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连环 - 都市言情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计连环
2016-06-27 09:51:42 作者:肖桂才 】 浏览:2589次 评论:0
编者按:小说的情节设计不错,一连三个“计”构成了连环效果,悬念的铺设也很到位,行文幽默风趣,比较耐读。此外,在具体细节上可以处理更完善些,如情节上的细节有:“老婆也就顺水推舟的原谅了老罗年轻时犯下的风流孽债”这类描写就略嫌仓促,作者仿佛生怕节奏慢了,所以就用简单的方式强行推动情节。和尚先前赶都不走,后来又故作高深,这里的诈骗可能性太容易被读者猜到。语言上的细节如“带着赌气的心情住在娘家,老婆是食不知味,身在曹营心在汉”,这里的用语可再斟酌。看得出,作者是匠心独运,希望通过三个不同但有关联的骗局,揭示人间百态。临尾表达的主题也颇为正面。

      一
  中午时分的太阳,白花花的刺人眼目,把个南洲镇晒成了一个大蒸笼。也正如罗包子此时此刻的心情,呼哧哧的没地方撒气。
  从凌晨一二点起床,一个人忙活到现在,衣服汗湿了换了两身,你说窝火不窝火。平日里包包子蒸包子卖包子都是老婆为主,老罗只是打打下手,二十多年没吃过这种苦了,一下子让他一个人连轴转,老罗除了累,更多的是有一肚子火没地方撒。
  一二十笼包子,从发酵到做馅包蒸卖,还真不是一个人能忙得过来的。平时打打下手没什么感觉,今天自己一个人才尝到了这个滋味,老罗才真正知道了老婆的好!虽然老罗没结婚之前也是一个人做包子卖,但那时候就卖个三五笼的,自己也正值生龙活虎的年青。
  “施主,求个善缘”.
  罗包子正满头大汗的收拾着摊位,哪里来的心情化缘。
  “去.去.去!哪个有功夫跟你闲扯,化个什么鬼缘”。一肚子火气的老罗头也没回的答道。
  “施主这么大的火气,莫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你晓得什么,莫耽误我的事哒”!老罗不想和那人哆嗦,转回头看了一眼才知道是个和尚。和尚一身粗布大褂,倒也有一点世外之人的清俗。
  “我看施主是有什么心事,印堂晦暗,神经憔悴,家里必定发生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和尚慈眉善目,诚惶诚恐。
  “哪里来的么子事发生啦,你乱讲,快走快走”。老罗不信什么鬼神,也不想跟这和尚哆嗦,干脆就下了逐客令。
  “阿弥陀佛,施主印堂发黑,满面晦气,就算今日无事,不出十日家中必有大事发生矣。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不打逛语,施主若是信得过老纳,老纳愿替施主看看流年,也好替施主分忧”。
  流年是江湖上流传的一种术语,也就是说看相算命。和尚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让老罗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老罗也正好在火头上,一肚子气没地方出,和尚自己撞上门来的,可怪不得我罗包子了。
  “你这和尚就蛮有味啦,一口的胡言,我今日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你行你就帮我看看,看看我都有什么灾有什么难,看不准就莫怪我狠,你有好远给我滚好远,莫再在南县街上来坑蒙拐骗哒,也莫再让我碰见你”!
  和尚不温不火的站在老罗对面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你今年五十有三,从小无依无靠自立长大。命里应该有二次婚姻,第一次婚姻注定不会成功,只有第二次婚姻才能长长久久”。
  和尚一边说话一边拿着老罗的手左瞧瞧右瞧瞧:“你命里注定有二个子女,一男一女,但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你现在身边却只有一个”。
  老罗听的云里雾里,我什么时候有过二次婚姻啦,又什么时候出来了二个崽女!
  “不对不对!我哪里来的二次婚姻?又哪里来的一儿一女?真的是一派胡言”!
“  施主先别妄言,我观看了施主的手相,在二十五六岁的时候你是有过婚姻的,只是没有成功。施主第二次婚姻是在三十岁以后,至于子嗣,施主命中该有一男一女,决无差错”!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着和尚决断的话语,老罗才想起了些什么,也勾起了老罗一腔的心事。


      二


  两天前,也正是在这个时间点,老罗俩口子刚收拾好摊位,老罗正在躺椅上惬意的吹着电风扇。大门口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请问,有人在吗”?
  正在厨房里忙着做饭的老婆赶忙出来,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正探头向屋内张望。
  “请问你找谁”?老婆小声的问道。
  “我找姓罗的罗志红,小时候叫志公子的”。来人操着一口湖北腔。
  因为时间久远了,整条街道的人差不多都忘了老罗年轻时的小名,也因为老罗这大半生都在卖着包子,大家都喜欢并习惯了叫着他罗包子,所以大家早就忘了志公子这个外号。
  听到有人问及他的小名,老罗一个激凌从躺椅上跳了起来:“谁呀?还在喊我几十年前的小名”。
  老罗来到门口,看到一个五大三粗的年轻男子正跟老婆交谈着:“我就是罗志红,你找我有么子事”?
  男子怪怪的看了老罗一阵,那眼神看得老罗有些发慌。突然,男子在老罗面前双膝一跪,嚎啕大哭起来:“爹呀!我终于找到您了…”
  男子突然的这个举动,吓坏了老罗和一旁的妻子。“这…怎…怎么回事,你…你…冒搞错吧,我是你的爷…爷老子”?
  老罗嘴都合不拢来。
  “是啊。您还记得吧,二十五年前挨着您住的霞妹子,我就是她的亲生儿子呀”!
  “霞妹子,霞妹子怎么啦?我又不认得你”。
  “您不认识我,总认识我娘吧!当年我娘跟着您在一起一年多,怀上了我才远嫁到了湖北。就因为这,我和我娘这几十年没过一天好日子,时常被我爹打被我爹骂,动不动就喊我们娘俩滚蛋。好不容易我长大了,娘也可以享点清福了,哪知道又得了个癌症,爹撒手不管,实在没法了,我娘才叫我到南县来找您!找了好几天,总算把您找着了,爹呀,您得救救我娘啊!救救我那苦命的娘啊”!男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倾诉着。
  老罗还没回过神来,一旁的老婆就捶胸顿足起来:“你这个砍老壳的,你还有这号事瞒着我。瞒哒我几十年了,你看怎么得了喽…”
  一个跪在地下嚎啕,一个站着捶胸,老罗一下子慌了手脚。幸亏哭闹声惊动了左邻右舍,大家一起过来拉的拉,扯的扯,总算是把俩人安顿了下来。安顿归安顿,老婆倒是好说,可这个刚刚冒出来的儿子怎么办呀?老罗一个头有二个大。
  老罗十三四岁上就死了爹娘,加上家中又穷得常掲不开锅,哪家的妹子愿意嫁给他喽。眼看着二十五六了,连个说媒的人都没有,老罗那份急呀就别提了。
  那时候隔壁住着一个叫霞妹子的小姑娘,比老罗小了好几岁,长得挺水灵的。老罗常有事没事的往人家跑。一天晚上,老罗去霞妹子家玩,正好霞妹子爹妈都不在,也是一时冲动,老罗霸王硬上弓把霞妹子给睡了。人家当时又闹又哭,弄得老罗好话说了几箩筐才让她破涕为笑。一来二去的,俩人偷着好了差不多一年多。毕竟纸包不住火,不晓得哪天老罗的辛勤耕耘起了作用,竟让她有了身孕。一呕一吐的,这事就让霞妹子爹妈知道了。那时候的人远比现在的人封建,霞妹子父母觉得再呆在南县这个小小的县城会丢尽自己所有的脸面,嫁给老罗又觉得心有不甘,一气之下就带着女儿搬迁到了湖北。老罗曾经不死心的打听寻找过,可没有一个人给他提供丁点线索,找了一年多后只得作罢。现在,儿子找上门来,老罗心里是忧多于喜呀。
  现在“儿子”哭老婆闹的,怎么办啊?老罗左思右想总不得法。对,还是打个电话给老表叫他出出主意。
老罗有个老表,从小一起长大,也在这南县街上开了一家小小的诊所。接到电话,老表骑着摩托车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俩老表商量了半天,觉得还是先打发小的走了才好说话。于是,老罗颤颤兢兢的从床底下拿出了一万块钱~那是他们俩口子花了两三个月时间积攒下来,准备下午就去银行里存上的~好说歹说的先打发了这个儿子回家,一切待事情过后了再说。
  打发走了小的,俩老表再来安抚老的。都老夫老妻了,老罗的一番自我检讨加上老表一旁的极力劝慰,老婆也就顺水推舟的原谅了老罗年轻时犯下的风流孽债。
  好不容易老俩口吃了个晚中饭,老婆去床垫下拿那些钱去银行,一摸却空空如也。问了半天,老罗才承认那钱是给了那小伙。老婆那个气呀!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了,一气之下,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回了华容县城的娘家。


      三


  听着和尚刚才的言语,老罗心里也直打转,未必那小伙子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老罗由先前的半信半疑转而觉得也许真的就是了。
  把前天发生的事串连起来,和尚的话就如他亲身经历一般,不由老罗肃然起敬。老罗现在家中还有一个女儿,正在北京上着大学,俩口子省吃俭用,还有一年就该完成学业了。
  看到老罗未置可否的表情,和尚有些性急:“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逛语,施主若是觉得老纳说的有三五分准,就让老纳继续说下去,若是连一分边儿也没挨着,老纳立即走人,从此不再烦扰施主。告辞了”!
和尚说完双手合十转身便走。
  一旁的老罗急忙拉住和尚的衣襟:“大师真是得道高僧,说得真如亲身经历一般。若非我亲眼所见,怎么会相信世间还有这等神仙!师傅恕我愚昧,我还有一事相询,更请师傅直言”!到了些时,老罗已对和尚敬佩的五体投地了。
  和尚收回刚才迈出的脚步,再仔细的详端了老罗一会,先摇了摇头,继而长叹一声,一言不发的又朝外面走去。
  和尚古怪的表情让老罗更加好奇不解:“大师慢走,请解了小人疑惑再走不迟。”
  和尚在门前止住脚步:“施主请莫为难我这方外之人,世间未来之事本属天意,老纳岂可泄露天机”。
  和尚的欲言又止,让老罗更觉不安:“大师先前所说小人家里十日之内必有大事发生,不知有什么事故?还请大师直言相告”。
  和尚直摇头晃脑:“说不得,说不得的”!言罢挣脱老罗手中的衣襟,就要夺门而出。
  老罗更觉惶惶,抓着和尚衣襟哪敢放手,双膝不由自主的一跪,竟给和尚磕起头来。
  看着老罗一脸诚惶诚恐的神经,和尚长长叹了口气,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也罢!看在施主这般虔诚的份上,老纳今天就破了这一回戒,望我佛慈悲,渡了施主这一家的厄难”。
  和尚转身来到老罗常用的躺椅上坐了下来,郑重的说出了令老罗不信而又不得不敢相信的一番言语。


      四


  “阿弥陀佛,请恕老纳直言。施主脾气性格生得犟,只服老婆不怕娘。幼儿年少多灾难,阎王面前有几趟,无兄无弟敲独鼓,十四五岁无爹娘。二十四五婚姻动,竹蓝打水空一场。过了三十行好运,夫唱妇随合家欢。中年四十走六合,财运当头人和睦。五十过后运多转,天降灾祸子离娘”。
  老罗一生从不拜神敬佛,也不相信什么阴阳学说看相算命,和尚一番话说下来,让老罗好生敬服。
  和尚说话间顿了顿,接着问起老罗的现况来:“施主原来做什么都顺风顺水,这一二年是不是感觉到了力不从心”?
  确实。原来整条街道就他一个人卖包子馍馍,生意好老罗才有能力把闺女送进了大学,并帮女儿在省城买了套小房子。这二年街道上增加了好几户做包子的,生意比原来清淡许多了不说,工商所也会隔三差五的来老罗店里“看看”。原因也是在老罗自己身上。老罗觉得生意差了,做包子时用的肉馅就买上了那些黑屠户送过来的便宜猪肉。有次,对面学校的两个小孩在老罗店里买了几个包子,上课的时候上吐下泻的,幸亏送医及时才没发生什么事故,不过学生家长把老罗给告了。老罗为这事挨了罚款,还影响了大半年的生意。工商们更是放心不下,会时不时的常来老罗店里挑挑刺。
  老罗对和尚点了点头,算是做了回答。
  和尚看着老罗:“我看施主双眼赤红无光,印堂无泽如墨,施主家近段时间里必有灾侫。如果老纳说的没错,施主右眼下的这颗黑痣,必是在近一两年内生成”。
  老罗摸了摸脸颊,为了这痣,老罗还有些窃喜,俗话说中年得志(痣),那不是好事么。
  和尚早就了解了老罗心思:“本说中年得痣也是好事,但施主所生之痣却是凶痣,会给施主带来了无尽烦恼。男子突然于此处生痣,主克子女。施主流年属虎,虎倨山林,但施主之子女之中必有一个属龙,飞龙在天本无相克之理,坏就坏在施主这颗痣上。龙争虎斗,必有一伤,这事不出三五十天,定显无疑”!
  到了此时,老罗就如传销者一般,脑瓜子早被洗得空空荡荡的了。
  未必我与女儿八字五行相克?老罗三十之后得女,夫妻爱于甚己。一听此言,心如火煎。“师父,我把这颗痣割了就是的”!
  “非也非也,相由心生,话由口出。施主生的这痣,就是连根拨了也于事无补!命该如此,阿弥陀佛”。
  听了和尚之言,老罗如遭重击:“师父既然知道我的灾侫,难道就无法可施了吗,还请师父救我父女一命”。言毕,老罗再次跪倒在和尚面前。
  “解是能解,出家之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是还要施主配合方可。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和尚轻捻胡须,继而双手合十。
  “只要师父能解这厄难,我…我给您塑金身,唯命是从”!
  “若果如此,施主附耳过来”!和尚一阵切切私语,最后千叮万嘱:“此乃仙机,切忌不可泄漏,尚有半分差池,纵有菩萨下凡恐也无能为力了”!

      五


  三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老罗打了好几个电话给老婆,老婆爱理不理。唉,老罗知道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要不怎么也不会在娘家住上这么多天。
  过了中午,老罗的包子都已卖完,但答应来施最后一次法事的和尚却还不见踪影,老罗心里有点忐忑起来。
  老罗来到房里,包钱的纸包原封不动的还压在了老罗床下。老罗嘘了口气,又在大门前张望了一会,莫非那和尚忘了三日之约?老罗心里渐渐的升起了一丝不安。他再次来到房内,和尚言犹在耳,三日之后才能打开纸包。现在不正好过去了三天吗。老罗自言自语,还是放心不下那包里的钱,他弯下腰虔诚的用双手从床下拿了出来。包好像有点变样,与老罗之前那五万八的重量轻了好多。老罗心往下沉。他三下五除二的撕开黄裱纸,里面露出来一沓粗糙的报纸。老罗一下子瘫软在地,象天都塌了下来。自己亲眼目睹那黄裱纸里包的是钱,怎么会变成废报纸了呢!老罗还是不信,使劲的抖了抖手里的报纸。可报纸还是报纸,没有老罗希翼的钞票出现。该死该死,妈呀,那和尚是个骗子!意识到上当受骗了的老罗,心理防线一下子就崩溃了。
  钱被骗了事小,老婆那里交差事大!刚给了那个突然之间冒出来的儿子一万块钱,接着又被这个该死的和尚骗走了五六万,老罗一个大耳括子扇在了自己脸上。怎么办…怎么办…老罗就象热锅上的蚂蚁,围着房间里打圈圈。
  钱是被骗了,找警察追不知要到猴年马月而且希望渺茫。老罗实在是想不出什么辙来了。这些钱是他和老婆起早贪黑一分一毫用汗水交换来的,换成是老婆被人家骗了,老罗也会恨铁不成钢,记恨老婆一辈子的,何况老婆的心眼比老罗更狭小。老罗不敢想象下去!除非、除非死了…老婆才不会念叨。
  想到死,老罗在这大热的天里都打了个寒颤。为这点钱,难道就真的去死了?孩子怎么办?老婆怎么办…未必还让老婆去再嫁一回人不成!老罗怕死,但更怕老婆以后天天的唠叨。说得不好听点,天天挨老婆念经,老罗也是“生不如死”。错是自己犯的,怨不得别人,只怪那个杂种和尚,单单就挑了我老罗下手,老罗在心里早把那和尚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怎么办?怎么办呢,老罗在心里一次次问自己。
  真的该死!老罗在心里千遍百遍的暗骂自己。死…死死死!老罗为着这个让他胆颤的字眼直在心里打转,忽然,老罗心里灵光一现,顿时生出一个主意来。虽然这个法子有些不伦不类不三不四,有点让人啼笑皆非,但是事急且相随,老罗现在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他给老表打了个电话,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遍。
  老表心里虽然认为这主意有些离谱,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让老罗躲过这一劫难,他只得按照老罗的吩咐照办起来。


      六


  想着老罗比自己大了好几岁,相亲的时候是老罗谎报了军情,更可恶的是在她们没结婚之前,他、他就那个了,而且有了孩子。老婆气不打一处来,有点上当受骗,又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在众目睽睽之下,凭空突然钻出来那么大个儿子,脸面都被老罗丢尽了。丢了脸皮不说,那一万块钱又怎么解释呢。你的初恋情人如果真的是要钱救命,我未必就那么狠得下心肠袖手旁观?一万块钱说多不多,但那至少也有我做老婆的一份心血在内吧,你总得和我打个商量吧,我未必就会不肯!做鬼是你老罗,做人也是你老罗,别人还以为我小心眼,就你老罗心眼大。哼,一二十年的夫妻了,我什么时候就给你丢脸了!不想不气,越想越气。你老罗就长本事了?长本事了你就一个人过去,我就不希罕你这个砍老壳的,我看你还能上得了天。
  老婆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娘家父母见难得回家的闺女回来了,先是惊喜,后来才觉得有点不对头。逢年过节都难得回家住上一宿,这次回来一住就是两天,父母猜到女儿女婿之间肯定有什么事,问了几次,女儿也没说出个什么。做父母的也不好再过问了。
  带着赌气的心情住在娘家,老婆是食不知味,身在曹营心在汉。一会儿担心老罗忙得过来不,一会儿又担心大热天的老罗会不会中署。虽然老罗打了好几个电话,低三下四的请她回家,但她还不想这么快就原谅了他。如果这回不好好把他修理修理,指不定日后还登鼻子上脸了。先凉他一阵子再说。
  第五天后的下午,老婆正无聊的在手机上看新闻,电话突然响了,上面显示的联系人是老表。她感到纳闷,莫不是老罗教他打电话来劝自己回家?真是那样,就顺水推舟吧,出来这么些天,她确定有点想家了。她揿了一下接听键。
  “表嫂吗”?电话里传来老表急促的声音。
  “嗯,怎么啦”?
  "你快回来吧,表哥出事了”。
  “能出么子事喽,上午打电话来都好好的”。
  “我也搞不太清,好像是家里丢了钱,气急之下喝了农药,正在我这里抢救哩”。
  一听说老罗干了傻事,老婆的三魂丢了七魄。她来不及与父母告别,一溜小跑来到街上拦了台的士直奔老表家里而来。


      七


  老表家。
  老罗正耷拉着脑袋,头顶上吊着几瓶输液水,嘴里好像还流着那种白色的涎液。
  看到这个惨相,老婆发疯似的扑了上去:“你这个没良心的,为么子这么傻呀,你就这么狠得了心,丢得下我们娘俩不管了啊”!
  老婆一边哭诉,一边把头埋在了老罗的胸口上。“呜…呜…呜…老罗,你的心思怎么这么小啊,丢了点钱就走绝路。没钱了咱赚回来就是,只要咱能好好的活着。如果你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可教我们娘儿俩怎么活呀?我平时喜欢念叨,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当真啊,千不该万不该,你说…你说干嘛要走这条路呀”!
  听到老婆棃花带雨般的哭诉,老罗胸口一热,真想一把就坐了起来,抱着老婆在地下转上几个圈子。但是,老罗不能也不敢,若是这个时候露出了马脚,那就前功尽弃了,只怕以后的日子就真如小媳妇一般儿了。要做就要做得象真的一样,别让老婆以后拿着它做了把柄,在她面前永远伸不直腰来,也正好一并来治治老婆喜欢唠叨的这个毛病。老罗心一横,干脆就象真的昏死过去了一样。
  一旁的老表,看到嫂子哭成了泪人儿,连忙拉到一旁进行安抚:“家里丢了钱表哥不是心里着急嘛,你不在家,他怕你回来了挨你骂,所以才做了这个蠢事。幸亏我发现得及时,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只是以后再也不能经受什么刺激了”。
  “就他这一丁点大的心思,谁还敢念叨他呀,只要他好了,我、我保证再也不念叨他了”。
  听到了老婆发自内心的话语,老罗心里十二分的愧疚。他也觉得自己有错,就象这次被骗,要是老婆在家,俩口子不闹矛盾,那骗子也许就不会得手了。老婆的话字字珠玑,让老罗心里着实感动。丢了钱事小,能听到老婆这么感人的话语可就千载难逢,更重要的是说不定就真的吓好了老婆这个爱唠叨的毛病,老罗认为得失皆抵。这正是:塞翁失马焉非福,自古好事需多磨。夫妻本非同林鸟,家庭幸福万事和。



赞(32)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肖桂才] [半城寺] (查看更多)
     
书签:连环 编辑:中流推移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尸”家侦探 下一篇秋红的心事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