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也是毒 - 针砭时弊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赌也是毒
2016-02-28 14:17:53 作者:上海老头 】 浏览:2455次 评论:0
编者按:赌博,在社会上是属于司空见惯的,许多“豪门大家”多用以赌博获取更多的利益,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更甚者,“无业游民”也参与这类勾当。我们说,赌博,赌的不是钱,而是生活,有的人赌了就一把,却输掉了整个家,也有的人同样赌了一把,却得到了生活,这种不定的关系用好了就是一个字,妙,用不好,就会彻底废了一生,说白了也就是吸毒,吸的是自己赌来的毒,在赌博人的眼里,无非是钱和欲望在驱使自己,吸不吸毒,欲望说了算,吸多少,也是欲望说了算,最后害的无非就是自己。这种可以获利的娱乐方式已经席卷全球,正如作者所述,想到这里,在我们中国正处于大局面的赌民们,究竟何时才能觉悟?赌博赌博,不博就难赌,巨大利益背后又是什么?看似清楚的赌局下面又有哪只无形的手在操控?感谢作者分享这篇文章。问候!

   日前,写了一篇《中毒与吸毒》,意有未尽,由“毒”转而谈谈“赌”。二者之间其害人之道,殊途同归,都是魔鬼的化身。

    赌,是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历史悠久。根据文字记载,我国早在二千多年以前就有赌博,而且花样繁多。大家比较熟悉的便是《田忌赛马》的故事。田忌与齐王赛马,由于马匹质量略逊一筹,屡屡失败。后来听了孙膑的良计,投以千金重注。他采取马匹优劣巧妙排列组合,避其所长攻其所短,终于取得大胜。至于民间赌博,形式多样,有些还流传至今。

    新中国成立以前,以上海而言,就有跑马厅赌马,跑狗场赌狗,回力球场(壁球)赌球,新式赌场等等。民间的赌博有麻将,牌九,撲克,斗鸡,斗蟋蟀,掷骰子等等。

    当今,世界上除了少数国家因有悖于宗教教旨禁止赌博外,基本上各国都允许有限的合法赌博,最普遍的便是各种彩票。主办方要经地方政府批准,它要求公开公正公平操作,从中以固定份额抽成,不得营私舞弊作假。有些国家专为外国人开设的赌场,本国居民不得入内。中国除香港、澳门外,大陆公开合法的“赌博”便是彩票。

    赌,从词性上划分,恐怕挨不上中性而要归入贬义。人们过去把“吃、着、嫖、赌”并列,作为奢侈淫逸的糜烂生活方式的写照。落实到人,便是赌徒、赌棍、赌鬼、赌神(一般为弄虚作假的“老千”)。搭上一个“赌”字,名声总不太好听。的确,因赌误事,因赌犯法,因赌丧命,倾家荡产不计其数。

    现在人性化,尺度放宽,把麻将列为大众消遣项目,不少里弄社区开辟“麻将房”供人娱乐,市民可以放心开门打麻将,不必躲躲藏藏。而彩票冠其名为遊戏,从贬义转化为中性。其实,赌博和游戏的界限恐怕定在“量”上。以少量财物为胜负输赢称娱乐活动,反之便成为赌博。“卫生麻将”,小输小赢,不伤脾胃,不伤和气,纯然娱乐消遣。偶尔买点彩票,碰碰运气,不影响个人和家庭生活,理应作为遊戏。赢了高兴,输了一笑。如果输赢出入大,那就不再是娱乐遊戏,应界定为赌博了。

    赌,有人豪赌,有人穷赌。曾名列豪富榜榜首的黄XX应列入豪赌状元。据称二零零七年黄XX在澳门赌博一次就输了上亿元人民币,前几年他因赌博总计输掉八十亿,因此导致资金链断裂,染上官司。

    豪赌的亚军应是现已成为阶下囚、原中国银行开平行的三任行长。当初,他们个人月薪不足七千五。在二零零一年十月,三人连袂乘坐私人飞机从温哥华飞到美国拉斯维加斯赌场豪赌,一次就输掉港币一千八百万元,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泰然处之,原来他们有贪污得来的四十亿巨额作后盾。

    按一般人的心理,赌无非想嬴钱满足贪欲,那末到公开的赌场进行合法的赌博便可以了。可是我们有些中国赌徒们还喜欢另辟蹊径热衷于地下非法赌博。

   去年四月一日,广东公安机关侦破一起特大网络赌博案件,参与赌博人员数十万人,参赌资金超四千亿元。据公安部通报,该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已侦破的最大网络彩票赌博案件,参与人数、参赌资金均为全国之最。公安机关已抓获犯罪嫌疑人一千零七人,其中十五人开发网络赌博平台,刑拘五百七十人,冻结赌资三亿三千万元。

    停泊在公海赌船是一些特定赌客常去的地方,尤其是那些见不得人的巨贪要避人耳目。二零零九年原沈阳市一位领导曾在豪华邮轮“东方公主”这条船上一掷千万元。

    富有富赌,穷有穷赌。 去年上海一个赌徒债台高筑,于是铤而走险,只身持刀在浦东抢银行,当场被捕。且看社会上确有一批不富有的人赌博入魔,亡命狂赌,落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的走上犯罪道路。沉溺在赌海中的有些人一时有所醒悟,下狠心斩断小指以表决心,并对天发誓罚咒。可是,赌魔缠身,赌瘾上来,身不由己,又重新跳进赌海。赌根难除!

    赌博在中国一度沉淪,但现又泛起。根据 官方统计,二零一三年  中国人在赌博中输掉七百六十亿美元,仅隔一年由世界第九跃升到第二,仅次于美国。至于赌场规模和它的营业额,人们往往闭上眼睛随口说出美国的拉斯维加斯赌城。错了,这是十多年以前的老黄历,澳门早已铁定成世界第一。不足六十万人口的澳门,二零一四年一年便有二千四百多万赌客光临。澳门平均纯收益一天一亿进帐。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我们习惯于从军事经济来分析国家周边形势。譬如解放初期,美国便利用韩国、日本和台湾形成一个新月形的包围圈构成经济封锁军事威胁。近年来又在南端拉拢菲律宾、印尼、缅甸等国不断挑衅制造事端。这些都是明摆了的。

    殊不知沿边国家嗅觉灵敏,纷纷拿起“赌博”吸金武器专门对付我们华人。先有朝鲜的罗先市,缅甸的迈扎央经济特区,韩国的济州岛都为中国人开设赌场吸金,营业火旺。这样致使有些国家妒忌眼红,于是紧锣密鼓开设了一百四十六个赌场,张开血盆大口专等中国赌徒上门献金。北至俄罗斯远东地区、蒙古、哈萨克斯坦,南至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尼泊尔、越南、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形成一个密集的赌博网络,南北夹击。

    ***害人,有目共睹。赌博害人,为什么有众多的中国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饮鸠止渴解赌瘾?其根源还是一个“贪”字在作祟。

    一些贪官和富人豪赌,源于越有钱越爱钱财。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得好,“我们可将财富比做海水,喝得愈多,愈是渴……”。贪欲是个无底洞贪得无厌。

    不富有的人嗜赌,也出于自己的贪欲。他们把赌博作为生财之道,自问不抢不偷不贪不犯法,将赌本求赌利,企图走发财致富捷径。殊不知这是一条不归路。赌场不怕赌客赢钱,只怕赌徒戒赌。因为从长远计这些赢钱迟早要乖乖地回笼的,赌徒只是暂时交上几天好运,最终都不免遭受灭顶之灾。

    嗜赌者应冷静地认知赌博的消极效应,知迷图返,为时未晚。必须洗滌灵魂,彻底清除赌毒,完全可以用积极的方式方法重新构建健康的生活情境,从而享受真正的人生。

    上海老头于悉尼

22
     
书签: 编辑:汐影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天价鱼” 下一篇中毒与吸毒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上海老头] [刘金平]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百家杂谈 处世之道
局外观史 针砭时弊
影视书评 历史档案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