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瘦 - 另类先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骷髅瘦
2016-02-07 23:37:32 作者:竹鸿初 】 浏览:3415次 评论:0
编者按:世界无奇不有,就吟诗赋颂,也能独创出来一套《雨落花前》剑法。福兮祸相随,祸兮福相连。不入武林不知江湖凶险,不入江湖不知武林风云变幻。故事围绕着骷髅之力所创的骷髅世界,杀戮,还是杀戮,骷髅瘦,骷髅世界比起凡尘世界真的太平了不少吗》读者如果想知道结果,请你打开文章,有许多精彩情节供你欣赏!期待着更多好作品!

清风阁,月镜台,两个人影晃动着,借助着月光,诗舞年能看见这是一男一女,两人牵着手,然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良久,两人分开,女的轻轻地哭泣着,似乎是在向男的抱怨着什么?

由于距离太远,隐隐只听见"黑影楼"和“无风煞”两个名字。诗舞年心头一震,难道是黑影楼的天字号杀手无风煞。传言无风煞的绝命刀已经练得出神入化,二十年来,数十次买卖竟然无一宗失手,所以博得了江湖财主们的青睐。但无风煞也不是轻易就能请得动的,钱,对于无风煞来说已经只是一个数字,无风煞需要的是武功秘籍。倘若谁有仇敌,欲杀之而后快,自己武功又不及,只能想方设法,用尽各种手段,不惜灭人门族,也要得到手。因而江湖上因武功秘籍而一夜被灭的门族确实不少。
  诗舞年的家族就是不幸家族的其中一个,十三年前,和乐融融的诗府,诗舞年的娘玉娘子正抱着只有五岁的诗舞年,诗舞年翘着小嘴,不满娘亲夜晚教授自己诗句。诗,对于诗家,就是生命,相传诗家的先人是唐朝的一位诗疯子,每日必作一首诗,必吟诵十句词。
  久而久之,诗疯子便从诗中悟出了一套剑法,名为《雨落花前》,雨落花前是一套至钢至柔的剑法,对身体骨骼没有苛刻要求,只要能握住剑,便能学。一时之间,诗家迅速从江湖崛起,雄霸一方。
  诗家有一句诗疯子留下的祖训:诗家人不可以武欺人,不能涉入江湖恩怨。 到了诗舞年爹诗落山这辈,诗家渐渐衰落,再也没有了以前的辉煌。江湖上知道诗家的人少之又少。
  诗落山眼见诗家一日不如一日,于是决心带着《雨落花前》去请教师父白面书生。白面书生当时翻开看了一会儿便被精妙的剑法所迷,久久不能自拔。白面书生出于诗家曾经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虽没有完全按照秘籍上所写的指点诗落山,但还是尽心的让诗落山悟透了第五层,月落乌啼。
  白面书生的家里,当时来了一位客人,仇家颇多,所以寄宿在白面书生家,躲避仇家的追杀。这位客人当时正好看见白面书生和诗落山舞剑,于是定神一思,便已有计较:“自己仇家众多,倘若把《雨落花前》献给黑影楼的无风煞,然后无风煞就欠自己一个愿望,这样,借无风煞的手,把仇敌尽除,也并非难事。可我的武功微低,凭自己恐怕难以从诗落山手里夺得秘籍,唯有办法,是自己把消息传给无风煞,这样,自己就可以东风再起。”
  一只携带着小纸条的信鸽向黑影楼飞去。黑影楼里,无风煞二人相对而坐,原来无风煞是两人,男的是黑煞,女的是白煞。白煞手里拿着一张小纸条,脸上无比兴奋。“师哥,快看,《雨落花前》的消息。” 
  正在端着茶杯喝茶的黑煞猛然坐起,一把抢过小纸条,看了一眼纸条上的字后,哈哈大笑,喜色弥漫着一张凶恶的脸。黑煞心情平静后,一把搂过白煞,阴声说道:“师妹,只要我们得到《雨落花前》,何愁杀不了那个老不死的。”说完看了看妖艳妩媚的白煞。
  白煞推开黑煞,说道:“师哥,事不宜迟,赶快派人把黑影十一鹰叫来。”
  黑煞坏坏的看了一眼白煞,说道:“师妹果然香的周到,我这就去安排。”
  白面书生已把所有的秘诀牢记在心,诗落山得到指点也窃喜不已,再三感谢后,带着《雨落花前》往家里赶,诗落山却不知道自己的身后,一直跟着一个人影。
  半月后,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黑影十一鹰纷纷赶到黑影楼,当日晚上,十三匹马直接向第二张纸条上的地址奔去。
  一把夹着纸条的飞镖射向正在院里练《雨落花前》的白面书生,白面书生剑轻轻一挥,卸去了飞镖力道,飞镖掉落地上。白面书生捡起飞镖,拆下纸条一看,脸色大变,急忙向诗家赶。
  诗家西厢房里,玉娘子为刚刚睡着的诗舞年盖上被子,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玉娘子打开门一看,正是诗落山,诗落山满脸血迹,身上多处受伤,血正在流。诗落山紧张的说道:“玉儿,什么也别问?快带着年儿从后门坐马车走。
  “山哥,那你呢?”
  “快走,再不走,我们都走不了。”见妻子还不走,诗落山安慰道:”放心吧!凭着雨落花前剑法,我逃生还是有把握的。“
  玉娘子是何许人?她怎会不知道诗落山的武功。虽然诗落山练会了《雨落花前》第五层,可还是受了这么重的伤,恐怕敌人非常的强大。玉娘子把诗舞年放上马车,然后忍着泪,划破手指,写下血书“为我们报仇,”然后剑背用力的拍在马背上。
  “年儿,活下去。”说完,身体一晃,便跃入院里。
  院里,刀剑相碰的声音当当的直响,诗落山在黑影十一鹰的围攻下艰难的支持着,诗落山的周围围绕着一张剑网,抵挡着一波猛于一波的攻击。剑网慢慢的没有那么密集了,背上又多出了一道伤口。
  黑影十一鹰中的一人叫道:“受死吧!”凌空一劈,宛如千斤的铁斧落下,诗落山横剑一挡,手臂手臂一震,剑差点脱手。
  站在房顶上的黑煞喊道:“诗落山,把雨落花前的心法口诀告诉我,我就饶你不死。”虽然黑煞已经抢得《雨落花前》,可如果没有心法口诀,等同于一堆废纸。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黑影十一鹰,迟迟没有杀下手,而是车轮战,消耗诗落山的体力。
  “风花雪月”、“风雨无阻”、“人在天涯”、“雨过天晴”和“月落乌啼”。一遍遍的使,黑影十一鹰还是近不了身。
  正焦急着白煞突然发现了一道人影站在对面的房顶上,白煞微微一笑:“师哥,我们的‘救星’到了,只要抓住诗落山的妻子,不怕他不说。”说完身子融入黑夜,奔向玉娘子。
  玉娘子感觉身后一股劲气逼近,忙转身运剑一刺,简单的一刺,却是剑气凌厉,白煞虽然可以用手掌接下,但难免会会受伤,如果要是不小心伤到了自己的脸,那可不妙。白煞不愿冒这个险,因为她的脸,不仅是美丽的代言,更是爱情的杀手锏。
  白煞身一偏,躲过一刺,接着迅速靠近,准备一招擒住玉娘子。玉娘子拿手的不是剑法,而是暗器。白煞离她太近了,用寻常的暗器根本伤不了白煞,况且距离太近,手施展不开。玉娘子手一松,剑滑落,白煞以为玉娘子因为绝望,所以放弃了抵抗,她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对,别做无谓的抵抗。”       正当白煞准备制住玉娘子的时候,玉娘子的嘴一张,一枚微型的穿心针迅速飞出,由于距离太近,本来就放松警惕的白煞岂能料到于玉娘子还有这一手。啊的一声,穿心针插在白煞的左眼上。白煞怒不可遏,手刀一划,玉娘子的脖子处出现一条血痕。玉娘子的身体砰的一声从房顶掉在地上。
  诗落山听见声音一惊,一边抵挡黑影十一鹰的围攻,一边循声看去,乍一看,诗落山的心凉如冰,相伴了十年的妻子就躺在不远处。诗落山的双眼泪光闪闪,剑舞的更快,更毒,完全是只攻不守。先前占尽优势的黑影十一鹰突然渐处下风,由于地形较窄,所以十一鹰都是三三两两的围攻诗落山,而其他人则是站在旁边掠阵。
  愤怒的诗落山像只发疯的狮子,疯狂的扑向前方的一名敌人。噗嗤!剑刺穿了那人的喉咙。“十一弟,十一弟......”
  其余的十个人个个像一条条蟒蛇,张着大嘴,再也不顾及什么心法口诀了。他们要报仇,为十一报仇。
  诗落山在猛烈的进攻下,再也抵挡不了,他就像一只小绵羊在众狼的围攻下只剩下一堆白骨,雪白的骷髅怒视着剩下十二人。这就黑影楼十一鹰的真正的实力。
  远处的黑煞正在查看白煞的伤势,所以等他发现了其余十鹰要杀诗落山时,已经来不及出手阻止。黑影十一鹰虽然是黑影楼的招牌杀手,可并隶属于无风煞。他们直接听命于黑影楼楼主黑影。这次之所以愿意相助,只是因为酬劳丰厚。
  黑煞和白煞飞身落地,不满的对十一鹰的首领黑月说道:”黑月,你违背了当初约定,所以那些酬劳你一分也不要想得到。” 
  黑月作为黑影的唯一女儿,她从来没把大师兄和二师姐放在眼里。黑煞和白煞虽然恼怒,但也拿他们没法。
  “哦!对了,十一弟因为你们而死,还有七弟断了一条手,九弟的断了一条腿,你看这笔账怎么算。”
  捂着眼睛的白煞走上前,柔声道:“月儿,十一弟的家人我们会妥善安排,至于老七和老九,他们的下半生我保证不缺钱用。”
        黑月,哼了一声,说道:“我们走。”黑煞和白煞阴着脸,他们是何许人?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虽然拿到了《雨落花前》 ,可没有心法口诀,等同于废纸。
        马车里,五岁的诗舞年哭闹着。黑影十鹰和黑白双煞走了后,白面书生才赶到,一进大门,浓重的血腥味弥漫着院子。一路上,尸体东倒西歪,上至八九十岁的老人,下至嗷嗷待哺的婴儿,无一人幸存。白面书生心存愧疚的转了一圈,心里失落不已。待他发现后门大开时,才发现没有发现诗落山的儿子诗舞年。
  白面书生从后门追出,一炷香功夫,终于在一处荒野发现了昏睡在马车里的诗舞年。出于对诗落山的愧疚,他决心养大诗舞年,传授武艺,将来好找黑影楼报仇。
  其实心法口诀到了诗落山的爷爷那辈,便逐渐不能 参悟心法口诀,心法口诀不能参悟,即便《雨落花前》修炼到第七层雨落花前,也只能施展一二成。
  诗舞年想到这里,握紧拳头:父母之仇,此生必报。
  “师父这次叫我来,说是能发现仇敌的线索。难道这二人是黑影楼的人?就算不是,应该和黑影楼有关。”
  诗舞年的师父正是当年的白面书生,因为记住了大部分《雨落花前》的秘籍,所以从中自己领悟出一套稍逊于《雨落花前》的落花剑法。诗舞年如今已经能把落花剑法使的纯熟,再加上白面书生的绝学魔云斩,诗舞年现在江湖上是少有敌手。可比黑煞、白煞和黑影十鹰还差不少。 

一男一女先后离开,诗舞年紧跟那黑衣男人,黑衣男人一个箭步,已晃到了树林里。诗舞年一惊:“原以为自己武功已得到师父真传,可眼前这黑衣男人的轻功就不比我差多少。”诗舞年施展着轻功跟踪着。
  诗舞年远远地看着黑影楼三个大字,心里的挣扎着,塌很想冲进去,手刃杀父母的仇人。可白面书生从小悉心教导他,做人低调,做事沉着。诗舞年强制压着怒火,远远地看着,他不敢再向前,哪怕再前进十米,都可能被人发现。黑影楼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出入的。
    黑影楼里,黑月背着手,焦急的踱着步。“大姐,二哥回来了。”五鹰叫道。
    “哦!老二回来了。快叫他进来。”
    “是”。二鹰疾步而来。
    “怎么样?交代的事办妥了吗?”二鹰踌躇着,看向身旁的五鹰,黑月一下就明白了,说道:“老五,出去吧!”
    五鹰,虽然不满,但还不敢顶撞黑月。
    “快说....”黑月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血刀门已经同意和我们联手了。”
    “同意了,太好了,有血刀门相助,此事必成。”
    “是啊!此事必成。”二鹰匕首一刺,轻易便刺入了黑月的肚子。黑月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发蒙,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从小一起长大的二鹰会对自己下杀手。
    “老二,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往日里,我对你也不薄。”
    “不薄吗?还敢说不薄,你每次都把功劳赖在自己一个人身上,什么好处都是你最多。我看在你是楼主的女儿,所以一直忍让。你要知道,在武功上,你未必是我的对手。”黑月现在毫无还手之力,就连逃跑的力气也没有,匕首上涂有十里香。
    二鹰一掌劈下,黑月的脑浆迸裂。二鹰搂着黑月,用舌头轻轻的在黑月脸上舔了舔:“如果你之前接受了我的求爱,又怎么会有今日呢?”
    站在门外的五鹰听见屋里动静,只身闯入,正看见二鹰搂着黑月的尸体。“二哥,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杀了大姐。”说着拔出索命刀,怒吼道:“去死吧!”    
    “老五,就凭你的索命刀,就像杀了我。你也太自不量力了。”五鹰和黑月的关系一直是十鹰中最好的,黑月被二鹰所杀,五鹰自然不会作罢!
    二鹰凭着一双肉掌,迎接着凌厉的索命刀。五鹰身子柔软,凭借灵活所以在短时间内未落下风。二鹰以功力和掌法见长,至于轻功就略差。二鹰以静制动,他想迅速解决五鹰,不然等黑影来后,十个二鹰也不够杀。
    二鹰故意卖出一个破绽,急于报仇的五鹰心下一喜,索命刀劈下,二鹰见五鹰上当,断魂掌一出,拍上五鹰的胸口。五鹰做出最后的一击,一“招魂飞魄散”从头上砍下。二鹰睁大双眼,不敢相信,他一直瞧不起的五鹰竟然还有后招。二鹰和五鹰双双死去。
    黑煞和白煞缓缓而来,赶来支援的侍卫守在门口,见到黑煞和白煞,众侍卫皆俯首。
    黑煞和白煞看了看地上两具尸体,二人相视一笑。黑煞笑道:“师妹,你这招一箭三雕果然高明。”
    “不,是一箭四雕。”
    “哦!第四雕是什么?”黑煞疑惑的看着白煞。
    “第四雕当然是老不死的。我们完全可以把祸嫁给白面书生的爱徒诗舞年。等他们打得两败俱伤,我们再来个坐守渔翁之利。”
    黑煞踢了踢二鹰双眼怒睁的尸体,说道:“就凭你,也想坐黑影楼地字号杀手。”
    “师哥,你说这次我们利用二鹰除掉黑月,会不会让老不死的起疑。” 
    “起疑吗?” 他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哈哈哈哈哈......
    “走,师哥,去把这个好消告诉老不死的,让他乐乐。”
     恩威堂里,黑影一身黑衣,蒙着一张脸,就连黑煞和白煞也没见过黑影的真面目。 黑影坐在虎椅上,看着堂下的中年男子:“你说黑煞和白煞杀了我的女儿。”
    “没错,他二人利用二鹰,杀了你女儿黑月。”
    “死得好,只要这个小杂种死了,我就不再有任何顾忌了。哈哈,想不到月和尚也有今天。”
    黑影接着道:“你说你血刀门愿意和我联手,杀了月和尚。”
    “没错,不过事成之后,我们血刀门要洪湖以南的地盘。”
    “好,爽快,不过你得露两手,不然我怎知你的实力是否配和我黑影合作呢?”
    “好,那我就让你看看,骷髅瘦的威力。”
    “骷髅瘦?我倒要见识见识。”
    中年男子手一挥,一条条黑色的雾气围绕着身体,然后形成一个骷髅状,飞向黑影。
    “哦!来得好。”双手一拍,黑色骷髅消散,鬼魅般的身影已欺近。黑影一声冷笑:“原来也不过如此。”
    黑影的笑容突然一冷,因为他看见被拍散的骷髅分成了十多个骷髅,已经包裹住了黑影的身体。黑影脸色一变,身影一晃,已退出骷髅的包围圈。黑影拍着双手叫道:“好,我就跟你合作,三日后到铁山寺汇合。”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破窗二去。蹲守在黑影楼外的诗舞年刚才本来想走,后来听见嘈杂声,以为有可趁之机,默默地等待着机会。诗舞年看见一道人影飞出,人影飞的很快,可从身法来看,他断定是师父。诗舞年疑惑:“师父怎么从黑影楼出来。难道师父和黑影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黑煞和白煞走进恩威堂,脸上无比的悲切,白煞悲痛的说道:“师父,月儿死了,被人杀了。”
    “我早就知道了,你们下去吧!”黑煞和白煞心头一震,这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三日后,铁山寺外。白面书生,黑影,黑煞白煞,还有黑影七鹰。
    黑影用深厚的内功吼道:“月和尚,出来吧!今日我就和你做个了断。”
    哈哈哈哈.....小声响彻整个山谷:“黑影小儿,你一个人送死就好,为什么还拉人垫背了。”
    “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白面书生有些发怒。
    “好,今日贫僧就替佛祖超度你们。”
    咚咚咚...木鱼声响起,众人都是头痛欲裂。”不好,噬魂大法,大家快坐下运功。“黑影说道。
    躲在远处的诗舞年虽然听见了木鱼的咚咚声,可却并不头痛。他见师父和黑影在一起,有些猜疑。对于诗舞年来说,一切与黑影楼有关的人都该杀。
    功力较弱的黑影七鹰个个痛的在地上打滚,不到一会儿,这七人都不动了,七窍流血而死。 月和尚飘然而到,站在铁山寺房顶上:”为师当日后悔收了你二人为徒弟。“此言一出,白面书生和黑影都是一惊,在这之前,他们不知道自己同出一个师门。黑影和白面书生虽同为一个师门,可月和尚从没有让他们相见过。
    月和尚当年见这二人都是练武奇才,虽觉察到二人心狠歹毒,却不忍让这两个千年难遇的奇才死于自己手下。于是决心收他们为徒,用佛法感化他们。可无奈这二人都是天性已定,无可救药。于是发誓绝不出山谷一步,已惩罚自己。
    黑煞和白煞勉强支撑,嘴角溢血。黑影全身乏力,手心紫黑。而白面书生,因从《雨落花前》的诗句里悟得心法,练成邪毒武功骷髅瘦。
    月和尚说道:“小白,你果然悟性比你师兄黑影高,竟然把我暗黑心法和诗家的《雨落花前》相结合,创出了骷髅瘦。今日为师就见识见识你的骷髅瘦。”
    白面书生手握一把桃花扇,桃花扇一扇,阴风阵阵,地狱之门大开,无数的鬼灵从土地里飘出,鬼灵逐渐形成了一个大骷髅,然后骷髅不停的缩小,瘦成了一张脸,貌美如花,但却毒如蛇蝎。好色的月和尚心一动,迟疑半分,黑影的分魂手已到,砰,月和尚强力抗下,只觉胸口一阵翻腾,呕出一口黑色的血。
    “什么,我中毒了,难道是那骷髅?”月和尚的致命伤不是黑影的的那掌,而是白面书生的骷髅毒气。月和尚心有不甘,身子像只泄气的气球,慢慢的变小,眼见只有拳头般大小的时候,月和尚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身体燃烧成一堆炽热的焰火,附近的草木瞬间烘干。
    白面书生脸色微变,心道:“不好,师父他竟然练成了骷髅瘦的第二层——浴火重生。” 白面书生身子轻轻一点,借助着草尖悄悄的准备逃走。他本想告知黑影,可细想之下,觉得借月和尚之手除去劲敌黑影也是不错的方法。
    几个跃跳,白面书生消失在远处的树林里。月和尚的肌肤渐渐地重生,头上的那把焰火渐渐地熄灭,露出一颗狰狞的人头。月和尚面无表情的看着黑影和黑白双煞,说道:“今日,谁也别想走?”
    话一说完,身子向箭一样奔向树林,速度比白面书生竟快上了数倍。白面书生本来打算逃走,可他又不愿意就这样走?所以,他藏了起来,躲在树林里,静观对岸之火,最好来个两败俱伤,这样自己才能有可趁之机。

    突然,白面书生发现身边的空气像加了铅似的,压在胸口上,让他几乎快窒息了。月和尚声音响起:“好徒儿,今日,为师就送你一程。”
    黑影非常清楚眼下的形势,如果白面书生被毙,凭月和尚刚才所展露的实力,无论是速度还是功力,都远超自己。“看来,只有拼死一搏了。”一个箭身,嗖的射出。
    白面书生脸色变得雪白,双眼微微发红,眼球里,两条蛟龙腾舞着。月和尚以为白面书生是吓得脸色雪白,其实不然,这是白面书生的最强攻击,阴阳轮回。
    天地被白面书生的阴暗气息所扰,山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里,成千山万的骷髅从白面书生的嘴里飞出。月和尚大惊:“不敢相信,当年那个文弱书生竟然骷髅瘦练到如此地步,我命休矣!” 
    远处的诗舞年焦急的手心直冒汗,他在犹豫,白面书生对他有养育之恩,而月和尚对自己有再造之恩。原来数年前,诗舞年偶遇月和尚,月和尚见诗舞年骨骼出奇,比之自己以前收的两个徒弟都更有天赋。于是月和尚准备收诗舞年为自己的第三徒弟,奈何诗舞年执意不肯。月和尚最终无可奈何,只好留下自己的绝学《骷髅瘦》给诗舞年,诗舞年踌躇着,最后还是接过了《骷髅瘦》。可就在这时,月和尚突然出手,拍在诗舞年的胸膛上,源源不断的内力输入,在强大的内力前,诗舞年体内淤积在任督二脉的坚硬秽物,终于崩塌。自此,诗舞年的功夫事半功倍。
    诗舞年终于还是做了决定。现在的月和尚勉力的维持着意识形态的完整,可在强大的阴柔气势前,自己的意识形态正在消散。
    黑影本来打算和白面书生联手对付月和尚,可这突然的变故让黑影有些惊愕,微微一怔,便回复心思。现在,他要帮助师父杀了自己这个二师弟。
    月和尚的五官逐渐变形,恐怕支撑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月和尚突然叫道:“舞年,快救为师。” 虽然当年诗舞年一直没承认月和尚是自己的师父,可他心里也十分感激月和尚。白面书生虽然是诗舞年的师父,可他并没有把真正的武功传给诗舞年,而只是把不入流的魔云斩传给了自己。
    诗舞年自得到了《骷髅瘦》后,不管怎样的修炼,都无法练成第一层,至今依然无法突破。 诗舞年看着眼前的那个巨大漩涡,突然获得启示,把自己最熟悉的《雨落花前》相结合。结果超出了诗舞年的意料,自己的身体没有受《骷髅瘦》邪毒的气息所侵袭,而是变得心神更清更强。
    诗舞年迅速的蜕变着,肉体开始慢慢的腐烂,只剩下一具骷髅,瘦的只剩下一根线。骷髅闪电般的速度划去,诗舞年不是去救月和尚,现在他的心智已被杀戮之气所惑,他只想报仇雪恨,只想见血。呼呼呼!黑煞和白煞的身体被瘦成一根线条的骷髅慢慢的削去一片片的肉,骷髅线条太快了,几乎是瞬间就让他二人变成了一具雪白的骷髅。
    白面书生,黑影和月和尚都没有发现诗舞年的变化,对于诗舞年,刚才其实大家都感应到了,可是没有一人会在乎这个弱小的存在。
    轰!轰!轰!远处的黑影正在以绝世的幻影牵制白面书生,月和尚顿感一阵轻松,刚才的强大的气势稍稍变弱,但已足以顺畅呼吸。
    “好徒儿,为师果然没错你。”月和尚诡异笑了笑。突然翻手一掌,巨大的魔力作用在黑影的身上,黑影迅速晃动的身子停了下来。黑影不敢相信,月和尚会在这时偷袭自己。黑影的胸口的窟窿慢慢变大,变成一道黑色的影子。月和尚嘴一张,用力一吸,影子被吸入。
    月和尚是因为刚才看出了白面书生是拼着耗尽真元,功力才短时间里剧增数十倍。白面书生的嘴角溢血,脸色由雪白逐渐变为红润。
    “我的好徒儿,你还以为《骷髅瘦》真是你所创的,为师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骷髅瘦》。”说着身子身子化为一把骷髅剑,射向白面书生。诗舞年化成的骷髅线条嗖嗖的飞来:“休得伤我师父。”
    白面书生脸色一喜。骷髅线条缠绕着骷髅剑,骷髅剑竟然无法移动半分。骷髅线条由暗黑色变为紫绿色,线条慢慢的陷入骷髅剑。骷髅剑剑把上的小骷髅突然从剑上脱落,骷髅剑瞬间消失,一道黑影被抛出。
    白面书生心一惊:“年儿的功夫怎么变得这么厉害。”
    诗舞年的心智已慢慢的清醒,身子迅速恢复成人形。“年儿,做的好,快来扶为师一把。”白面书生诡异的笑了笑。
    诗舞年伸手,准备扶起白面书生。可就在这时,白面书生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灵魂锁”,灵魂锁一出,诗舞年的身体被仅仅的束缚,灵魂被囚禁在一个葫芦里。
    哈哈哈!“别怪为师心狠,只能怪你太过强大。你的存在,威胁到了我统治鬼魅界。”
    诗舞年痛苦的挣扎着,可无奈灵魂被锁,身体就像一具行尸,毫无生命迹象。
    就在诗舞年绝望的时候,沉睡在铁山寺下洪荒兽铁牙苏醒,轰隆隆!铁山寺瞬间化为虚无。原来铁山寺修建在这里主要是靠佛法镇住洪荒兽铁牙,可月和尚死了,已经没有人能够再镇住它了。洪荒兽铁牙身体像座大山,一条尾巴像一棵倒地的参天大树,两颗眼珠血红,宛如一间房屋,嘴边露出两颗巨大的牙齿。 呼呼呼!洪荒兽铁牙的鼻子呼着气,怒视着身受重伤白面书生。
    突然洪荒兽铁牙开口了,用阴沉的声音说道:“愚蠢的人类,臣服于我吧!” 
    白面书生自小天赋异禀,怎可轻易臣服于洪荒兽铁牙。现在白面书生已使不出最强的一击了,他最多能使出平时的五成功力。发证之间, 一道黑影迅速的窜入白面书生的身体。那道黑影声音响起;“哈哈哈!我的好师弟,赶快献出你自己的灵魂,否则我让我魂飞魄散。”
    白面书生的精神世界里,白面书生的灵魂被黑影擒住,黑影正在慢慢吞噬着白面书生的灵魂。白面书生大声叫道:“不......” 。
    黑影嘿嘿一笑:“就连师父月和尚都被自己吞噬掉灵魂,何况你呢?现在我就借用你的身体,创造一个我们的骷髅世界。”
    两眼无神的白面书生突然眼睛一睁,脸色变成紫青色,隐隐的说道:“铁牙,如果你愿意臣服于我,做我的坐骑,我倒可以饶你不死。”
    洪荒兽铁牙一惊:“饶我不死?还真敢想。”
    “既然不臣服,那就死吧!”洪荒兽的血盆大口一张,用力一吸,顿时天地变色,群山颤抖。黑影稳如泰山,双脚仅仅的吸住大地,只有被锁住灵魂的诗舞年被飞沙走石卷走,一道被吸入洪荒兽的嘴里。诗舞年心里七上八下,他不想就这么完蛋。
    洪荒兽铁牙的肚里,诗舞年的身体被带进一个小湖,湖水里汩汩的冒着血红色的水泡,掉进小湖里的任何东西都在慢慢的消融。诗舞年的身体正在下沉,身上的血肉正在缓缓地被消化。血肉消化的同时,血红色的湖水漫入诗舞年的精神世界,锁住诗舞年的“灵魂锁”正在慢慢的腐蚀。
    “啊!太好了!我终于自由了。”诗舞年的灵魂兴奋的叫道。
    诗舞年飘到小湖上方,嗖的钻入小湖。血红色的湖水虽然腐蚀性强,可只对有实体的东西,对于灵魂,血红色湖水是没法融化的。
    在湖水里转了一圈,可自己那具骷髅金身不见了,诗舞年失落的说道:“看来是被洪荒兽铁牙消化了,现在只能再找一个身体。去哪儿找呢?哦!洪荒兽铁牙的身体就不错。凭借自己的强大灵魂,占据洪荒兽的灵魂还是有希望。”
    呼呼!诗舞年冲进洪荒兽铁牙的识海,不到一刻钟,识海的防御堡垒被攻破。诗舞年的灵魂正式占据了洪荒兽铁牙。
    诗舞年愤怒的眼睛一亮,庞大的身躯呼呼的奔向黑影。黑影疑惑的看着洪荒兽铁牙:“怎么一下子洪荒兽的气息就强大了数倍。”
    洪荒兽诗舞年前爪一抓,瞬间电闪雷鸣。黑影身影无限放大,灵魂蜕变成一条黑色蛟龙,硬抗下这撕天裂地的一抓。
    洪荒兽诗舞年眼里冒出喜色:“没想到这一抓就蕴含了这么强大的力道。”
    洪荒兽诗舞年和黑影僵持着,洪荒兽诗舞年叫道:“师父,你告诉我当年那个告密客人的身份,我就放过你。”黑影艰难的硬抗着,原本以为自己吞噬掉月和尚和白面书生的灵魂,自己就可统治鬼魅界,可在洪荒兽诗舞年的面前,他还是差了一截。
    黑影慢慢的吞出了七个字:“八卦门门主新月。” 
    “你已经没用了,受死吧!”
    洪荒兽双眼变成暗绿色,瞳光闪烁,无数的光线小剑瞬间将黑影刺的魂飞魄散。
    洪荒兽诗舞年黯然的看着寂静的山谷。突然,铁山寺的废墟中传来一个和尚的诵经声。洪荒兽诗舞年看去,一个秃头和尚敲着木鱼,诵着普渡经第十五章,生死轮回。
    洪荒兽诗舞年恶狠狠的看着那人,厚道:“你是谁?”
    那人答道:“我是因,也是果。我是客,也是主。”
    洪荒兽诗舞年怒吼:“你就是八卦门门主新月吧!所有的恩怨都因你而起,要不是你,诗家也不会惨遭灭门。”
    “施主,何苦呢?我自知当年罪孽深重,所以才剃度出家。我已放下,你为何不能放下呢?放下了,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既然你要为你父母族人报仇,来吧!只要你答应在杀了我之后放下屠刀,诡异佛门,我也就此生无憾了。”
    “想得美,拿命来。”洪荒兽诗舞年的尾巴一甩, 扫向新月。新月嘴里不停地念着经,经书的一个个字符渐渐地组成一个巨大的八卦。洪荒兽诗舞年的尾巴刚一扫到,新月的身体被巨大的八卦幻化成一道符,进入了洪荒兽的身体。
    化为符的新月一声爆喝:“轮回生死符。”
    瞬间洪荒兽消失,铁山寺恢复原貌。只有凡人身体的黑影、白面书生、月和尚黑白双煞以及黑影十一鹰都躺在一处空地上。
    诗家院落里,诗落山和玉娘子正焦急的等在家门口,玉娘子说道:“山哥,你说年儿去县府参加考试已经一个月有余了,按理说是今天该回来了。”
    “玉儿,别急,我们孩子你还不清楚,年儿从小就被教导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何况只是简单的一次县级考试了。” 
    “莫如生死劫,一笑一骷髅。” 远处传来声音。
    玉娘子高兴说道:“是年儿的声音。”诗家门前前出现一个人影,正是诗舞年。
    “爹娘,我回来啦!”
    这时,天上的一团白云上,一个道士模样的人笑呵呵的看着诗舞年一家幸福的一幕,然后对骑着洪荒兽铁牙的新月说道:“新月师兄,你用骷髅之力所创的骷髅世界果然没有丝毫的杀戮气息。骷髅世界比起凡尘世界的确太平了不少。”诗舞年等人其实都死了,只是得道后的新月新生怜悯之心,用骷髅之力创造出一个骷髅世界,并且让所有人都重生了。
    二人又看了看重生的白面书生的等人,白面书生正在私塾里教书育人,黑影正在砍柴,月和尚正在免费为民众诊病。
    新月满意的笑了笑:“师弟,我们走,回天外天。”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于成都   竹鸿初
    备注:“大部分写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我承认,借鉴了吞噬星空的情节。” 

15
     
书签:骷髅 编辑:平时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靠近太阳 下一篇琉璃盏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梦回1989] [竹鸿初]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