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火种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帕斯捷尔纳克《二月》浅析
  • 管理
    作者:王霁良 发表时间:2024-02-12 12:58:12 评论:0
    关注
    编者按:《二月》,只是帕斯捷尔纳克有争议的作品之一。帕斯捷尔纳克,全名: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1890.1.29 - 1960.5.30),苏联作家、诗人、翻译家。主要作品有诗集《云雾中的双子座星》、《生活是我的姐妹》等。在前苏联,他是一位存在争议的人物。他的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于1958年曾获诺贝尔文学奖,却因为小说中流露出对十月革命的保留态度而受到苏联文坛的猛烈攻击,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1960年5月30日,他在莫斯科郊外彼列杰尔金诺寓所中逝世。一九五六年,帕斯捷尔纳克写完《日瓦戈医生》,把稿子同时交给《新世界》杂志和文学出版社。《新世界》编辑部否定了小说,把稿子退还给作者,还附了一封由西蒙诺夫、费定等人签名的信,严厉谴责小说的反苏和反人民的倾向。接着,文学出版社也拒绝出版小说。一九五七年,意大利出版商费尔特里内利通过伊文斯卡如读到手稿,欣赏备至,把手稿带回意大利,准备出版意文译本。他同帕斯捷尔纳克洽商时,帕斯捷尔纳克提出必须先在国内出版才能在国外出版。伊文斯卡娅又去找文学出版社商议,恳求他们出版,并提出他们可以随意删去他们无法接受的词句以至章节,哪怕出个节本也行,但遭拒绝。这时,被称为"灰色主教"的苏斯洛夫出面了,要求帕斯捷尔纳克以修改手稿为名向赛尔特里内利索回原稿。帕斯捷尔纳克照苏斯洛夫的指示做了,但费尔特里内利拒绝退稿。苏斯洛夫亲自飞往罗马,请求意共总书记陶里亚蒂出面干预,因为费尔特里内利是意共党员。没料到赛尔特里内利抢先一步退党,并在一九五七年底出版了《日瓦戈医生》的意文译本,接着欧洲又出版了英、德、法等各种语言的译本,《日瓦戈医生》成为一九五八年西方最畅销的书。苏联领导人发怒了。大概不完全由于小说内容,因为他们当中谁也没读过这本书,而是由于苏斯洛夫亲自出马仍未能阻止小说出版丢了面子。就其暴露苏联现实的程度而言,《日瓦戈医生》不如一九五六年在国内出版的杜金采夫的小说《不只是为了面包》。因此,任何时代的作者,其文学作品一定不能违背时代精神。否则就寸步难行。推荐阅读!

            二月。该弄点墨水来哭泣!
       和着泪水写二月的悲歌,

            这时那踩得直响的稀泥
       闪出一派黑油油的春色。


       可雇一辆马车,花六十戈比,

            借着钟声和车轮的呼叫,
       朝大雨滂沱的地方驶去,

       听雨水比墨水和泪水更喧闹
      

        那里有成千上万白嘴鸦,
             像一只只烧焦了的秋梨,
             一齐从枝头跌落进水洼,
        把枯干的忧色倾注眼底
      

         融雪地在忧色下泛着黑光,
         风被哭喊弄得满脸皱纹,
         和着泪水写就的诗章,

             越是即兴,越是情真。  

                           ——帕斯捷尔纳克《二月》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前苏联诗人帕斯捷尔纳克的这首名作,又译《早春》,写于1912年,那时诗人才22岁。他当时参与了未来派诗歌创作探索小组“离心机”的活动,倾向于自我未来主义。未来主义认为时间和空间已经死亡,故而急切地想摆脱时间,想超越历史和现在,把生命的所有赌注押给未来。未来主义诗歌崇尚速度,尚新除旧,这首诗中“可雇一辆马车,花六十戈比,/借着钟声和车轮的呼叫,/朝大雨滂沱的地方驶去”,急切地想去目击和体验早春,符合未来主义诗歌的特征。

    俄国未来主义在《给社会趣味一记耳光》宣言中说,“得把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等等从现代这艘轮船上扔下水去。谁不忘却初恋,谁就不会知道最后的爱情。”

    但诗人在这首诗中运用最多的还是象征,象征主义诗人以自然万物暗示人的内在灵魂,把大自然看作富有象征意义的森林,《二月》写的是严冬即将失势、早春就要来临的临界点,象征着死亡与新生以及生命的激荡,预示着新旧势力的必然更迭。在俄罗斯,二月纵然挨着春天,冬季的威力还在,纵然有阳光灿烂的融雪天,但离真正的春天还远。这首诗既有对严冬的回望,又有春终将回归的渴念。买来墨水,想写写被残冬蹂躏的二月,又忍不住悲伤,但这些着笔远不如到郊外,到大自然去亲自看一看。于是,诗人真的租辆轻便马车走了,马车在湿雪和冻雪中发出辚辚轰响,而阳光,灿烂的阳光照着大地,使得这积雪融化的道路、这黑土地闪闪发光远望如燃烧的火焰。诗人抽象描述的寒冷天气、马车频繁驶过街道的声音、阳光带来的刺眼的“火焰”,画面感都很强。

    帕斯捷尔纳克的作品在主题和艺术技巧上有独创性,诗思奇诡,句构多变,这一点中国的诗人难以比肩。中国诗现代是西化而来,故中国诗人多注重对西方诗歌的模仿,可是,“模仿性的艺术必须被摧毁,就如同消灭帝国主义军队一样(马列维奇 语)。”现今很多不成熟的诗人不仅靠模仿,还靠抄袭,谬之远矣。

    诗人把诗看作通过隐喻而变了形的“第二现实”,把历史看作回答死亡,而借助于时间和记忆足可营造“第二宇宙”。这首诗也有这么翻译的,“二月,买到墨水也忍不住悲声!/ 大放悲鸣抒写二月,趁轰响的雨雪的泥泞/在黑色的春天燃烧// 雇辆轻便马车,用六十戈比/穿过祈祷的钟声,穿过车轮的回声/赶向那里,那里暴雨的喧嚣/盖过墨水和眼泪的滂沱//在那儿,像梨子被烧焦一样/成千的白嘴鸦/从树上落下水洼/干枯的忧愁沉入眼底//水洼下,雪融化处泛着黑色/风被呼声翻遍/越是偶然,就越真实/并被痛哭着编成诗章”


     
    赞0 公益犒赏

         
    书签:
    责任编辑:平时
    投稿】【
  • 收藏】 【关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读帕斯捷尔纳克《日瓦戈医生》
     

    推荐美文

    全部评论(0)

    相关栏目

    历史档案 百家杂谈 局外观史 影视书评

    最新作品

    走进四月阅172次
    走进春天阅35次
    人间烟火阅289次
    三月的春阅35次
    春天游记阅266次

    热门图文

    • 葬马镇

      我..

      2024-04-03 17:47 · 169次浏览

    热门作品

    2风过人微晚2021-11-01
    3悼念堂哥2019-04-05
    5如风摆渡2021-11-01

    圈主推荐

    ·2022-05-31 21:17354
    文艺达人·2021-09-29 09:15624
    兴趣部落·2021-08-06 09:111221
    2023新年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