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孔中的秘密(一) - 另类先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瞳孔中的秘密(一)
2015-12-16 17:46:10 作者:寻洲 】 浏览:2375次 评论:2
编者按:作者善于运用意识流形式的写法,编派一些虚无幻境的事物,来做一些臆想,来表达现世中极品的内涵,安排一些人力不能所及超然的物我来达到思想能够深入的地方。此篇作品就是以刘啸天眼里看到的淡黑色漩涡开始进入另一个世界后所发生的事和两个世界所进行的比较来阐述一些作者对世界的认知和想象,甚至借此来表达个人对世界的看法等。拜读佳作!期待此文续集。

天上突然出现了奇怪的淡黑色旋窝映照在刘啸天的眼眸中,他忽然晕倒了在张德厨房边的后门的台阶上。

在一个混沌的周围某个声音逐渐在耳边微弱地回荡,“你已经被选中来到纳卡迪维利,这里有你应该完成的使命,也理应由你完成。……至于你的选择……拯救…还是毁灭…”

刘啸天在迷糊的意识中想挣扎并努力喊出声来,可都是徒然。

————   

 一阵阵凄凉、悲鸣的声音涵盖了瓦卡特劳特上空,正以瘟疫般速度吞噬着这原本就战火不断的世界。绝望,恐惧弥漫在每个活着的人脸上,他们同死去的同伴、与死亡做伴,之后又是重生,以此反复……

这是个以战争统治的世界,由12个国家组成和众多小部落组成,在这个世界没有“和平”的概念,即使有那也是战争间短暂的间隙,这种间隙由各族的首领或者是领导人的爱好决定的。 没有能力的人只好在他们暂时的“善心”胆战心惊的过活着,和每个统治者一样,战争成了贵族牟取暴利、征服世界最佳途径之一,而无视民众的生命,就像筹码一样随时捡拾与丢弃。这个惯性似乎在每个世界都在荒唐上演。

“看来必须叫他回来了。”瓦卡特劳特女王伊丽莎白· 纳斯金满脸愁容又无可奈何地说。

“是的,我的女王,”一个穿着奇特铠甲的人威武卑谦地说,“您做好叫他回来的觉悟吗?弄不好...”宫殿里顿时一片喧哗,此喧哗再次动摇年轻女王的心,却毫无展露在洁白如霜的脸上。

 一个穿着旗袍的精灵族的副官说,“这点请女王和哼德里内将军还有诸位大臣们放心,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即使失控也不至于让那人毁灭世界,不,准确地说是‘那个人’。”

女王在一个圆形仪式场中央下达了某些指令加上亨德里内将军的王者之剑、精灵族的副官用沉长又撼动人心的咒语吟唱着。众人们面对这样梦一样的记忆,那是在1千万年前的景象,那时为了封印冥混神·俢·拉罗忒·柯斯奥世界曾齐心协力将其打败,可如今却为了“拯救世界”而再次打开仅存的一丝希望也被吞噬了的“潘多拉魔盒”。多么讽刺呀!他是世间恶的载体,是混沌初开时一切邪气与宇宙之力的混合物。

忽然在四周缓缓升起四色光柱,亨德里内的王者之剑散发出耀眼的光芒,随着光芒的退去,渐渐变成了一把“时空之匙”,由女王旋动它,好似在空间中开启了一道无形的门,随之整个仪式场、宫殿,甚至整个瓦卡特劳特国都被一阵白光覆盖。

老一辈的人对这一决定带来的后果远比战争残酷更加绝望,他们宁愿饿死,食其身边的人,也不愿走这一步,无奈的是女王的命令是绝对的。整个国家的人带着祖先的恐惧无助地等待着这片白光逐渐退却的结果。等待一切恢复原样,那些奇特的光柱消失了,王者之剑也回到了亨德里内将军腰间,可令大家差异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连女王也怀疑是否失败了,“不,各位我们要的那人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了,只不过刚刚有某种力量阻挠,那人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各方面听令!我们要在他本人得知自己真实身份之前找到他!”宫殿里齐声响应着命令。

阵阵颠簸惊醒了还在迷糊的刘啸天,缓缓的睁开眼睛,太阳正展现出它那永恒的光源驱散了天际滚滚尘云,让蓝天最后一次铭记在人们的心中。他环顾四周,群山环绕,一片金灿灿的田野正在与太阳光和谐的共处着,散发出奇幻的光芒。鸟儿的鸣身带着欢快与凄凉,好似它们看透了世界之痛后无奈露出笑声一样。可能是刚刚醒的缘故,还看不清远方奇特生物们正警觉又胆怯地盯着自己,“醒啦!年轻人。”一个深沉又轻快的老人声音从背后传来。“嗯?”刘啸正在一片茫然中,努力的回忆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当听到这声音时顿时不知所措起来,“请问,您是谁?这儿又是在哪儿?”老人很诧异,随后又平静地驾驶着马车回头望了望这个年轻人,“这儿是瓦卡特劳特一个偏远山区的一个小村庄,名叫斯娜村,离罗穷塔国不远。你是躺在山丘杂草中。“对了,年轻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老人自信地转回头,两匹马依然平稳地前行着,好像要不要驾驶者它们都一样朝着目的地迈进。刘啸天没回答,所有都发生太突然了,“记得是在张德餐馆厨房门口无意望了太空,然后就没有意识了。这个是梦吗?”这样想着。眼前的景象分不清是虚幻与真实,思维已经像锈蚀的齿轮停止了转动,这个现实让他感到稍有知觉的身体顿时寒意蔓延,幸好柔软的稻草给他带来些许平静。老人的神情淡漠又冷峻,依旧感到不安。很快天生中一种本能促使他尽快地适应,哪怕是在这样完全虚幻的世界。他本人都没有想到,正是自己的这种本能使他日后承受巨大的巨大的压力,以至于迷失自我。

“爷爷您回来啦,找到他了吗?”一个动听又急促的声音打断了刘啸天慢慢清晰的思绪。“还没有,不过就快了。”老人指了指马车后面说,“苎麻,给后面那人疗下伤吧!。”

“嗯?受伤了?”刘啸这才把注意力转向全身各个地方,忽然发现自己的腿断了,顿时一阵剧痛袭上整个神经网络。“真是可笑!居然因为陌生和惊奇而忘了剧痛?”他想着想着,就晕了过去。

等他缓缓睁开模糊的眼睛,自己已躺在一张床上了,接着一双尖尖、长长的耳朵在他模糊的眼前前摇摇晃晃,把注意力吸走了,于是手情不自禁地碰碰那奇怪的耳朵,听到一声像婴儿受惊的声音,他猛然的意思到这是人的耳朵! “醒啦!年轻人,你这是第二次了,还记得吗,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不知道,如果您突然意识到自己处在完全不同的世界,或许是不存在的世界,这样的问法显然是毫无意义的。”刘啸天环顾四周看着用普通木料所做的木屋但却精致,并散发出一股令人舒心的气味,“这是您家吗?”

“是的,这就是我孙女,多年来都是她陪着我这个老头儿,”老人看着刘啸天用奇特的目光打量着正在厨房弄吃的的女孩的身影,“噢!她叫苎麻,是个精灵和人类的混血儿,她的一双耳朵遇见陌生人时就特别的敏感,对了,刚刚就是她的治疗术把你的腿治好了呢!年轻人,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刘啸天。”犹豫了片刻,还是告诉了。

“精灵和人类的?这个世界——”

 苎麻拿着这个世界的事物和水果小心翼翼地端上来。她除了两只耳朵异于人类以外,她都像人类,甚至比人类更美,轻盈的脚步,仿佛像凤一样优雅。刘啸忙着起身,一时不知道如何应对面前这个如梦一样的女孩,“谢谢!刚才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你的耳朵…”他支支吾吾地说。

“爷爷,我到哈迪哪儿去一下。”苎麻然后小声在老人的耳边嘀咕,老人用放心的目光回应着她,然后她瞟了       一眼刘啸,露出警觉又友好的眼神就往远处山上去了。

“这是是哪儿,我为什么在这里?”刘啸似乎像咕咕自语说。

“这里名为纳卡迪维利的世界,是众多平行时空中的一个比较大的世界。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但肯定是穿越了某种时空轨迹,一般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但在特定条件都符合的情况下,加上个人的契机,还是有可能发生的。”

老人略有所思地缕缕他那洁白的胡须说。刘啸虽然被这些话惊呆了,但他的注意力却被屋外的景色吸引了,完全忘了现在的话题,“真美呀!”他不知不觉说道。 等自己回过神才对自己的失礼感到羞愧并对那些话重新做了思量。

“美?现在也只有像你这样不懂这个世界的人说的话。”老人无奈又抱怨地说。“这里是世界上仅存的乐土。”

“怎么回事?”他的神情好像接下来听有趣的故事一样,这令老人感到很不快,而本人却不自知。

“说来话长,因为战争,各国因为一个愚蠢的野心近发动战争达300年,在这300年的时间里人们不惜触发禁忌,将魔鬼和妖兽从地狱之门或其它平行世界中的怪物中唤来为自己的野心服务,结果成了他们的木偶,成了嗜血的机器。像神已下达了毁灭指令一样。而软弱无能的我们只能不甘心的接受这一现实。 原来是抵抗他们的国家或部落现在也被该死的野心感染了,成了比他们还畜生不如的战争狂。似乎在人类,不,应该是整个平行时空中的所有生物的内在都一个可怖的机制。当‘人类’受到压迫和暴政时表现得可怜兮兮,以获得强者的同情,可讽刺的是一旦他们某一天得到了力量,他们就会欺凌比自己更弱的人,甚至更糟,以此反复,直到某天其中一个人厌恶了这些东西,将这种力量用在其他地方时,无能的人们顿时跃雀,并称为领袖或神,然而本人也许只是无聊而已,也许并无善心,不管怎么样,他成了某个世界或者时代的开创者。不过,我们现在渴望做这个愚蠢的追随者,即便是被利用。但是战争是最明白人性的一种方法,因此这种渴望才可能被救赎。”

 刘啸不知不觉脸上有趣的神情逐渐转变了严肃又沉思。

“当然,战争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代表,它和众多事物一样,有原由的。”

 刘啸听到这那种神情又浮现出来了,但这次不太一样。

老人继续说,“像众多世界中一样,这个世界也有它的传说,在1千万年前,有一个叫冥混神·俢·拉罗忒·柯斯奥的魔神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揪起一场血腥风暴,简直是杀戮的盛宴。没人知道他来自何方,也不知道有何目的,唯一知道的是地狱同他比起来算是天堂中的婴儿一样幸福。不过有传说他来自平行宇宙中的混沌世界,还未成型的宇宙的载体等等。后来被一个‘神秘人’将他封印在几件圣物中,分别放在各国,只有国王才知道的地方。那个神秘人因用了难以想象力量也无法把他杀死,自己却死了。现在据说若找到这几件圣物其中的一件,就能利用俢·拉罗忒·柯斯奥的力量来征服世界,人们天真的认为对付他的一部分力量可以控制的,哼`!何等的愚蠢啊!或许这只是人们用来发动欲望的理由吧,就算他不存在,只要是活着各种族就不会安分守己,非要人们再一次地触碰那种恐怖才会明白有些东西是决不能靠近的,也许这正是生命的本质吧!”

屋外突然响起一片喧闹和一个像野兽般的低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语,“喂!老尼克加斯,时间到了!。”

刘啸被这一声音愣住了。

“我忘了,今天还有到萨比城去赶市集。”老人走到门口又回头小声对刘啸说,“从今天开始你就叫卡斯拉姆,如果有人知道你是另一个平行世界来的人,会有不必要的麻烦的,明白不!对啦,刚刚和你说的那故事,只是个传说而已,别太在意啦,哈哈哈!”

萨比城中一片繁荣,格式的商品整齐整齐成列在柜台前,有吃的、喝的、用的,还有更多的是我从未见过的奇珍异宝。各种族的人们在这里生活、谈生意和争吵,真是个很喧闹的城镇,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个年年受战乱折磨的世界。 刘啸天真有点怀疑那老头儿说的话,是忽悠的吗,耳边立即响起令他无法忽略的声音,“别被这硬撑起来的景象所蒙蔽,在战争时期人们为了缓解已极限的忍受力而不得不自我欺骗,只要往他们施加一点压力,就能使之崩溃,卡斯拉姆。”苎麻看着我略显陶醉的神情说。

“卡…?”刘啸天意识到卡斯拉姆这个奇怪的叫法是我在这个陌生世界的名字。 苎麻带我到一座戒备森严的军营门口,“卡斯拉姆,我进去和爷爷办点事就会出来,你不要走远”后半句带有警示的意味。刘啸天故作答应,随后仔细打量周围,发现这里除了房屋和交通工具不同意外,其它的和我住的世界并无多大的不同。于是放松了警惕,像周围的人悠闲地逛了起来,当放松下来时想起了夏莉,说来奇怪,如果这个世界是真实的,那么夏莉的世界也是真实的,可是我隐隐约约觉得我在两个世界轮流体验着生活。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我身在这边时有那边的记忆,可我感觉身在那边时却没有一丁点这边的记忆,这是怎么回事呢?还是说两边都是做梦,那么自己本身又处在何处?他就这样在想象力与现实之间徘徊、思索着,可刘啸天完全忘了苎麻还在等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看似熟悉的世界,其实很陌生,很危险。突然左眼一阵剧痛袭来,卡斯拉姆很痛苦的挣扎着,然后在浑浑噩噩的意识,来到一家看似是酒吧前倒下了。 

一行队伍行驶在一望无际 的沙漠之中。

“你们说伊丽莎白公主的真正想法是什么?”

“不是为了拯救纳卡迪维利和瓦卡特劳特的百姓们吗?”

“那是…?”

“哼……在我看来只是障眼法而已,想要所有一切,就得赌一赌,再说那个什么魔混神的传说真的是那样吗?或许伊丽莎白已经找到控制他的办法了呢,毕竟她是…”

“我…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好像我们的小公主所做的蠢事已经让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虽然被召唤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或许是个动物?还是个废物呢!哈哈哈!”

“……”

“也不见得就是个蠢事呀!想要改变,就必须冒险。”

“你们烦不烦呢!这些事不是我们能管的,我只能祈求这道路没有意外就好了!”

“不过,我们带了这个不死不活的人有什么用?”

“嗯…等到进入塔卡丘辛弩的城门后就把他杀掉。”

“……又是杀人?”

“以往不都是这么做的嘛!”

“想想看自从我们干这一行杀了多少无辜的人?”

“别给我说这个!不杀人就是我们被杀,再说你杀的比我少吗?”

“够啦!!再说小心老娘把你们统统杀掉!连一个觉都没睡好。”一个充满威慑语气把刚刚吵闹的气氛给压得寂静无声了。

躺在货车中央的卡斯拉姆早就醒了,在听到这群人的对话,吓了身冷汗,不知道该怎么办。心想这是强盗?在这种条件下还有强盗…… 刘啸天身边的确有众多的财宝与许多自己没有见过的东西,这一切被隐藏在货车底部的夹层中,这也是刚刚慌张时无意看见的,而自己正躺在这夹层的上方。 等平稳下来心想,不过在那边世界中小偷、杀人犯、罪犯及恐怖组织们才不管世界是否和平,只要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什么事都干,他们是当代的牺牲品,是时代的象征,也是必须的,如果,没有他们就无法正面衡量一个国家 的好坏,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可以这么说,越是这种时候才是人性为之动摇之时,在平日里人们不太可能去关注何为人性?甚至会遗忘它。因此遗忘的那些人没有资格来评判那些看似是“恶人”的人,所处的环境不同,就一棍子打死说他们是社会的公敌、是战争的帮凶了吗?未免过于简单了。 这时刘啸天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萌生同情之情。过了一会后车停下了。

一个人类的女孩,背着一大袋的麻袋从璃莫城市的角落飞速的跳到另一个角落,完全不在意背上的东西的 重量。追她的那些人也不甘示弱,紧紧在后面,嘴里还叫骂着“你这个小偷!” “等追上了,我要你受尽折磨而死!” “站住!站住!”

璃莫城镇链接了两座城镇: 科沃斯和塔卡丘辛弩。这座混杂的城市,属于曼德海雷国,比萨比城隐藏得更深,更复杂,这里的国王崇尚放任主义,只要人们满足他所有欲求,他就会对国家制度和法律置之不理,随意安排下面官员,可在做决策时他又出乎意料地击中要害并做出严谨又精明的步骤。 可苦了老百姓了,一遇到动乱时就闭门不出,整天瑟瑟发抖,哪怕是风吹草动也弄得胆战心惊,被一种莫名的恐慌包裹着。这城镇有两个组织相当大的帮派(以前也有许多小的组织,但后来都被消灭或吞并了)。其中之一叫做“毒龙”其领导是一个龙族的女孩,据说她还是个贵族呢!名叫凯斯特拉·娜佳,虽然长得及其貌美,但手段也异常狠毒,有人她曾经将别的帮派的首领的鼻子与嘴巴用倒勾穿在一起在地上拖,痛苦致死,只因这帮派想反抗,最后还牵连近百名成员成了她成员手下的活靶子。从此其它帮派不得不乖乖合并,不得有一丝的不满。不过还有一个帮派不惧怕并瞬速成长起来,叫做“鹰之爪”其领导是一个狼族与人类所生的孩子,因触碰了禁忌之爱,父亲被族规活活烧死,母亲虽没有遭受同样的厄运,但不幸的被人类所驱逐,被自己的父母亲,弟弟们痛打出去,后跑到人迹罕至的山上将肚里的孩子生出来,取名为哈瑞埃,(狼族意为:永恒之爱),并交付给男孩的姑姑,随后就跳崖了。因此,哈瑞埃特别憎恨狼族与人类。

作为老百姓而言,他们有几百人 ,而城市的居民则有几万人,还不包括外来种族。这样就有一个很有趣的情况发生了,在发生混乱时候一大群人的思维就不自觉的“个人化”了,却忘记了身后有股无形又巨大的力量,只想着个人的安危,不利用众人的手段,城镇的居民就是被这可笑的恐惧所控。在日常生活中若发生一丝威胁,就会打破原先的和平,破坏潜在的道德,展露出生物的自私的一面,发生抗议之前有很长时间的忍受,在这种过程中的临界点时若能退出和安抚的话,那么这种怨气就会消散,居民们也会逐渐忘记这事,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否则就会引起抗争,甚至起义。不知道该说遗憾还是幸运呢?,还没有到某个临界点,况且,还没有太大影响到居民的生活,可是从个人来说这又是合情合理的。但同时,这又个美丽的城市,各种各样种族的人,就各种各样的传说和文化习俗在这儿汇合。每天都有各路的生意人或马队从遥远的洞穴或山林收集而来的宝物到这这出售。 每当这个时候人们就忘了那些负面的事,全身心投入到各种表演与琳琅满目的东西、精彩的庆典中。

和其他城市一样,这里也有因战争或人为的原因造成的孤儿,许多孤儿无法自立,过不了多久就病死或饿死了。要想在这残酷的世界中生存,孤儿怎么办呢?有些乞讨,而有些与野狗、野猫混在一起,虽然可以解决“饿”的问题,但却无法抵抗病魔来袭。因此,有少数孤儿在苦难与生存欲和碰巧下发现自己某项潜能,这不能不说是个幸运!

吉娜佩莎是个人类的小孩,却有过人的力气与风一般的脚力和精明的头脑。

吉娜14岁,从7岁开始就加入各种组织与队伍,可不过几个月,有的还不超过一个星期就逃离所在的“家”从这个看似温馨的词中带着财宝和宝贝远走高飞。由于她速度极快和灵敏度从来没有失手过,没错,吉娜所使用就是骗术/小偷。由于她是小孩,很多人都对其放松警惕,其次用花言巧语来对付不怎么聪明的大人,往往让所在的队伍承受巨大的损伤,也对其痛恨又无奈。 对“背叛”二字吉娜是没有任何概念的,在她看来这只是演戏与生活的必要部分之一,再说她在那些队伍和组织中看到的都是欺骗与背叛。她是个孩子,迟早一天会成为累赘,到时候第一个选择抛弃的就是自己了,这点吉娜最清楚的,何不狠一点呢?一次、二次…时间久了就成了信手拈来的事啦。

这天夜里, 吉娜居然盯上了“毒龙”门下的一个分派的仓库,可惜在东西到手之际还是被人看守们发现了,这次是吉娜的失误认为这是个分派里面不太可能有追得上自己的人存在,可不幸的是就有一个今天刚刚从总部调来的,为的就是看护吉娜现在拿的包裹中的一件圣物,可吉娜却不知道,只知道这里面有稀世珍宝,她今晚的目的也这个。

吉娜并不像其他小偷那样只为了自己吃喝玩乐、眼前的现状视若无睹。可以这么说,吉娜比谁都清楚孤儿的痛苦,也知道做小偷与抢劫的无奈。可是没法子,不做,自己就得死,谁也不会来帮助他们的,若想帮助其他孩子自己必须强大起来,否则就是安慰自己,而无用的安慰就欺骗!才是真正的背叛!从那些人手中弄来的财宝救济给穷人和流离失所不幸的人,还有和自己一样的孤儿。

别看她平时和孩子们大大咧咧的,嘻嘻哈哈的。其实内心却是再哭,因为她本来也有幸福的家与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但是由于一次突来的不幸,彻彻底底改变了这个女孩的轨迹。 

某一天,吉娜正和爸爸妈妈有说有笑的干活,突然屋外传来一般急促的敲门声,父亲前去开门,“我们是瓦卡特劳特的国民自卫队,刚刚有人看到有个重大的逃犯往这儿来了,请配合检查!” 在吉娜的印象里,那个自称是瓦卡特劳特的国民自卫队的人身穿厚重的 铠甲,眼神露着凶光,下巴上还有一个黑色的小胡子,真是奇怪!母亲在听到这句话就立即把小吉娜藏起来并说,“乖孩子,等会没有妈妈的声音,你不准出来,知道吗?” 吉娜虽然有疑惑,但还是照办了,就躲在妈妈背后的一个小按门里,平时这里都摆放小物件和一些无用的东西。小吉娜从缝隙中看到他们说了几句之后便扭动了吉娜一生的开关——那个“眼神很凶”的男人突然之间向夫妻二人砍了过去,血溅当场。之后他好像是在找什么,胡乱翻了一会,外面有人叫他....内将军就出去了。其实当时 吉娜完全不知道什么将军,但父母在她面前惨死时,她的时间便停止了。

吉娜从学到本领那刻起就发誓,不管遇到、无论付出什么,即使死也要报仇。

经过长时间的打听,听说“圣物”能帮助自己完成心愿。 

就这样她们一个跑,一个追,持续了2天,即便是吉娜也感到了极限,但她知道追上了就比死更可怕的折磨在等着自己!途中虽然想出许多逃生的计划,但都被对方识破,虽然说将包裹丢掉,可以捡回一条命,下回再去找。可是吉娜死也不会放的,这对她来说生命和它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的。

就这样她们一个跑,一个追,持续了2天,即便是吉娜也感到了极限,但她知道追上了就比死更可怕的折磨在等着自己!途中虽然想出许多逃生的计划,但都被对方识破,虽然说将包裹丢掉,可以捡回一条命,下回再去找。可是吉娜死也不会放的,这对她来说生命和它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的,好不容易找到点线索,不甘心就这么失去。

还在想为什么刚刚 不再取几件东西呢,这样后悔时,没想到那个追的人还不罢休,又赶上了,吉娜这回就纳闷了,不是把东西丢给他了吗?还紧追不舍!

     可那人却犹豫了,面对这片“死亡之海”著称的尔哈多,若没有充足的准备和深厚的经验就是死路一条,再加上自己追赶2天体力已经不够了,可一想起凯斯特拉·娜佳就害怕,所以 硬着头皮还追了一段,可在他眼前的是一片永恒的寂静所带来的压迫,完全没有注意到吉娜的身影就在前方300米处晕倒了在沙之海中。就因为害怕回去了。

6
     
书签:瞳孔 秘密 编辑:流水宛延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雪花儿 下一篇名牌大学生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寻洲]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另类先锋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