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长天共婵娟 - 另类先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秋水长天共婵娟
2015-09-26 07:27:47 作者:古月银河 】 浏览:1894次 评论:0
编者按:刘大志与陈毓菲的婚姻故事富于戏剧性和传奇色彩。一个“租女朋友回家过年”的帖子竟然弄巧成拙引发了无尽麻烦和烦恼。几经周折却又弄假成真,前嫌尽释,终成眷属,皆大喜欢。铺排有序,跌宕起伏,逻辑周密,结局完美。一则缘分天注定,二则婚姻的双方都必须为对方着想并且有所担当才是。

       (一)

 

       “刘大志,有人找。”办公室的门口,有人叫道。
  “哦。”刘大志一边答应着,一边仍低着头整理着手上的资料。待收拾妥当散落在桌上的资料,从写字格里抬起头,只见两名穿着警服的人已走到跟前,便疑惑地问:“是你们找我吗?”
  “你叫刘大志?”其中一名警察问道。
  “我是。”刘大志点头道:“有什么事吗?”
  “陈毓菲,你认识吗?”警察说。
  “认识。怎么啦?”刘大志问道。
  “陈毓菲报案,说你涉嫌强奸。请你跟我们去派出所配合调查。”警察道。
  “强奸?她是不是疯了?胡说八道嘛。”刘大志一怔,随即喊道。
  “是不是,现在不好说。所以,才请你配合我们将事情调查清楚。”警察道。
  同事们听说刘大志涉嫌强奸,都摇着头不太相信。这刘大志平常老老实实,不多言不多语,干事踏实。在单位里对女同事也很尊重,从不轻薄。只是二十七八岁了,仍没恋爱对象,不少同事还帮忙张罗过这事,但几乎每次都是因为他人太老实,与女孩说不上几句话就不知该如何往下交往,总是将场面弄得十分尴尬,人家姑娘那有不走之理。这样的人,会涉嫌强奸?所以,大多数同事都不相信。
  强奸?看着同事们惊异的目光,刘大志想,这八竿子也挨不着自己一根汗毛呢。自己又没干过,怕什么?没什么可怕的。不就是去趟派出所嘛,将事情说清楚,自然就没事了。想着,便跟警察去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警察让刘大志坐下,然后问道:“你是怎样与陈毓菲认识的?你们在交往过程中发生过什么事?你慢慢地详细讲一下。”
  刘大志说:“这话说起可就长了。”
  
  (二)


  三个多月前。临近春节,公司即将放假,同事们都开始计划利用假期回家与父母团聚,或携家人外出旅游。刘大志却踌躇着这个春节要不要回家。不是刘大志不想回家,常年在外漂泊,也只有这一年一度的春节,才有机会回家看望父母,虽然五一、国庆也放假,一是没春节放假的时间集中,二是春节阖家团圆是古老的民俗,所以春节这样的假期总是难得的。想回家去看看父母,关心下老人的身体生活,是每个作儿女的都常常挂掂在心的愿望。但刘大志却害怕回家面对父母。原因很简单——个人问题。刘大志是家里的独子,大学毕业后便在省城工作,眼见快奔三了,仍没个心仪的对象。人虽长得不是很帅气,但也是大众化模型里铸出来的,没什么明显缺陷,也不遭人厌,就是没有女人缘。刘大志自己觉得有没有对象倒无所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还乐得个随心所欲逍遥自在,日子过着也挺不错的。但父母可受不了,祖先留下的规矩——无后不孝,刘大志连找个媳妇的八字都还没一敝,又哪来的后?父母当然就招急了。每次刘大志回家或打电话,父母问得最多的就是有没有女朋友了?什么时候带回家来?弄得刘大志废寝难安,随着时间越拖越长,父母催促的频率也越频繁,刘大志就有了头疼如裂的感觉。
  春节前夕,父母又打电话催促刘大志,放假回家一定要带个女朋友回来,否则就不用回家了。听到父母最后通牒,刘大志想父母真是急了。可自己又确实没有女朋友,这么短的时间到哪去找个女朋友能带回家呢?刘大志被自己的苦思冥想逼急了,突然想到网上不是有“租”女朋友回家见父母的先例吗?自己也可以效仿一次,先敷衍住父母再说。想着就在网上发了个“租女朋友回家过年”的帖子,试一试看能不能如愿“租”到一个女朋友。没想到,帖子佷快有了回复,一个叫陈毓菲的女孩约刘大志见面洽谈具体事宜。
  刘大志按陈毓菲邀约的时间来到一间咖啡厅,见靠窗的位置坐着位姑娘,刘大志环视咖啡厅,只有那姑娘是一个人,就上前问,是陈毓菲小姐吗?姑娘点着头,与刘大志相互打量了一番对方,寒暄了两句就进入了正题。
  刘大志改不掉见到姑娘就腼腆的习性,但与陈毓菲不是谈对象,只是做一桩生意。这么想着,刘大志如放鞭炮般,“啪啪啪”将租赁性质、目的、待遇等事项爆了出来。陈毓菲哈哈笑着说,难怪你找不到女朋友,就是谈生意也没你这么心急的呀。刘大志呵呵着,我这人就这臭德性,改不了了。
  陈毓菲笑过后说,我也不要你的报酬,我们相互帮个忙吧。我陪你回家过春节,过完春节,你也陪我回我家去敷衍敷衍我父母。刘大志说,闹了半天,你也没男朋友,也遭父母逼呀。陈毓菲说,就算是吧。
  协议达成,刘大志先打电话告诉父母,自己有女朋友了,春节就带回家来。然后,公司放假就带着陈毓菲回了家。父母知道刘大志要带女朋友回来,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到家那天,刘大志人未进屋,就大声喊着,爸,妈,我们回来了。父母听到喊声,从屋里出来,果然见儿子带着位姑娘,忙迎上去。刘大志介绍说,她叫陈毓菲,你们叫她小菲吧。陈毓菲也笑吟吟地叫道,大叔、阿姨,您们好。母亲高兴得一把拉住陈毓菲的手说,孩子,累了吧,快进屋歇着。
  刘大志和陈毓菲进了屋才发现,七大姑八大姨都聚集在屋里,密密麻麻挤满了一大屋。按当地风俗,长辈第一次见“侄媳妇”、“外侄媳妇”都得给见面礼。以前的见面礼也只不过是给些枕巾、鞋垫、刺绣等之类,如今农村也与时俱进了,那些小玩意再难拿出手,替而代之的成了现金红包,一般的数额也就200元左右。当然,有条件好的,也可能会多给一些。陈毓菲一圈拜认下来,手里便塞满了大大小小的红包。晚餐上,刘大志和陈毓菲自然免不了要挨个向长辈们敬酒还礼,不知不觉两人很快就都有了些许醉意。父母便让刘大志和陈毓菲去卧室休息。进入卧室一看,窗明几净,床单被子全都是崭新的,显然是父母精心布置的。见只有一张床,刘大志就为难地说,妈,我和小菲毕竟还没结婚,怎么好就住一块呢。母亲说,这是风俗,上门的媳妇就得随乡入俗。再说,生米做成熟饭不就稳当了嘛。母亲说完,不由分说便退出卧室关上了房门。刘大志无奈地看着陈毓菲说,我也不知家里有这风俗,这一张床可咋个睡哟。陈毓菲倒挺随和地说,一人盖床被子吧,反正也就二三天,凑合着就过去了。
  两人同一张床,却各盖一床被子睡去,到半夜时分,许是酒精分子经过胃曩储藏开始发酵,两人身体都渐渐炙热起来。或许正值青春的荷尔蒙,抗拒不了近在咫尺的异性气息的诱惑,两人谁也没忍住就自然而然地拥抱在一起了。事后,两人彼此互望了一眼,顿觉些许的尴尬。刘大志心想这事虽超出了原协议的范围,但当时双方都没阻止,自己是男人,得主动些,便首先道了歉。陈毓菲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但事情毕竟出了,也不能只怪刘大志,自己也有责任,听刘大志道歉,便说,这事过去就过去了,以后几天大家都多克制吧。
  如此,刘大志和陈毓菲在家过了年。大年初二,刘大志告诉父母要陪陈毓菲回她家去见父母。父母心想这是应该的呢,再说刘大志和陈毓菲已睡在了一屋里,也不该会有什么变故了,就点头同意了。
  刘大志陪着陈毓菲去她家见了父母,陈毓菲父母见刘大志不仅憨厚老实,还是大学毕业生,工作不错也算得上是个小白领,自是喜欢。两人在轻松自在中佷快度完了假,所达协议圆满完成,返回城里分别又回归到各自的生活轨道上,也未再联系。
  半个月前,陈毓菲突然再次联系到刘大志,说找他有事。刘大志赶去与陈毓菲见了面,陈毓菲说,我怀孕了。刘大志一怔,说就那么一次,你就怀孕了?陈毓菲说,这事与次数多少没关系,撞巧就中奖了。刘大志说,那你打算怎么办?陈毓菲说,我得尽快去打掉孩子,你要给我赔偿。刘大志心想,祸是自己惹出来的,陈毓菲要赔偿,也无可厚非,便说,你要多少?陈毓菲说,十万元。刘大志一愣说,我倾家荡产也没有十万元呢。陈毓菲说,那我不管,你干了的事,就得负责任。刘大志说,我承认这事,但我的确没那么多钱。陈毓菲说,十万没有就拿五万来吧,给钱,这事就一了百了。刘大志说,五万也没有,给你五千,这事就算完了,行吗?陈毓菲说,不行,五千太少,至少五万,你不知道我一个姑娘家独自去流产,要背多大的身体和精神负担。刘大志心想,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就一次,我付五千块也算说得过去了,凭啥让你要挟。便说,就五千,多一分也不行了。再说,你在我家接收的红包也有好几千元,不是也没让你退吗?这就差不多了,这是到此为止吧。刘大志当时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五千元,放在陈毓菲面前后,便走了。
  
  (三)


  刘大志对警察说:“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我没想到她竟会告我强奸。警察同志,你们说,这叫强奸吗?”
  警察听完刘大志的讲述,考虑后说:“这事还需要调查,不能因陈毓菲说的就是事实,也不能是你说的就认定为事实,需要调查清楚才能作出确定。但就目前你和陈毓菲各自所说的情况看,我们认为,你两人坐下来好好协商解决这事,才是最适当的办法。这些事真要闹起来,对谁都不好。”
  刘大志心想警察说得也没错,就同事们那些疑惑的目光,事情真闹大了,自己颜面也不好看。便说:“那就请你们帮忙调解一下。”
  警察说:“那你就回去等消息吧。”
  刘大志回到家里,想起这事,心里就堵得慌。恰巧,有位听说了此事的朋友来看刘大志。刘大志就将这事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朋友听后分析道,会不会是陈毓菲在故意敲诈你。现在的女孩,极少还具有传统思想,更缺失传统的道德观念。为了稳当,最好在陈毓菲做人流时,提取到胎儿的基因,与你做个DNA鉴定,免得背了黑锅,还当冤大头。刘大志心想对呀,得先把证据确定了再说。
  第二天,刘大志给电话打警察,说自己想与陈毓菲腹中的胎儿做DNA鉴定。警察说,可以将你的意见转告给陈毓菲,行不行,还得看她的意见。刘大志说,这不是与她商量的事,我必须确认她腹中的孩子的确是我的,我才能与她坐下来协商调解解决这事。如果孩子不是我的,我就没必要费那些口舌了。
  警察将刘大志的意见转告了陈毓菲,陈毓菲痛快地答应道说,想做就做吧,孩子是他的,怎么也赖不掉呢。
  陈毓菲做人流时,警察也通知了刘大志去医院。医院从胎儿身上提取了基因样本,与从刘大志身上提取的基因样本一同送到了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几天后,鉴定结论出来,陈毓菲人流的胎儿与刘大志无生物学上的血源关系。结论一出,陈毓菲一下就懵了,警察也懵了。刘大志恨恨地对陈毓菲说,你这是敲诈。你得将我那五千元连同亲戚给的红包一起退给我。
  警察缓过神来,对掩面哭泣的陈毓菲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得说清楚了,说不清楚,刘大志有可能告你敲诈,那你就得负法律责任。
  陈毓菲呜呜哭了好一阵,才呢呢喃喃地道出了实情。
  
  (四)


  原来,陈毓菲早就有了男朋友。与男朋友的认识还是英雄救美的结果。
  一次,陈毓菲加班,到晚上十一二点才下班。走出公司已没有了公交车,只好步行回家。半道上,突然遇上两个流氓,吓得陈毓菲边叫边跑。但因夜深,经过的那条路又偏僻,几乎没有行人。两个流氓就大胆地狂追着陈毓菲。不一会,陈毓菲就被两个流氓追上,并被拽扯到路旁的绿化带里。就在流氓动手动脚之际,突然传来一声暴喝,住手,干什么的。两个流氓寻声一看,一个穿制服的人一边叫着,一边迅速奔来,便急忙扔下陈毓菲,仓皇逃走了。人影奔近,扶起陈毓菲,这才发现来人是个保安。这个保安,后来就成了陈毓菲的男朋友。可陈毓菲的父母听说她的男朋友是保安,就坚决不同意,并告诉陈毓菲必须尽快重新找到一个条件相当的男朋友,春节过年一定要带回家。不然,母亲就来城里与陈毓菲同住,直到她找到男朋友为止。而这时,陈毓菲已经和男朋友同居了。如果母亲真来城里,陈毓菲肯定就不能再与男朋友在一起。可父母的条件,陈毓菲又做不到。就在这矛盾丛生的时候,陈毓菲看到了刘大志“租女朋友”的帖子,眼前不禁一亮,心想自己如能应聘下来,既帮了刘大志的忙,又解决了自己的问题。陈毓菲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与男朋友商量,开始男朋友不同意,说哪有随便将自己女朋友借给别人当女朋友的,这不是神经病嘛。再说,男朋友也担心陈毓菲出什么意外或发生假戏真做的事。陈毓菲说,你也知道,如果过年我不带个“男朋友”回家,母亲就会来城里陪我,到时我们再也无法在一起了。而且我们都住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男朋友想想也就无奈地同意了陈毓菲的计划。
  过完春节,陈毓菲回来仍就与男朋友同居在一起。两人说起这次过春节,心里都不是滋味。男朋友想的是陈毓菲明明是自己的女朋友,却要硬生生地假扮别人的女朋友,去讨别人父母的欢心,自己却被无可奈何地抛在一边,孤寂地过着除夕和新年。陈毓菲想的是,今年瞒过了父母,明年呢?也不可能这样年复一年地瞒下去吧?所以,陈毓菲就想,早点与男朋友结婚算了,生米做成了熟饭,父母再反对也没用了。可结婚得买房呀,总不能结婚了还长期租房住吧。与男朋友一商量,男朋友也同意。两人便开始湊按揭购房首付,可最便宜的首付也需十五六万。作保安的男朋友每月工资极其有限,扣除吃住费用,基本没什么节余。而陈毓菲工资状况相对好一些,但几年下来也只有八九万的积蓄,离首付还差近一半。为凑足首付两人算费尽脑汁也毫无办法。

       过了两三个月,陈毓菲忽然发觉自己怀孕了。她一想自与男朋友同居以来,十分注意保护自己,每月都按时服用避孕药物,一直以来都相安无事,怀孕几乎与男朋友无关。再从时间上推算,播种正在自己陪刘大志回家期间,难道就那一晚上出事了?而且那段时间,自己正好没服避孕药物,那晚也没采取其他安全措施。这样一琢磨,孩子是刘大志的便毫无疑问了。
  陈毓菲找到刘大志,要求赔偿自己十万元,一方面是认为刘大志的确给自己造成了伤害,一方面凑首付正需一笔资金。可没想到,刘大志并不买帐,只给了五千元做人流的手术费。陈毓菲心里有气,想好你个刘大志,想用五千元就打发了,没那么便宜,怎么着也得从刘大志那里挤出至少五万元来。可是,要怎样才能让刘大志就范呢,陈毓菲想来想去,只有假意告刘大志涉嫌强奸,然后逼他坐下来协商调解。后来,刘大志提出要做DNA鉴定,陈毓菲几乎看到了刘大志就范的机会,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可鉴定结果却大出陈毓菲的意料,孩子竟然不是刘大志的。
  陈毓菲面对事实,只好诚恳地向刘大志道歉。刘大志提出让陈毓菲退还自己支付的五千元手术费和春节期间亲戚给的红包。陈毓菲说,亲戚给的红包,当初刘大志并没提出退还,协议完成终止也没提这事,那这事就与协议的终止而终止了,现在说这事已不合时宜了。另外那五千元手术费,一定退还给刘大志,但因她刚存了首付款,一时手里转不过来,愿打张欠条,过些时候再还。刘大志想,事情都这样了,再纠缠就没意思了。便同意了陈毓菲的意见。
  警察见双方都心平气和,事情也说清了,便让陈毓菲作了撤销报案处理,这宗案子就算圆满地划上句号了结了。
  
  (五)


  陈毓菲下班回到家里,进门就见男朋友气咻咻地坐在沙发上,身边还放着收拾好物件的旅行箱。便问,这是怎么呢?男朋友将一只U盘扔在陈毓菲面前,气急败坏地说,亏我一直都十分相信你。你竟干出这么不要脸的勾当。
  看着U盘,陈毓菲心里“吱噔”一下,知道事情露馅了,上面记录着她与刘大志的谈话内容。当初笃定地以为腹中的胎儿就是刘大志的,为了闩牢刘大志和防备刘大志半途反悔,她特意将与刘大志的谈话录了音,并保存到U盘上,心想等这事结束后再删除U盘内容。但因鉴定结论的意外,让陈毓菲措手不及,压根儿忘了U盘的事。男朋友现在甩出U盘,显然是知道了其中內容,陈毓菲忙向男朋友作解释,可男朋友根本不听她的任何解释,气冲冲地扔下一句:你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爱跟谁,跟谁去,我侍候不了。说完拉着旅行箱绝尘而去。
  陈毓菲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到头来落了个竹蓝打水一场空。平心而论,自己対男朋友一片真心,尽管父母强烈反对,自己仍就不离不弃,并愿意与其厮守终生。与刘大志的遭遇,的确是一场意外,并非出于自己的本性。可就这么一次失误,难道就非得断送自己一生的幸福?如今,男朋友绝情地离去,与刘大志的误会又使自己蒙尽了羞耻。陈毓菲想不通,为啥人生的旅途总是布满了荆棘丛生?痛苦和绝望强烈地刺激着每一根神经,这样苟活于世,也不过行尸走肉,倒不如离开这个世界,一了百了,再也不会受什么酸楚痛觉的折磨,自由自在地在天国里漂荡,该多好呀。
  主意既定,陈毓菲擦去满面的梨雨,双手颤抖抖地拿起手机,发出了两条短信,一条是给男朋友的: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的无心之过。今生无緣,我们来世再相遇吧。一条是给刘大志的:对不起,欠你的五千元,今生我无法偿还了。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加倍奉还。
  刘大志看到短信,感觉陈毓菲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短信语气有明显的轻生迹象。虽然不知道陈毓菲为什么有这念头,但刘大志断定她决不会是因暂时还不了自己区区的五千元而产生此念头,一定发生了什么让她痛不欲生的事,才会作出如此轻生的念想。人命关天,刘大志顾不了曾经恨得的牙痒痒,也顾不了心里储藏的隔阂,急忙拨出了陈毓菲的手机号码,可语音提示,对方已关机。打不通陈毓菲的电话,又不知道她的具体住址,刘大志搓着双手不知该怎么办。突然,他想到陈毓菲曾报过案,那么警察那里就应该有她的详细地址。刘大志急忙又给警察打电话,告诉了陈毓菲的情况。警察一听,也感到事态严重,便邀请刘大志一同去看看陈毓菲。
  警察和刘大志赶到陈毓菲的住处,门被从里面反锁了,推不开。大声喊叫,也听不到回声。警察果断决定撞门。门被撞开,进屋一看,陈毓菲已不省人事躺在床上,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空药瓶。警察急忙抱起陈毓菲送往医院。经抢救,陈毓菲终于脱离了危险。医生庆幸地说,这姑娘服了大剂量的安眠药物,再晚一会送来就没命了。
  陈毓菲的命是捡回来了,但身体却十分虚弱,需住院治疗。住院就得有人陪护照顾,警察不可能有这个时间,便与刘大志商量,希望他能帮忙照顾一下陈毓菲。刘大志眼见躺在病床上的陈毓菲孤单无助,不禁起了怜悯之心,便点头同意照料她一段时间。
  
  (六)


  几天后,刘大志的父母突然来了。
  原来,父母在刘大志和陈毓菲过完春节返城后,一直没了进一步的消息,眼见着刘大志年龄越来越大,婚事上又没听到刘大志有进一步的计划,父母按捺不住焦急的等待,决定亲自来城里催婚,希望两人能尽快举行婚礼,了却一桩心事。
  父母的突然到来,让刘大志措手不及。父母的逼婚,更让刘大志有口难辩。好在陈毓菲正躺在病床上,自己也在照料她,有了搪塞父母的借口。当然,刘大志是隐瞒了陈毓菲住院原因的,只是说陈毓菲患重感冒需要住几天院而已。父母知道陈毓菲生病住院,便主动去医院照料心目中的“准儿媳妇”,为了让陈毓菲早些康复,老俩口花尽心思,变幻着花样为她煲熬滋补汤食,烹调香美的菜肴。陈毓菲明知老人是误会了,但仍被感动得泪花盈盈。
  无巧不成书,就在刘大志父母来了两天后,陈毓菲的父母也进城来了。
  陈毓菲的父母得知女儿在医院,急匆匆地赶来,却看到刘大志的父母双双在女儿病床前无微不至地照料着女儿。四位老人便手拉着手哥长嫂短地互称起来,相见如故,热情融融。且都是怀着同一心情和目的,自然而然就更加亲近,于是,干脆将哥长嫂短改称为亲家长亲家短,叫着、答应着都心里乐滋滋的。热乎之后,四位老人便商量着趁大家都在,将刘大志和陈毓菲的婚事给办了。
  刘大志和陈毓菲却彼此心照不宣,事情完全与双方父母所想相去十万八千里,这婚事咋个办得了哦。
  再说,陈毓菲在苏醒过来后,第一眼便看见刘大志在自己床前东忙西忙,让她很是意外。从鬼门关里转了一趟回来,对生命有了重新认识的陈毓菲做梦也没想到刘大志会不计前嫌,后来知道刘大志通过警察救了自己,矛盾的心理更是一言难尽。一方面在心里诚心地感激刘大志将自己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一方面因自己曾经荒唐地伤害过刘大志而深感內疚。看到刘大志尽心尽力地忙前顾后,陈毓菲内心的矛盾渐渐演变成痛苦,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眼神和心态去对待刘大志。特别是双方父母来后,操持起儿女婚事,更令陈毓菲哭笑不得,还无法明言相告,被迫忍受着精神煎熬。
  刘大志眼见着陈毓菲病情不见好转,而且还日渐消痩,知道她内心承载着极大的痛苦。不治愈陈毓菲的心病,任何药物和美食都治疗不了她的身体。怎么劝说陈毓菲,刘大志自己心里也没底。再加刘大志本就缺少女人缘,每当单独面对女性,内心的怯懦便不由自主地涌出占据了主导地位。可就这样看着陈毓菲消沉下去,又于心不忍,內心也与陈毓菲一样充满了矛盾。
  四位老人围着陈毓菲转了几天,渐渐感觉出几乎这两个孩子在什么地方总有不对头的状况,究竟是什么,问也没问出个结果,仔细观察也没弄个明白。这可急坏了双方父母,都在心里暗叹道:这对冤家到底怎么了?
  看到父母焦急的神色,陈毓菲首先沉不住气了,借一次单独与刘大志相处的机会,鼓足勇气轻轻唤了一声:刘大哥。刘大志第一次听她称呼自己刘大哥,心里也不禁一颤,料想陈毓菲可能有话说,便回头望着陈毓菲。陈毓菲赶紧涩涩地说,刘大哥,如果你不嫌弃我曾经干过那些荒唐的事,还深深地伤害过你。你看,有没有可能,我们就顺了几位老人的心意。如果可以,我向你保证,今生我跟你一辈子。
  刘大志似乎没有意外的感觉,他从陈毓菲清澈的眸子里看到了她的真诚。但刘大志也并没立即回应,而是缓缓地站立起来,踱步到窗前,望着远方的天际,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
  陈毓菲见状,悄悄地流下了眼泪。缓过了心里升浮起来的一缕悲哀,呢喃自语般说,对不起,刘大哥。是我让你伤心了。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真心实意地说一声,谢谢你!一会,我希望你能同意我将真实情况告诉几位老人吧,以免老人们再为这事操心和焦急。
  刘大志不知是否听清了陈毓菲所说的话,从窗前转身说,我同意。
  听到刘大志的回答,陈毓菲任由泪水从面颊上滑落,将枕巾浸成一片汪洋,奋力地咬住嘴唇,挤出几个字:麻烦你去找几位老人进来吧。
  刘大志说,你叫老人进来干什么?
  陈毓菲说,这个真相早晚得告诉他们,不如就现在吧。
  刘大志说,什么真相?你要告诉他们什么?
  陈毓菲说,你刚才不是同意了吗?
  刘大志说,我说的同意,是同意我俩顺了老人的心意。我俩结婚吧。
  陈毓菲一怔,盯着刘大志不相信地问,你,你说的是真,真的?
  刘大志走到已是秋水盈盈的陈毓菲身旁,拉起她的手握在掌心,四目相对,肯定地点下了头。
  
  (七)


  陈毓菲很快病愈出院。
  刘大志仿佛变了个人,成天乐呵呵地合不上嘴,性情也突然变得开朗大方,同事们都不禁暗暗称奇。
  四位老人倾尽毕生积蓄,为刘大志和陈毓菲缴纳了按揭房首付,并将房屋进行了装饰。
  在一个秋高气爽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刘大志和陈毓菲在双方父母的祝福中,在亲朋好友的簇拥下,带着幸福的笑容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7
     
书签:秋水 长天 婵娟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吃钱 下一篇追风的人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