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火种诗歌网>>谈诗论道>>内容
彼时,花正开,草正青,情已殇
  • 审核管理
    类别:谈诗论道 作者:舒布衣 发表日期:2015-11-12 16:15:48
    编者按: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诗歌作为信念的真诚性毋容置疑需要诗人赋予诗歌巨大的热情,有时面临同一主题时,往往看出一个诗人对于美学的追求是什么样的节奏。比如雪馨之的《梨花雪》,抓住了现实之幻象,在诗歌的书写中延续了自己的抒情。感谢赐稿,期待您的更多佳作。

        ——读雪馨之《梨花雪》
      
      通读《梨花雪》,整首诗三组,通篇不提“梨花”二字,却处处弥漫着梨花的清新淡雅气息,收到了“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之效。第一组写出了作者对梨花含苞待放和对那一场盛大花事的期盼之情;第二组作者由绽放的梨花联想到世间万象和生命轮回,如梨花般纯真美好而淡定自若;第三组作者直接笔锋一转,借花喻人,表明了对人生的一种态度,既然现实无法回避,那么,不如展翅迎向太阳,抑或风雨。整首诗诗意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巧妙且不露痕迹地将诗歌推上了高潮。
      
      一、期盼
      
      以软雪,揭下冬天
      揭下,文字不能感知的温润
      所有的生命,面南而拜
      为一场蓄势已久的春潮
      能登上,彩云之巅
      
      雪馨直接以形象、凝练、深刻的诗意语言从“雪”入手,“所有的生命,面南而拜,为一场蓄势已久的春潮”,春天便自诗人对一场“软雪”的期盼开始,铺天盖地而来。
      
      一触即发的花事
      在由南而北的关注中
      等待东风,破土反攻
      
      正如高尔基所说,文学的第一要素是语言。雪馨的诗歌语言总是夹杂着雷霆之势,连在寥寥数语的过渡和承接转让上,也如一场信风的吹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吹遍大江南北。
      
      那时,必有雷鸣般的涌动
      来迎接一场春雨。也必然有风
      从春雨的手中接过风剪
      剪下春妮的脐带,让你
      置身在虚幻里        
      看大片大片的雪花,绽满枝头
      
      而此时,一切才好像刚刚真正地开始,如诗如画,“置身在虚幻里,看大片大片的雪花,绽满枝头”,可谓“形、声、色”俱到,成功地展示了诗者在内心对那一场盛大花事的强烈期盼之情。
      
      二、绽放
      
      春雨回暖,净与白从千年极寒里脱胎
      涅槃出剔透筋骨。一种绝世
      一种昂扬,从丽水里捞出三月
      云霞泛出七种色彩,从不同的角度
      过滤纯,过滤真
      
      在气势恢弘的渲染中,梨花静若处子地从千年极寒里款款脱胎涅槃而出,超凡脱俗的洁净与空灵隔世的素白宛若千年梵音随风飘远,又似深山白狐在孤独深情地幽幽吟唱。“一种绝世,一种昂扬,从丽水里捞出三月”,看似一个随意的“捞”字,既将丽江繁花似锦的春日跃然纸上,又将对梨花的那一份超凡脱俗、绝尘绝嚣的纯真的喜悦之情暴露无遗。
      
      任由那些华美泛滥
      砸向空洞,被冷落成毫无关联的汉字
      生命,终归是要抵达大地的
      那么,在落下之前必有一次冲刺
      因风,扶摇直上
      因洁,淡定自若
      
      诗者深知自然规律无法抗拒,便因爱生怜,发出了“生命,终归是要抵达大地的,那么,在落下之前必有一次冲刺,因风,扶摇直上,因洁,淡定自若”的咏叹。看似在感叹梨花绽放枝头的美好和生命的短暂,其实,也是在感叹人世间的世事无常。在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自己对人生的风生水起,抑或对命运的挫折和低谷的一份淡定和从容。
      
      三、成全
      
      捧出某种颜色,不必追溯前世
      定然渊源甚深
      花临风,月临水。唯一的执笔
      画不出香,画不出影
      被折断的痛,面朝大海
      等麦子从三月出发,前来迎娶
      
      别林斯基说:“在诗中,想象是主要的活动力量,创造过程只有通过想象才能完成。”读雪馨的诗,总能在唯美跌宕的诗意想象中读出面对世事的无奈、淡定、从容与坚强,“唯一的执笔,画不出香,画不出影。被折断的痛,面朝大海,等麦子从三月出发,前来迎娶”,一份来自心底的疼痛有如麦子拔节,发出隐隐的“簌簌”声来。
      
      如果说不能站着被钦点,势必弯下身子
      拜谢一次成全。景与境
      无限融入,融入柔软的阳光、融入柔软的水
      融入这束色彩。结局或开始
      都不忘振翅,向上、向下
      占领天,占领地。所到之处
      五颜六色,风采尽失
      
      既然无法改变即成的事实,那么,就从容地接受该来的和不该来的一切吧!以淡定的微笑“无限融入,融入柔软的阳光、融入柔软的水,融入这束色彩。结局或开始,都不忘振翅”,整首诗歌直到此时此刻,在略显悲壮的诗情画意中将诗的意境“噌噌”地拔高,顺势而上,“向上、向下,占领天,占领地。所到之处,五颜六色,风采尽失。”也最终将诗歌推上了另一个新的巅峰。好一个霸气的雪馨,好一个荡气回肠的雪馨。整首诗歌说梨花而隐于雪中,说钻心噬骨的疼痛而藏于情节之下,时而暗流涌动,时而风生水起,笔法娴熟,笔力转换运用自如,也正因为如是,我执笔写下了以上些许的文字,算不得解读,与大家共同探讨。

     
    附:雪馨原诗《梨花雪》

      一
      
      以软雪,揭下冬天
      揭下,文字不能感知的温润
      所有的生命,面南而拜
      为一场蓄势已久的春潮
      能登上,彩云之巅
      
      一触即发的花事
      在由南而北的关注中
      等待东风,破土反攻
      
      那时,必有雷鸣般的涌动
      来迎接一场春雨。也必然有风
      从春雨的手中接过风剪
      剪下春妮的脐带,让你
      置身在虚幻里
      看大片大片的雪花,绽满枝头
      
      二
      
      春雨回暖,净与白从千年极寒里脱胎
      涅槃出剔透筋骨。一种绝世
      一种昂扬,从丽水里捞出三月
      云霞泛出七种色彩,从不同的角度
      过滤纯,过滤真
      
      任由那些华美泛滥
      砸向空洞,被冷落成毫无关联的汉字
      生命,终归是要抵达大地的
      那么,在落下之前必有一次冲刺
      因风,扶摇直上
      因洁,淡定自若
      
      三
      
      捧出某种颜色,不必追溯前世
      定然渊源甚深
      花临风,月临水。唯一的执笔
      画不出香,画不出影
      被折断的痛,面朝大海
      等麦子从三月出发,前来迎娶
      
      如果说不能站着被钦点,势必弯下身子
      拜谢一次成全。景与境
      无限融入,融入柔软的阳光、融入柔软的水
      融入这束色彩。结局或开始
      都不忘振翅,向上、向下
      占领天,占领地。所到之处
      五颜六色,风采尽失
      
                                                  2011.03.21于丽江




    用户打赏列表
    关闭
       
    阅读(4680)  分享     收藏(0)    投稿     评论(0)    编辑:赵锋民
    全部评论(0)
    关注
    作者:舒布衣   拥有108篇作品
        标题     作者
    理想和现实阅2572次
    诗词十二首阅6618次
    心的音符阅2570次
    诗十三首阅6604次
    鹳山阅2550次
    十四行组诗阅2558次
    诗词13首阅6604次
    石榴花阅4次
    理想和现实阅2572次
    诗词十二首阅6618次
    诗十三首阅6604次
    诗词13首阅6604次
    石榴花阅4次
    诗十七首阅9677次
    时光剪语阅44次
    古风四首阅5685次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获得书面授权不得转载,火种公益文学保留追究法律责任权利
    火种公益文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3 huozwx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