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如歌 - 挚爱亲情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生命如歌
2019-10-31 05:52:40自荐百家号 作者:李耀富 】 浏览:685次 评论:0
编者按:守望生命,这是每个人都绕不过去的坎,生命即顽强也脆弱。新生命的到来带来的是喜悦,即成生命的失去,带来的是痛苦和眼泪。既然知道生命是脆弱的,所以不虚度此生,这是走了的人对人们的期望,也应该是还在红尘中的人应该认识到和努力去实现的。走了的走好,活着的人更要过的快乐幸福。这是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但事实也如此。借作者这篇文章,祝福天下人幸福安康,快乐永远!谢谢赐稿,冬安笔丰!

昨天从腾讯上看到了一句话:没有在医院守望过生命,就不足以谈人生。这句话就像一瓢冷冰冰的泉水,瞬息之间就浇在了我的头顶,随后,逐渐地开始向周身蔓延,甚至,也浇到了自己的灵魂的最深处。

我是有资格来谈人生的吧?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如果真的以这句话为衡量的一个指标,我可以毫无愧言地说:我是可以谈人生的,而且,这其中充满着更多的酸甜苦辣,悲喜交加,是一般人难以知晓的。

    那是九二年春天的一个早上吧,我还生活在农村。那天,我起了一个大早,推着车子去拉树棵子,回来好剁成二劈柴烧火。那时候,正是刚刚成家两三年,日子颇为捉襟见肘,就是一个灶坑,生计能力孱弱不堪的自己也似乎无能为力地让它燃烧得旺旺的,如今想来,真的有些愧对于当时的老婆孩儿。

    当我汗水淋漓地回到家的时候,走进了厨房,看见妻子在哭泣。我很是莫名其妙,似乎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她泪水涟涟地说:三哥没了!然后,就扑在我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我那时虽是孱弱,但是也是一个男人,我的怀抱还是足以容得下自己妻子悲恸的哭泣。三哥,在我的印象之中,很模糊的,与妻子成家几年来,罕有见面。三舅哥,就是一个称呼,存放在我的记忆里,不如大舅哥那么让人熟悉得莫可奈何,也不如二舅哥亲近得胜似手足兄弟。

    那天,请了假,把尚小的儿子托付小姨看护,我们就坐车上了县城。三舅哥停放在县医院的太平间里。从未见过的三舅嫂,以及她的家人们在不停地忙碌,也承受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三舅哥家的孩子,也不大,略微懂了一点事儿,也是懵懵懂懂的。看着一个正是最好年华的人,就那么静静地躺着,毫无声息,再加上,妻子的大声的哭泣,我的泪便也如倾盆的雨淋湿我的脸颊。

    那是我第一次那么真切的感受到生命的死亡,竟然是那么的轻而易举,一切似乎都在梦里。一切要真的是梦,多好啊!

在那些天里,我是深深地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人的生命就像是一只晶莹剔透的玻璃棒,看上去很漂亮,又不乏充满了生命的质感;但,却真真切切的是脆弱不堪的啊!只要略微的有一点外在的力量,这生命的玻璃棒就会折断两截,甚至破碎成一地的狼藉。

还有一年,我们学校代表乡镇在县里参加篮球比赛。在去往县城的路上,我接到了小妹的一个电话。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哭不得,又喊不得,先是默默地承受着无比巨大的疼痛。等到了县里,与领导请好假,也来不及回家,只是在电话里与妻子说一声,然后就打车到了白山,见到了小妹。

我们俩儿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竟然有些冷静了。在设计北上的路线,坐飞机,白山没有飞机场,需要到长春,这样就耽误了行程。商讨了一会儿,终于弄明白了,北上最好的路线就是到沈阳坐火车,到西安,换车一路直达到陕西的清涧、榆林等地。

那些年,真的有一些祸不单行的味道。小弟因为有一点麻烦事,遭到了地痞无赖的恐吓,他胆小,就总是害怕。正好弟媳儿也想到自己母亲的身边去尽孝。如此,二人就商定到陕西的神木去投岳母小舅子。对于这个决定,我当时是不好说什么的,各立门户,各自做主,不好干涉。父兄也舍不得,但父兄似乎身在局中,更是一派的茫然。于是,他们就匆匆忙忙地踏上了用我的话说是“逃荒”的路程。不知怎么,他们却在半途的清涧下车了,在从火车站向乡路迈进的时候,弟媳儿与十一二岁的小侄儿同时遭遇了车祸。弟弟目睹了自己最亲爱的人的不幸,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整个人说是始终沉溺在痛苦与后怕的漩涡之中。

    我大致听了妹妹的叙述,心无限的痛,也无限地疼了起来,恨不得身长双翼马上就飞到弟弟身边,去抚慰他受伤的心灵,去操办余后的事宜。到了西安,换车,搭乘去往榆林方向车次。当车路过清涧,我们本来是要下车的,收到小弟的信息说是在榆林了,我们就继续向下。

    那次,我没有最后一次见到弟媳儿与小侄儿的面,据说他们面目全非了,早早就火化了。小弟人生地不熟的,就只剩下自己的痛苦了,一切的后事都是他的小舅子、岳母操办的。

    当一个人沉浸在痛苦的海水里的时候,这个人多半是麻木的。一路上,我的泪似乎是已经彻底流干了。人死不能复生,做好生者的事,才是最重要的。我告诉着自己。我当时有多大的心痛,多大的心疼,也许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时,我只要我的小弟能够安全无恙,我就已经很知足了。这样的惨痛,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像是有一把刀子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的四壁之上了。尤其是站在榆林殡仪馆的高坡上,慢慢地撒着小侄儿骨灰的时候,我彻底放开了自己憋闷很久的哭泣,两眼像是两股泉一时间喷薄着无限的泪水,纵横面目,打湿了衣襟,凉彻了骨髓。他们说小侄儿年幼,骨灰最好就地扬了,不能带回东北。小侄儿那是我父的心头肉啊!也是我疼爱的小家伙啊!他那顽皮淘劣的笑,还有他那稚气可爱的话语,一时不断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更加的抑制不住,就站在榆林这个异地的高岗上,让自己哭成了一个泪人,让自己痛楚成了一条悲伤的河流了。妹妹也是哭得一脸的凄惨。

    我终于没有把小侄儿带回我们的东北,想来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那时没有成熟的见识,就听凭别人的言说,那么做了,想来是满心的愧对与悔恨了。

    回来的车上,我默默地想着:一切要真的是梦,多好啊!

    生命,就是如此之痛,接二连三地吻了我。而我,却不能趴下,依旧要挺直着脊梁,向前,向上。

    生命,也给了我某些惊奇与喜悦,让我更加的珍惜生命的不易,感恩生命的来源,祝福生命的康健。

外甥女即将临产了!这是一个好消息。

    妻子说,咱们就陪伴在医院里吧!大姐、大姐夫,还有大姐夫的三弟、三弟媳也都在。而且,妻子又说:俊俊让你第一个从护士的手里抱过来新生儿!说你有文化,讨这样的彩头,吉利!

    我笑了,笑得妻子很是莫名其妙。如果没有三哥在,我在这里还算是有一点优秀的成分的。三哥那是鼎鼎有名的农民画大家,县里少有的正高级技术人员,享受着省政府的津贴。在他的面前,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学生吧了。还是让三哥来吧!我说。

    那一夜是十月初一。俊俊很反感这个日子,不想让孩子在这一天出生。在医院的妇产科的走廊里,我们静静地期盼着一个新生儿的诞生,即使熬夜伤神,也不在乎。时针在向十月初二靠近。我们在祈祷着一切顺利。

    十月初二的曙光降临在大地上了!

    一个多小时后,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走廊里的宁静!

    产房的门打开了,护士抱着新生婴儿走向我们!三哥快步向前,从护士的手中接过了新生婴儿。我也向前,那时,我整个人瞬间就变得像秋天的天空一般澄澈着,新生婴儿带给我的是对于生命的一种赞美,一种敬畏,一种虔诚的热爱!

祝福孩子的未来能够像我的三哥、他的三舅姥爷那样,学有所成,术有专攻,成就辉煌!

    那一次,错过了自己第一次抱着一个新生婴儿来到这个美好人间,我既很失落,但又很满足。

    后来,外甥媳妇临产在医院。妻子说:外甥媳妇说了,她小姨夫不去,她就不生孩子,忍着!她非得要你去给抱孩子。

    我错过了上一次,这一次,外甥媳妇又格外看重第一个抱着她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的人,我自然不好装什么,不推辞,坚决完成任务。

    当我从护士的手上接过新生婴儿的时候,我感觉我的怀里就是一个未来的世界,一个美好的世界,沉甸甸的,又那么辽远,那么清澈。尤其是看到孩子的那一双眼睛的时候,我更加感受到有一扇童真的大门已经打开了,我似乎嗅到了瓜果飘香,又似乎看到了稻谷金黄。孩子啊,我的双臂是那么的有力量,抱着你,走向这个美好的世界!孩子啊,我的胸怀也是那么的炽热,贴着你,连通着前生今世的阻隔,祝福你的未来可期,祝福你的人生一帆风顺!

    生命,是一首歌,总会有高低起伏的旋律,总会有跌宕多姿的情节;只要弦不断,悲也好,喜也罢,我们就要一如既往地站立好身姿,气沉丹田,面色虔诚,用心,也用情,抑扬顿挫地吟唱着,永不停歇!

赞(19) 公益犒赏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亲情浓浓,思念深深 下一篇想起妹妹的婚礼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倾情游记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