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会爱我的 - 另类先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我知道你会爱我的
2015-12-16 20:58:18 作者:柚子黑 】 浏览:2186次 评论:2
编者按:这个小说是用第三人称“你”来写的,通篇几乎没有情节,都是另一个人的意识啊流动着,这是一个意识流的小说!小说的写法,还是比较成功的,但是小说的主题就不敢恭维了,对读者有什么教育、启迪意义吗?

    每一天,我们都在老去。和宿舍楼下的那棵花树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就像"扁猫"一样。
    扁猫是邻居猜儿家的一只花猫,三个月前被车轧死了。之所以叫它扁猫,是因为它被巨大的车轮压扁了,就像一块长毛的蘸了番茄酱的烧饼。
    你也喂了一只猫,黑色的皮毛,黄色的眼睛,你叫她艾萨克。艾萨克尾巴很长,他们说尾巴长的猫会用自己的尾巴钓鱼吃,但你不相信,你说艾萨克的尾巴是用来接引王子的,艾萨克的前生是一位被囚禁在塔楼里的公主。
    你会是我的公主么?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小孩子喜欢扮演公主,她们穿着粉色的蓬蓬裙,带着银色的塑料王冠,嘴巴里嚼着泡泡糖。那个时候你会蹲下来,笑着摸他们的头,要和他们合影。小孩子会说"阿姨,你的头发好长好长",那个时候我站在旁边微笑着看你。你偏头和他们说话的时候,就像是在咬一块菠萝。
    菠萝,椰子,海岛。我记得的,你跟我说过,你喜欢一块环礁中的碧绿色的海,那儿有成片的椰子树,还有嘭嘭落地的椰子,你什么也不穿,自由地在海水里游啊游,那些鱼儿,她们鼓着双鳃,来亲吻你的乳房。你的高跟鞋,被浪花冲走了,我没能找到他们,也许已经被海蛇叼走了吧。对不起。
    你听。日落前你带我去森林里,你听见什么了吗?不,我什么也听不见。嘘——你指了指枝头上的那只夜枭,你得挨的近些,你说。那些低语就像在鱼缸底部走动的发条手表。咔嚓,咔嚓。像是夜里吹过断头台的风,而那只鸟的眼睛,你看。那黄色的一动不动的眼睛。没有什么比那眼睛更死气沉沉的东西了,除了医院的重症病房。
    你相信,灵魂是有力量的么?古人在祈求神灵时,会生祭活人的,对吧?就好比巫师会用死人下诅咒。缔结契约,立誓,都需要仪式。你带我去那间病房里,一张张病床上都是垂死的人。一个女孩,车祸,植物人。我被你拉着手来到病床前。你摘掉她的呼吸器,捂住她的口鼻。你说,快呀,她就要死了,快说点什么!你在干什么?!你在杀人!你笑了,我惊慌失措。直到心率机拖长的"嘀"声将我惊醒。
    嗨。你转过头,关掉了手机闹铃,那个时候夕阳的光把你的头发染成紫色,红色,金色。你用手抚摸我的额头,做噩梦了么?我没有回答,艾萨克,那只猫,她跳到我怀里祈求我的抚摸。你望着我什么也不说,饶有深意。过了一会,你说,你看,太阳就要死了,但明天她又会重生,太阳有无数个来世,而我们,一死就会很久很久。我说,太阳的生死只不过是地球的自转,数十亿年后,也会寿终正寝,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永远,只有相对的永恒。你笑了,你总是那么强调概念,你说。
     概念么?他不是实际。不存在,也不真实。那天我去找你了,就在你给我打电话,却什么都没说的那天。那天下午,你已经好久没给我消息,我拿着玫瑰站在你家门口,屁股口袋里揣着热乎乎的避孕套。我想着如果你开门,我一定会抢着说,我只是想念艾萨克了,可不是想你。那个时候你一定会大笑,说,那你回去吧,艾萨克出去找母猫交配了,今晚他不回来了。但是你没有开门,我想着你一定在洗澡或者做饭什么的。很久之后我用擦鞋毯下的备用钥匙开了门。你的家里涌出一股死老鼠的味道,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这种味道,甚至于贪婪。你小时候曾经把一只死老鼠藏在枕头下一个星期,只是为了每天晚上闻着那个味道入睡。我深深地记得这个味道。我推开房门,你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走过去坐在你的身边,按了按你的脸颊,那个肉坑过了好久才恢复原状。原来你已经死了。我看着你的嘴巴,鼻子,额头,思考。说不上悲伤,我只是想多看看你。但是我要走了,我不能一直陪着你。就像原来经常陪你去森林里一样,我讨厌那么做,因为那只夜枭会让我做噩梦。我要走了,另一个女孩还在等我,她的床上功夫比你更好,也懂得怎样去满足我的虚荣心。再见。
    就这样结束了么?不。那天我还闻到房间里有另一个味道,非常的呛鼻。厨房里传来嘶嘶的声音,仿佛一条吐着信子的响尾蛇。我走过去,艾萨克死在厨房的地板上,他的脖子上挂着一张纸条。我还注意到了一块电子闹钟,距离闹铃想起还有十秒钟。
     我摸了一把鼻子。
     九。
     我想展开纸条。
     八。
     纸条掉下去了。
     七。
     捡起来。
     六。
     颤抖着手我打开它。
     五 。
     突然有一双手从背后抱着了我。
     嗨,你迟到了。
     我偏过脸,你的长发扫在我的耳朵上。
     四。
     艾萨克摇摇尾巴,从地板上爬起来,龇牙咧嘴地瞪着我,却不靠近。
     三。
     我背后什么都没有,再回头,艾萨克依旧躺在地板上,全身枯干。
     我重新看了一下纸条。
     二。
     你会爱我的,对吗?纸条上写着这么一句话。
     一。


    一年前,我们坐在第一次相遇的大桥上。不远处有一个女孩在桥边徘徊,可能是想要轻生。我想要去救她,你只是拉住了我,然后吻我,把舌头伸入我的口中。我忘情地回应了你,只是那个女孩跳下去了,你抱着我,在女孩的尖叫声中,你在我耳边吹气。我们身边有很多车停下了,一些人跑着从我们身边经过。你不管,你只是吻着我,挑逗我。我的余光注意到那个女孩跳下去之前瞥了我一眼,那个女孩,她的瞳孔是黄色的,就像是那记忆里的夜枭,就像是艾萨克。
    我知道,你会爱我的。你像一个得逞的巫婆那样笑了,再次抱紧了我。
    因为我爱你。
    你低声说。

8
     
书签:知道 编辑:野老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瞳孔中的秘密(二) 下一篇雪花儿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柚子黑]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