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家侦探 - 另类先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尸”家侦探
2016-07-06 10:36:47 作者:周池 】 浏览:1986次 评论:0
编者按:小说《“尸”家侦探》构思奇妙,创作笔法不俗,人物刻画形象,文字厚重,语言特色,故事情节虽属虚构却生动逼真,是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凝练深刻,耐人寻味。世上本无鬼,只有心怀鬼胎的人。作者以传奇浪漫的艺术笔法将大千世界的生活百态、人性善恶万象贯穿于故事之中,赋予了人们一个道理:精于算计别人的人终归都会变为尸鬼,人心不足蛇吞象,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因果报应也!问好作者,遥祝创作快乐!

     引子

   

  我叫蓝星,我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就是传说里说的阴阳眼,我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也就是说一些不干净的东西,那是几岁上的事情我记不得了,我只知道因为这双眼睛我受到数不清的歧视,他们都把我当作另类,没有小朋友愿意和我一块玩,上学的时候同学疏远我孤立我,仿佛不是我的眼睛能看到鬼,而是我本身就是鬼。大学毕业了,我仍然没找到女朋友。是啊有哪位姑娘喜欢一天到晚和一个见神见鬼的人呆在一起呢!因为这双眼睛我无法找到工作,我大学的档案袋里明白的写着一条,蓝星2007年某某系应届毕业生,修完大学所学专业,成绩优良,但是有一双科学无法定位的眼睛,能看到一些不应该看到的东西,与我校某某年一神秘事件有千丝万缕的关联。有这一条足以令所有的公司将我拒之门外。我不记得自己的父亲母亲,我从小就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因为这双与众不同的眼睛,我从一个城市漂泊到另一个城市,因为这双眼睛我无法停下自己的步伐,我无法找到自己的归宿。可是不管我走到哪里,我都能看到他们,也许用他们不太恰当,虽然它们也曾经和我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过。

  阴阳眼是民俗信仰中的一种通灵的特异功能,代表能看见鬼魂等其他人看不见的超自然现象存在。而阴阳眼这项能力从未通过科学检验,然而,仍有不少人相信阴阳眼的存在。民俗信仰中,阴阳眼可以是先天带来的,也可以是因好奇而后天施法而“开”的。虽然阴阳眼并未得科学证实,但在许多宗教中,都有能够用肉眼看见灵体的人物。这些人通常都是神(如基督教中的耶稣),先知,或有神性的人物。可是我既不是神也不是先知,只是一个和你一样的浑浑噩噩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再普通不过的人。既不知自己来自何处,又不知将去向何方。

  我痛恨自己这种能力,也请你千万不要羡慕我这种能力,如果可以,在不失去光明的前提下我愿意将这双眼睛无偿转让给你。这个世上是没有鬼的,如果硬要说有一个地方有,那么是在人的心灵里。内心有鬼的人才可怕,你们怕的是应该是那种心怀鬼胎的人,而不是像我这样一个堂堂的大学毕业生,我能看到鬼,可是你以为我愿意吗?尘世中的尔虞我诈我领教的还不够多吗!上天啊,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好的工作看来是没着落了,我只好应聘一些出力气的活,譬如说我现在的工作一家连锁超市的理货员,我现在北方某某省会城市,姑且称之为S市吧!其实我不喜欢黑天,因为一入夜也就是群鬼现身的时候,相信我,死去的人并不是马上就升入天堂或者坠入地狱,有些冤死鬼迷魂鬼终日在我们夜间的城市里游荡。

  超市不太大,不过处于热闹的马路上,二十四小时营业,估计海绵宝宝会喜欢这个工作,理货员带我一共三个,这里不需要资历,我的大学文凭也没好意思拿出手,其实还是知名大学呢,不过我懒得解释,老板只是简单看了一下身份证,然后输入当地的公安系统发现没有案底,就招我了。每天的工作就是出货进货,整理货架,夜班的话还要伴收银员的角色。也不知道怎么排班的,居然把我排成了大夜,每天都是如此,白天睡觉,晚上工作,如果我有《超市夜未眠》里男主角的本事就好了,可是遗憾的是我没有,我有的能力是我不想要的。

  我长得不帅,不过也不难看,三十大几了,还孤家寡人一个。什么人什么命,小时候街坊李奶奶跟我说的,所以我认命。虽然我能看到他们,但是他们也不来轻易招惹我,这么多年倒也相安无事,我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过这么多年我居然没有精神分裂,这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他们那个世界也有秩序的【为了尊重这些灵魂,我还是用他们吧!】,至少目前为止虽然我看到过数不清的鬼,但很少有凶灵恶鬼,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游荡着,因为有令他们牵绊的事或者说未了之事,也就是说这些灵魂生前可能死不瞑目。 

   

   一.保险你们好好过一生

   

  能看到鬼并不就是说我就已经看破了生死,我还没有那么好的觉悟。这天晚上,买东西的人出奇的少,我一个人坐在收银台前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手机,忽然一辆夏利出租车无声无息的停在店门口,从驾驶位上走下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一脸的沧桑和落寞,他径直推门走进来,递给我一张百元大钞,钱然后自顾自的拿起一罐雪花啤酒,拉开拉环,一仰头就见底了。我上下打量了一眼,赶忙说“师傅你不能喝酒,酒驾给交警抓着是要扣分罚款的啊!”不知怎么回事,他一进屋我就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寒意,虽然是春天了,但是北方的夜晚还是会很凉,我紧一紧衣领。

  中年人懊丧地说“别说交警,大街上连个鬼影都不见,我出了一晚上的车,连一个散客都没拉着。”说着嘴里连叫晦气。“还是谢谢你的好心,不过等下我就要交车回家了,我家就在前面不远的大街拐角。”他接过我找零的钱,抹过身像来时候一样无声无息的开车走了,我甚至没有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国产车什么时候档次这么好了,我微微纳罕。

  现在是午夜十二点刚过,这时候正是群鬼游荡的好时候,你信不信当你走在黑漆漆的街面上有可能和你擦身而过的就是一只鬼呢!你别不信我的话,因为我能看见你看不到的东西。我靠在座椅上正想小憩一会,忽然先前那辆夏利车又停在门口,还是那张忠厚的脸不过写满落寞。他不好意思的耸耸肩道:“大街上起雾了,我进过所有的商家店铺怎么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往常这时候虽然过了午夜可还是会有商家营业的啊,我开出了老远,转来转去只看见你一家亮着灯。所以只好又来了。我刚才回家了,可是家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往常这时候,我闺女早就放学回家了,她就算没睡着也精神着呢,我老婆跟我说过,干我们这行的一脚油门一脚刹车,踩在鬼门关上,不到我平安回家她都睡不踏实,可是我找遍了家里所有的角落,就是找不到她们,别是出了什么意外了吧!”他懊丧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我打电话可是显示是忙音。麻烦你再给我一罐雪花!”

  我看了看他又情不自禁的看了眼窗外,街道上虽然过了午夜,但是车辆川流不息,还有许多留恋夜生活的人往来穿梭着,也没有起雾。我细细的打量着他。中年人说“我的眼睛没毛病啊!许是开车太久有点精神恍惚了。”我示意他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说“干你们这行很辛苦啊,这么晚了还不能收车回家。”他苦笑了一下“跟你一样,为了生计奔波,我家是乡下的,在城里租房住,你知道省城里的房价有多高啊!学费有多贵啊!为了让他们娘俩过上好日子,我没白没黑的工作,不辛苦怎么赚钱啊!算了今天晚了,也拉不着客人,就看见你一个人陪我聊会吧!”我点点头,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驾驶证,后面的夹膜里有一张三人的合影,我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位师傅,女的应该是他老婆,四十上下的年龄,面容姣好体态端庄,旁边一个活泼可爱的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好幸福的一家人。果然中年人也是一脸温馨的样子。他指着照片上的娘俩说“这我老婆,去年上班的公司倒闭下岗了,现在靠打零工赚钱养家,这我闺女,学习不用操心,要强着呢,家里得了数不清的奖状,真给我争气。”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头一阵子我买了一份保险,就是那种十、重大疾病的保险,如果我没了可以得到一笔可观的保险费,足够他们娘两好好过下半辈子,不过我得好好活着你说是不是,对了不能再喝了,我还要去找她们呢,谢谢你大半夜的陪我唠嗑。”我无奈的看着他,真的我该怎么对他说呢!我能说你是一个鬼吗?我可以这么残忍吗?

  他踉跄的站起身,打算出去,忽然门无声无息的开了,我心道今晚什么状况啊!怎么来了这么多东西,可是眼前的这个不是那东西而是一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姑娘,而且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身材高挑,料峭的春风中穿着一件短款白色的羽绒服,衬托的凹凸有致,细细的眉眼,闪动着柔柔熠熠的光,我呼吸忍不住一窒。那姑娘堵住了中年人的去路,眼睛里说不上是悲悯还是怜惜,总之有一种数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其中,她手里拿着一只精巧的物什,此刻从那器皿里亮出一道蓝色的光指向中年人的眉头。然后一把好听的声音响起“你现在哪也去不了了,跟我走吧!”男人声嘶力竭的喊道“不,找不到他娘两我哪都不去,你闪开,别逼我对一个姑娘动武。”他气势汹汹的迎头闯过去,我正想上前阻止,可是他走到那姑娘身前一步的地方就像遇见一道无形的气墙,此后不管他如何努力都无法跃前一步,他的努力终告失败,最后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瘫在地上。

  那姑娘用一种比较和缓的口气说“你知道吗?不是这街道上没有人,是因为你死了,你现在是一个鬼魂,你看不见他们,他们也看不见你。你的老婆和女儿都好好的呆在家里,你现在可以放心的跟我走了。”我上前一步拦在两人身前说“这位小姐,你要带他到哪去?”中年人声嘶力竭的喊道“你骗人,你骗人,你说我死了是鬼没有人能看到我,可是”他转过身指着我“你和他为什么能看到我?”姑娘淡淡的道“他和别人不一样,至于我,我的职业按句时髦的话来说叫灵魂捕手,在我们那里也叫“尸”家侦探,再说只有人爱骗人,可是骗鬼的事情我从来不干。你能看到我就证明你已经死了,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你归我管。”我愕然的看着那姑娘“你怎么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姑娘笑吟吟的道“我还知道你许多不知道的事情,不过说来话长,本姑娘今天公务在身没心情和你讲故事,我的职责就是带他走。你不会妨碍公务吧!”我连叫了几声天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鬼差,我还以为鬼差都是黑白无常牛头马面那样呢!”

    “我不是鬼差,我是灵魂捕手。”

    “我说反正性质差不多,都是一个部门的。”姑娘不耐烦的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啰嗦!”说这话上前就去抓那中年人,中年人瑟缩的往后退着,我再一次拦在两人身前,说道“他一直在这世界上游荡者,莫非有什么冤屈或者什么未了之事。”我若有所悟“不会她是被他妻子害死的吧,为了那笔保险费,这样得桥段剧本里屡见不鲜。”

  那姑娘上下打量我一眼“你没毛病吧!”说着伸手试了试我额头“不烧啊,那就是侦破剧看多了。”中年人摇了摇头说“我妻子是个善良的女人,不会干那样的事!”

    “也说不准,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人心怀鬼胎还会跟你说。”

    “你别瞎猜了,他是得急病死的不是被人谋害的。”我骇然道“你怎么又知道了。”姑娘道“跟你说了我什么都知道,连你不知道的我都知道。”说着认真细致的凝视着我的眼睛。给一个姑娘家家这么近距离端详我感觉浑身不得劲,也说不清哪里难受。

  中年人一拍大腿道“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出车回来,刚停好车就觉得胸口难受像堵着一块大石头,那种疼痛根本无法忍耐,那一阵子为了还贷款我没白没黑的开车出租,连续熬夜的许是太累了,我觉得好像很舒服的睡了一觉,然后不知怎的我又坐在驾驶的位置上,然后我就开车四处转着,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然后我就跑到你这里来了。”我下意识的打开收银箱,果然我看到一张面值百亿的冥币。中年人不好意思的从兜里掏出我找零的钱递给我“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这样。”我推开门打量着门前的夏利出租车,外面那里有车在,只有一辆纸糊的小轿车。中年人也看了一眼,然后两行热泪滚了下来,“真难为她了,就连号牌都跟我身前的车子一模一样。”

  那姑娘打断我们“别动情了,说说看你为什么要从冥界跑回来,你回来总有个理由吧!你知道在转世之前偷跑回来是要重罚的。”

  “会怎样?”“轻者不能转世投胎,重者灵魂消弭。没办法仍将有人讲的法律,冥界也有冥界的规矩,所谓无规矩不的方圆。”“我知道干什么都得按牌理出牌,不过他偷跑回来总有什么缘由的吧,可否通融一下。”

    “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何况我没有让他灵魂俱灭已经很通融了。”

    “你刀子嘴豆腐心,大人有大量,我叫你姑奶奶成不成。”

    “谁是你姑奶奶,我有那么老吗?”她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皱了一下眉头说道“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我看了一眼他的手机透明的质地,APPOL的标志,什么时候苹果又出新款了,我怎么没见过,她摇了一下手机做了一个不解释的手势,别说我还真拿她没办法,看起来她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儿,不过手底下见真章我可能未必是她们鬼差不对按她说的灵魂捕手“尸”家侦探的对手。

  中年人拼命的抓着自己的脑袋用力在想,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亮,对了我想到了,因为半年前我就觉着胸口不舒服,所以瞒着他们娘俩偷偷上了一份保险,如果我得病死了,会得到一笔可观的保险费,可是我没有告诉她们单据我藏哪了,如果找不见这笔保费就泡汤了,我回来就是想跟他们说这件事。那份保险,可以保险她们娘俩好好过一生。“

  “可是你是鬼你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你看不见他们,他们也看不见你。”

  那姑娘忽然道“别瞅我,我现在已经够通融了,如果给上面知道了,就是降职的处分。我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了。”我促狭的笑道“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对了你不方便出面,你有没法出面,只有我自告奋勇去了。这件事就交给我了,对了你把单据藏在哪了。”“就藏在我夏天日常穿的衣服里面了。”那姑娘忽然道“不好,今晚是他头七,他妻子准备烧一些他平常的衣服给她,你如果跑得快还来得及。”我怒声道“你知道为什么不早说。”那姑娘笑道“有车。”我望了一眼那辆纸糊的夏利“这当口了你还开玩笑。你有心没有?”那姑娘一副无辜的表情“我说的车是我的摩托车啊,我又没说哪辆车,是我说的不明白是你听话听不明白。”我恨声道“你不早说,现在救人如救火,你就行行好吧!”

    她的车很拉风,她踹开油门,引擎声不大,车子风驰电掣般开出去,而且很有方向性,我回头一看那辆鬼车轻飘飘的跟过来。在一处十字路口,一个空地上,照片上的母子两正笼着一堆火,在烧一些纸钱,气氛很是凄凉,母子俩抽噎着,正打算见一见看起来很体面的西服扔到火里,我没等那姑娘听闻,跳下车飞也似的奔过去将那件已经溅上几点火星的西服抢过来几下将火扇灭。然后不管那母女两惊愕眼神,从西服的里怀里掏出一摞单据来,这才长吁了一口气“还好赶上了。”我看到那中年人就站在那母女面前,一脸欣慰的神情。

  这时那妻子才缓过神来“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今天是我丈夫头七,你别来打搅。”

  我摊开单据抵到那女人手里“我说这是你丈夫的保险,上面的受益人是你们母女,这是一份无价的关爱,这份保险,可以好好保险你们过一生。”

  女人一下呆住了,嘴里喃喃着,也许是她丈夫的名字吧,不过我清楚的听到最后几个字“这份保险是你拿命换来的,可以保险我们好好过一生。”说着掩面痛哭起来。不知什么时候那姑娘和中年人的鬼魂都离开了。我的使命也完了,我忽然脑瓜一热,一拍大腿“他妈的刚才走得急,忘了关店门了,菩萨观音保佑,千万不要遭贼啊!”

  这时那小姑娘还保持着清醒,追着我问“你是我爸爸的朋友吧!你怎么知道保险单在我爸爸口袋里。大哥哥你是什么人啊!”我做了一个潇洒的手势,头也不回地说“这事说来话长,如果讲起来会是一个很动人的故事。现在好好照看你妈妈。记住这份保险满满的都是你爸爸对你的爱。”

  我跑到超市的时候几乎已经疲累若死,刚一进店门,我那个气啊,只见那姑娘大模大样的坐在我收银台后面的椅子上,两只脚搁在茶几上晃啊晃的,一脸无辜的表情“我替你看店,你都不说声谢谢。”我问“事都办完了。那个师傅没受到惩罚吧?”我看见她一脸轻松的表情,知道有门,果然姑娘没有继续卖关子“什么地方任何时候都有人情在啊!我说的人情不是你想的那种拉关系走后门的人情,是人之常情的意思。现在他心事已了,已经安心的转世投胎去了。”我点点头“我替他们三个向你说谢谢了。不过我有个疑问,你到底是人是鬼。”还没等她回答,我已经有答案了,她不但吐气如兰,而且有影子。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嗅到一缕若有若无的清香。她在我肩上重重一拍,促狭的道““尸”家侦探社今天隆重开张,你禁住考验了,所以你也是我们中的一员了。”我长吸了一口气,刚想问还有多少像你一样的人,你叫什么名字,那姑娘就已经走远了,我追出去,那姑娘像是听到我心声似的,一把好听的声音荡漾在我耳边“是有很多像我一样的人,我的名字叫一朵,咱们有缘再会吧!”我心道可别再会了,我可不想再搅进什么局里去了。不过一朵的出现似乎令困惑我已久的谜团看到了一点曙光,这个谜一样的女子,究竟又会带给我什么样谜似的令人动心动情动容的故事呢?我的阴阳眼接下来又会看到什么呢!我兴奋的期待着,我知道这将会是漫长的一个不眠之夜。

   

   温馨的鬼故事,“尸”家侦探社捉鬼专门店隆重开张,敬请期待!

   

    二. 完美计划


    最近,我经常会做一个噩梦,梦里我会看见一个体无完肤的人,浑身鲜血淋漓,支离破碎,我看不清他的脸,似乎被什么动物撕咬过,看身形应该是一个伟岸的男子,也说不上是英俊还是丑陋,年龄大概四十几岁吧!他的声音无比的空荡忧伤充满无尽的沧桑感。“我死的惨啊!求求你,帮帮我,帮帮我!”我对这方面相当有感应,我知道我被鬼缠上了。每个鬼生前都觉得自己不应该死或者说不应该这么死,都觉得自己死的冤,都觉得自己应该长命百岁无疾而终。

    超市夜间很少有人光顾,我在货架旁打了个盹,迷迷糊糊之间我知道那个鬼又来了,这或者说就是第六感吧!不是只有女人才有第六感,因为这双眼睛,一切风吹草动都使我变得敏感起来,我只是假寐了一会儿,我倒想看看这究竟是一只什么鬼。朦朦胧胧间眼前似乎立着一个人影,飘飘荡荡的似乎足不点地。我猛然睁开眼睛,眼睛瞬也不瞬的直盯着“他”,那“鬼”似乎骇了一跳,轻飘飘的退后三尺,难道鬼也知道害怕?这件事变得越来越有趣了。我揶揄地一笑:“你如果觉得自己死的冤,似乎应该找阎王老子或者人间的警察,有冤伸冤,无冤报德。我只是一个打工仔帮不到你!”那鬼迟疑了一下道:“我觉得你能帮到我,我马上就到头七回魂夜了,我只想知道我究竟是怎么死的?只有你能帮助我,我也是经人......啊!不对是经别的鬼介绍来的,我忘了我已经不是人了!我记性不好!”我知道所谓的回魂夜是指民间有个传说,人死后在第七天灵魂将会回首一次.这是个在我国流传很古老,很多的一个传说,但是却无人能证实.但因为我经历的太多所以也就见怪不怪。我眼前像是蒙了一层雾,我看不真切他的身影。我说:“如果你有诚意的话就现出真身让我瞧一瞧,法医还要尸检呢!何况我如果连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如何帮助你!”

    那鬼幽幽道:“我不是不肯显出原形,是怕吓到你,因为我死无全尸,我死的真惨啊!我被一群狼咬死的,惨欧,要知道我生前是那么一个注重形象的人。”被狼咬死的,这还真新鲜,要知道就是狼图腾的作者恐怕再到内蒙怕也找不到那样大的一群狼了吧!我想可怜之鬼也必有可恨之处,我说:“你难道是探险者?死于狼吻还真有创意。好了你不必让我看了,我不是福尔摩斯也不是神探柯南,怎样给你伸冤抱屈呢?这还真难住了我。”“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不怕我的人,就是我的老婆孩子看到我都会筛糠!你果然不同于一般人,看起来我没找错人,我知道你有一个很厉害的朋友,穿梭于阴阳两界,俗名尸家侦探又名灵魂捕手。”我笑了一笑道:“你知道的还真多,那你还不有多远躲多远,如果给我朋友知道了,有你好瞧!”“我怕,但怕我还要来,我死不瞑目!”“把你的故事说来听听!”他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把那天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的说给我听,我听完嘴巴张的老大好半天没合拢来,这可是一千零一夜的故事,莫非我邂逅到天方夜谭的男主角。

    事情是这样的,七天前我面前这位事主正在他的野生动物园里视察他的狼园,忘了交代一句他就是我们市鼎鼎大名的野生动物园的前董事长慕容鹤,腰缠万贯,名下公司产权无数,因为经营管理得法,吸引的远近的游客慕名而来,这群狼是被驯养的,野性几乎磨没了,不过有时为了培养狼群的野性,还是会喂一些活物,保留它们身上最基本的狩猎本能,当然也是为了增添观赏性会在游人密集的时候把一些家禽扔在狼园里让游客观赏一些狩猎的血腥场面,能想到这个点子足以表明面前这个人很有生意头脑,虽然也被一些动物保护协会的人大加诟病,但不妨碍他赚得盆满钵满。就是在那天,他和一些员工为培育狼种来到狼园里,那些狼不知为什么突然跑出来,也许是管理者的疏忽忘记锁牢园门总之那一群狼都跑了出来,但是它们避开了别的员工,集体向慕容鹤呲起了獠牙发起了攻击,十几条狼的前后夹攻下,慕容鹤体力很快不支,被群狼扑倒在地,待其他员工手忙脚乱的喊来保安的时候,慕容鹤已经被撕咬得遍体鳞伤不成样子,在送医的途中便告不治撒手长辞。

    我皱了一下眉头,紧盯着他的眼睛,又追问了一句:“你是说那些狼避开别人只攻击你一个人,这怎么可能?看起来像是它们早有预谋,也就是说你才是它们的首要目标,它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致你于死地,可是你和狼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又不短它们口粮.......”

    这时身后传来一把好听的声音,犹如银铃般悦耳,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我身后,是一朵,我眼前一亮,算起来自从那个保险你好好过一生的案子完了就再没见到她,别说还真有点想她。“这你就不明白了,我百分百敢断定你是死于谋杀!”她的目光越过我望着雾里的慕容鹤,说不清是怜悯还是包含了别的什么情绪在内!

    “可是警方经过勘查现场最后断定是意外!我慕容鹤死于自己养的狼,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群狼只攻击我一个而放过其他人?如果搞明白这一点我就可以赶紧投生了。”“午夜十二点是你逗留人间的最后期限,到那时我也爱莫能助了!”一朵叹口气,目光望着远方,“有些时候有些事还是不明白的好!”我也糊涂起来,望着一朵。一朵对我莞尔一笑,脸如春花初绽,这一笑似乎什么都在了:“上次和你合作的很愉快,我们的职责就是让这些徘徊在人间的孤魂野鬼死得其所。”柔夷在握很温暖舒适的感觉,一朵见我发呆,轻轻抽回被我紧握的小手,脸上的笑容很是促狭。我慌忙干咳了一声来掩饰自己的不安。“让我们回到现场看一看吧!来个现场还原,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我笑笑说:“你还有这本事呢!呵呵,阴间鬼差也管阳间闲事。我跟你学点本事,免得事到临头只给你帮倒忙!一朵无可无不可的说:“好吧!那我们就去瞧瞧!”

    我坐上一朵那辆拉风的摩托,双手紧紧环住一朵的细腰,纤腰不盈一握!我慌忙压住心头的心猿意马,正襟危坐,眼睛不敢看她的背影,假装浏览周围的夜景,一朵倒也不以为意。那鬼速度也好快,紧紧尾随在后。终于穿过市区来到市郊慕容鹤的野生动物园,大门紧锁,门口有保安巡逻但这难不住一朵,一朵有的是法子在不惊动保安的情况下渗透到园林深处。

    午夜的园区,阴森静谧,鲜有人迹,只是不时传来一声不知名的野兽的咆哮声,我胆子本也不小,鬼都不怕,说老实话我不怕鬼我只怕心里有鬼的人。因为有一朵的先入为主,我也觉得这不是一件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的狼群攻击案。不过我很担心那些狼群的善后,因为毕竟它们只是禽兽!天性使然,一朵像是听到了我的心声,突然在我耳边说:“放心吧!那群狼被妥善的安排好了,不会再有人遇害,也没有一只狼因为这个事件被杀掉!”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

    来到狼园外,是那种电子门锁,如果没有电子卡绝对打不开的那种,园墙也足可以保证狼群不会逃出来。一朵突然胸有成竹地说:“果然和我料想的一样!平时这种卡都谁有资格佩戴啊!”慕容鹤迟疑了一下道:“一般园区的职工饲养员才有,我自己也有一个可以打开任何园区的锁!那天我可以确定肯定没带卡!但是园区的门突然就无缘无故的开了!不过之前门禁失灵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我找人看过了,故障排除就好了!”“也就是说完全有可能有人利用你的卡偷偷打开了园区的门!在猝不及防之下你受到了攻击!也有可能恰好那天晚上门禁又失灵了,不过一而再的巧合就令人怀疑了。”我诧异道:““你怀疑有人事先打开门锁,把狼放出来!不过还有一件事不明白,为什么狼群只攻击慕容鹤一个人,狼天性聪明,但还不可能有人能驯化它们攻击目标的唯一性和确定性吧!”一朵问:“你们景区难道没有监控摄像头吗?”慕容鹤答道:“有倒是有,不过都对着狼园内部,门禁那块恰好是监控盲区。”“那天你什么穿戴啊!我刚参加应酬回来,穿的就是身上这身西装,因为天冷我妻子特地给我带了一条她亲手为我织的围脖!”说到妻子,慕容鹤一转为柔情,可以想见他非常爱自己的妻子!

    一朵叹了口气:“好了,现场勘探完毕,事情的因果我大概有了一些了解!咱们回去吧!”我盯着一朵问:“这就完了?”“是啊!这就完了,不然你还要我怎样?”“那事情的真相呢!”“事情的真相永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气鼓鼓的坐在车后座上,一朵给我来了个聋耳陈,我老大没趣!回到超市,夜更深了。我看到慕容鹤的身影更淡了,看来他大限已到,过了子时就可以转世投胎了!不过他的神情更焦急了,我虽然看不见但是听他的声音已经流露出心底的情绪!

    一朵离开了一会,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正百无聊赖的转着签字笔,看见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一朵说:“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她手里拿着一件被撕的零碎的围脖那种血液一样的嫣红色,她把围脖凑到鼻子旁让我闻了一下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慕容鹤惊喜的道:“这正是那天晚上我围着的围脖,你怎么找到的?”我骇了一跳,慌忙缩头:“你啊你!连警方的呈堂证物都搞到手了,这明摆着上面是慕容鹤的血!”

    一朵又说:“你再仔细闻闻,这血的味道是不是很熟悉!”慕容鹤闻听此言把围脖拿在手里凑近鼻子细细的闻了一下,然后木然说:“有狼血的味道,不是我身上的血!这,这是怎么回事!”“你先说说,在你遇袭之前还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慕容鹤陷入冥思苦想,顿了一顿道:“之前一个月那群狼的首领刚下了一窝幼崽,但不知什么原因全部夭折了。”“后来那窝死狼崽怎么处理的。”“我夫人吃斋念佛,后来是她处理的,不过具体怎么操作的我没细问。”“那你那条围脖是怎么来的?”“因为秋天了吗,天气渐渐冷了,我妻子就给我织了这条围脖,我一直带在身边,因为是妻子织给我的,为了表示恩爱所以一直戴着!是啊!!之前我怎么没留意到这股淡淡的血腥味。”“嗯!你妻子的品味不错手艺也不错,这条围脖一定很花了些功夫吧!”“是啊!难道你怀疑我的妻子,我的妻子是那么高雅温柔的一个人,她怎么会害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事情已经很清楚明白了,你的围脖的染料就是混合着小狼的血制成的,我这么说你还不明白吗?狼最是瑕疵必报的动物,你那天晚上带着这么一条醒目的标志狼群不攻击你才怪。狼群是为了报复幼崽之死,恰好你带了一条沾染着狼血的围脖,这么说那群幼崽也死的很可疑了。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事情终于渐渐露出眉目,这该是多么恶毒的一个女人啊!处心积虑谋划了一个月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犯罪手法天衣无缝,也就是说那天晚上这个女人完全有可能利用那张电子卡偷偷打开了狼园的门,然后制造出一个令人大惑不解的意外事件,从而使自己逃脱法律的制裁!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不过我想慕容鹤未必能接受这样的现实!果不其然,慕容鹤忽然全身颤抖起来,掩面而泣。:“我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只不过我一直不肯面对现实!你们说如果事情的真相公布出去,她,她……会不会判死刑,那我们家族就全完了!我的孩子还那么小……”“做了事就应该承担后果,这你应该想到!”“也许我是罪有应得呢!我用自己的血赎罪!好吧!在你们举报之前,请先听我讲一个故事!”

    我和一朵聚精会神的听着,慕容鹤不愧为一个领袖一方的人物,讲起故事来声情并茂。我和一朵听得入了神。

    “很久以前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偶然的机会邂逅了现在的妻子,他老爸是某财团的公司董事长,其实我是处心积虑和她接近的,我真正的身份是和他老爸生意上竞争的另一个老总埋伏下的商业间谍,我不断的制造机会,并且凭着自身的努力终于在妻子的公司里担任了要职而且也获得她的青睐,终于有一天她答应嫁给我了,那是我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不过我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计划,那就是一步步接近集团的权力核心,我很有能力的,你别小瞧我。终于我登上了属于自己的舞台,我暗地里把公司的核心秘密出卖给我的雇主,搞垮了她老爸的公司,她老爸的公司从此一蹶不振,本人也因承受不了打击而一病不起,那时的我人生得意,风头正劲,我假装安慰她最后终于把她娶到手,要知道我老婆可是知名的美人啊!”他说到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我们度过了一段人生最幸福最美好的一段时光,我不是一个好人,也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后来我把我雇主的公司也搞垮了,我的生意也逐渐做大,不瞒你们说我外面还有别的女人,而且为我生了个儿子。纸里终究包不住火,终于还是给她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表面上还要扮演一对恩爱夫妻,这都是我内心的贪婪害的,我就像那些贪狼,贪得无厌,我恶贯满盈,只是你们能不能不去举报她,这也许是我留恋在尘世上最后的要求了!奇怪的是,我现在并不恨她,反而觉得一身轻松。”慕容鹤终于说完了整个故事,如释重负的出了一口长气。

    我和一朵面面相觑,事情终于回到原点上,是这么一个爱恨牵缠的复杂的复仇故事,我手里拿着那条染血的围脖眼神复杂的看着一朵,我没有侦破一件案子的喜悦和成就感,一朵耸耸肩故意不看我,一副你们人间的事我管不了的表情,可是我亲爱的读者们请您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


29
     
书签:侦探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收红包 下一篇用生命歌唱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周池] [周总]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另类先锋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