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火种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故乡的雨
  • 管理
    作者:九满 发表时间:2024-07-01 20:22:37 评论:0
    关注
    编者按:杨花柳絮细雨晴,春花深处听流莺。三月一场春雨后,农家户户种菜忙。作者笔下的故乡雨漫天抛洒着,润物细无声。仿佛那就是夏荷红柳绿的忙碌,是秋天闻果香的芬芳,是冬来粮满仓的前奏曲。一场雨中,不管是鱼米之乡,还是穷乡僻壤,春树抽枝发芽,作物茁壮成长,果林枝繁叶茂,终究会迎来秋收冬藏。欣赏佳作!推荐阅读!

    那年春天,我跟着母亲在菜园里干活。母亲一边给葱蒜松土施肥,一边清除菜间的杂草。正忙碌,忽然,天空中飘起了雨,雨丝细细的,漫天抛洒着。我催促母亲回家,母亲笑着说:“这是毛毛雨,不碍事的!”说着又自顾自地低头除草去了。

    正如母亲所言,毛毛雨是温和、恬淡的,是润物细无声的那种,有着散散漫漫的节奏,落在身上,衣服除了润点,竟然没有淋湿,还让我觉得清清爽爽。再看那绿油油的芋头叶,雨丝飘落其上,雨滴犹如五线谱上的音符,一串串地排列着,像珠子在那里游行,随着微微的风,水珠慢慢地从左边向右边移动,随着微微的风,又从右边向左边游移,最后,像跳水运动员般,从叶子上跌落地上。

    春分刚过,一场场春雨,就那么纷纷扬扬地往下落着,但架势比先前生猛多了,依托着风,一会儿飘洒如雾,一会儿轻飞似烟,有时,它还会斜着打在农家的门窗上,不过,就算它再怎么调皮娇纵,它都是温柔的、细腻的。

    漂落的雨水,对牛来说大概是美好的享受,它们悠闲地站在防洪堤上,一嚼一嚼地吃嫩绿的草,有时它们干脆坐下,闭目假寐,不时甩甩耳朵,挥挥尾巴,好不惬意。鸟儿在潮湿芬芳的空气里穿梭,飞倦了,就落在牛背上憩息。

    雨后,鱼虾像诗歌一样,从小沟里、水田中冒出来,结伴在水中无忧无虑地玩耍、冲浪、放歌。三姐说,这是捞鱼的好机会,她二话不说,拿起簸箕就出门了,我提着小桶尾随其后。三姐踏到水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簸箕对准鱼群铲过去,每次都能收获三五条杂鱼,一两寸长的鲫鱼多的是。我站在她边上,看着簸箕里的鱼在跳跃,欢畅得像鱼儿那样蹦跳,三姐忙不迭地抓住簸箕里的鱼往桶里扔。半天下来,就有好几斤鲜活的鱼虾提回家。

    夏天,老天爷手里的存货多了,一下子用不完,便奢侈了许多,雨下着下着就管不住自己了,也不管什么姿势了。那年暑假,我和五哥正在稻田里除草,明明是艳阳高照,突然一阵风起,飘来一片片如铅的黑云,五哥说:“怕是阵雨要来了!”我说:“不会吧,太阳还在呢!”话音未落,只见晒谷场上的大人大呼小叫着抢收稻谷,孩童被骂着在风中乱跑。田野里干活的人慌作一团,撒腿往屋子里跑。阳光下,大雨顺着田埂,一路追赶乡亲们的背脊冲过来。雨还真快,眨眼间便超过了他们。我慌了,五哥不以为然,说反正跑也跑不脱,权当洗澡吧!一会儿工夫,雨便来到我们跟前。雨点落在身上,有点疼,更多的是凉,很快全身就湿透了,像刚从水里捞上来似的。

    夏天的雨,更多的是雷阵雨。天上乌云一起,雷声炸响,银亮亮的闪电像一把利刃,在整个天地间乱劈,把天空都给劈开了,一边是白色的云,一边是黑色的朵。“哗”的一声,像是利箭般的雨直愣愣地冲下来。雨点打碎了如镜的水面,水泡时而露出水面,时而沉入水底,原本想跃出水面欣赏雨景的小鱼细虾都给吓跑了;雨点打在发烫的道路上,不知是冒尘土还是冒白烟,带着一股刺鼻的泥土气四散开来。紧接着,屋檐下出现万千条瀑布,麻石台阶也发出 “叮当——叮当——”的响声,渐渐的,雨水在门前的晒谷场上汇集成一条条流淌的小溪,奔流着,欢歌着,各自去寻找自己的“远方”。

    那些来不及远行的雨水便不断汇合,在晒谷场上的低洼处形成一个个“小湖泊”,新来的雨在家族成员汇聚的“小湖泊”上砸出一个个水泡。那是一个“到大风大雨中去锻炼”的时代。有时候,我会赤着脚、斗笠也不戴,在“小湖泊”里接受雨的洗礼。雨水肆无忌惮地泼洒,渗入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清爽得不要不要的。如果被母亲看到,她会撑着雨伞跑过来,嘴里一边嚷着:“快进屋,别被冷雨激着!”一边亲昵地拍打我的光背,催促我进屋换衣服。

    秋天的雨,仿佛是夏雨的余韵。起初,还很凶猛,电闪雷鸣,哗哗而下,一阵紧似一阵。渐渐地,它就多了温柔意,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像绣娘在绣花,以天地为布,横几行,竖几行,行行复行行,密密的,藏着特别好闻的味道,既有泥土的芬芳,又有瓜果和稻谷的香甜。这时候,大把大把的颜色,逐渐让位于金黄色。好像之前一个春天的草长莺飞,一个夏天的荷红柳绿,全都是为它作铺垫。

    冬天的雨,夹杂着狂啸的北风,断断续续,冰冰冷冷的,是雨的最后绝唱。土地上面生长的甘蔗、棉花和红薯,显得特别宁静,仿佛知道,经历了漫长的生长之后,一场场冬雨,预示着生命的大限已经不远。野草转入忧郁的苍黄,孤独地站在原野里哀叹自己的薄命;点缀在原野里的树木,成了古罗马建筑的遗迹一样,在萧萧的冬风中瑟缩不宁……

    那年,一场冬雨光临了故乡的土地,放学回家的路满是泥泞,我脱掉母亲给我做的新布鞋赤脚而行。刚进家门,母亲一看到赤着脚的我,便惊讶地叫起来:“九满,你怎么赤着脚!”我鼻子一酸,说不出一句话。母亲又摸摸我的脚,心痛地说:“我的崽啊!脚都快冻成冰了!”我低头不语,强忍住泪水。母亲含着泪帮我抹干脚,把我引到火炉边,母爱和炉火的双重温暖瞬间把我裹得严严实实,我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又往下掉。

    故乡的雨,伴着我成长,伴着我度过了愉快的童年、少年。那年高考后,我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乡,如愿走进了只长楼房不长庄稼的城市,成了我曾经向往的“城里人”。故乡远去了,但故乡的雨却一直在我心里,一点一滴,滋润着我的心灵,让我这个来自穷乡僻壤的外来物种,去适应城里的风土人情,去抽枝发芽、去茁壮成长,去枝繁叶茂……



     
    赞3 公益犒赏

         
    书签:
    责任编辑:平时
    投稿】【
  • 收藏】 【关闭
    上一篇:春软 下一篇:故乡的花朵
     

    推荐美文

    全部评论(0)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挚爱亲情 倾情游记 河山雅韵

    最新作品

    小镇的夜阅30次
    乡村的雨阅59次
    冬天的风阅51次
    品秋之韵阅87次

    热门图文

    • 活法

      出..

      2024-06-25 14:37 · 1606次浏览
    • 暑假

      夏..

      2024-06-25 14:36 · 1581次浏览

    热门作品

    3夏日大东北2024-05-11
    4下课2024-05-25

    圈主推荐

    ·2022-05-31 21:17374
    文艺达人·2021-09-29 09:15642
    兴趣部落·2021-08-06 09:111228
    2023新年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