷热难当。人们为了消暑,吃过晚饭都去公园广场去溜达,有的扇着扇子坐在石凳子上聊天,有的在漫步,但大多数人都爱看舞场的人们跳舞。九几年的济南就是这个样子,晚上跳舞就是人们最大的爱好,甚至痴迷。老黑带完迪斯科灯光亮起后,有一小段时间是休息,一会就是跳交谊舞。老黑坐在舞场边让人们休息的连椅上歇息,偶然的一抬头,见到一个美女正向他翩翩走来。这个女人穿着火红的带花边的翻领的上衣,雪白的裙子恰到好处的搭到膝盖,黑丝袜裹着的小腿下面穿了一双高跟的舞鞋。就像仙女下凡一样来到老黑的面前,老黑竟看的痴了,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仙女向他伸出手,邀他跳舞,他才如梦方醒般的站起来。现在老黑看清了仙女的面容,披肩长发好似黑色的瀑布,明亮的大眼睛下面有个小巧的鼻子,红红的唇,嘴角微微上翘,好像总是在微笑的样子。老黑春心荡漾,激动不已,舞步都有点踩不上点了,美女吃吃的只笑他。老黑和美女跳了一个晚上,惹得很多女人指指点点。
  回到出租屋,老黑兴奋的想跳高,但冷静下来一想,哎呀不好,这个美女会不会又和上次那个美妇一样有背景那。这样的话可是危险了,他越想越怕,浑浑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老黑早早的就去了舞场,想再见见那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但到舞终她也没出现,老黑很是失望。一连好几天美女也没有来,老黑像是丢了魂一样没有精神,老是出错。在第六天美女终于出现了。两人无需多言手牵手滑入舞池配合默契,完美无缺。美女告诉老黑,她老家是东营的,在明湖大酒店当服务员,之前就已经佩服老黑的舞技了,看见老黑的身边花攒锦簇,就没有好意思约他跳舞。老黑还知道了她叫孙淑芹,小名叫月明,还没有对象,只是比他大三岁。在以后的日子里不用我讲你们也会猜出,老黑和孙淑芹很快坠入情网,并且在北园的板桥村租了一间小房子,开始同居,过起了夫妻生活。老黑不让孙淑芹再去酒店了,因为她告诉他那里的客人有几个想追她的,所以老黑不敢让美若天仙的孙淑芹【现在老黑称她为老婆了】去那种地方了。
  老黑托人在洪楼给孙淑芹找了一份工作,是一个大型商场【那时还不叫超市】的售货员,孙淑芹很知足。每天孙淑芹坐公交车去上班,晚上老黑就骑自行车去接她,回到出租屋他们就试着做饭,因为他们以前都没有做过.。由于房子太小,也为了节省,他们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干柴烈火的两个小青年免不了覆雨翻云,天昏地暗。幸福无比的小日子滋润非常。
  老黑老家里来电话叫他回去说有急事,老黑以为是爸妈有病了就赶紧回去了,到家才知道是叫他相亲,他坚决不同意,并且告诉父母他在济南找了个对象,说了说孙淑芹的情况,但没有敢说同居的事,因为家里都很封建。老爸坚决不同意,说你找的女人比你大,再说也不可能跟你回农村来,要是像你说的那样漂亮,就更不能要,你还小不懂啊,这样的女人容易惹祸招灾啊。老黑现在是无论如何也听不进去的,但老黑是个孝顺孩子,不想和老人闹得很僵,怕老人生气,就想缓一缓再说,父亲是个老顽固,因为说媒的四叔跟他最要好,说的女方父亲也见过,是邻村的一个叫扣的女孩,面相一般,但很能干。所以非让老黑明天就去,老黑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下来。相亲的结果当然是不成了,女孩很一般,让孙淑芹一比简直就是很丑。
  因在家里还办了很多杂七杂八的事,直到三天后老黑才回到济南,到济南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孙淑芹没有在屋里,那时也没有手机电话的,BB机倒是有,但他们还买不起。老黑就去了舞场,在那里看见孙淑芹正被一个梳着大背头头的男人搂着跳舞,出于尊重孙淑芹,他只站在角落里看他们跳,想等舞终了再过去。但接下来的一幕却叫老黑气愤不已,男的搂着孙淑芹,手在孙淑芹的身上乱摸,而孙淑芹竟然咯咯直笑,并不反感。老黑走过去照着那人就是一拳,那人捂着鼻子蹲在了地上,从指缝里流出了血,舞场了顿时咋开了锅,乱做一团。孙淑芹扭头就走,老黑跟了上去。到了出租屋,老黑问那男的是谁为什么那样下流。孙淑芹脸色阴沉的说那是酒店的一个客户,在舞场遇到了,不能不陪一下吧,再说人家原先给过我很多钱。老黑问什么钱,要人家的钱是有短的是不是你和他有一腿啊。孙淑芹说我要是为了钱,才不会和你过那,你有吗。两人吵了起来,谁也不让谁,感情从此有了裂痕。
  在以后的日子里,虽然两人还是和好了,还是如胶似漆,但总是不如以前了,不过要这样下去老黑还是很知足的,叫老黑心碎的事还是发生了,最近一段时间孙淑芹有点不大正常,早出晚归,神神秘秘,联想到那个那人,老黑决定跟踪孙淑芹。下午孙淑芹上班后,老黑就站在商场的对面看着,大约两点来钟,一辆黄面包停在了商场门前,不一会孙淑芹出来上了车,一溜烟窜了。老黑赶紧叫了辆面的追了上去。在一座漂亮的小别墅前,孙淑芹和那个男的下了车,相拥着进了别墅。老黑在车里真想冲下去,但他没有,担心的事真的出现了,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漂亮的皮肉里面是肮脏的灵魂。不过这次打击是致命的,老黑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舞场,性格也变得忧郁起来。老黑回家了,离开了那个伤心地,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牵肠挂肚的城市,毅然决然的回到老家,又找了一个叫梅的女孩,比他大三岁,也不好看,脾气也爆,但他没有犹豫就结婚了,是从济南回来的第二个月。
   故事讲完了,但故事还在继续,我写了一夜,可能困了,有些地方写不好,请多担待!

赞(20)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查看更多)
     
书签:朋友 故事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转变 下一篇花落无香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