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钱 - 另类先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吃钱
编者按:做人应该讲诚信,一个失去信用的人会被人们嫌弃鄙视的,也就失去了自我价值。张小寒堂哥其人靠坑蒙拐骗度光阴的伎俩只能维持一时,不是长久之计,时间一长就会被人识破。小说《吃钱》刻画细腻,人物形象鲜明,活灵活现,寓意深刻,耐人回味。

(一)张小寒有一哥,这哥是大伯的儿子。所以并不同父母,只能算是堂哥。

      这堂哥怎么说呢,人有时也挺好,且和张小寒关系还不错,因为从小玩到大的。

      怎么个玩法吧,就说小时候有一次。这堂哥拿了一堆裁的整整齐齐的小纸片和张小寒玩,最后呢,张小寒太喜欢这些纸片了。于是发生了这一幕,张小寒用他的压岁钱两块换取了堂哥的所有小纸片。这可是张小寒偷着换的,未经父母许可的。而父母要是知道了,那首先就不可能同意他换,第二,真要让父母知道了,张小寒的腿非给打断不可。才多么大点孩子就敢做两块钱的主。到了小学毕业,张小寒都没敢将这件事告诉过父母。在小学,张小寒这也是唯一一次做两块钱的主。

      张小寒如今考上大学了,说是大学,其实也就不过一个破专科,但却统称为大学,其实和大学差别大着呢。而他哥也早已出去打工好些年了。但张小寒并未因为考上大学就脱离了他哥,他们还经常有着联系。一般都是他哥联系他,他可不愿联系他哥。他哥一联系他。他就知道什么事了,要钱,绝对是要钱。别管他拐多大的弯,他就一个目的:要钱!

      记得上大学后第一次他哥给他打电话,那时他还很年轻,主要是未经世事,所以显得幼稚。

      喂,小寒吗?

      是我,哥什么事啊?

      哎,考上大学了,不错啊。咱家可就出你这么一个大学生,你可得好好念书啊。

      那当然,你呢,最近干什么工作呢?

      工地上啊,能有什么工作。

      工地上现在可是挣大钱了,听说一个月至少也得三千块。

      三千,我一个月至少挣五千。小寒,你要是以后没钱了就找哥,哥给你钱。

      嗨,不用,家里给的够花,有时还有剩余。

      是吗?那你给哥借点吧。说实在的,弟,你放心,哥能挣到钱,一有了钱马上就还你。

      这个,我,要多少吧。张小寒虽然知道他哥爱骗人,但他很少骗自己。其实也就那么几次借了小钱不还。那是高中,有时候他借十块,说是没钱买烟。有时候他借二十,说是想上网。问他出去一年了,挣的钱呢?他总说,钱都在卡里,这不在农村,取不出来嘛。张小寒信了。

       一千吧。小寒哥说。

       一千,你以为我开银行呢,我就一穷学生,我能拿出来一千?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家什么情况。张小寒没想到他哥一开口那就是狮子大张口。他是要自己命啊。

       那就五百。

       最多三百,我一学生哪能有那么多钱。

       好,那就三百。   

       ……

       过了两天,这钱张小寒就如期给他哥打过去了。他哥最后说这钱不超过一个月就还他,他信了。

       过了一个月,钱没有还,张小寒以为他哥忘了,于是他就想着打个电话过去催一催。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这是张小寒打过去他哥电话时熟悉的声音,他心寒了。

       过了半年,张小寒早已忘了那件事。这天晚上他正和同学在操场聊天,但电话铃声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他接了。

       喂,请问是?

       小寒,我是你哥,你那三百块钱我过两天就还你啊,这些天我做工的工地在郊外,找不到你那个银行。但我们这有一邮政,可就是转不了款。你干嘛呢?

       和同学在一块啊。你呢?张小寒本来还想趁此机会问问他哥关于借他钱的事,但是他都说了过两天给,这就是准话。自此张小寒的心情由刚开始听到我是你哥时的小小愤怒转为心情愉快。

       我啊,这些天不在郊外嘛,唉,又忘了取钱,这个月还得半个月,估计我得饿死在这了。你说我一天挣将近两百块,我还没钱吃饭,这不让人家工友笑话。

       哦,那你借借朋友的钱先吃着。

       哪能借啊,这一来工地我就开始借人家了,工地已经呆了两个多月,再过半个月,我就准备进城玩一圈。到时就给你打钱。不过说真的,你是不是有一张邮政卡啊?

      是有,但是,好像没钱了。

      没钱没关系啊。你用你那张中行卡先取点钱出来,然后再存在邮政卡里面不就成了。然后先给哥借两百打过来吧。

      这个,那你到时一定还我。张小寒不由得又由心情愉快转为心情郁闷了。

      ……

       张小寒办事绝对可靠,没过两天,他就又把钱打过去了。但是他这次不能就像上次那样就无所谓了。上次以为到了时间卡上就会多出他哥还的钱,但是他哥没给他还。这次要每天都盯着,不能真到了最后一天才去检查卡里所剩的余额。

       到了月底,到了月初,又一次到了月中。张小寒终于感觉到上当了。当他再次打过去电话时,电话里面还是那个熟悉的女移动服务员的声音: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张小寒由于一年借出去五百,再加上自己平时花销也挺大,所以在年底时亏空了。甚至有时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怎么办,向朋友借呗。为此他找了他最好的朋友打通了电话,其中有两个都说年底没钱,一个虽说有钱可以给他打,但最后又不知怎么回事不了了之,所以他直等到最后一刻也没等来钱接济。为了生存,他不得已打电话回了家。没两天,钱打到他卡上了。父母虽说挺不愿意他怎么乱花钱,但到了紧要关头,命还是得救的。

       就此,张小寒决定再也不相信他哥了。可是当他上到大三后,他哥又一次打通了他的电话。这还是在一个晚上,他哥首先是承认上两次没打钱是他的错,然后又说自己近期一定会打钱给小寒。后来他们又聊了些其他的,他哥也就挂了。这次让小寒很惊讶,他哥竟然没借钱。但张小寒高兴的太早,第二天一大早,他哥就又打通了小寒的电话。还是一个主题,借钱。张小寒顿时懵了,他真的有点欲哭还笑。但是没办法,他哥说他这次遇到麻烦了。他哥给他讲,是这样的,他找了一女朋友,没成想才去开了一次房这两天就怀孕了,这孩子自然要打掉。如果不打,那他女朋友的哥会打断小寒哥的狗腿。小寒虽在心里想着活该,但是临了还是答应了借钱。这次又是三百。

       当第四次,他哥又打来电话时,小寒彻底心寒了。他知道,他哥拐弯抹角的说了很多,最后一定还是借钱。结果没出小寒所料,果然还是借钱。

       但小寒真的是没钱了。所以小寒很理直气壮的对他哥说,没钱。但是他哥是那种赖皮型的,小寒哥对小寒说,那你借你同学的给我打过来呗。小寒被这句话气到了,他想到了他哥借钱不还还导致自己最后也走上了借钱这条路。他觉得向别人借钱是一件低三下四的事,但是他哥就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借,他哥真是脸皮比城墙拐角还厚。

       但是你要说,借就借呗,但是他借了还不还。要是还了,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小寒是讲理的人,所以这次没得商量。小寒没答应他哥借钱给他。虽然小寒对他哥窝着一肚子火,但他是一个有素质的大学生,为了体现他的素质,他最终没给他哥发火。

    

     (二)过年了,回到家。小寒去找大伯聊天。大伯是兴隆镇有名的可怜人,年轻时死了媳妇。到了儿子大点了吧,自己儿子还不争气。可能也是从小给惯的。你说吧,小寒这哥每年回家从不给家里拿钱,走的时候反而还要向家里要路费。你说这是怎么个玩意?别的孩子就算小时候再混账,长大了只要出去工作肯定是给家里寄钱。哪有向家里要钱的理?
       刚到大伯家,大伯就热情地给小寒倒了茶,茶虽算不上什么好茶,但是农村人嘛,粗茶也是喝的惯的。小寒虽在学校生活的比家里好,但是家里的一切他都没嫌弃过。
       大伯也是平易近人的人,所以小寒每年回家都要和大伯坐一会聊聊天。
        大伯,这一年在家都干些什么啊?小寒边喝茶边问。
        唉,还能干什么?随便打打零工,然后剩下的时间都在地里割草。你在学校咋样啊?
        我,我当然是学习了。小寒说。
        哦,听说你还学的是历史。
       是啊,学历史将来没啥出息。大伯,你说,这个历史专业毕业后将来出来能干啥?
       你问大伯,大伯咋的知道?不过你是学历史的,那你给大伯看看这些东西。大伯神秘的说着,然后还搓一搓手。
       啥东西?小寒疑惑的问。
       大伯说等一会。然后他出去了一会又回来了,大伯拿的是一个不透明的烂瓶瓶。
       拿的烂瓶瓶有啥看的?大伯,你是糟践我学历史的啊。
       没得,没得。看,说着小寒大伯把瓶瓶拧开并递到小寒面前,当小寒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小寒惊呆了。那是一瓶子的铜钱啊。小寒随手拿出来一枚,天圆地方,铜钱上绿色的斑痕证明着这铜钱是有年代的。
       这可是好东西啊,哪来的?大伯。小寒迫不及待的问。
       小时候在别人盗墓的那墓旁边捡的。
       唉,这样啊,那可要好好保存这些玩意,再过上两三年,说不定能卖一笔不小的钱啊。
       保存,说起保存,唉。你知道你哥平时打工都干些啥?大伯突然说到他儿子身上。
       我哥啊,我哥说他在工地打工啊,一个月少说四五千块,咋?我哥咋了?小寒假装他哥很能挣钱的样子说,另一个也是为了不让大伯操心。
       哼,你哥挣钱里,你哥挣屎里,每年都给屋里要钱,从没说给过我一分钱。要按你说的,他一个月挣四五千,那他咋每年都拿不回来一毛钱,他是吃钱里?
       可能他大手大脚吧,在外面,大伯,你也知道,不比咱这里,花费高。小寒有意没意的解释着。
       花费高?我看那货是在外面没成啥精,还爱呆在外面,他是在外面吃钱里,你知道不?大伯越说越激动。
       唉,谁知道啊,他的事,他从来没一句实话给我。小寒说着说着也不想给大哥作掩护了。他本来就没理,还给他打马虎眼,不行。小寒心里想。
       你不知道,你大哥前些天回来让我把这些铜钱卖了给他打钱。我给他打个屁,这是我最后养老的。我能给他打,他想得美。要是他能把这些铜钱吃了,我就给他打。
       那怎么可能,铜钱吃了说不定要人命里,大伯。
       他在外面能吃人民币,现在就不能吃铜钱了。铜钱跟人民币都是钱么,他肯定能吃。
       正说着,小寒大哥回来了。看来是刚从外地回来。刚一回家,大哥就说:爸,让你给我打钱咋不打呢。但当他看到小寒也在时,他又改口说,家里有饭没?大伯不高兴的说了句:有,在锅里!
       大哥放了包然后就去找饭吃。等到大哥端了饭进房来,小寒觉得天色也晚了,也该回家了。于是小寒就对大伯说:我回家啊,天黑了。
       大伯和大哥都做了挽留状,但挽留不住,小寒就自己出来了掩了大伯家的大门。当小寒还没走出离大门三四步的样子。他听到他大哥说了句:爸,我在工地时给小寒打了不少钱,不知道这货干啥了。你这还有钱不?给我弄些钱么。
       小寒明白了,大哥简直是个是个流氓。以后要是还和大哥来往,自己就碰墙撞死算了。为了警示自己,小寒回家后还特意狠狠的撞了一下墙!

8
     
书签:吃钱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时间的记忆(三) 下一篇秋水长天共婵娟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