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孔中的秘密(二) - 另类先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瞳孔中的秘密(二)
2015-12-27 19:33:33 作者:寻洲 】 浏览:2186次 评论:2
编者按:这可能是长篇小说的一个章节,也可能是中篇小说的一个章节,不得而知。只读了这一章节,不好写这个编者按。但是,文章中编辑标有【】内的一句话是有错的!“少妇”是什么?中年的女人,还能称为“少妇”吗?

  

     从床上猛然坐起来的刘啸天才发觉刚刚那一幕是场梦,可是那种像被空间吸进去的恐惧还停留在刚刚的梦中,许许不得消散。就在这时一只猫的叫声将他从恐惧心里缓过神来,它坐在右边的窗台上用微妙的眼神凝视着我。好似在说“不用害怕。”这种感觉即出就觉得自己异常好笑(自己居然把一只猫的正常神情看作是安慰自己?)。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再一次抬头时那只奇怪的猫不见了。我慢慢从床上下来时,腿上的刺痛让我想起一周前骑自行车时为了回避一只受惊吓的猫使自己摔在人行道的凹凸处造成了头及左脚膝盖和脚踝几处受伤。“咦?猫?不会是刚才那只吧?”自己嘀咕着说,“不可能吧!那只不过是猫而已。”

     小心扶着靠着床边由于用力不均造成的其中一边磨损的重些的拐。打开房门时,我的妹妹正好也走出来。我下意识的反应是不是刚刚的叫声把她惊醒了呢?因为两扇门离得很近,而且她一般到7点才醒,现在才6点 13分呐!她叫夏莉,15岁,比我小7岁,是我唯一的妹妹。刘啸天和夏莉,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可遗憾的是他俩在夏莉10岁时的那次意外中去世了,俩人一起出差办事回来途中遇到了车祸丧生的,所以现在我们俩住在姑姑家。

     “早上好!” 我说,“今天这么早啊?”

     “是啊,”夏莉眯着眼说,“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当然比第一天好多啦,”刘啸天笑着说,“再换几次药就可以去找工作了。”

     “嗯?想好了吗?那么我也会帮邓杰辅助他的功课的。”

     “是的,想好了。你放心吧!”

       就这样他们边说,边下了楼,此时大厅里没有人,姑姑和邓杰还未起床,姑父他经常不在家,姑姑她没告诉我们他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定期回来小聚一下,第二、三天又走了。我颤颤悠悠跟往常一样,走进厨房准备早晨,夏莉则打扫沉淀一个晚上的灰尘,从晚上到早上才短短几个小时,这些灰尘却像从天而降一样天天压在夏莉的小纤腰上。夏莉正拖墙角的一处时,脚步声在不远处的房门传来,【从房间出来的是一位中年少妇,】中等身材,丰满的胸部略显下垂,仍然风情万种,一双闪亮的眼睛证明她的如火的热情一点也不输给花季少女,虽然她儿子邓杰与夏莉同岁。

       这就是我的姑姑刘慧丹是某公司的总主管。

     “莉莉起来得够早的”姑姑温和的声音说,然后和往常一样轻拍拍夏莉的头,是种爱的习惯,还是仅仅因为节省了请保姆费用的廉价奖励呢?

再过了一会姑姑的儿子邓杰起床了,这时夏莉差不多把家里各个拐角和地板、真皮沙发,卫生间以及姑姑房间和二楼的卫生都打扫干净了,虽然是暂时的。

      早饭吃好后。

    “刘啸,昨天公司经理打电话给我了,问你今天要是好点,就去上班,公司很忙。”姑姑边换衣服,边着说。早晨的阳光透过夏莉头后的窗口射在她那鲜艳的外套上显得美丽又压抑。

    “哦,姑,其实是这样的,我想辞职。”刘啸天拄着拐,准备收拾桌子说。

    “什么!”她盯着我的眼睛说,“那你想干什么呢!”

    “经过这次意外,”我又坐下认真地说,“我不想借姑姑您的名望,让公司上上下下都很畏惧我,处处照顾我。”

    “意外?什么意外嘛!不就是你避开那只野猫嘛,胆小鬼!”姑姑生气又讽刺着说,“好吧!随便你吧!瞧,你的表情和你爸爸一样!我走了!”夏莉和邓杰去上学没多久,我也出去了,主要是二件事,去医院换药和向公司递交辞职信。在回来的路上顺便去看看同学,他现在是家小型餐馆老板兼厨师,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当我走进餐馆时已将近中午。我随便找了桌子坐下,随后一位服务员站在跟前拿着一份菜单用略显傲慢的调子说“先生!请问需要什么?”

    “稍等会”我说。

      虽然从外面看起来很普通,比一条街其他的餐馆还要普通,可是当你踏进这门之后,突然有一种协调感。无论是桌子和桌子之间距离与色调,还是拐弯处与前行之间的细微空间感以及整体的感受都给人们内心与环境完美融合之感。

    “陶子!”我走进厨房对着正在吵麻辣豆腐的张德背影说,“现在有空吗?想让你帮下忙,”

    “是你呀,啸子!”陶子是他在大学时候的外号,因为当时他喜欢做陶瓷工艺。他的真名叫张德。

      张德快速的说,虽然他没有转过身。“知道你来干什么,那么,你先坐一会。”我随便找了一个椅子,把拐轻轻地放在旁边的墙上,生怕弄出一点响声,就破坏了他和其他几位厨师的世界,原本单一的原料和熟菜,杂乱无章地乱放在一起。然后经过娴熟手法和高超的烹饪知识三叉五除二的功夫一盘盘精美的美食就出锅了。

      若仔细体验这过程,就会发现自己在孕育生命,是个神圣的过程。

      看着外面的那些客人在迫切,有些略先急躁的表情上,他们期待着美食能尽快从肮脏凌乱的厨房,从油锅中端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乘在他们的面前,最后以最快的速度进入饥肠辘辘的肚肠。虽然这里的厨房比这些在座客人家里的厨房干净的多的多。

       餐馆里的摆设和墙上奇怪的条纹,还有桌上的几何图案都经过店主的精心设置。但也有不少人认为这种协调感过于做作,因而在吃饭时,评价这些图案以嘲笑的神情,有的调头就走。就像人们对一件无可挑剔的事物,下意识总会贬低此物来满足自身未完美的缺陷一样。一个星期后我就去陶子的餐馆正式接我的第一份工作。

       当然姑姑是反对的,她认为自己的侄子做这种工作是给她羞辱,如果有人知道了,自己的脸面将会受损。

       幸好妹妹夏莉她支持我的工作。夏莉还特地询问了她同学,同学的父亲是名酒店的主管,想知道做一名好的服务员要具备怎样的基础。夏莉似乎挺兴奋的,是她对新鲜事物的敏感,还是她的性格,担心啸天所致呢?

      “啸子,感觉如何?”陶子中午休息时在后门蹲着抽着烟说,“我还得再说你一句!你看看你的伤值得吗?记得在高中时,你为了保护不知从何处来的狗崽子,被一群同学殴打,你完全可以反抗,但怕伤了它,最后被打的遍体鳞伤。这次又为了避开一只猫?真是难以置信,差点丢掉性命,这么乱来的事只有你才能做得出来!”

      “有吗?”刘啸天漫不经心的回答,“我就是觉得它们太可怜了,你想呀,它们与我们共处,可是处处都是受伤害的份。你知道我的,陶子,动物们在眼前受伤或欺负,我点我死也不能接受的。”

      “一提到它们,你就是这副态度!还有许多类似的事。”陶子突然生气的说,“你要为夏莉想呀,不能为寻找自我满足,就忽略了她的感受!”

      “我要去倒上午的垃圾了。”陶子看着我背影一副茫然,无奈的神情,眼神中带着不理解的恼怒将烟头扔进刚刚清空的垃圾篓,调头回去安排下午的工作。倒垃圾的地方在附近的一个固定地方,每天都有专门的人员负责。我踏着沉重的脚步走着,不知道是垃圾过重,压在还在阵阵隐痛的左脚上,还是由于陶子说的些话触动了内心一直忽略的事。自从父母那场不幸的意外走了之后,我知道,我必须要肩负起保护好夏莉的责任,可这种愿望越强烈,越是害怕从心里面对她,我唯一的妹妹。

        父母走了那天正好是她10岁生日。我清楚地记得那次出差的时日比较长,二个星期左右。回来的前一个晚上妈妈打电话过来让夏莉接说,爸爸妈妈已经带来你最喜欢的礼物。夏莉本身就一个不爱说话的女孩,可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这样说,晚上居然兴奋地和我说起明天的安排:叫小伙伴来什么做游戏、穿什么漂亮衣服合适、什么歌她最拿手、叫我听她的使唤什么的等等,夏莉用她那双小手比划来比划去,弄的很晚才上床。要是一个人以某种固定形象并且将这种形象融入日常中,可是忽然某一天毫无征兆的打破了这种形象,是多么一件差异的事,就如幽静的森林中突然鸟儿们鸣叫起舞所带来的惊奇一样。

        当听到这个噩耗时我和夏莉顿时像那树木似的动也不动,虽然是几分钟的事,但对我和妹妹来说却像是积累了一个世纪的悲伤在这一瞬间爆裂出来一样,以至于眼泪都忘记从何处流淌。看着妹妹神情从期盼转到凝视、呆滞,恐惧、然后到平静,最后无声地跟着亲戚去看父母最后一眼。泪水从眼眶中溢出,又退了回去,幼小的脸上不停的抽动、连带着她那握着拳头的小手,跟内心的东西在对抗又屈服所表现的就是这个样子。我看着她这样刚刚扑面而来的绝望又似乎有了勇气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

        住进姑姑家夏莉一直都是默默不语,好似又回到了从前那般安静,不,比安静更加可怕,好似灵魂从肉体抽离了一样,我可以清楚地听到她灵魂在封闭中哭泣,而表情和身体却感受不到一丝的悲伤。这大概持续了2年左右,这期间我也多次找了机会想把她内心的心结解开,都说:没事,我只是还没接受而已,给我多点时间,我需要安静。就这样弹劾过去了。有一次姑姑和邓杰出去玩去了,家里只剩我和妹妹,当我推进夏莉的房门,还给她多日前借走的一只美术笔时,发现她静静地坐在床边小手颤抖地拿着小时候的全家照,脸颊和前额上有轻微的伤痕。“夏莉!”我急匆匆地蹲在她跟前说,“你这伤不像是自己摔到的,告诉哥哥,你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我下意识的去抚摸她的手,突然她一紧缩回去,我再仔细看夏莉的左手上满是被踩过留下的痕迹。

       “没事!就是跟人打架了而已,你知道打架受伤是理所当然的!别大惊小怪了!”她冷漠地说。眼睛透露出不寒而栗的气息,那瞬间让我害怕又恨自己的无能。

       “夏莉呀,我的妹妹,现在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知道你还接受不了。可是你现在还有我....”我边帮她上药。

        夏莉突然站起来打断我话并对我怒吼道:“你不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从得知爸爸妈妈这个消息后,你都干些什么,除了消沉和默默哭泣外,你什么都没做过!还装着什么都不在乎来安慰我!你没资格跟我说这些话。现在还在受姑姑的窝囊气,你像做哥哥的样子吗!不,不,不!以后我发生了什么事,都与你没关系!再也不想看见你。”夏莉像疯了似的把我推到房门外去,刚刚那只美术笔也被她在激动和愤怒下折断了仍在我脚边并将门重重的一关,那响声如轰雷般久久不能散去。我对刚刚一幕惊蒙了,等我缓过来仿佛置身一片寂静,沉闷,令人害怕的空间中。涌上心头的是千万的思绪紧绕心口。傻傻地站在夏莉的房前。此时的感受像抽空的阁楼,被定在万丈上空。委屈、自责、内疚之情像暴风般袭来,瞬间腿软弱颤抖着,没错,就像2年前我听到这个不幸消息时一样的狼狈。



      “等等!”一阵既陌生又甜美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索,一位体态丰盈,穿着蓝色夹克的年轻姑娘从侧面向我不急不慢地走来说。“请问,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刘啸天疑惑的说。

      “是的,而且叫你半天啦。”她带着略有几分淘气地说。

      “你认识我吗?”望着她那双像水晶葡萄般的眼睛说,从她的眼睛映照下可以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可笑的神情。

      “当然!我是来向你道谢的!上几周你因避开一只小猫,那正是我养的。现在这里的人都认识你啦。你现在伤好了?”

      “嗯,还有点。”我低着头慌张地说。

      “对啦,你叫什么名字?”她手舞足蹈地问,“我叫琳娜我是混血儿,一个月前从国外回来。”这女孩比刚刚还活泼,兴奋地做出各种姿势。比芭蕾还优美自然,她转动的姿势颇为迷人,浅黄色的头发在午后的阳光下闪耀,像砖石中的彩虹。白哲的脸孔如熟透了的蜜桃般的红润、透明,白色条纹的内衣衬托那奇异的乳沟随着蓝色夹克的轻盈飘动散发出欲望之美。完全对周围的异样目光视若无睹。 

       “我叫刘啸天。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我打断了她继续想说的话和她那迷人舞蹈似行走姿态。


       “啸天,你选的新生活觉得怎样?”晚上姑姑在餐桌上吃饭时,还是那种不屑一顾的、似乎看我笑话语气问我。

       “嗯,还好,老板说,今天让先习惯一下,所以提前回来了。”我回答道(我不想让姑姑知道那是我同学开的),“下个星期就不会这么早就回来,也许晚上还弄得很迟,所以夏莉能不能麻烦姑姑多照顾一下?。当然只要一有空我都不会让您为难的。”

         姑姑她默不作声地吃着还剩几口饭,气氛立即像一堵墙似的挡住我的回音。

       “不用麻烦姑姑的,姑姑也很忙的,”夏莉从厨房系着围裙带着香蕉手套出来对微笑着说,“哥!我自己可以的,再说爸爸妈妈在的时候我又不是没有做过,只不过起早点而已。”

       “行啦!行啦!你俩不要一唱一和了!听着心烦。告诉你,我是看在夏莉辅导我家邓杰这点,才暂时同意照顾她的。是先说一句,不能时间久,到时候别怪我做姑姑的无情。”她说。

       “嗯,我明白,谢谢姑姑。”我回答道。

     

       “我知道依靠陶子也不是长久之计,他现在能勉强开餐馆都已经很吃力了。虽然他从不表露这方面的困境,但是作为我来说绝对不能在明知的情况下,依然依赖他,否则太不仗义了。 不过,我能干什么呢?”我心想着。 “咚咚,哥,睡了吗”门外传来夏利的声音。 “进来吧,门没锁。”我瞟了一眼挂在墙上黑色的钟已是11:28了。

“我想好了,我决定住校,像你以前一样,而且寒暑假都有组织活动去到各个企业和厂里体验生活,还可以拿到一份小额的工资,作为日后工作的真实模拟。这样可以暂时减缓你的压力和姑姑她的矛盾。”

         这时的刘啸天心里是很复杂的。看着夏莉的小脸,但语气又是如此的坚定的模样,勾起以前的种种一齐涌上心头。但一方面又深知夏莉是很脆弱的,越是表现这样,啸天就越担心她心中的弦已麻木不仁了,承受痛苦超过某个界限,就会出现一种幻觉,即“可以承受一切痛苦”。殊不知这种反弹后的力量足以使一个人毁灭。

         其实,刘啸天自己不知道,他的境遇比夏莉更糟。

         第二天早上刘啸天走了之后夏莉很自然和姑姑说自己的决定,和预料的一样,姑姑没有回应,只是说了一句:“那么,周末你必须回来一趟辅导邓杰!”


9
     
书签:瞳孔 秘密 编辑:野老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神医 下一篇我知道你会爱我的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寻洲] [明月穿行]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