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火种诗歌网>>谈诗论道>>内容
诗歌与存在 | 语言与思想的精神性论述
  • 审核管理
    类别:谈诗论道 作者:琉璃姬 发表日期:2021-12-02 01:01:41
    编者按:首先,副标题太大了。泛化地有些不知所云。而这种不知所云,在文章的开始较淡,在行进的过程中,越来越显现为一种粗粝与原始的感应。整篇文章能够点到题,但同时能明显感觉到新晋领悟和所得时的那种跃动,但涉及到更庞大的架构和体系时,就开始说不清、说不透。但这样的形态,恰恰合理,符合事物演进的过程。就像玉雕在成为玉雕之前,必然是籽料和毛料。很多事情,有一眼洞见是十年之前,反思在当下,清明通彻或许又是十年以后。
    文章有几点值得肯定的地方。首先就是开篇就提出的真诚与基于兴趣写作。这符合绝大多数人的文学成长历程。包括“爱惜文化,就是爱国”与“诗是一个人的来生”的论断,都很精彩。关于存在的两种层次,说得也有道理。狭义的来说,让自己存在过的痕迹被后人知晓是存在;广义地来说,知晓前辈伟人存在过的痕迹以求和万古通达是存在;更进一步说,后者是前者的前提和必要条件。这个是对的。
    但认知再进一层,其实世间哪有什么唯识。没有障碍即是存在,就像在说绝对光滑一样。它是一个假说。唯有假说才够纯粹,纯粹才简单,简单才便于表达为干练的公式。但公式干练却不准确,就像定理准确却不干练。那些吸引人的理论,就像绝伦的机械,有着超凡的效果。但前提是,你有能源吗?万物守恒,绝伦的机械必然需要珍贵的能源。所以凡人只能有一念通明,须臾而已。同样的,唯识二字,也是一个和尚在一念通明时的心流。飞翔不是常态,栖息才是。存在既不是彼,也不是此,而是彼此的总和。有意识时,是存在;无意识时,也是存在。无意识难以解析,所以我们姑且把能够解析的有意识称为存在。而在这狭义的存在里,也分留名和通彻两个层次。用作者的概念来说,留名就是二维的,通彻就是三维的,而这广义的包含无意识的存在,就是四维的。但我觉得,世界可以有更高的维度。就是我们提笔写作时,不会抱着名流千古的目的。如果一件作品有机会名流千古,肯定是在它造成了时事的轰动之后。我们应该很清楚,就算很多自己的文字我们再怎么觉得它写得好,没有任何一条检索能够查询,没有任何一个事件与之挂钩,流传,是妄想。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们自己觉得自己的文字很好,并觉得它值得被流传下去”这种意念本身,在存在这个命题里,有着怎样的角色。很简单,这是一个支持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和信念,活下去,才有基础谈存在。所以,这种意念是存在这个命题的基础。这是更低的程度,却是更高的维度。
    与之相对标,其实世上任何想要创造价值的冲动,都是存在的底层逻辑。而排泄其实是进食的副产品。抒发二字,只是文雅的说辞与形式。那么在精神世界里,让自己感觉到存在的更根本途径,是阅览。我们正是每天接触着形形色色的信息,才由此忘了自己,并同时渐渐累积起表达自己的愿望。若没有信息,自己与自己的独处,将变得焦躁局促。这个时候,自己正存在着这件事,虽然很明显,却也很可怕。而诗歌的诞生,很大程度上,就源于这种局促中对于自己的內视。诗歌之于一个人的存在,其最大功能应该是梳理和理顺。而这篇文章的本质,就是一次尝试性的自我梳理。所以从广义上来说,这样的文字亦具有诗性。
    而讨论语言和思想具有个人的精神印记,是上述命题的底层逻辑。是个不言自明却也难以解释的命题。一加一为什么就等于二,多数人的惯用手为什么就是右手,如果在一个都是左撇子的群落里多数人都是一只眼,那么有一个三只眼的人,算不算异类?这些问题都很荒谬,但这种想要探究根本的冲动,就是诗性的一种特征。提问本身是一种态度,而提问的形式确定了你是个什么态度。诗性的思维常常会跳拍,所以在同样的步数里,它能比常规思维走得更远。这就是诗性思维的个性印记,那么语言与思想的精神性也就有了解答。为什么语言会成为精神存在的具象,因为精神存在的本质,是思维路径。路径具有特征,所以就自然能具象成一个具体的面貌。一个人说话的风格越明显,也就显得越有思想。而自我龃龉时说出的言语,显然不在此列。

      诗的天赋并不是想象力,而是你对世界的感受力。

      诗歌是唯心的。如果一定要有观,那就是真诚,“认识你自己”,  于坚说去蔽,每个诗人是一所教堂,寺院,我想就是这样类似的“观”。我个人觉得每个语种的真诚,真诚这件事,放在世界人类二千多种民族与方言,都是皆准的,基于这点心灵上的坚守,是朴素的“理”,写作首先是兴趣,因为兴趣来从事这样的精神事业,随着时间,精神确实会感到上升,上升就是高度,你把他写作弄得与兴趣没有关系了,成了乱七八糟,“文人”搞的文学金瓶梅,人形造句软件,愚民工具,江湖,山头等,这就与文学没有多少关系了(借文学之名行无所节制欲望),诗绝不是社会意义上的那种身份与成功,语言写作是朴素与空灵的事,是一种愿景与超越(写作乃流星之事)非物质文化。

      从我认识一些“诗人”(文学爱好者),也有许多“著名诗人”(著名文学爱好者)观察,他们保持每天激烈地“斗争”。不是为了某种文本中产生的文化思潮与人文关怀的精神上升(超越性),核心还是诗(文坛那种诗)的功与名,给人不舒服的磁场与感受。很多年轻的文学青年也纷纷效仿,造成这种丛林效应,诗歌让一个国家素不相识的写作者有了仇恨,不美(违背诗的生命原理),也没有让作者的文本与文本的读者更美好(违背写作的生命原理),他们并没有争论出什么有价值有营养对文化观点与社会有益的思想观点来(所谓诗战),偏离了文学与写作的意义,也与社会学没任何关系,更谈不上爱心,走向了一个拜“物”的极端,既不先锋,也不文学,属于文化乱象,诗的尖锐,是用来为其“真”发声(语言的去蔽能力),探索语言学科的程度(语言的探索扩展),而不是用来杀伤其他诗(语言)与人的武器(文人相轻,互相排挤,杀大佬,上位,出人头地,敛财,搞风月,黑社会文化山头等)

      在这样的文化与生态环境下,我的老师并不鼓励我去成功,至少不是世俗意义上那种写作的成功,而是鼓励我成为自己,成为人写诗,其实参看历史,李杜也没有成功,也没有“出人头地”他们成为了另一条时间线的星空,这就是仰望星空,是精神价值,需要一代又一代人传递或者传承,诗人不等于要“成功”。诗(艺术,文学)的成功并不是世俗意义上那种成功,造成这种成功学单一价值观导向,还是当下这个急功近利(物)经济实惠的文化环境。“有价值的生活,一种过时的美?”其实诗的文化性即是民族性,诗就是爱国文化,祖国是个中性词,泛指我们祖辈世世代代生活过的这片土壤与文明,王朝更替,山河与文化仍在,爱惜文化,就是爱国。

      在这样的文化生态下,很多师长不像师长,前辈不像前辈,知识分子不像出知识份子,作家不像作家。可以不像,但总不能像个文盲,流氓,时刻散发着市侩与低级趣味的扩散与推崇(崇低文化的泛滥与对崇真文化的扼杀),很多诗人只像商人,不美好(脱离诗的生命原理),我职业是商人,但我拒绝在文学中搞商业性,(当然作者与编者得到稿费,赞赏,这是合理的劳动收入,办各类刊物,诗歌培训班,关系网,借诗歌之名行敛财之事,不少“诗人”在做这样的事)诗歌不是唯物(以上)诗歌与诗人是有纯洁与虔诚的份量(灵犀)的,就像吉他手忠于他的吉他,思想家忠于他的天空,否则人类为什么还需要诗歌与星辰?文学取材于生活,同时又高于生活,其价值就在于高于生活的超越性,或者跨越性,精神性,戏剧性,文化性。

      这里不谈萨特或者加缪,不谈海德格尔,谈一谈我们的知识份子写作与文人包括我自己所理解的存在,存在不止是一种哲学,更是一种生命情绪,写作者对待生命的态度(类似于摇滚精神)分为两种。有的作家也认识到一定维度,高度,他们拼命的写作,拼命找寻渠道,要把自己的著作,思想留下来,以这种存作为生命的在过的标识,标的物,他们追寻的也不是那种传统文化意义上的功成名就,而是想把一些生命的痕迹留在世上,作为“存在”。没有被遗忘,永恒。其实在佛教这样的宗教宇宙观看来,人体本来是为了永生而存在的载体,有不会一尘不变的灵魂(意识,思维,思想,精神)我的这具肉体可能只有36岁,可灵魂在写作时刻可以穿梭了几万年,生命的经历只是精神的成长,增益,体验,存在就是唯识,在这种观的思考下,我没有障碍,就是存在,因为没有障碍,“我”(文本,思想,写作)能感染影响到环境,无论是否有延迟(文学的维度时间必有延迟),“我”存在,成为了世界乃至宇宙的部分,这是绝对唯心的,高于唯心,唯识。人是一平米宇宙

      “书是一棵树的来生,诗是一个人的来生”(琉璃姬《诗集》)

      综上,我仍坚持真实的崇高,但同时崇真,因为诗也是有艺术(审美)性,粪坑不美,恶俗不美,但都像我这样诗在诗外的思考,不雅也不俗,高不成低不就,有辨识度但不像诗,大多是一种先锋思考(先驱,先行,先死,先尝试,先被骂,先被推倒),探索,尝试,大部分文本是不成功的。

      物的时代诗的成功没有意义,类似虚无(与存在相对),所以我们都在探索,文学的时间必有延迟,迎合时代的写作会成功,可是经不起时间(也可称为历史)推敲,被未来抓住是或者你抓住未来,因此文学而不是文术,探索应该是持续的,生命到了一定的程度,诗离不开生命作为载体去感知(脱离修辞第一性,人形造句写诗机器人乃伪诗,修辞不立其诚)

      雕章琢句为匠人,吞吐日月为诗人(超越语言的精神性本质)诗(言寺)语言虔诚,因此语言属心灵,属灵。你的心识通往语言的无限循环,从而重复抵达,但这些感受来自外在的环境,最终还是抵达你自己,你即是远方(我心为黑洞,语言即世界 —— 步 钊)

      诗的语言不是无序,是无限,生命无限,宇宙无限,语言不断轮回,宇宙不断存在,大于小都是三维(螺旋维)世界的认知,诗歌可以呈现不同维度的审美,我们不是科学去搞清精神循环的原理与机制,但可以直接呈现不同意识维的审美,所谓二纬,就是点面,修辞的作用,就是使二维点面的读物成为三维的,而语言与思想,是可以通往四维(无规则,无排列,无碍,无限,受到因果限制)也就是说,我们至少在写作这件事上,不能被低维度(低级趣味低级审美低级秩序)的机制限制住。(诗的精神超越建立在存在这种概念之上)

      道高于技,将诗歌的技法打磨至诺奖诗人水平也并不是远方,而在于对诗歌本质的领悟与理解,诗(言寺,语言虔诚)

      蚂蚁是二维世界的动物,他的视觉,感知是点面的,你看到蚂蚁当了蚁王,获得了新鲜的蜻蜓尸体,拥有了肥胖的蚁后,占领了新的李子树,你会羡慕,嫉妒他吗?不会的,因为维度不同,观不同,文学创作必须是自由(思维,高维)的。

      你在历史中,这句话就是四维的。

      什么是存在?我思我写故我在,什么是死亡,遗忘,意识消散。灰分湮灭,语言即精神存在的具象。

      草于2021.4.9    改于20211026

      *这是一篇带有文学批评特征的思考与精神性写作论述整理




       
    阅读(797)  分享     收藏(0)    投稿     评论(0)    编辑:塞宾的左手
    全部评论(0)
    关注
    作者:琉璃姬   拥有713篇作品
        标题     作者
    三首阅23次
    劫数阅33次
    诗六首阅23次
    唐山魔鬼阅39次
    时光垂落阅62次
    仰望晴空阅69次
    二首阅25次
    细雨阅56次
    三首阅23次
    时光垂落阅62次
    仰望晴空阅69次
    二首阅25次
    二首阅20次
    惊醒阅62次
    晚风轻抚阅51次
    诗四首阅253次
    凉床阅80次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获得书面授权不得转载,火种公益文学保留追究法律责任权利
    火种公益文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3 huozwx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