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话鬼 - 历史档案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七月话鬼
2015-09-22 16:46:52 作者:陈松山 】 浏览:3344次 评论:7
编者按:中元节,是传统中的鬼节。在我们的童年时代,也如松山老师所讲,被家长告诫,不敢出门,生怕遇到鬼。此时听松山老师讲鬼故事,别有一番情趣。本来听鬼故事是童年时期所迷,想听,可听完后的结局都是毛骨悚然,心惊肉跳,不知往哪里躲藏为好。但听完老师的故事,却有一种凛然正气弥漫心头。原来,再厉害的鬼,只要你心中坦然淡定,不屑一顾,它就拿你毫无办法。在老师眼中的鬼,只要你有一身正气,它就会远离你。也因此,想到了现实中的形形色色个鬼。其实,这些鬼犹如老师所讲的那些人们臆造的鬼,浩然正气就是他们的天敌。读罢文章,能感觉老师那种傲然的风骨,令人敬仰。

    “七月半,鬼乱窜”!

     每年农历七月的月圆之际,大人们就要告诫孩子不得夜出,须早早回家,关门闭户,然后点上香蜡,供上猪肉,默默祷告。大人们说;今天是鬼节,遍地都是鬼!

    鬼为何物?《列子•天瑞篇》说:‘精神离形。各归其眞,故谓之鬼。鬼,归也。归其眞宅。’大约是说人之一死,精神和肉体便各归其所,肉体归地,精神归天,这个精神(或者灵魂)就是鬼。但是既然离开了形体,鬼还有没有它自己的样子呢? 鬼是从死人身上分离出来的,每个人只能死一次,所以对鬼的样子众说纷纭,但都值得怀疑。造字的仓颉,把‘鬼’字弄成一个大脑袋扣在人身上,其实也是不伦不类,估计也是想象而已。

    鬼的样子,大约与人一般,有男女,大小,好坏,美丑之别;有大头,吊死,吸血,吸气之属。分类之详,不次于人世。

    鬼有鬼的故事,听鬼故事,是童年的享受,也是童年的折磨。每在繁星的夏夜,萤火虫在池塘边开始乍明乍暗的飞翔了,乡下人是不听孔圣人的话的,偏要语一语‘怪力乱神’,于是扯出几张竹席,摆在宽阔的塘岸上乘凉。摇起蒲扇,抽上叶子烟,开始讲鬼故事了,一边说,一边比划,或是是绿头发的鬼,咧着大嘴,突出两颗尖利的牙齿,或是披着一头又长又乱的头发,穿一身又长又白的衣服,惨白色的脸,眼角渗出一滴滴殷虹的血,于是,鬼的样子,就一夜一夜地,一点点地被乡下人生动地刻画在幼小的心灵中。于孩子们,听时是兴致盎然,听罢却恐惧非常,在夜里,低矮的柏树在夜风中是吓人的,潮湿黑暗的老房子是吓人的,冷风摇门的睡眠是吓人的,于是我总爱躲在床铺的里头,将‘危险’换给父亲。母亲甚至弟弟,蒙着头湍湍不安地倾听被子外一点点不同寻常的声响,一直到倦了,终于才可以睡去。

    有讲鬼故事的人,就有写鬼故事的书。《搜神记》,《灵鬼志》,《聊斋志异》,《微阅草堂笔记》,都是靠讲鬼出名。有几则鬼故事颇有意味,至今还记得。

    一则是蒲松龄写的青凤。写一个叫耿去病的狂生,听闻一个荒废的旧宅闹鬼,夜半那大门会‘吱吱’地自动开关,有时里面隐隐地还有笑语欢歌,耿生卷上被子,一个人跑去住在里面读书。晚上正在用功,一个披发鬼悄然而至,脸如黑漆,呲着牙对他笑。耿生望着那鬼,顺手拿来墨汁往自己脸上一抹,咧嘴瞪眼,一面‘嘿嘿嘿’地笑,一面凑近那鬼。鬼看了看不对劲,满脸羞赧地溜走了。

    一则是纪晓岚写的吊死鬼。说是一个姓曹的,借宿在别人家。半夜时,从门缝里飘进一件白东西,像一张纸,飘飘扬扬落地化成一个长衣女人,他不为所动。鬼又散开长发,吐弄长舌,挂在梁上作吊死鬼摸样。他笑道:头发还是头发,只是乱了一些,舌头还是舌头,无非长了一点,有什么可怕!?鬼又把自己的头拧下来,血淋淋的放在桌上,他憋憋嘴说:有头都不怕,何况没头?!鬼无计可施,一下不见了。后来他又一次来这家住宿,半夜门缝又响了,鬼刚一露头,他骂道:又是这个讨厌鬼!鬼一听,垂头丧气地走了。

    另一个是个大鬼。说一个姓戴的胆大不怕鬼,住进一座空宅子。到晚上,阴风吹窗,灯影幢幢,出来一个大鬼,问他:‘你真不怕鬼?’戴答:‘不怕’。大鬼挤眉弄眼,扮了几个鬼脸,又问:‘还不怕?’答:‘当然’。那大鬼换了个语气,轻声说:‘我也不一定非要害你,你只要说一个怕字,我就满足地走了’。戴颇不耐烦:‘真是岂有此理!怕就是怕,不怕就是不怕嘛,人怎可说假话呢!你要怎样,悉听尊便吧!’鬼再三央告,戴只是不同意。鬼无法,摇摇头叹息道:‘几十年从没遇见你这般顽固之人,又蠢又顽固,怎能住在一起?!‘只好兀自走了。

    还有一个大眼鬼。一个姓徐的穷书生,胆子却大,在庙里读书每至深夜。一夜,迷糊中见得泥墙上凸出两个灯,凝神再看,却是一张大脸,两个灯竟是两只巨眼!穷书生暗想:蜡烛快完了,正好藉此读书。遂拿书移位,靠墙就’灯‘,大声诵读起来,“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没念几句,‘灯光‘就消失了,扣壁叫唤,也不出来。又一夜,书生入厕,书童前面举蜡烛,不料这大眼鬼暗中突出,把书童吓瘫在地,书生捡起蜡烛放在鬼头上,对鬼说:你头大,正好做灯台。大眼鬼只能仰着头,不敢随意动摇。书生一面出恭,一面说话:’你哪里不去,偏到这里来,听说有人专门喜欢臭地方的,估计就是你,你既然来了,不能不尽兴而归。‘说吧,随手拿起一张用过的手纸,一股脑地往往鬼脸上抹。大眼鬼嗷嗷直叫,呕吐不止,连忙扔下蜡烛,跑得无影无踪。从此也再不出来了。

    这几个故事终于使我明白:再凶恶再丑陋再可怕的鬼  ,其是都是怕人的,你怕它,它就更张扬,你不怕它,它也是灰溜溜的。而且人气一昂扬,鬼气就低迷了。推而广之,对付死鬼是如此,对付活鬼也该如此。人世间的也有许多鬼,色鬼,酒鬼,烟鬼,吝啬鬼,疑神疑鬼,鬼头鬼脑,对付这些鬼,办法之一是一声断喝:‘你就是鬼!你这是鬼把戏!’,办法之二就是要诉诸行动,一面动口,动脑,还要动手,将墨汁和脏纸只顾往鬼脸抹去,不如此,鬼也不忌惮。至于力量大于人的鬼,除了不怕,敢斗,更要善于斗,比如对付火烧圆明园的西洋鬼,就不能自个儿念念咒语,以为刀枪不入地冲去,又如对付七十年前的东洋鬼子,也不必打阵地,拼消耗,好的办法就是拖住它,折磨它,拖累了,瘦了,再一举歼灭。有一些鬼,是‘妖为鬼蜮必成灾’的,则要提高警惕,细心观察,精心准备与之决战。鬼也有比人强的东西,那就偷偷地学,认真地学,不以事鬼为耻,举一知三,学而则优,最终把‘必成灾’的鬼魅消灭掉,使人人成为钟馗,使鬼鬼见人就逃,躲在地狱最深处,不敢再涉人事。

    上古神鬼一家,一样地被尊崇供奉,中古神鬼分离,神还在吃冷猪肉,鬼却只能下野,成了鬼鬼祟祟的孤魂野鬼。  近世以来,唯物风起,连上帝都死了,遑论鬼神  ?!但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寻寻觅觅后发现,死鬼虽无,人间的活鬼却不少,所以研究研究鬼话,学习学习斗鬼术,仍然是做人的学问之一。

    孔子说: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其实 ,应该既要事人,也要事鬼,能事鬼,才能更好地事人,这也算是人间道。只有鬼魂归于其位——十八层地狱,人间七月半,才无鬼乱窜!才可以如《西湖七月半》里的张岱先生,惬意地欣赏湖光山色游人放浪的人间美景!

    2015年农历7月15日 

26
     
书签:七月 编辑:刘金平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战斗鸡拿破仑 下一篇短信情缘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陈松山] [断流枫]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局外观史 针砭时弊
影视书评 处世之道
百家杂谈 历史档案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