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碎梦 - 另类先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金花碎梦
2016-01-21 23:44:32 作者:竹鸿初 】 浏览:1670次 评论:0
编者按:山中自有藏虎处,强中自有强中手。善恶有报因有果,武林传奇,江湖恩怨情仇,打打杀杀,尽皆难逃身首异处。有道是刀刀致命,见血封喉。问世间可有王法,时人笑道,胜者王侯败者贼,在刀口上舔血,无所谓正义与光明磊落。明者再吃我一刀,暗者中我一镖。所有的故事,都围绕着一个目标,以暴易暴也是惩恶扬善的古老的手段,尔等不服,请再吃我一刀,反正江湖没完没了。欣赏!期待着更多好作品!

    宛城的初春,柔风和柳,春水清清,百花香艳。石羊街上,一行穿着青衣的人停在了一个水果摊贩面前。为首的白衣公子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一口吐在水果摊贩的脸上,大声嚷嚷道:“这是苹果吗?怎么本少爷没有吃出一点苹果味道。”

  水果摊贩唯唯诺诺的说道:“既然黄少爷不喜欢苹果,那就尝尝梨子吧!这梨子是我昨天才从树上摘下的。”黄少爷的跟班气焰嚣张的说道:“要是这梨子也不甜呢?”

  一帮跟班脸上都坏笑了起来,明眼人一看便知黄少爷今天是故意找水果摊贩的茬。附近的商贩眼见黄少爷这般霸道,都纷纷收摊跑了个没影。霎时间,一条人来人往的热闹街道变得死气沉沉。

  水果摊贩面色不改的答道:“如果梨子不甜,那你们今天都得付钱。”

  黄少爷率先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后面的跟班一见主子笑了起来,也都附和着哈哈大笑。黄少爷喘了喘气,歪着嘴巴说道:“让本少爷付钱,整个宛城都是我爹的,包括你这条贱命。”

  水果摊贩不怒反笑,平和的说道:“我的命非常值钱,而且从来都是我要别人的命。”水果摊贩猛然出爪,一把掐住了黄少爷的脖子,这时黄少爷才心知不妙。后面的跟班全部怔住,他们跟了黄少爷五年,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一只手掐住城主黄霸天儿子的脖子。水果摊贩悠悠的笑道:“别人怕黄霸天,可我不怕,我反倒要黄霸天怕我。”黄少爷一听这话,忍不住还是笑出了声,大声说道:“就凭你,我爹一根指头就能摁死你。”

  黄少爷趁水果摊贩没有注意之际,连连眨眼示意去请救兵。跟班中一个机灵的小个子会意,转身拔腿就跑。水果摊贩只是笑了一笑,原本他不想惹上黄霸天的,可他的儿子却主动惹上他,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左手抓起一个苹果,狠狠扔出,直接击中小个子的后脑勺。小个子身子停了停,然后直接倒在地上。

  黄少爷一跺脚,骂道:“没用的废物。”黄少爷却不知,中招的小个子现在已经气绝身亡。

  黄少爷大声骂道:“快放了我,不然我爹来了有你好看。”这时那些跟班似乎脑袋开了窍似的,七八个人四散开来,往不同的方向逃跑。水果摊贩,笑道:“没用的。”说着右手用力一捏,咔嚓一声,黄少爷的头歪了下去。紧接着,水果商贩双手用力一拍,苹果梨子纷纷飞了起来,水果商贩瞬间飞起自己脚,带起无数的幻影。速度快的在常人看来只是一脚,苹果和梨子纷纷打向逃走的人,苹果梨子都是准确无误的正中那些人的后脑勺,那些人甚至还没来得及惨叫一声,就像刚才小个子一样干脆的死了。

  水果摊贩向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才展开轻功消失在宛城内。水果摊贩走后,石羊街上走出了一人,此人手中握着一把折扇,轻轻的摇了摇,说道:“没想到失踪多年的天字号杀手秦淮河也出现在宛城里,看来这次金花婆婆重出江湖的传言是真的呢?我还是赶快通知师父,不能让苍鹰堡那帮人独占便宜。”

  苍鹰堡内,苍鹰堡堡主雄王星接过信鸽,拆开纸筒,看完之后大声笑道:“我果然没看错飞儿,第一次下山就给我带来了金花婆婆重出江湖的消息。”接着,雄王星脸色一变,抓住信纸用力一握,信纸竟然在强劲的内力下燃烧了起来。雄王星狠声说道:“金花婆婆,当年你给我的耻辱,我要加倍奉还。”

  这时,屋里走出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柔声问道:“雄哥,怎么呢?”

  雄王星脸上泛出笑容,欣喜说道:“梦蝶,我刚刚得到金花婆婆的消息了。”

  梦蝶脸色微变,瞬间回复过来,娇声说道:“此事当真。”

  雄王星说道:“千真万确,是飞儿飞鸽传书带回来的消息。”梦蝶铁青着脸,狠狠的说道:“金花婆婆,我要碎了你的梦。”

  “雄哥,那我们是不是该派出十三鹰呢?”

  ”还是梦蝶头脑清醒,我这就去下苍鹰令。”

  秦淮河离开后不久,黄霸天的手下就发现了黄少爷等人的尸体。黄霸天勃然大怒,他不敢相信在宛城里,竟然有人敢光天化日之下杀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平日里,黄霸天连自己都舍不得打一下,现在看着手下人抬回来的冰凉尸体,黄霸天竟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这黄霸天心里生出一股怒火,黄霸天暗下决心:”不管用什么手段,也要报杀子之仇?“

  黄霸天检查了一遍儿子全身,终于发现了那脖子上的一个手爪印,黄霸天一声惊呼:”鹰风爪。没想到竟然是苍鹰堡的人干的,雄老贼,我与你势不两立。“

  ”来人啊!速去请副城主赵无常。“一个身着铠甲的门卫领命而去。没过一会儿,一身铠甲的赵无常从门外走了进来。赵无常一见黄霸天脸有泪痕,满脸悲伤,往地上一看,便看到了黄少爷的尸体。赵无常的呼吸急促,连声问道:”黄儿他怎么呢?是水下的毒手?“

  ”二弟你看看黄儿脖子上的爪印。“赵无常看了看,立马惊呼道:”苍鹰堡的鹰风爪。“

  赵无常紧接着说道:“我们宛城和苍鹰堡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对黄儿下杀手呢?”

  黄霸天说道:“这事说来也奇怪,老夫在江湖上树敌较少,除了当年错杀了金花婆婆一家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其他敌人了。”

  “大哥,你不提我还差点忘了,据探子来报,百花堂天字号杀手秦淮河在城里出现过。传说秦淮河精通百家武学,会不会是他回来为他的师父金花婆婆报仇,江湖人都知道你把黄儿看的比自己的命都重要,所以选择杀你最亲近的人。”

  黄霸天摸着胡须,沉思道:“这极有可能,但苍鹰堡也有嫌疑。”

  “你儿子不是我们苍鹰堡的人杀的,而是秦淮河杀的。”屋外传来声音。

  黄霸天和赵无常都提高了戒备,只见一个身着白衣,手握折扇的公子站在慢慢的走了进来。黄霸天和赵无常两人脸上都是一惊,屋外的守卫少说也有几十人,可这人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进来了。两人都不敢小觑这位白衣公子。

  黄霸天问道:“不知公子怎么知道我儿子不是苍鹰堡的人杀的,该不会你就是苍鹰堡的人,杀了我儿子后,栽赃给消失了十多年的秦淮河。”

  “没错,我就是苍鹰堡十三鹰之首,白云飞。你儿子被杀的过程是我亲眼所见,的的确确是秦淮河,因为我已经跟踪了他三个月了。”

  黄霸天听见白云飞说看见自己儿子被人杀的全过程,却没有出手相救,气的目眦尽裂。黄霸天右手暗暗聚气,一拳击出。白云飞一个闪身便轻易躲过,赵无常还算冷静,连忙拉住黄霸天,强忍怒气问道:“白公子,可以说说整个过程吗?”

  白云飞笑道:“当然。”白云飞轻描淡写的便将整个过程完完全全说了一遍。

  白云飞说完后转身就要走,黄霸天说道:“事情在还没有弄清楚之前,公子就住在我家怎么样?”

  白云飞气定神清的说道:“哦!既然黄城主有盛情拳拳,那我就留下来住上几天。”

  夕阳西下,天空慢慢的昏暗了起来。一道人影出现在黄霸天的庭院里,只见这人蒙着面,手握着一把闪亮的弯刀。几个跳跃,蒙面人便来到了赵无常的房间外,轻轻的推开房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一个翻滚,便到了赵无常的床前。蒙面人两眼愤恨的举起刀,毫不犹豫的砍下,一刀又一刀,床上的人还没来得及呼救便死了。蒙面人掀开被子,拿过油灯一看,只是一个下人,哪里是赵无常?

  正当蒙面人疑惑之际,屋外亮起一把把火把,只见黄霸天和赵无常背着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黄霸天对赵无常说道:“还是二弟心细,要不然还真的发现不了你的身份。”

  赵无常轻哼一声,说道:“今天你一进门,我就发现你的眼睛在看向我时,有浓浓的杀气。虽然不知道你我有何恩怨,为了保险起见,所以,我才制定这么个陷阱来让你现出原形。”

  黄霸天厉声说道:“白云飞,我儿子是不是也是你杀的。”

  白云飞孤傲的说道:“不是,我倒是想杀,可的确不是我杀的。”

  “还敢抵赖,看我今天不宰了你。”黄霸天身形一动,拳风呼呼,上下而移,白云飞也不甘示弱,扔掉弯刀,抽出腰间折扇,折扇左敲右打,守得没有丝毫缝隙。黄霸天虽然是先出招,白云飞则是见招拆招,可是在旁观者的眼里,白云飞每一招都是先发制人。

  站子啊门口的赵无常喊道:“大哥,我来助你。”黄霸天以为赵无常真的会像以前那样帮助自己,这次他错了,赵无常手中的刀从黄霸天的后背,直接贯穿胸膛。黄霸天本来与白云飞单打独斗并没有占下风,满以为有二弟助手,很快就能转换局势。当他看见胸前的那把刀时,他彻底懵了,这把刀是那么的熟悉,没想到,今天,这把刀竟然要了自己命。白云飞见黄霸天中了一刀,立忙折扇合拢,扇尖猛力点在黄霸天的喉结上,黄霸天的脑袋垂了下去。

  赵无常抽出刀,泣声说道:“飞儿,你终于为你娘报了仇。”

  白云飞冷声道:“不,害死我母亲的人不止一个。”赵无常朗声问道:“还有谁?告诉我,舅舅一定要杀了他。”

  ”他就是....“白云飞突然出手,一爪抓住赵无常的脖子,清脆的咔嚓声。”.....你,我的好舅舅,如果不是你当初贪财忘义,把母亲引向雄王星的屋里,母亲也不会为了守节而死。“

  众人见城主和副城主不到一会都被人杀死,都吓得屁滚尿流的逃走了。

  第二天,宛城里喧闹依旧,惟一的不同便是城里的大街小巷都贴着白云飞的肖像画。城里的人交头接耳,议论着昨晚两位城主一夜间被人杀死的谣言。有人说是金花婆婆回来报仇了,也有说是金花婆婆的老情人秦淮河回来报仇了,诸多谣言,多如牛毛,难免会出现以讹传讹的笑话。

  此时,一身巡捕打扮的人抱着一把刀坐在房顶上,四处探望,是否又可疑人物?倘若有人看见他,一定能认出他,他就是玉兰国最富盛名的神捕血凌风。

  当雄王星得知宛城的两位城主一夜间被人杀死时,心里先是一乐,然后又是一忧:“黄霸天和赵无常武动虽然不如自己,要是两人联手,恐怕自己还会落败。到底是什么人呢?武功竟然能如此高深,江湖上似乎没有这样一号厉害的人物?难道是....”雄王星不敢再想下去。

  白云飞回到苍鹰堡后,故意在左手肩头上砍了一刀,刀砍得恰到好处,没有伤到筋骨,也没有伤到肌肉,鲜血滚滚,皮开肉绽。白云飞自己止住血后,径直奔向雄王星的住处。白云飞一见雄王星,就立即跪拜道:“师父,徒儿无能,不但没有抓住秦淮河,反而中了秦淮河一刀。”

  雄王星脸现关怀的问道:“飞儿,过来让为师看看伤口。”

  “只是小伤口,没什么大碍?”白云飞说道。

  雄王星看了看伤口,故作责骂的说道:“飞儿,江湖险恶,以后行事千万小心。”

  “是,师父。”“嗯,你下去养伤吧!金花婆婆这两天可能就会上门。”

  白云飞缓缓地退出了大门,转过身,心里暗道:“雄老贼,你也知道害怕啊!”

  一晃就过了半个月,神捕血凌风也只查出了黄少爷、黄霸天和赵无常的死亡原因,却还没弄清楚其中的恩怨。就在神捕血凌风坐在酒馆里一边喝酒一边理清头绪时,忽然从远处飞来一支飞镖,飞镖不是射向血凌风,而是射在了木柱上。血凌风脚下一动,就掠出了酒馆,追向那个神秘的人影。刚追出几个巷口,一个转弯后,再也看不见神秘人的身影。

  血凌风回到酒馆,拔下飞镖上的纸条,打开一看:“若想知道十五年前金花婆婆一家被满门杀害的真相,明日就到苍鹰堡。”血凌风一看见纸条,便愣在那里。十五年前,血凌风收到一个神秘人的消息,说有人要杀害金花婆婆满门。金花婆婆原名赵金花,只因喜欢常常打扮成老婆破,在江湖上行侠仗义,除恶扬善,才获得金花婆婆这样一个外号。

  在金花婆婆帮助的众多人中,就有血凌风,雪凌风那时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文弱书生,流落街头,受尽苦难。一天金花婆婆看见了血凌风,不仅给了他一大笔银子,而且还传授了他一身武艺。如果没有金花婆婆,也就不会有现在的神捕血凌风。自金花婆婆一家被一群人杀害后,血凌风一直在追查,但至今也没有多少线索?唯一查出来的线索就是金花婆婆的弟弟赵无常,可等血凌风来到宛城后,却发现黄霸天和赵无常都死于非命。现在有了线索,自然是大喜过望。血凌风一个飞跃,就已骑在了马上,马鞭狠狠一抽,骏马飞快的消失在街道上。

  翌日,太阳照常升起,浓浓的薄雾渐渐散开,高挺的树木随着微风摇摆,枝叶上的露珠闪烁着勃勃金光,似乎在预示着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

  雄王星端坐在苍鹰堡的决武场,身旁站着梦蝶和白云飞,身后立着一群威武的武士。雄王星在等待,等待昨晚神秘人物消息中所说的那个金花婆婆。雄王星双手撑宝剑,喃喃的说道:“该来的终究是要来。”

  雄王星朗声喊道:“出来吧!朋友。”秦淮河一个跳跃,然后翻身一滚,右腿屈膝,手握后背大刀上的刀柄。秦淮河缓缓抬起头,沉声说道:“雄老贼,金花全家之死,你今天得用鲜血偿还。”

  雄王星笑道:“秦淮河,你号称百花堂的天字号杀手,今日老夫就来打破你的神话。”

  雄王星手握剑柄,用力一抽,阳光照射在剑身上,折射出刺眼的光芒,那是一代霸主的杀气,也是一个男人的最深的愤怒。雄王星腾身而起,舞出一朵又一朵的剑花,剑花鲜艳欲滴,向美丽的玫瑰,可惜那是带刺的玫瑰。秦淮河轻哼一声,右手用力一拔,哐当一声,锋利的刀刃白的有些令人心寒。秦淮河见雄王星气势强劲,秦淮河飞身后退,急忙腾空一跃,双手握刀,凌空劈下。彻人心扉的寒气四散开来,雄王星叫道:“你竟然练成了寒冰刀法。”

  雄王星后退已经来不及了,连忙横剑一挡,长剑一弯,却并没有断。秦淮河冷声道:“你的‘乱花剑法’也不错啊!”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雄王星腾出左手,化掌为拳,急袭秦淮河的面门,秦淮河撤刀而回,转为两腿连踢。雄王星接住秦淮河的脚,无数的脚影超出了雄王星的估算,一脚又一脚的猛踢所带来的冲击,雄王星单手再难接住,连忙挥剑刺向秦淮河的腰。可已迟了,雄王星的的左手只听见骨头的断裂声。雄王星暗叫不好,急忙退开。这时,梦蝶走了上了,柔声道:“夫君,你怎么样?”

  雄王星吃力道:“没事,只是断了一只手臂而已。”

  梦蝶向白云飞使了一个颜色,白云飞会意,折扇一出,直接攻向雄王星。雄王星早有提防,使出一招“乱花迷人眼”,剑光烁烁,众人都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就在这一刻,剑光相继将梦蝶和白云飞刺伤。白云飞没有料到雄王星早有提防,反倒受了暗算。

  在这个短暂间隙里,秦淮河趁机举刀砍来。雄王星放下剑,一把抓过梦蝶,挡在身前。秦淮河急忙收回刀,他不可能杀一个跟自己无冤无仇的女儿,更不可能杀一个自己深爱了十多年的女人。

  梦蝶慷慨激昂的说道:“淮河,快杀了他,不要管我,如果十三鹰到了,那杀雄王星就难了。。”

  雄王星哈哈笑道:“秦淮河,如果你今天放我走,我就放了他。这十多年来,我和梦蝶虽然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我还记得那个夜晚,赵无常说给我送来了一个漂亮姑娘,当晚我喝醉了,没有多想,一把扑上去......没想到的是,我竟然在那一刻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格。”

  “哈哈,你是不是觉得有些可笑。”雄王星竟然有些哭腔的说道。

  这时,逃到一边的白云飞瞅准机会,折扇打开,打开机关,十余枚淬毒的铁线镖打向雄王星的后背。雄王星情知后面有暗器,可他故意没有防,因为他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

  雄王星两眼无神的望着白云飞,白云飞走上前,狠狠踢了雄王星一脚,狠声说道:“云儿,江湖险恶,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咬舌自尽而死。

  白云飞脸色煞白,雄王星死后,他不但没有为母亲报仇的快感,反而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哀伤感。

  秦淮河扶起梦蝶,两眼爱意对梦蝶说道:“梦蝶,大仇已报,你愿意接受我的爱吗?”

  白云飞拍着手笑道:“好一对恩爱的情侣,可惜,你们的爱恨注定将在这里终结。”

  梦蝶斥声道:“飞儿,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你也不问问你自己要干什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母亲的妹妹赵银花,当年杀我娘亲,似乎也有你的份。”

  梦蝶细声说道:“既然你猜出了我的身份,为什么不叫一声姨娘呢?”

  “叫你姨娘,你也配。说,当初为什么要故意送假消息跟黄霸天、赵无常和雄王星三人,说我母亲赵金花就是杀害盟主易水寒的凶手呢?”

  “为什么?在母亲认识淮河之前,我和淮河就情投意合,没想到你的母亲竟然勾引淮河,从我身边抢走了淮河。这份恨已经足以让我有杀她的理由?”

  秦淮河听到这里,才终于明白:“所有的恩怨都因为自己的风流而起。”秦淮河心中有愧的说道:“银花,当年因为一时糊涂,所以才....”

  “在你之前,其实我就和你姐姐金花相爱。后来,你来了,在长期的相处中,你姐姐发现你爱上了我,于是痛下狠心,慢慢的将我推给了你,我那时年轻,定力不足,也就有了你们姐妹之间的误会。所有的恩怨都因我而起,那就让我来了结这段持续十多年的恩怨。”秦淮河一声长啸,身体全身劲力爆出,寒冰刀飞向天空,快速的下落,轻轻的便贯穿了秦淮河的身体。

  秦淮河笑着看了看梦蝶和飞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秦淮河死了,他再也不可能知道白云飞其实是自己的儿子。

  白云飞冷冷的看着赵银花,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算算账了。”赵银花(梦蝶)看了看树林,嘴里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白云飞喝声道:“纳命来。”赵银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白云飞的折扇直接插入了赵银花的心房。

  赵银花缓缓的伸起手,断断续续的说道:“飞儿,你终于长大了。十多年前,我就该死去的,为了你,我才苟活到现在。当淮河告诉了当年的真相后,我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我死后,将秦淮河好好的安葬,他是你的亲生父亲。”赵银花缓缓的闭上眼,她头上那朵金花闪闪发光,像一段碎梦,更像一段剪不断的恩怨。

  血凌风长叹一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白云飞看见血凌风提着带血的剑向他走来,那把剑刚刚杀死了除了白云飞在外的十二鹰。血凌风袖中飞出一朵金花,飞向白云飞,白云飞接住后一看,吓了一跳,这是百花堂最高的暗杀令。

  血凌风冷声说道:“我今天不杀你,不过从今以后,你将是百花堂必杀的人。”

  血凌风抱起赵银花的尸体,转过身去,他的眼里噙着泪,因为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自己当年的恩公赵金花,至于当年死去的那个金花婆婆,也许只是金花婆婆的孪生妹妹赵银花。

  血凌风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树林中,也消失在了那段无法重圆的碎梦里。

  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于成都,竹鸿初笔

5
     
书签:金花 编辑:平时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天蚕之夜 下一篇江湖夜雨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