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火种诗歌网>>现代诗歌>>内容
空山新雨后(外五首)
  • 审核管理
    类别:现代诗歌 作者:素颜鸽 发表日期:2024-01-15 10:43:28
    编者按:比起单纯的“痛经文学”,这些文字明显会隽永一些。那我就着重聊一聊隽永。隽,原本是鸟肉肥美的意思,引申为意味深长。通俗点来说,就是当你一口咬向一只大鸡腿,发现它并不是一只普通的大鸡腿,而是一只层次丰富、一言难尽的大鸡腿时,大鸡腿表面的平平无奇和你内心想要用来表达你此刻感想的还未成型的500字,一同构成了隽永。换言之,隽永的表现形式的凝练,但是其神髓在于读者发散思维的良多。那从这个角度来说,作者是摸到了隽永的门径,但从门径向下深入,直至大成,还有很长的道路。等到什么时候,你文字的篇幅再短一半,而读者看完一时心中有五句话要说,不知先说哪三句的时候,就完全成功了。

    1·空山新雨后

     

    下雨后的天空
    时间暂时是湿漉漉的

    还有一面镜子,我胸中的堤坝

    似乎有些凶险
    而时间的洪流,多半是十月的过客


    说大不大,说小
    诗人的思想,又会瘦下去

    我笑而不语

    镜子无言,伸手沿着它的边缘
    我触到自己心


    它原是一只

    任性的蚱蜢,正好停在

    寂寞的街衢


    那日有风,镜子里的人

    未穿过铁衣

    他说,天气晚来秋

    空山的新雨,如果是一顿酒

    该多好

     

    2·与尔同销万古愁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而一杯烧酒只能让日子,醉的

    更沉罢了


    北方的村子

    寒冷提早来的时候

    风更急,而沙尘过后

    有人提着灯笼,搜寻自己的影子


    无非是你辞别了

    去年浣花溪头,仍不肯安静的流水

    如今都溅上了人们的心头

     

    我发现,日子越清淡

    酒就越难喝

    如果,时间有任何一种躁动

    我们写过的诗,都有一种冗长的回声

     

    那天,在走廊的尽头醉酒之后

    我们都说

    这距离天涯还很远


    这里没有茅草盖的屋子

    也不见五花良马

    踏上这沉默的土地

     

    3·空山新雨后

     

    下雨后的天空
    时间暂时是湿漉漉的

    还有一面镜子,我胸中的堤坝

    似乎有些凶险
    而时间的洪流,多半是十月的过客

    说大不大,说小
    诗人的思想,又会瘦下去

    我笑而不语

    镜子无言,伸手沿着它的边缘
    我触到自己心


    它原是一只

    任性的蚱蜢,正好停在

    寂寞的街衢


    那日有风,镜子里的人

    未穿过铁衣

    他说,天气晚来秋

    空山的新雨,如果是一顿酒

    该多好

     

    4·月落枫桥


    门敲过了,下弦月仍旧不肯落去

    太阳羽毛下的人们

    牵着黄牛,如深深地牵着

    大地的呼吸


    只有昨夜醉酒的人

    仍在天涯徘徊

    在时间以外,他肯定抓不住
    稻浪的声音


    十二月的季节
    是一部焚村的离骚

    夜里,庄子在水中洗手

    天,忽然就亮了


    我们昨日对酒当歌

    说枫桥上,来了一位寂寞的女子
    其实不是,而是一株

    安静的晚荷


    她凭水而开

    她有自己难化的心事

    她是一颗

    温润的化石

     

    5·乌衣巷口,夕阳斜

     

    如果我们只论诗歌

    而不论醉后的落日

    有几个

     

    微温的杯子,后来就可能会在乌衣巷口

    落满九里秦淮的整个斜阳

    而最后一里

    则是一句多骨的意象

     

    酒招是褪色的

    小二也可能是生锈的六朝

    堂前燕子的化身

     

    那日我们都搞不清

    刘禹锡到底是何人,也不知道醉花阴

    是写给谁的,那么苦涩

    令人怜惜

     

    (而朱雀桥边,如今仍长着一大片

    荒凉的诗句)

     

    在如烟的历史中

    我说,落木更萧萧

    人也更容易,怀念过去

     

    夜半三点,我倒向一张虚脱的床

    梦中再现了六个

    温柔的金粉

     

    她们都是

    几行写恨的书

     

    6·漂 木

     

    他们说新自由的血,可以点亮

    远去的岛屿,而语言的梯子

    永远抵达不了

    撒盐的海滩


    在海上,有一截漂木疾行着

    向村庄、向泥土

    和耸立的城市,告别和诉说


    只有叛逆和仰望,只有用血点黑月亮

    才可以,望见痛着的山岩

    才可以春暖花开


    但不见得

    这木头

    一直在绝望中,会离开我的躯体


    许多年

    后我说,那木纹是一朵绽裂的白棉

    ——你会信吗


    只要它存在着,汉字就会移动

    这是一件大事情


    鱼群就不断地游来
    不怕干涸,不会忧伤


    花朵,最后都结了果子

    你会说

     

    空吗




    用户打赏列表
    关闭
       
    阅读(77)  分享     收藏(0)    投稿     评论(0)    编辑:塞宾的左手
    全部评论(0)
    关注
    作者:素颜鸽   拥有164篇作品
        标题     作者
    春雨阅37次
    醒酒阅58次
    诗十一首阅74次
    小城阅11次
    2024清明阅71次
    清明阅16次
    醒酒阅58次
    诗十一首阅74次
    2024清明阅71次
    清明阅16次
    层峦阅102次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获得书面授权不得转载,火种公益文学保留追究法律责任权利
    火种公益文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3 huozwx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