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火种诗歌网>>现代诗歌>>内容
落木萧萧(八章)
  • 审核管理
    类别:现代诗歌 作者:素颜鸽 发表日期:2023-11-15 16:05:58
    编者按:八首诗多很有画面感,内容也很有深度,值得慢慢去品味。推荐共赏!


    ▌1·立冬之歌


    立冬过后
    久久不闻落雪
    昨日的一阵暴雨,漫天而至
    甚至还带有一种秋末的情绪

    小路泥泞,连皮带骨地把村庄缠实
    河塘的水波
    像一首揉皱的诗

    那一年,新载的杨柳
    微颤的枝条上
    挣扎着一枚新发的嫩芽

    在风中,也竟熬成了
    一种纯粹的
    决斗

    ▌2·最后的宿疾


    煮茶
    谈诗
    而熄炉之后
    蜷伏于一个泛黄的季节深处
    灰蝉挨过了最后的宿疾
    便进入一个
    零度的籍贯

    乡土,说是一片荒芜的独白
    不如说是一封无字的信
    总之抱笔写诗
    比掐指算出明日的温度
    来的痛快

    至于诗中的那条羊肠小道
    甚至还没有一点伤痕
    天蓝的不可思议,那些动人的雏菊
    在一块石头旁
    构成了一种温婉的韵律

    一只老病的蟋蟀,带着一声啁啾的悲啼
    匆匆赶往它的部落
    再也



    ▌3·彳亍


    自从那颗石榴
    落尽乱石堆里
    我就再没有探望过它

    说穿了
    至于有多么甜
    我是看见一只土拨鼠,双手合十地
    向那里致敬过后
    才知道的

    秋天的果实
    甜就甜在那必然的溃烂
    和伤痛里

    感谢万物允许我
    用一种有品位的方式
    去写一首诗

    不是踌躇,不是踯躅
    而只是彳亍......
    彳亍
    彳亍,在一个下弦月的沉寂里



    ▌4·昨 夜



    昨夜,一群寒号鸟

    在啼哭


    其实昨夜也没发生什么

    一只蟑螂

    进入我的睡眠中

    扯我的细胞,最后竟嚼碎了一窝

    不大不小的梦


    后半夜醒了发现

    我好像已经接近过死亡,在一首

    飘着血丝的

    挽歌里


    我说这很酷

    像某种禅修,如此温婉


    我梦见了那座病了的森林

    一颗孤松始终举着一个锃亮的虹

    各种颜色在其间


    不远处,是一片碎裂的海



    ▌5·写烟的诗



    我时常把烟写进诗里

    并使用各种意象

    令其发出不同有关的香味


    在一些零星的火光中

    我确信时间就是一些

    不知悲哀的灰,烟蒂则就像一根腐败的剩骨头

    唯有时间,受创最深


    那囚禁于体内的烟云

    那个初见很圆,后来又以各种形式

    勒死过这个城市的烟圈

    只是一些

    丧失意愿的羽毛


    有时候

    我觉得孤独

    是一条永远走不到尽头的路


    有时候,我觉得唇部有过太多的动机

    所以贞洁

    也逐渐少了



    ▌6·一种习惯



    一轮明月

    什么时候出现

    苏轼其实,也不知道答案


    只有攥着一个从天涯飞来的杯子

    才能更好地从酒色中

    分辨出一个

    无眠的夜晚


    是秋水

    也都望穿了

    我总习惯于日落前

    依靠一棵树,我经常看到一群鸽子

    在解读落日的余晖


    习惯用手指沾酒

    在一面镜子上写诗


    当字迹淡去,你可知道

    永恒在哪里



    ▌7·意 象



    问秋,问冬,问黄昏后的一盏灯

    为何那人木笑的脸

    像一朵苦味的菊


    黄昏无言

    黑夜最多增我一点点禅

    一点金刚经中最难理解的浮云

    外加几滴带血的标点


    那人

    最终猛力吮吸一口,令人心悸的夜晚显得好冷

    无非是一个烂了的诗句

    随着水仙花露出的青茎,他的表情

    却像几根毛须

    在亢奋中涌动


    一阵风吹来,他

    仍不言不语

    两眼如拳,接着一组意象

    从沙尘中,彳亍——

    而去



    ▌8·小 札



    农历十月,新播的麦子在大地中

    随着几滴雨水

    开始骨肉交错了


    一群大雁准时地将自己

    在天空

    塑成一缕青烟

    大地则慢慢将自己演变成

    怎么找也找不到答案的

    一场雪


    最初的我们,都在写诗

    最初,我们都在将秋全部的血 

    换成火

    对, 是一场悲叹的火呀


    还疑虑什么呢?河流在沿着我们的脉管远行

    万物在一堆

    零碎的汉字中长出毛发

    而黄昏又闲自己

    死的太快


    还疑虑什么呢?度日是一种不治之症

    继而,明早开门

    我们都却匆匆

    扫雪去了





    用户打赏列表
    关闭
       
    上一首诗: 季节的轮回     下一首诗: 一路向南(组诗)
    阅读(292)  分享     收藏(0)    投稿     评论(0)    编辑:北斗心
    全部评论(0)
    关注
    作者:素颜鸽   拥有163篇作品
        标题     作者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获得书面授权不得转载,火种公益文学保留追究法律责任权利
    火种公益文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3 huozwx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