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终情 - 另类先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一剑终情
2016-02-07 00:40:49 作者:竹鸿初 】 浏览:3197次 评论:0
编者按:恩怨情仇时有报,人在江湖不由己。武功原本护正义,流入江湖起杀心。手握长剑三尺,四海任尔驰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有道是生在武林无英雄,今天我要你死,明天你要他亡。谁是当今世界第一,请你记得翻看秘籍。学成盖世武功,再遇绝世美女,双人合一,或双剑合一,就能独步天下。看毛贼江湖行凶,当街道大喝一声,我来也!看你哪里逃。欣赏!期待着更多好作品!

“大师兄,你就放我们下山吧!你不说,我和小师妹紫嫣不说,师父怎么可能知道?”燕南征说道。
  只见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子横躺在一块巨石上,石面上放着一把剑,手里握着一个酒葫芦,男子脖子一仰,又是汩汩的喝着。男子用手擦了一下嘴,叫道:“好酒。”
  燕南征和紫嫣盯着这位又敬又怕的大师兄,等待着大师兄能网开一面。男子叹了叹气,说道:“不是大师兄我不讲情面,而是师父有言在先,谁放走你们,谁就会被逐出师门?师父他老人家待我恩重如山,我于知源怎么会做出忘恩负义的事呢?”
  一脸焦急的紫嫣说道:“大师兄,我和南征是真心相爱的,还望你成全啊!”说着扑通的就跪了下去。
  “南征、紫嫣,此次你们一走,九皇山恐怕将毁于一旦啊!师父昨日已答应御剑门门主秦淮河的提亲,紫嫣你一走,你让师父的脸面何在啊?况且童家堡一直觊觎我们九皇山的无尘剑,一旦师父向御剑门门主秦淮河退婚,势单力薄的九皇山根本不是童家堡的对手。” 
  “爹他一心想当武林盟主,他何时在乎过我的感受?为了拉拢御剑门,竟然将我许配给秦淮河。”紫嫣狠狠的说道。
  “紫嫣,师父他老人家也有苦衷啊!师父乃九皇山的掌门人,他怎么忍心让九皇山就此覆灭呢?”于知源脸有愁容。
  书生模样的燕南征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心仪紫嫣,可你性格冷漠,不善言谈,所以,紫嫣最终选择了我。现在你是不是想借机报复我啊!”
  紫嫣羞红着脸,说道:“大师兄不是这样的人。”
  “话既然说到了这个份上,不管大师兄你答不答应,我们今天都要走。”燕南征右手向背后一拔,一把剑已经在手。
  于知源握着酒葫芦,往嘴里一倒,惊讶道:“咦!怎么没酒了。现在既然没酒了,我也该做出决定了。南征,既然你和紫嫣那么想下山,今天我就给你们个机会,只要你们能联手接住我三招,我就让你们走。”
  “此话当真?”紫嫣眼里露出喜色。
  燕南征笑吟吟的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你们俩有什么本事都拿出来吧!”
  “大师兄,那你可得小心咯!”
  紫嫣和燕南征二人交换了下眼色,燕南征脚步轻点,已握剑刺去,于知源见燕南征的剑刺来,依旧横卧在石面上,似乎根本没有把燕南征当回事。燕南征见大师兄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心里自然有气,暗道:“虽然自己进入师门迟,可自己的练武天赋在九皇山也是数一数二。” 
  燕南征剑尖一点,使出一招“春风摆柳”。“哦!好温柔的一剑,可惜心浮气躁,戾气太重......”于知源身子一侧,轻轻的便躲过了一剑。燕南征见一剑不成,立马使出一招“问花几多情?”只见燕南征的剑气凌冽,向于知源的肩头刺去。
  “好快!有点意思了......”于知源肩头一沉,右手随即抓住石面上的剑挡去,燕南征的剑尖刺在剑鞘上,燕南征急忙想变换剑招,可手中的剑似乎被剑鞘牢牢的吸住了,不能移动分毫。
  燕南征脸色微变,说道:“竟然是混元心法。”混元心法是九皇山至高心法,是一种至强至刚的内功心法,共分为三层,就算如今的于知源,他也只练成了第一层,至于九皇山的掌门人断冥王,则无人知道他练到了第几层,因为见过的人,都死在了他的剑下。也正因为断冥王的武功高深莫测,所以才会让各个门派有所忌惮,不敢对日渐衰落的九皇山下手。
  燕南征见剑拔不动,只好左手握拳而出,大喝道:“开山拳。”燕南征的拳头快速无比,拳头周围形成了一股强劲的气流,直接击向于知源的胸口。
  于知源左手握着酒葫芦,挡向拳头,砰的一声,酒葫芦破碎,燕南征震得飞了起来,而于知源只是身子退了三步。于知源笑嘻嘻的说道:“好小子,竟然使出了你燕家寨的开山拳。不错不错,这算你接住我的第一招了。接下来,你可得小心咯,我可要动真格的呢?”
  于知源站在石板上,暴喝道:“混元天地。”树林里突然吹起一股大风,一片片的树叶满天纷飞。“南征,你可看好了。天地无极,心有涅槃,正气之明,如水不清。”漫天的树叶飞向燕南征。
  燕南征现在急了,他十分清楚,凭自己目前的实力,根本接不下这一招。燕南征急声道:“紫嫣,你还在等什么?就是现在。” 
  紫嫣纵身一个起落,已经到了燕南征身边,二人同声道:“鸳鸯剑法,第一式,青梅竹马。”只见两把剑交叉在一起,像一对羞涩的少男少女,二人身边形成无形的剑气,凡是攻击在剑气上的树叶,都碎为了尘埃。
  “看来已经接住了我第二招。”于知源身子一个腾跃,便到了燕南征和紫嫣二人身前,燕南征二人正在受最后一波树叶的攻击,所以,他们腾不出手。于知源右手食指和中指一合,混元功力慢慢的凝聚,终于,一把无形剑已成,不待燕南征二人反应过来,无形剑已经刺出。
  “小心,这是大师兄独创的无形剑法。“紫嫣发现了空气异常的波动,急声叫道。
  燕南征叫道:“共结连理。”紫嫣微微点头,心里暗自窃喜。虽然他二人在断冥王的指点下,练成了鸳鸯剑法,可燕南征从来不愿轻易使用共结连理这一招,还更别说开枝散叶那招了。
  两剑合一,剑身周围形成一把无形的剑,于知源的无形剑尖和共结连理形成的无形剑相碰,砰,共结连理的无形剑坚持了一会儿,便崩碎,燕南征和紫嫣二人被震飞。于知源连忙收回无形剑,摇了摇头看,道:“这是天意啊!南征,紫嫣,你二人已接住我三招,你们现在可以下山了。”
  紫嫣说道:“可是大师兄,你放我们下山,那你怎么办?” 
  于知源背过身躯,说道:“至于我,你们不用管,我自有办法应对。哦!对了,南征,我这儿还有一葫芦好酒。”说着就扔给了燕南征。
  燕南征接过酒葫芦,说道:“多谢大师兄手下留情,那我们就此别过。”燕南征满怀感激的看着于知源的背影。
  “紫嫣,我们走。”二人飞奔而去。
  于知源看着燕南征和紫嫣二人的身影渐渐远去,禁不住担心道:“师弟,师妹,你们好自为之,大师兄我也只能为你们做这些了,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九黄山,滕云阁,断冥王痴痴的看着手上的舞阳剑,心里暗道:“师父临终前,把九皇山镇山之宝舞阳剑交给了我,而且还再三叮嘱,此剑关乎九皇山的兴衰,甚至是存亡。可这些年来,混元心法的第三层也是初成,可之后不管怎样勤奋,都未有丝毫进步。难道这把剑和混元心法的第三层有关联?”断冥王的眼里闪出一丝光芒。
  断冥王轻轻的拔出剑,灯烛下,寒光四射,断冥王忍不住身子一颤,随即道:“果然是一把至阴至寒的宝剑,虽历经数百年,依旧如新。”
  断冥王用手贴在剑身上,丝丝的寒意流过断冥王的身体,断冥王迅速气运丹田,内力源源不断的聚集在食指上,断冥王暴喝一声:“去。”舞阳剑寒光闪闪,飞梭在宽敞的房间里。“啊!”断冥王有些痛苦的看着自己手指。原来是舞阳剑的寒气已经侵袭到了断冥王的手指,而刚才手指上所聚集的内力已被抵消,所以舞阳剑的寒气才会瞬间冻伤了断冥王的手指。
  断冥王连忙盘膝坐下,他可不愿因此废掉一根手指,因为他的寒阳一指需要他的这根手指。如果这根手指废掉,就算用用其他的手指使出寒阳一指,功力也会大打折扣。
  咚咚咚!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于知源沉声叫道:“师父,你在吗?”
  断冥王连忙把舞阳剑插入剑鞘,放进长盒子,藏入墙上暗格,随即答道:“是知源吗?这么急找师父,有什么事吗?”
  “师父,是我。”
  “门没上闸,进来吧!”吱呀!于知源推开了木门,看见一身青衣的老者坐在凳子上看着书。“师父,好雅兴?”
  “知源,说吧!什么事?”
  于知源顿了顿,问道:“师父,此次南征和紫嫣下山,是不是你的意思?”
  断冥王沉思片刻,答道:“没错,南征和紫嫣表面上是私奔,实际上是去刺杀童家堡二当家童玉真。为了掩人耳目,我也只能出此下策。”
  “那师父为何还要让我在山门上拦阻呢?”
  “我这样做出于两个目的,一个是演的逼真,另一个是试探南征和紫嫣的武功。”
  于知源顿时茅塞顿开,随即急声说道:“师父,南征和紫嫣的武功虽然不错,对付寻常江湖人物,绰绰有余,可这次他们的对手是童家堡二当家童玉真,我担心......”
  “南征是我所有的徒弟汇总天赋最好的一个,紫嫣是我的唯一女儿,我比你更担心他们的安危。所以,我已经暗中派了师弟商正天去暗中保护他们了。”断冥王说道。
  于知源松了一口气,道:“有商师叔在,南征和紫嫣无危矣!”
  “知源,吩咐众弟子小心把好各山口,勿让童家堡的人趁虚而入。你退下吧!为师想休息一会儿。”
  “徒儿告退。”
  于知源望了望庭院里几处闲花碧草,心里始终忐忑不安,于知源狠狠地握了握拳头,暗道:“虽然此次有商师叔在,但商师叔生性好酒,加上南征和紫嫣涉世未深,恐怕还得我下山一趟,可山上各处安全,都是我在负责,倘若童家堡攻上山来,而我又不在,师父虽然神功盖世,也难挽回败局。嗯!对了,我怎么把狄胜师弟忘了,他的一字剑可是十年前就名震天下的。如果狄胜师弟出马,更加万无一失。”
  思过崖上,狄胜说道:“大师兄,你怎么有空来看我啦!”
  “大师兄这次是有事相托?”
  “大师兄,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只要我力所能及的事,我都会全力以赴。”
  于知源把担心燕南征和紫嫣的想法说了出来后,狄胜突然想到了什么?脸露为难之色道:“大师兄,可是师父罚我思过的一年时间还没到啊!”
  “这你大可放心,师父那儿有我呢?去吧!一定要保护好他们的安全,特别是紫嫣的安全。”狄胜摇了摇头,他顿时明白,原来一切皆源自于一个“情”字。
  红花镇上最为著名的便是溢香楼,每日来来往往的客人络绎不绝,有途径此地的商人,有押镖的镖局,更有握剑在手的各种江湖人物。就算此地发生斗殴死人事件,官府也不敢插手,因为,溢香楼正是童家堡堡主童家羽夫人雪灵子所开。
  经过半日行程,燕南征和紫嫣已经到了红花镇。“南征,快看,这支发簪好漂亮。”燕南征摸了摸钱袋,下山前,师父给了十五两盘缠,再加上平日里省吃俭用攒下的五两,一共是二十两,花三两银子买一支,倒是在允许的范围内。
  “老板,这是两银子,你收好。”
  “客官慢走。”
  紫嫣心里喜滋滋的拿着发簪,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紫嫣突然转身,娇声道:“南征,你给戴上。”
  燕南征无奈的笑了笑,还是轻轻的将发簪稳稳的插在了紫嫣的发髻上。正当紫嫣喜笑颜开的蹦跳着时,一队人马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刚才卖发簪的老板对着马上一领头人说道:“就是他们刚才花了三两银子买了我的发簪。”
  领头人,手一甩,三个铜板掉在了地上,发簪老板跪地捡起,然后拍了拍屁股扬长而去。领头人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壮汉,手持一把百十来斤的铁斧。领头人直愣愣的看着燕南征二人,开口道:“你们二人难道不知道买了簪子要交交易费吗?”
  年少气盛的燕南征答道:“交易费?我买我的发簪,与你何干?”
  壮汉下令道:“他奶奶的,给我好好教训这个无知小子。”壮汉身后一群人迅速赤手空拳冲向燕南征。
  燕南征站在原地,气运丹田,身子一沉,双拳猛力齐出,刚冲上来的两个人直接被打的飞了出去。后面的人见燕南征功夫了得,纷纷拔出刀剑,冲向燕南征,燕南征身形移动,拳开化掌,无数的掌印拍在了众人的肩上,肚子上,脸上,脚上......,霎时之间,凶神恶煞的十多人纷纷惨叫倒地。
  壮汉气哼哼的看着燕南征,说道:“果然有两下子,就让你尝尝我雪虎的开山斧。”说着,左手掌在马背上用力一拍,身子借力腾空跃起,这时,雪虎手中已多出一把斧头,大声喝道:“斧落平阳。”斧头凌空一劈,燕南征身形不动,凝气双拳,突然吼道:“六丁开山。”燕南征双拳迎向斧头。雪虎冷笑一声:“真是自不量力,竟然敢用拳头和我的斧头相碰。”拳头和斧头相碰,砰地一声!空气爆炸开来,雪虎啊的一声惨叫,被震得抛飞起来。
  砰!雪虎重重的摔在地上,雪虎捂着胸口,口中大口大口的吐出血液。平时横行惯了的雪虎,终于明白自己的死期到了,刚才被打倒在地的十多人这时爬起身,围到了雪虎的身旁。雪虎忍着最后一口气,慢吞吞的说道:“让我姐......雪灵子......为我......报仇。”随即垂头而死,十多人抬着雪虎的尸体一溜烟逃去。
  紫嫣有些紧张的问道:“南征,你怎么杀了他?”
  燕南征一脸委屈的答道:“我也不知怎么呢?突然间我的内力就剧增了数倍,而且连我也无法控制这股雄浑的内力。”
  “你说是不是因为你喝了大师兄给的酒的缘故啊?”紫嫣一把从燕南征的腰上扯下酒葫芦,紫嫣拔掉塞口,一股浓郁的药香味飘出。紫嫣惊喜道:“这酒是龙源酒,光是其配方材料就多达几百种,还更别说其他苛刻的酝酿条件了?这龙源酒啊!有催发功力的奇效,而且还有助于打通任督二脉。”
  燕南征一怔,心里暗道:“多谢大师兄。”
  紫嫣拉了拉燕南征的衣袖,说道:“师兄,此事他们是不会善摆甘休的,我们还是先行离开为好。”燕南征点了点头。
  燕南征二人刚离开不久,雪灵子就骑着一匹白马赶到,雪灵子怒喝道:“杀我弟弟雪虎的人呢?他们在哪儿?”街道上因为刚才发生了打斗,而且雪灵子的弟弟雪虎还被打死了,大家不想与这件事扯上关系,自然关门闭店,于是街道上空无一人。
  十多个人都傻眼了,刚才还热闹非凡的街道,瞬间人去楼空。一时间,十多人都答不上话来。“没用的东西。”雪灵子拔剑而出,一道剑光闪过,十多人的咽喉尽皆被刺穿。
  回到溢香楼后,雪灵子脸色煞白的下令道:“烟雨三客,我养了你们这么久,也该是你们报恩的时候了。”三个头戴斗笠的黑衣人笑声道:“楼主,你尽管放心,区区二人,我们动一动手指头,就可以要了他们的命。”  
  “那我就静待三位先生的佳音。”烟雨三客身形一挪,已然不见。
  “南征,你说我们躲在大威寺他们能找到吗?”
  “大威寺净空大师宅心仁厚,慈悲为怀,相信净空大师不会见死不救。”燕南征安慰道。
  突然,房顶上,同时出现了三道人影,正是烟雨三客。同济开口道:“共舟,杞人,你说我们三人谁出手啊?”
  共舟看了看杞人和同济,说道:“以防万一,我们三个一起出手。”其余二人点了点头。
  烟雨三客同时手一挥,袖中射出一支小箭,燕南征叫道:“紫嫣,小心。”剑鞘连挡三下,当当当的三声,三支小箭被弹落。“南征,小心,他们可不是雪虎那种货色。”这时,杞人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当先握刀砍来,燕南征身子一斜,轻易避开。眼见一刀不中,杞人刀锋一转,横向一刀,燕南征身子一后仰,随即翻手一掌,轻轻地拍在杞人的腰上,杞人惨叫一声,身子倒飞出去,撞在门柱上。实际上燕南征的这一掌是举重若轻,虽然看似很轻,实际上力道惊人。
  同济和共舟看到燕南征在举手投足之间就轻易杀了杞人,二人心有所忌惮,跃身飞到房顶上。双方僵持了数分钟之后,同济和共舟二人交流了一下眼神,共舟猫妖一跳,奔向燕南征。突然,共舟喝道:“满天花雨。”共舟的双手以闪电般的速度甩出各种暗器。与此同时,同济趁燕南征二人把注意力放在无数飞来的暗器时,悄悄绕到了燕南征二人身后,准备给燕南征致命的一击。
  紫嫣显得格外镇定,握剑在手,剑舞成飞,旋转的空气形成一个漩涡,无数的暗器落在漩涡里,尽数被吸住。虽然无数暗器被接住了,可共舟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因为他已经为同济创造了足够的时间。
  同济握剑刺向燕南征的后背,待到燕南征发现了背后那股剑气时,为时已晚,就在燕南征以为自己这次非死即伤的时候,一直暗中潜伏的狄胜握剑一扔,快如闪电的剑挡在同济的剑上,同济脸色煞白,他没想到名震江湖的一字剑狄胜竟然也来了。
  同济自知不是狄胜的对手,当即叫道:“共舟,我们走。”
   “想逃,没门儿。”狄胜的剑凭空一闪,消失在空中,噗嗤,剑已经穿在同济的胸膛上。“好快的剑。”同济刚一说完便坠地死去。
  共舟眼见同济在眨眼功夫就被杀死了,连忙转身逃去。可这是已晚,紫嫣的剑已经刺到,共舟无奈的身子一偏,袖中一抖,一把短剑已在手,共舟两眼血红:“要死,我也得拉个垫背的。”紫嫣与共舟距离太近,长剑无法施展,紫嫣抛剑而出,然后,紫嫣双手一合,把短剑夹住,虽然短剑被夹住,可由于紫嫣的力道不足,所以,短剑还在向前移动。如果再往前半分,便能刺到紫嫣的喉咙了。就在这时,被紫嫣抛出的剑又飞回来了,噗嗤,长剑贯穿共舟的胸膛。共舟的身体无力倒下。
  看到长剑贯穿共舟的身体时,燕南征紧张的心才松下。这时,净空大师一身袈裟而来,说道:“佛门净地,还望三位施主就此离去。”
  燕南征收拾完同济三人的尸体后,带着紫嫣离开了大威寺。
  溢香楼,雪灵子衣不蔽体的躺在床上,隔着帘纱,桌上正坐着童家堡二当家童玉真,他手上正握着一只酒杯,开口道:“灵子,你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难道你心里还在惦记着某只骚狐狸?”
  童玉真暗声叫苦,说道:“灵子啊!那件事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年了,你为什么还要死死的缠着我啊?”
  “哼!你们男人都是提了裤子就不认识人了。要是我把当年那件事告诉你哥童家羽,你说他会有什么反应?”
  “你......”童玉真气的说不出话。
  香炉里的香气缭绕,童玉真身体一晃,暗叫:“不好,云雨散。”渐渐地,童玉真的身体炽热无比,体内的内力四处乱窜。与此同时,童玉真情不自禁的向床走去。
  童玉真推开帘煞,猛扑上去,四唇相交,突然,雪灵子的嘴猛一吸,童玉真体内四处乱窜的内力瞬间奔向雪灵的嘴。童玉真的身体越来越弱,双眼渐渐深陷,童玉真感到再这样继续下去,自己的三十年功力将尽数被吸走。童玉真大声喝道:“去死吧!”童玉真用尽身体的最后两成内力,让身体瞬间爆炸。
  雪灵子心里一颤,急忙想逃,可她的身子被童玉真的两只大手死死抓住。轰隆!童玉真的身体碎为无的数血肉和白骨,而雪灵子及时运起了先天罡气,把大部分的尸骨和血肉挡下,可他那张年满四十而不老的脸却血肉模糊。雪灵子感觉脸上疼痛不已,她站在镜前,镜子里出现一张丑陋不堪的脸,五官几乎变形。
  雪灵子“啊”的一声怒吼,双掌四处乱打,顿时,桌子、椅子和瓦砾四处乱飞。“虽然毁了一张脸,可我的功力倍增,而且童玉真一死,这偌大一个童家堡还不是我接手。”童家堡堡主虽为童家羽,可童家羽在十年前就一夜人间蒸发,这十年里,童家堡的实际门主是童玉真,如今童玉真死了,那童家羽的妻子雪灵子自然就有权利接手童家堡。
  雪灵子从一堆尸骨里捡起一块金牌,这块金牌正是童家堡的门主令牌。”哈哈哈,只要我有了童家堡的人马,不愁灭不掉九皇山,断冥王,你这个负心人,当年你为了接任九皇山掌门位,竟然抛下我和孩子。“
  童家堡,聚义堂里,蒙着面纱的雪灵子坐在堡主位子上,下令道:“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要杀了燕南征和紫嫣。黑山七剑,如果你们你们杀不了燕南征和紫嫣二人,那你们就提头来见。”
  “是,堡主。”七人退身而出。
  “南征,你饿了吗?”燕南征摇摇头。狄胜站在旁边,无奈的笑了笑,正当他准备离开之际。七把剑同时刺向燕南征,剑来的太快了,燕南征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狄胜剑往前一扔,剑鞘挡住了七把剑,狄胜身子一晃,手中剑瞬间出现七道幻影,就好似有七个狄胜同时握剑刺向七人,黑面七剑见对手剑太快,只好马上七剑合一,瞬间,剑网一弹,七个狄胜同时消失。黑山七剑为首者疑惑道:“狄胜人呢?”
  突然一个幻影凭空出现,只见剑光一闪,三名黑衣人的喉咙被刺穿。剩下的四人彻底的怒了,他们同时杀向狄胜。一个瘦子怪叫一声,先是猛力一刺,然后急忙转向一挑,狄胜因判断错误,所以,他的左手被挑掉一块血肉,紧接着,一个黑衣矮子双袖一挥,空中多出一阵白色粉末,这四人事先负了解药,自然不怕,可燕南征、紫嫣和狄胜三人却措手不及,都吸入了白色粉末。顿时,燕南征和紫嫣相继倒下。
  狄胜垂着一只臂膀,右手握着剑,身体颤巍巍的晃动着。狄胜还在用内力相抗,可吸入的白色粉末太多,终于,狄胜的身体倒下。剑狄胜倒下,四人同时出剑,当的一声,一把剑飞来,三把剑被震飞,可还是有一把剑刺穿了狄胜的身体。狄胜的视力越来越模糊,终于,他闭眼睡去,永远的睡着了。
  商正天看了眼死去的狄胜,哀叹道:“一字剑狄胜,你就做一个永远不会醒的梦吧!”刚一说完,商正天运剑喝声道:“一剑终情。”
    只见一道寒在远处的商正天突然狂笑道:“哈哈哈,断冥王师兄最终还是间接的死在我的手上。而且现在,放眼整个江湖,能有实力与我一战的人几乎没有。现在,我就是王者,一个站在武林巅峰的至尊王者。”
    燕南征血红的眼睛看着商正天,现在他的内力只剩下不到三成。已无法施展一剑终情。燕南征取下腰上的酒葫芦,龙源酒一口口的灌入肚中。只见燕南征的身体呈现出一片绿色,燕南征的内力迅速提升到十二成,燕南征猛力运气,全身的内力都聚集在了舞阳剑上,燕南征把舞阳剑用力在地上一插,无尽的剑气射出。
    商正天急忙纵身想逃,可他的速度比剑气慢了许多。噗嗤,商正天的头颅保持着原有的表情,嘴里张开着,一声啊字还未喊出,头颅就飞了出去。
    燕南征的突然就像泄了气的气球,瘫软在地。 
    两日后,燕南征躺在一家农舍的床上。燕南征的手指动了动,微微睁开眼。这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南征,你醒啦!肚子饿吗?我去给你盛碗粥。”
    燕南征傻愣愣的看着紫嫣,可他不敢相信这就是紫嫣:“因为,那个要杀他的紫嫣已经死在了净空大师的断魂掌下。” 
    “南征,你别怕,当日死的那位是我的姐姐紫檀。在我们回九皇山的途中,我姐姐突然把我打昏,而后就顶替我,和你一起回到了九皇山。”
    燕南征听完后,茅塞顿开,笑道:“紫尘东去情难分,一剑难舍征途缘。原来一剑终情的最高境界不是心无挂牵,冷酷无情,而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爱。” 
    二零一三年九月一号于成都  竹鸿初笔  
    后记:实际上分为三次才完成,几欲放弃,最终还是勉强写完。 

14
     
书签:一剑 终情 编辑:平时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1/4/4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戈多之死 下一篇误会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