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多之死 - 另类先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戈多之死
2016-02-07 01:12:48 作者:竹鸿初 】 浏览:2040次 评论:0
编者按:戈多,荒诞剧作品《等待戈多》的角色,戈多代表着美好与希望。《等待戈多》是贝克特的代表作,也是20世纪西方戏剧所取得的重要成果。是一个"反传统"剧本,也是荒诞派戏剧的奠基作之一。它获得了广泛的好评和承认,被译成数十种文字,在许多国家上演,成为真正的世界名剧。西方评论家对戈多有各种各样的解释,有人曾问贝克特,戈多是谁,他说他也不知道。这个回答固然表现了西方作家常有的故弄玄虚的癖好,但也含有一定的真实性。贝克特看到了社会的混乱、荒谬,看到了人在西方世界处境的可怕,但对这种现实又无法作出正确的解释,更找不到出路,只看到人们在惶恐之中仍怀有一种模糊的希望,而希望又"迟迟不来,苦死了等的人",这就使作家构思出这个难以解说的戈多来。不知道作者的题材是否源自于《等待戈多》,总之,戈多之死,《等待戈多》等等,都是荒诞不经的产物。欣赏!期待着更多好作品!

    戈多蹲守在大石街头,双眼紧盯着圣斗士教堂,一扇猩红色的大门半掩着,透过缝隙,能看到一只长袖在微风中左右摇摆着。戈多眨了眨双眼,转头看向东街小巷,深深的小巷无尽的向着天上那颗太阳延伸。小巷两旁林立着各种杂货店,戈多能清晰的听见洪亮的叫卖声,没错,这就是包子王那独一无二的声音。
  戈多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开始皴裂的嘴唇,他从衣兜里伸出了那只乌黑的粗糙脏手,温柔的抚摸了一把自己的肚子。从昨晚开始,戈多就没有进食一粒米饭,他瘦削的脸庞因饥饿而有些惨白无力。东边天空上,一抹抹红云簇拥着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几只走神的乌鸦哇哇的飞过天际。
  抬起头,戈多的脸上布满了一缕缕火红色的阳光,戈多吃力的伸出右手,阳光蹿过他的指缝,把生命的气息晕染。戈多擦了擦眼角淤积的秽物,然后仰天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夜尽初明,冬日的寒意依然笼罩着整个大地,人们躲在被窝里,享受着梦里空间的无所不能。而可怜的戈多,却在自己的世界里唯我独尊。就在圣斗士教堂开门之前,他正在自己梦里创造自己的世界。
  戈多的世界里,戈多斜卧在床榻上,一面椭圆形的镜子映照出一位英俊的绅士,他穿着一套崭新的燕尾服,脚上一双产自西部的名贵牛皮皮鞋,油亮的鞋面泛着冷冷的寒光,寒光里,戈多的脸庞在扭曲,就连那两撇他引以为傲的小胡子也不例外。咚咚咚,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戈多礼貌的说了声:“请进”。
  门外走进一位俏丽文雅的贵妇,贵妇披着一头金黄色的长发,两只碧眼像汪清澈的泉水,汩汩的流过戈多的心房。贵妇雪白的脸庞升起一朵朵羞云,艳红色的嘴唇闪着银光,一张一合之间,戈多的心已经七上八下,久久不能平静如水。这位贵妇是樱花镇警察局的千金小姐竹下,因经济利益的需要,她被迫嫁给了镇上土财主卡特先生。
  卡特先生除了因富甲一方而闻名外,他的风流成性也是镇上各位女性的噩梦,在镇上,只要卡特先生一句话,女人的命运就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卡特先生自从迎娶了号称樱花镇第一美女后,夜夜笙歌,加上年过半百,卡特先生的身体一落千丈,躺在病床上,度过了他生命中最后的时光。
  卡特先生死后,由于竹下小姐由于还没有正式和卡特先生办理结婚证明,她不但没有分到一点财产,反而被卡特先生的两个儿子赶出了家门。竹下小姐回到家一个月后,她任警察局的父亲因涉嫌包庇毒枭而被逮捕,一个星期后,她唯一的亲人——父亲死在看守所里,据说是因刑讯逼供而死。等竹下到看守所时,看守所门外的一个护卫见她可怜,便告诉她,她的父亲已经被送到火葬场了,恐怕现在只剩下一堆炭灰了。
  竹下小姐连忙鞠了个躬,以示谢意,护卫看了看竹下小姐远去的背影,摇摇头,叹息道:“父亲被人害死,无依无靠,虽美丽却非后院之花啊!哎,怪也只能她父亲过于正直,不肯接受毒枭的贿赂,现在落得这个下场,可悲啊!恐怕这镇上,现在也只有她不知道这一切的幕后操控者是镇长大人吧!”
  到火葬场后,天已经漆黑一片,火葬场的大门紧闭,门口的岗哨亭里,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正看着电视节目。竹下小姐敲了敲岗哨亭的门,老头应声看去,透过玻璃,借助微弱的路灯光线,他看见了镇上第一美女竹下。老头脸上严肃的面容瞬间堆成了一脸笑容,说道:“竹下小姐深夜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竹下满脸憔悴,一想到父亲,她的两眼就泪光闪闪,抽泣说道:“伯父,我是来领我父亲大人的骨灰的。”老头刚一听完,脸上便浮现出喜色,白天下班时,火葬场的一位好心工作人员直接把一个盛装有竹下父亲骨灰的坛子放在他这儿,并吩咐他只要竹下小姐来拿,便直接给她就行了。
  老头在火葬场守了十多年的大门,平日工资低的可怜,今日好不容易碰上一件好差事,怎么会不狠狠的捞上一笔呢?老头脸现为难之色,说道:“竹下小姐,你父亲的骨灰的确在我这,可为了你父亲的骨灰,也付出了不少,你看...”随即老头伸出了右手,示意给钱。竹下小姐的父亲被逮捕后不久,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没收了,就连自己家的那座小洋楼也被改成了圣斗士教堂。现在的竹下,的确身无分文。
  “伯父,我没钱...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哪里来钱?”竹下小姐有气无力的说道。
  老头看了看衣衫脏兮兮的竹下,心里暗道:“没钱,还真倒霉,本来以为可以小发一笔横财,没想到...”
  竹下像只病弱的漂亮小猫,站在老头的面前,她的美丽就像一盏灯,照亮了一片世界。老头目光落在了竹下娇艳的脸上,忍不住色心一动,他虽然年过花甲,可是他也是个男人,而且是一个光棍了大半辈子的男人,现在的他依然像头年迈的野兽。老头咳了咳,低声说道:“没钱,这也容易,只要你陪我睡一次觉就行了。”
  竹下脸色一变,倘若换做以前,这老头就是在找死,可如今的竹下,举目无亲。竹下看了看放在桌角的那坛骨灰,终于点了点头。
  一夜过去,竹下被折腾的瘫软在地,老头大发善心,为她准备了早餐,带着早餐和父亲的骨灰,竹下穿着单薄的衣服蹒跚的行走在雪地里。
  后来,他流落在了镇上,认识了流浪者戈多,戈多一直处处照顾她,每次总是把乞来的食物让竹下先吃。长时间的共同流浪中,戈多渐渐的爱上了这位镇上的曾经第一美女。这段时间中,竹下听到了不少关于镇长收了毒枭贿赂、暗中杀掉了自己父亲的传言。竹下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流浪下去,她要为父亲报仇。
  一日,妓院的张妈路过,一眼便看到了衣服破烂,脸上脏黑的竹下。张妈从衣袋里掏出手帕,捂着鼻子,柔声说道:“竹下,想不想挣很多钱啊!只要你跟着我,就再也不用挨饿受冻了。”
  戈多紧张的看着竹下,现在在他的心里,竹下依旧是他心中的女神,就像当日竹下施舍了他三个馒头一样,从未改变。竹下犹豫良久,终于还是答应了。
  竹下在张妈的搀扶下,上了马车,马夫一鞭抽下,竹下在戈多的视线里渐行渐远。戈多明白,他和竹下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的世界注定不符合竹下的生命需求。戈多两眼流着泪,他不明白,什么才是竹下的归宿?戈多从没想过拥有竹下,就算这些一同流浪的日子里,他也是未越雷池半步。因为他明白,竹下是他心中雪白的莲花,圣洁而不可侵犯。
  妓院里,来来往往的客人络绎不绝,一个个施粉涂妆的女人站在门口,有的袒露着高高的胸脯,有的露出雪白的大腿,有的表现出勾魂的模样,她们等待顾客精心的挑选。当然,站在门口的都是些庸脂俗粉,而真正得到上层名流人士钟爱的小姐则是呆在房间里,不用招揽顾客,她们的生意也是最旺的。
  站在门口的一群女人看见张妈进来,都恭敬的喊道:“妈妈。”张妈正眼也没看这些人一眼,只是“|嗯”了一声便带着竹下进去了。
  一个胖胖的小姐说道:“你说跟在张妈后面的这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女乞丐是谁啊?”
  “不认识,谁会认识这么个女乞丐呢?”一个个都摇头说不认识。这时,一位风骚的小姐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认识...”
  “快说,她是谁?”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道。
   “是前任警察局长的千金竹下。”此话一出,各位小姐都是唏嘘不已,都感叹花五百日红。这时,张妈带着一位漂亮的姑娘站在二楼上,尖声骂道:“你们这些小蹄子,都在嚷嚷什么?你们不用做生意嘛?要是你们今天没人不接三个客人,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
  竹下第一天到,张妈就在大门口悬挂了一张大海报,名门千金,一夜万银。樱花镇上谁不知道竹下的美貌?又有哪个男人不垂涎竹下的美貌?一时之间,消息传开,不仅镇上的有钱有权势的人点名要竹下,而且连城里的一些上层人士也不远千里来一亲芳泽。
   竹下成名后,她时不时差遣下人送些钱财给戈多,可每次戈多都是宁愿挨饿受冻也不愿接受竹下的施舍——因为他觉得,那些钱,不干净。
   看着竹下如此受欢迎,其他姐妹们自然心里既羡慕又嫉妒,最恨竹下的当然是以前妓院里当属招牌的云红。一日,云红的老顾客进来了,云红还是像以往一样热情的迎接上去,可那位顾客看也没看她一眼,而是直接扔下一沓钱,直接走向竹下的房间。云红咬牙切齿的发誓:“定要报复竹下。”
  终于,云红做出了决定,她要毁了竹下的容。趁夜深人静之时,云红手里紧握一把剪刀,冲进竹下的房间,借助着窗外的月光,云红手中锋利的剪刀一划,竹下的右脸颊被划出一条长长的伤口。竹下吃痛翻身坐起,大叫一声,猛然睁开眼,看见了云红,云红看见竹下有脸满脸是血,反倒更加兴奋,又朝竹下的左脸划去,竹下伸手去当,可云红的手太敏捷,手一绕,剪刀又在竹下的脸上划出了一条深深的血痕。
  竹下使出全身力气,一把推开云红,云红手中的剪刀掉在地上,剪刀是刀柄先着地,与此同时,云红的身体正好倒在剪刀上,噗嗤,云红不甘的看着奔跑出去竹下。
  竹下刚一冲出门,就遇见了张妈,张妈看见竹下脸上那两道狰狞的伤口,忍不住心痛大叫起来:“竹下可是她的摇钱树,现在竹下的脸被毁容,那些权贵们会放过他妈?”
  天亮后,一队警察簇拥着一名验尸官赶到,中年验尸官看了看案发现场,一眼便明白云红的死因,奈何这次镇长非常恼怒,因为镇长不满张妈每年给的好处太少。验尸官用各种工具测量后,得出结论,云红的死因是有人握着剪刀一刀将云红刺死,而这把剪刀的主人正是张妈,张妈吓得满身大汗。张妈因涉嫌杀害云红而被逮捕。
  毁容后的竹下又一无所有了,连以前存在张妈那儿的钱也被镇长没收了。无路可去的竹下又回到了圣斗士教堂外,戈多这时正在为一个变硬的馒头和另一名流浪者厮打。在厮打过程中,他看见了他心中的女神竹下正在看着他。他放开了那个馒头,看着丑陋不堪的竹下。 
  戈多有些惊讶,他不敢相信前天还乘着马车,路过圣斗士教堂的女神竟然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竹下看着戈多,甜甜的冲他一笑,这是竹下给他的第一个微笑,这个微笑并没有因为竹下的容貌变丑而变质,戈多露出黄黄的牙齿,憨厚一笑。
  夜晚,竹下躺在戈多的怀里,她喃喃说道:“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替我杀了镇长?”
  “为什么要杀镇长呢?” 戈多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的父亲死在他的枪下。”
  戈多起身,望着窗外,踌躇着。
  “你不是曾经告诉我你想做一个圣斗士吗?圣斗士就是铲除邪恶,伸张正义的上帝使者...”竹下激动的说道。
  戈多握紧拳头,朗声道:“圣斗士,为正义而战。”
  “明天镇长会到圣斗士教堂来捐款。刺杀镇长是你成为圣斗士的仪式。”当晚,戈多心中的女神变成了戈多的女人,同时,也变成了戈多另一个等待。这等待是无尽的,因为绝望的竹下已经服毒死在了戈多的怀里。
  戈多怀着沉痛的心,蹲守在教堂外。寒风呼呼,戈多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戈多从梦中的世界中醒来。突然,东边驶来一辆豪华的马车,没错,这正是镇长的标志性马车。戈多袖中藏着匕首,颤巍巍迎向马车,驾车的马夫看了看戈多,没好气的说道:“快让开,臭乞丐。”
  戈多大声的喊道:“镇长大人,我有毒枭的消息。”一听见毒枭,镇长大人愣了愣:“贩毒买卖中,自己所占的份额是最大的,难道这个臭乞丐发现了我的秘密。”
  镇长走下马车,欲要一探究竟时,戈多袖中匕首一出,一刀刀的捅在镇长的肚子上。这一切实在是太突然了,连镇长也没想到一个乞丐会刺杀自己。十几刀后,镇长的身体便躺在血泊中。
  马夫边驾着马车飞快逃去,并大喊道:“镇长大人被杀啦!镇长大人被杀啦!” 
  正在附近巡逻的警察迅速赶到,戈多坐在地上,用镇长的血液涂在脸上,他要完成圣斗士最后的洗礼。
  三日后,圣斗士教堂大门外,在法官当众宣读完戈多的罪状后,一颗子弹穿过了戈多的脑袋。恍惚间,戈多在人群中看到一张熟悉的脸,那正是他心中的女神竹下,竹下带着一顶纱帽,手中端着一碗圣水,竹下用力一婆,纯净的圣水正中戈多的脑袋。戈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因为他明白,即使自己死去,依然是竹下心中的圣斗士。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于成都  竹鸿初笔
  后记:“写的乱七八糟。” 

12
     
书签:戈多之 编辑:平时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血影花 下一篇一剑终情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