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微笑 - 都市言情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甜甜的微笑
2016-07-12 21:59:42 作者:王国强 】 浏览:3345次 评论:0
编者按:小说《甜甜的微笑》描述了陆羽、钟强、知夏、和胡倩几位同学的爱情、友情故事已及他们后来的艰苦创业历程的生活故事。文笔细腻,故事情节缠绵悱恻,跌宕起伏,故事结局温馨美满,耐人寻味。荐读分享,问好作者。

                                        一、陆羽的爱情

    那年,陆羽十八岁,有幸以全年级第一名的成绩跻身于高三年级重点班。教室里,安静极了,仿佛落根针都能听见,只传来书桌上“沙沙”的写字声。陆羽凝望了一下全班四十九名同学,只感众多异样的目光纷纷向他投来:有漠然,有仰慕,有欣羡,也有不服和嫉妒。陆羽来自农村,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没有任何向人炫耀的资本和可以依靠的亲戚。在学校里,他从不和任何同学争执什么,只是一味地刻苦努力学习。陆羽明白,在这个社会里,唯一能够改变自己处境的,只有来年的高考成绩。陆羽对自己的未来没有过高的要求,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拼搏考上一所较好的大学,毕业之后,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接来农村的父母,好使他们生活得不再那么辛苦。

    一天,陆羽去饭堂打饭,碰见了一个长着甜甜笑脸的女孩。在擦肩而过的一刹那间,陆羽不由得回首而望。此时恰碰上女孩回首举目。她的微笑,她的温和一下深深地刻在陆羽的脑海里。

    学校里,因青春的懵懂,好多同学私下里都私下偷偷谈起了恋爱。对此,陆羽矛盾过,慌乱过,但直到现在感情世界却还任是一片空白。虽然陆羽心底里也曾偷偷喜欢过某几个女孩,但最终也都因自卑而未曾向对方表白过,也未得到过任何一个女孩情感上的暗示。陆羽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学习当中去,学习成绩一路飙升,终于在高三新学期的分班考试中,脱颖而出,一举夺魁。这时,陆羽的心里才涌现出一种说不出的满足和慰藉:庆幸自己没有陷入感情的漩涡而影响学业;因为凡步入爱河的同学,在这次考试中,成绩或多或少都出现了下滑。这使陆羽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和希望。陆羽想起了古书中的一句话:书中自有颜如玉。陆羽相信,在自己学业有成,工作稳定之时,一定会收获到一份幸福圆满的爱情。

    然而不知为什么,自从见到女孩的那一天起,陆羽的心却彻底纷乱了。上课开始走神,不由自主总会想起女孩,渴望与她重逢,更想向她问候,哪怕是只言片语,陆羽也心满意足。但一种无形的压力又迫使陆羽告诫自己,必须忘记女孩。因为父母的希望和重托,自己的理想和抱负,都迫使陆羽必须集中心力好好用功,为迎接明年的高考而努力奋战。陆羽陷入了深深的苦恼和进退两难之中。

    一天,陆羽和女孩再次在操场上不期而遇。还是那个甜甜的微笑,那么温和,那么让人感到甜蜜。此时恰巧同班的一个同学刚从陆羽身边经过。陆羽一把拉住那位同学问道:

    “请问你认识刚过去那女孩吗?”

    那同学答道:

    “认识。她叫知夏,校花级人物,普通班的,咱班班长钟强的女朋友。”

    “啊!”

    陆羽不由得恼恨和自责起来,深深为近几日的分心而懊悔:人家有男朋友,何必想人家呢!同时告诫自己,一定要把知夏忘掉,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去。果然不久,陆羽便彻底把知夏淡忘了。以后也见到知夏过几次,但也只是礼节性的微笑一下。虽然知夏还是那么甜甜地笑着,那么阳光,那么温和。

    第二学期,也就是在临近高考的前一个月。陆羽听到了关于知夏的一些传闻:知夏和钟强分手了。陆羽这才想起,钟强这几天总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知为什么,陆羽一下感到心情特别的舒畅,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同时,陆羽想到了知夏,心中升起一股隐隐的牵挂和担忧:知夏最近一切都好吗?莫不会因此而痛苦,且受到伤害吧?

    周末的一天下午,陆羽和知夏在街上竟然不期而遇。还是那个甜甜的微笑,那么阳光,那么温和,丝毫没有半点失恋受到伤害的表情。

    “同学,你好!”

    “你好!我是——”

    “你是咱们高三年级的状元郎,陆羽;我心目中的偶像,认识。”

    “啊!你是——”

    “我是钟强的女朋友,知夏,现在已经分手了。”

    “为什呀?”

    “为你呀!我移情别恋喜欢上了你。”

    “啊!……”

    陆羽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是好,慌不择乱地匆匆离去。陆羽知道,知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但陆羽又多么希望知夏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呀!但为了迎接高考,陆羽必须把此事忘掉。他现在是背水之战,理智战胜情,绝不能因此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数天之后,陆羽便把知夏忘得一干二净了。

    高考之后,陆羽不负父母所望,以优异的成绩被省城的师范大学录取。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同时,陆羽也收到知夏的一封信。信中饱含了知夏对陆羽热情洋溢的祝贺,和暗含爱慕的浓浓之情。知夏赞扬陆羽是如何的不畏贫困,刻苦用功,将来定会成为一名伟男子,社会的栋梁之才。而作为名落孙山的知夏她自己此时又是多么的难过和自卑。知夏希望能和陆羽保持一种纯洁友好的朋友关系,且一直联系。看完知夏的来信后,陆羽特别的激动:面对自己所喜欢的女孩向自己表白,天下还有什么事情能比此更让人感到高兴和快乐呢?但数天后,陆羽却以年龄过小,影响学业而把知夏拒绝了。因为陆羽心中有一个结,他不明白知夏当初为什么会和钟强分手:是用情不专还是虚荣心作祟?于是他想到了用时间去检验这份突来的爱。陆羽在对知夏的回信中说,自己工作还未落实,不想给别人承诺什么,也不想耽搁知夏。如果知夏真的爱自己,那就等四年之后,他分配工作之后再说吧!几天后,知夏又回信了,说她愿意等陆羽,只要陆羽未结婚,她都愿意等。陆羽最后回复知夏,愿意等就等吧!但愿不要让彼此失望。后来,陆羽离开了县城踏上了省城的求学之路。

    四年后,陆羽荣归故里,分配到母校担任数学老师。陆羽再次与知夏相见。知夏脸上荡漾的还是那个甜甜的微笑,还是那么阳光,那么温和。

    他们已有整四年未见面了。知夏向陆羽谈到了他们的约定,并告诉陆羽,自己现在是县糖酒公司的一名营业员。四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他,等待着他。现在,知夏希望能得到陆羽一个明确的答复。是啊,岁月无情!四年过去了,他们都变了。知夏变得更加时尚,更加漂亮,更加富有风韵。而陆羽也从一名土里土气的乡下穷学生变成文质彬彬的中学教师了。唯独知夏对陆羽当年的承诺没有变。知夏果然在一心一意地等着陆羽,也没有和任何一个男孩再有过情感关系。

    陆羽高兴极了,答应了知夏的这份感情,且向她坦白了自己四年来的心结。陆羽告诉知夏,其实自从见到她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经深深喜欢上了知夏。直到有一天他从同学口中得知她的名字,且知道她是钟强的女朋友时,心中莫名地脑恨她。后来,面对知夏和钟强分手切向自己表白,心里还曾一度怀疑知夏感情的纯洁性。于是才有了后来的四年之约。知夏说,其实在此之前,自己并没有谈过恋爱。“钟强女朋友”之说,也完全是别人强加于自己的。如果不相信,可以去找钟强。钟强现在结婚了,在县商贸公司上班。于是,有一天,陆羽找到了钟强。钟强向陆羽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二、钟强的故事

    钟强是在平静而幸福中度过自己的童年的。钟强的父亲是县商贸公司经理。母亲是商贸公司的会计。充实而优越的生活环境,使钟强养就成养尊处优的生活习性,和自信乐观的处事作风。再加之钟强人又长得白净、帅气,从小便受到一帮小女孩的青睐。在这帮小女孩中,又最属一个叫胡倩的把钟强粘得最紧。胡倩的父亲是县商业局局长,从小和钟强在一个大院长大。胖乎乎的胡倩皮肤稍黑,一双大而明亮的眸子宛似两颗晶莹的黑葡萄。大院的人都夸胡倩漂亮、可爱,是个小美女。可钟强却从没有感觉到胡倩丝毫漂亮、可爱之处,且对她有股说不出的烦。常在背地里骂胡倩是跟屁虫、讨厌鬼。因为胡倩一有空总会来找钟强玩,且钟强哥长,钟强哥短地叫个没停,使钟强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个人时间。钟强对此也甚为反感和无奈。但钟强父母对胡倩却是特别的偏爱。一度钟强觉得,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而胡倩才是他们的亲生闺女。

    长大了,到了上学的年龄,胡倩总是要求钟强和她一同上学、放学。钟强很不愿这么做,可父母下命令要求钟强必须这么做,还说胡倩是妹妹,哥哥必须照顾妹妹。其实钟强心里明白,胡倩仅比自己小一个月罢了。时间长了,就有大院的长辈对钟强和胡倩开玩笑,说他俩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钟强一脸通红,害羞地跑了。留下胡倩在身后一边追一边“钟强哥,钟强哥,”地叫个不停。

    其实钟强心目中自有对女孩喜欢的标准。是什么样的呢?钟强一时还说不清,反正不是胡倩那个样子的。直到有一天,一个名叫知夏的女孩突然地出现。

    知夏是钟强高中开学那天相识的第一个女孩,也是他平生最为心动且终生难忘的女孩。开学那天,钟强早早地吃过饭,偷偷地溜出大院。他怕走晚了,胡倩再一次烦他。

    九月的上午,秋高气爽,阳光温暖而和煦。县高级中学的校园里,鲜花朵朵,绿树荫荫,院子打扫得干净而整洁。又是一年开学季,又有一届新的同学跨进了校园的大门。钟强来到新生报到处,在布告栏里寻找着自己的名字,看他被分到那一班了。此时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扎着马尾辫的女孩一下闯入了他的眼帘。钟强仅把那女孩看了一眼,他的心便不由得热血沸腾、咚咚直跳。匀称的身材,白皙而明净的脸庞,清澈似水的大眼睛,在阳光地微照下,荡漾出甜甜的微笑。钟强不由自主,连忙向那女孩问道:

    “同学,你也是新生吧?”

    “是的。”

    “分几班了?”

    “五班。你呢?”

    “不知道。但我希望和你分一班,因为你太漂亮了!”

    “油腔滑调,讨厌!”

    女孩一脸不高兴,转身走了。留下钟强傻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钟强懊悔极了,第一见面自己便给女孩没留下好印象。他恨自己嘴臭,没说好话,也好想向女孩解释、道歉,但此时女孩已走得无影无踪了。

    钟强分到了三班。第二天上课时,当钟强满含遗憾和惆怅的表情走到课桌前时,一个熟悉的面孔正望着他笑嘻嘻的直做鬼脸。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胡倩。钟强自感一下子崩溃了。

    在经过数天的消沉之后,钟强再次变得阳光而自信起来。高一五班的教室前时常出现他熟悉的身影。他寻找着一切机会接近知夏,且向她投以讨好的笑微,但换来的却是知夏的冷漠、蔑视。一天,钟强和知夏在校园里不期而遇。

    “你好!知夏同学。”

    “你好!”

    “还认识我吗?”

    “认识。”

    “开学那天,出语不周,对不起了。”

    “没关系。”

    “我们能做朋友吗?”

    “可以。”

    “我叫钟强。”

    “知道了。”

    “我在高一三班——”

    “对不起,我还有事。再见!”

    这就是钟强和知夏的第二次对话。从那之后,钟强往高一五班跑得更勤了。他利用一切机会讨着知夏的欢心,有时也给她送些小礼物。时间长了,同学之间便传出一些风言风语,说钟强和知夏在谈恋爱。有人说,见他俩在县城的河堤边压马路。还有同学说,这故事还曲折着呢!他们是三角恋爱,还有一个人呢。她叫胡倩,是钟强的前女友。钟强和胡倩两人从小就好上了,从小学到初中两人形影不离。谁料上到高中,半路杀出了个知夏。钟强摇身一变,成了个花心大萝卜,一脚蹬了胡倩,和知夏搞在了一块。为此,胡倩和钟强还大吵大闹,更有趣的是胡倩还要挟知夏,说若不归还她的钟强,便要弄死知夏。

    一天,钟强和知夏再次在校园不期而遇。

    “钟强同学,有句话我想对你说一下。”

    “你说吧。”

    “你不好好学习,整天不学无术,吊儿郎当,但请不要影响别人的学习了,更不要因此败坏别人的声誉好吧!”

    “对不起,我只想和你做好朋友,没想到因此给你带来麻烦。”

    “好朋友是好朋友,但好朋友绝对不是早恋,这点希望你搞清楚。”

    “这点我可以答应你,我们只做最好最好的朋友行吗?”

    “不行。此后我不想再见到你,更不想再做你什么所谓的‘好朋友’。”

    “是胡倩的缘故吗?”

    “你不提胡倩我倒还忘了,顺便转告你那位青梅竹马的情妹妹。我知夏是本分人家的女孩子,不想早恋,更对你这富人子弟官二代,没兴趣,希望她不要再找我了,免得自取其辱。”

    “知夏,我不会放弃你的。我认为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

    “钟强,你不觉得你太可怜了吗?”

    这是他们的第三次对话。然而此后,钟强来高一五班的频率更高了。他好像变得走火入魔似的,有空就往高一五班教室跑,一次还给知夏送来一大束玫瑰花。但那花片刻之间便被知夏给扔进垃圾桶。高一五班的教室前也常会出现鼓着一双气呼呼眼神的胡倩。所有的同学都知道这是为什么。

    送花风波的第二天,知夏便被班主任叫到了他的办公桌前。

    “知夏同学,小小年纪,请你以后放自重一些,收敛一些,注意自己的言行和举止,以免遭到他人的口舌。

    “老师,我有错吗?”

    “你有错没错我不想说,但你和高一三班某些同学不清不楚的关系,给班级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顺便警告你一句,咱们这是高中,不是大学,早恋会被开除的。”

    “老师,您能主持一下公道吗?是他们骚扰的我,与我无关。我是清白的。”

    “可他们不是我的学生呀!我鞭长莫及。”

    “不是您鞭长莫及,而是因为他们是经理的儿子,局长的千金。而我只是一个单亲妈妈的女儿,一个下岗的纺织女工的女儿对吗?”

    长久的沉默,还是沉默。最后老师喃喃地说道:

    “知夏同学,其实老师也是为你好,有些事老师也说不清,也无法说清。你出去吧!好自为之。”

知夏默默地走出了班主任的办公室,望着干净整洁的校园,以及校园内四处嬉戏的同学们走出了班主任的办公室。

    钟强对知夏的态度依旧火热四海。他在践行着自己的诺言,追不到知夏誓不罢休。胡倩呢,也经常鼓着那双气鼓鼓的眼神在高一五班教室门前留来溜去。校园里,继续流传着与知夏有关的流言蜚语。好在知夏对此已经习惯了。

    一个礼拜天的下午,知夏背着书包往学校赶,快到校门口时,听到背后有人叫她,回头一望原来是钟强。

    “知夏——”

    “说吧!什么事?”

    “知夏,我想对你说,只要你答应做我女朋友,三年之内,我绝对不再干扰你的生活,不再烦你,以后我们见面就像不认识一样。从今以后,我一定好好表现,努力学习,重塑自己的形象,在三年后的高考中取得优异的成绩,让你刮目相看。”

    “我们出身不同,家境不同,经历也不同,根本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你难道不明白吗?”

    “不明白。我是一个一条路走到黑的人。”

    “恐怕其结果,伤害了你,也伤害了我,更伤害了我们身边的亲人吧!”

    “感情是自私的,我顾不了那么多了!”

    “好,我可以给你一个名分,但当我找到理想的爱情伴侣时,你可不要觉得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如果真是那个结果,我认栽了。”

    “好!我答应你。三年之内,你不准再打扰我,我们从此就像陌生人一样。”

    “对,陌生人一样。”

     钟强至今都想不明白,在知夏这个问题上,他输在了那里。就像他不明白胡倩就像一个狗皮膏药,永远扯不离,最终成为自己老婆一样。他想起了知夏当年的所言,他们根本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真是这样吗?我钟强偏不信这个邪。

    自从钟强答应知夏不再打扰她,见面就像陌生人一样。之后,钟强果然说到做到。他一改往日吊儿郎当的习惯,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学习中去,成绩逐日提高,终于在高三第一学期分班考试中。进入到重点班行列。再加之他性格开朗,好帮助人,又被班主任任命为班长。这让钟强更加春风得意。钟强暗暗发誓,他一定要好好努力,在来年的高考中金榜题名,不怕她知夏不喜欢自己。然而就在钟强沉浸于自己美好的爱情向往时,知夏却给他来了当头一棒。知夏告诉钟强,自己已有喜欢的人了,那就是全级分班考试冠军陆羽。不是说我不喜欢你,而是你太无能,有本事你也考个冠军呀!

    钟强彻底傻眼了,也崩溃了。强中自有强中手。原来知夏在这里等着他呀!冠军,他自己哪能考个冠军呀!他和陆羽考试总分要差一百多分呀!此生看来是赶不上了。钟强于是破罐子破摔,对学习一下失去了兴趣,成绩也是逐次下滑,在第二年的高考中也成了“孙山”之下之人。

    高考落榜之后,钟强在父亲的活动下,招工进了县商贸公司,成了一名库管。胡倩呢,也招进了商贸公司,被委派到省财经学院进修半年后,成了商贸公司的出纳,和钟强母亲坐在了一个办公室。四年后,两人在双方父母的操办下,喜结良缘。这时,钟强已坐上商贸公司业务经理一职,单独有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钟强起初对自己的婚姻还有点不太满意,但自从坐上业务经理的宝座,和县上那些大大小小,有头有脸的人物,开始了海吃海喝的联系。便一下明白了过来,自己的婚姻是多么的正确和美满。同时也明白父母为何疼爱胡倩超过了自己。这都是因为胡倩拥有一个当局长的爹呀!就是因为这个爹,钟强可以在众人面前吆五喝六。就是因为这个爹,钟强的父母把胡倩疼得像个宝,什么家务也不让干。众人都明白,钟强是商业局长的乘龙快婿呀!他的吆喝有一半就代表着局长。钟强父母也明白胡倩是局长大人的宝贝千金,疼爱了局长的千金,也就讨得了局长的欢心。

    钟强结婚一年后,胡倩不负两家人所望,产下一名女孩,取名玉玉。这玉玉一落地,便惹得局长夫妇和钟强爸妈百般高兴,整天围着你“玉玉”长,我“玉玉”短的叫个不停。真是抱在怀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钟强也自感,自从有了玉玉,自己身份也有了大幅度提高。特别是在岳父岳母面前。过去岳父见他总是阴沉着一张脸,总好像自己是拐骗他家女儿。岳母呢?见他总是唠叨个没完,说什么夫妻之间家务要抢着干呀!男人要让女人呀!有时还上纲上线。可自从有了玉玉,岳父也和蔼多了,岳母唠叨也少了。钟强明白,这都是自己女儿玉玉的功劳呀!这叫父以女贵。

    然而玉玉四岁那年,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深入化,商贸公司却因资不负债,破产了。紧接着局长大人也因某些问题提前退居了二线。一夜之间,天好像塌了。钟强的业务经理一下也不复存在了。那晚,父亲把钟强叫道了身边,拿出一张五十万元的存单说:

    “儿呀!爸这一生,前半生是创业,后半生是为你铺路。无奈社会不饶人,把为父扔在了事业的半道上。本以为找了个好媳妇,借你岳父的东风还能靠个三年五载,无奈你岳父也是日薄西山,靠不住了。剩下的路也只能靠我儿自己走了。官场这条道永远都是黑的,看不清呀!我儿与它无缘了!看来只能从商了。为父在官场上,以官为商,打拼了大半辈子,总结出一条规律,人生在世,不论从官从商,万不能感情用事,否则只会惹火烧身!此条往我儿谨记。明天我便携你母亲回老家居住。日后若有大事定请与为父商量。谨记!”

钟强含着泪接过那张存单。此时他才深深体会到父爱是如此的伟大。父爱无疆呀!。
 

                                          三、  陆羽的婚姻

 

    陆羽和知夏订婚了。所有的人都在夸赞他们,羡慕他们,说他俩是郎才女貌,把他树为成功的典范,四处传说。两年后,他们携手迈进婚姻的殿堂

    二十五岁那年。陆羽携知夏迈进婚姻的殿堂。对陆羽来说,知夏是他的初恋,也是他年少时心怡和向往的对象。无奈,当时陆羽太穷了,太自卑了。于是,陆羽把这份情感默默地压抑下来,转化成求学上进的动力,最终金榜题名,功成名就,且和知夏喜结良缘。


    那晚,当陆羽送走完最后一批客人,走进新房。他再次看到那张甜甜笑脸。那笑脸依旧那么阳光,那么温和。且默默含情把他凝望。他顿感,无尽的幸福和陶醉竞一下扑面而来。他再次想起古书中那句话:书中自有颜如玉。人生最大的快乐是什么?不就是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和自己最为喜欢的人一起生活,相伴终生吗。这是他年少时的理想,也是他近二十年来苦苦追求的理想和目标。如今实现了,他感到无比的自豪和满足。他希望,日子就这么有条不紊,缓缓而流中度过。同时,他也发誓,他要一生一世好好善待自己的妻子,让她幸福,让她快乐。他自感,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和自己喜欢的人长相厮守,看着她幸福、快乐,而这也正是自己的幸福、快乐。

    他们婚后的生活果然幸福、甜蜜。陆羽在县城的高级中学教书,工资相对当时县城的整个阶层,也属于高收入。父母卖掉了老家的全部家当和房子,在县城买下了一套三居室,且在农贸市场租下一个门面,开起了副食店。这让陆羽和知夏的同事艳羡不已,纷纷称赞他们提前跨进了中产,步进了小康。因为当时的商品房也是刚刚兴起不久,许多人都还是可望而不可即。

    知夏的嘴角每天都荡漾着幸福而甜蜜的笑脸。陆羽喜欢看知夏脸上这种甜甜的笑,每天放学都准时骑车去她的公司接她。陆羽骑着车一路从县城街道上疾驶而过,聆听着知夏咯咯的笑声,心里感无比的陶醉和甜蜜。知夏和所有的女孩一样,喜欢逛街,喜欢漂亮的衣服和精美的首饰。每每上街时见知夏那种陶醉留恋、爱不释手的表情。陆羽总是豪迈而自信地她说,喜欢就买下吧。知夏回头望了他一眼,莞尔一笑,有时说太贵了,有时也就真买了回来。陆羽对知夏花钱从不吝惜。他希望这么永远的宠着她,惯着她。

    两年后,知夏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优优。谁料休完产假回公司上班时,知夏却被宣布下岗了。起初陆羽和知夏还有点接收不了,认为是没有关系才被挤兑下来。可后来目睹公司破产,所有的员工都含着泪一个个无奈离去,也就不好再说什么。知夏失业了,干什么呢?帮父母经营副食店吧!可副食店店小利薄,容纳三人明显有些碍手。知夏说,服装利润大,开个服装店吧!陆羽点头答应了。父母年龄这么大了,小生意不是一样做得那么有声有色吗。况且知夏是营业员出身,干服装应该能行。然而知夏的服装店开了不到一年,却总是亏损,无奈之下,廉价转让给了他人。

    知夏哭了,说自己是个窝囊废,做生意了赔钱,现在闲呆在家中,还要靠他养活。陆羽说,有他吃的就有知夏花的。每天呆在家做个饭,带带孩子,不是照样很好吗?知夏转哭为笑说,那就好吧!

    时间好快,转眼优优已经三岁了。一天知夏带着优优在街上玩,听到有人叫她,回头一望竟是高中时和她有过一段恋情的钟强。知夏脸有些微红,默默低下了头,不打算理睬。钟强却毫不在意,走过来热情地向知夏问东问西,丝毫没有那段“恋情”的别扭之感。于是知夏便应付和钟强攀谈起来。但也只是礼节性的一问一答。钟强问知夏,现在干什么工作。 知夏说,闲呆,让老公养着。钟强说,自己在县城繁华路段开了一家豪华歌舞厅,生意不错,就是缺一个合适的前台经理。伦知夏这长相和气质,胜任此职再合适不过了。如果知夏愿意,工资绝不少拿。知夏呶呶嘴,告诉钟强,自己老公养得起自己,不会受他这碗嗟来之食。

    晚上,知夏把见到钟强的经过告诉了陆羽。陆羽面露愠色,一脸的不高兴。知夏用小拳头连连捶打着陆羽的胸脯说,自己错了,再不提钟强了,不惹他生气了。然而陆羽还是一语不发。最后知夏哭了,说她呆在家里闷得太慌了,而陆羽却不理解她,还给她脸色看。陆羽说:

    “你要去就去吧,我不拦着你。”

    知夏一把搂住陆羽的脖子,用一只手又捶打起他的胸脯了。知夏说:

    “我哪里都不去,每天就这么缠着你,让你养着我,一直到老。”

    陆羽和知夏一下全破涕为笑,紧紧相拥在一起。

    平静的日子又过了数个月。一天,陆羽去了学校。知夏带着优优在街上玩。忽然街上有人大喊:

    “快,农贸市场着火了!快去救火!”

    紧接着便有许多人向农贸市场跑去,也有人驻足下来,疑惑地望着这些跑步的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知夏猛然记起公公婆婆在农贸市场开副食店,便抱起优优跟着人流向市场跑去。知夏还未近市场,遥远便见市场大楼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再往近前,便是人潮纷涌,摩肩接踵,不能近前。已有警察拉起了警戒线,正组织人用脸盆端着水泼。可火势太猛,水泼上去,只听“滋”的一声,不起任何作用,反似更猛了。于是有人说,要是有消防车就好了。一个警察说,消防车正从市上往来干呢。二百来里路,最快还需一个小时。于是有人就摇着头,遗憾地说道,可怜呀!县上连个消防车都没有。

    有人满脸乌黑,连喘带咳嗽地从浓烟中跑来。知夏打眼一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公公。知夏赶紧问道:

    “爸,你咋成了这样?妈呢?”

    “我在这里。”人群背后有人怯怯地说道。

    知夏回过头来,说话此人正是婆婆。这时公公已赶到知夏和婆婆面前,垂首顿足,拉着哭腔道:

    “完了,咱们的货全完了。我本想进店搬几件,可火势太猛,我进不去呀!”

    “只要人没事就好。”知夏拍了拍公公肩上的烟土说道。

    这时,公公好像又记起了什么,说道:
    “知夏,你快给陆羽打电话,告诉他咱们的副食店全烧完了。”

    知夏赶紧给陆羽打电话,可电话关机,知夏知道陆羽此时正在上课,便给备课室打。电话接通了。接电话老师听知夏说市场发生了火灾,便赶紧答应,说他现在就去教室找陆羽。

    待陆羽赶到市场时,消防车恰也赶到了。半个小时后,大火扑灭了。

    副食店被烧了个精光。全家人全都陷入了沉默。知夏做好了晚饭,可没有一个人动筷子。全家五口人,靠陆羽一个人的工资显然是不可能的。生活的出路再次提到了议程。再开店吧!没本钱了。即使有本钱,可一场大火把全家人的胆识和心力全烧没了。
    知夏是一个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孩子。知夏五岁那年,做长途货车司机的爸爸在一场车祸中去世,留下她和在县纺织厂上班的母亲相依为命。因为父亲早逝,小时候的知夏经常遭受同龄孩子的欺辱和取笑。对此,知夏从来不哭,反而变得更加坚强,更加乐观。上高中时,她一度受到富家子弟钟强的情感纠缠。同时,也深深喜欢上了品学兼优的农家子弟陆羽。后来,陆羽离她去了省城求学。她也招工进了县糖酒公司当了一名营业员。也就在那年,她的母亲因肺气肿撒手人寰,离她而去。四年后,陆羽求学归来,与她喜结良缘踏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第二年,他拥有了可爱的宝宝,且同时却遭受了下岗失业的打击。对此,她挺了过来。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场火灾烧毁了知夏公婆的副食店,也烧毁了他们家中的多半财产。一夜之间,公婆一下苍老了许多。全家五口人的起居饮食,零里零碎的日常开支,全都压在丈夫陆羽那点微薄的工资之上。可这入不敷出呀!优优都三岁半了,按理都因该上幼儿园了。可面对家里目前的处境,知夏又不得不决定往后拖一拖。为解决家中目前的困境,知夏想起了去同学钟强的舞厅打工。可去钟强哪里合适吗?一想起自己与钟强,及他妻子胡倩中学时期的恩恩怨怨,知夏就感到浑身的不自在,甚感是吞下了苍蝇。但为了生计,为了家庭,她不得不迈出此一步。


    知夏最后对陆羽说,要不让爸妈带孩子,我去打工。可到哪里打工呢?知夏提到了钟强的歌舞厅。陆羽沉默片刻后说:

    “你要去就去吧!”
    “莫不是你对钟强还抱有成见?”知夏说道。
    “我总觉得别扭。同时怕他小子贼心不死,对你打什么坏主意。”
    “这点我也担心过,不过还是去试一试嘛!如果不行我便辞职回来就对了。只是咱家现在这种情况,不出门找个活干不行呀!”
    “是这个道理。那就试试吧!

    那天中午,知夏在丈夫陆羽的陪伴下,走进了钟强的歌舞厅,说明来意之后,万未料竟得到钟强夫妇的热情欢迎。胡倩热情地说,都是老同学,只能算是帮忙,谈不上打工。工资吗,她和钟强都商量过了,每月三千,比县城的干部、教师工资少不了多少。胡倩还说了许多客套话,夸赞陆羽是他们这届同学中的精英、佼佼者,以后他们的女儿玉玉上学说不定还要仰仗陆羽照料呢?这时知夏和陆羽才发现胡倩的身后还躲着一个下女孩,白皮肤,大眼睛,个头比优优高过半头,梳两个小辫,挺漂亮的,想之是钟强的女儿玉玉。

    “你是玉玉吗?”知夏蹲下身来问女孩道。

    “是呀。阿姨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呀?”

    “我和你爸爸妈妈是同学,是好朋友,当然知道了。”

    “你几岁了?”

    “五岁。”

    “阿姨家有个弟弟,改天带来和你玩好吗?”

    “好呀!”

    玉玉笑了。钟强、胡倩、陆羽、知夏也全都笑了。孩子拉近了他们的距离。时间好快呀!转眼他们高中毕业已经整十个年头了。虽然他们过去闹过别扭,也曾发生过一些情感上的波折。但毕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毕竟已经过去了。相对已介而立之年的他们,回首过去,谁没年轻过,谁没有一段青春懵懂的小插曲。而这一切在时隔十年,在现在思来,竟是那么美好,那么难忘。

    知夏和陆羽从钟强的舞厅走出时,已经傍晚。胡倩热情挽留知夏和陆羽吃过饭再回去。可他们还是以孩子在家,出来太久,拒绝了。夜幕下的县城,灯光闪闪,分外迷人。知夏心中感到一种无比的轻松和快乐。出门时,她还担心钟强会因昔日的不快,为难她,胡倩会给她脸色看。可现在看来一切都多虑了,一块悬在心间的石头也算落地了。知夏挽着丈夫的手大步向家中赶去。

                            

                                        四、甜甜的微笑
    

    一月 之后的一天下午,陆羽从学校回家,见知夏穿戴一新,好似有什么喜事。陆羽便问咋回事。知夏说,钟强今日给她发了工资,舞厅歇业半天,特请她和陆羽吃饭。陆羽推辞说,自己不想去。知夏说,自己现在在人家手下打工,这个面子不能不给。况且,从她和钟强、胡倩二人这一月来的接触看,感觉他俩人还不错,看来自己过去对他俩还是存在偏见。钟强见知夏把话说到此种地步,也就不好在说什么,换了身崭新衣服和知夏一并走出家门。
    二人来到钟强约定的饭店,钟强和胡倩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钟强见陆羽和知夏到了,急忙走上前来热情让座。胡倩也笑容相聚,连忙说:“快,老同学,这边坐!”就像经常相聚的老朋友似的。陆羽心中升起一种说不出的快慰和舒畅。
    四人落座之后,早有服务生将酒菜端了上来。钟强站起身来举杯说道:
    “今日咱们四人相聚,一来叙旧,二来联谊。今天咱们饭尽饱吃,酒尽饱喝,畅所欲言,把昔日的隔阂统统抛弃,携起手来,共创幸福美好的明天。
    陆羽、知夏、和胡倩也一并站起,举起了杯。
    四人就这样边吃边聊着天。钟强说:
    “陆羽,也许你心里一直特恼恨我,对我抱有成见,认为我当初一直死捶烂打,缠着知夏,特不是东西。说心里话,我当初确实喜欢知夏。但喜欢只归喜欢,喜欢有起什么作用呢?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人家知夏对咱没感觉呀!现在咱四人坐这里了,我钟强就打开窗子说亮话。我绝不是那种猪狗不如的人,朋友之妻不可欺,也绝不会做出伤害知夏一丁点的事来。更何况我现已为人夫,已为人父。我不会做出任何有损媳妇,有损女儿脸面的事咯。”
    知夏说:
    “钟强,快吃菜,别扯远了。我和陆羽相信你,也不会恼恨你,对你也没有任何成见。如果有,咱们四人还能坐在这张桌子上吃饭吗?”
    陆羽说:
    “与你们三人相比,我出身农村,再加之性格内向、多疑,遇事不自信,总把人往坏的一方面想。通过与你们的交流,现在我明白过来了,过去自己的观点都是错误的。人应该阳光一些,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宽宏大量,不要总纠结于别人的某些错误和缺点之中。钟强,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陆羽最好的朋友。”
     钟强说:
    “对!最好的朋友。”
     胡倩说:
     “气氛有点不对呀!好像都在做自我批判会似的。咱们这是吃饭,吃饭图的就是心情好,图的就是快乐,为啥这么伤感,这么沉重呀!各位举起杯来,来,走一个!”
     “对,走一个。”
     钟强说:
    “对,走一个。不过我还要说一句,胡倩、知夏,从今以后,咱们仨人一定要把这歌舞厅好好经营下去,挣多钱,多挣钱,好好活出个人样来,为父母争光,为咱们下岗工人争光。陆羽,你说对不对?”
   “对!为父母争光,也为下岗工人争光。我相信你们!”陆羽说道。
   “对!为父母争光,为下岗工人争光。”胡倩和知夏也连连应声道。
    “友谊万岁!同学万岁!”他们四人同时举杯,齐声喝彩道。
    就在钟强、陆羽、知夏、胡倩站起身来,举杯相碰的那一刹那间。他们四人的目光却不约而同向饭店的橱窗外望去。橱窗外面,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扎着马尾的女孩正微笑着向这边走来。女孩笑得是那么温和,那么甜蜜。
    
    


赞(36)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袁平银] [半城寺] [王国强] (查看更多)
     
书签:甜甜的 微笑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西山情深 下一篇计连环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