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火种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听小说《佛裂》之初遇
  • 管理
    作者:火种之巅 发表时间:2023-06-14 10:56:18 评论:0
    关注
    编者按:

    (一)初遇 初六日,惊蛰,春雨不绝。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她。

     

    其实出发前就隐约觉得这次下山会不同寻常,因此选了这条最僻静的路,我预感会在这条路上碰到她。

     

    我想会会这个女子。

     

    哪怕碰到的是冤孽,我也与其躲避,宁愿交锋。这是我向来的性格。

     

    消除恐惧最好的方法是面对恐惧。等到你离它近得可以感觉它的呼吸的时候,会突然发现你并不恐惧了。

     

    恐惧并非来自外界,而是来自内心。

     

    魔由心生。

     

    和师父第一次打的机锋就是这句话。

     

    当时他在教导我们弟子静心坐禅,入空境,断妄念。

     

    我没有坐禅。我睡觉。呼噜打得很响。

     

    师父很生气地用禅杖把我敲醒,质问我为什么不苦修,绝妄想。我回答说魔由心生。

     

    师父愣了半晌,然后拖着禅杖低头走了。

     

    断绝妄念本身就是一种执着一种妄念,你动了要断绝的心思,就是入了魔境。其实念头生生不绝,仿佛海里的浪花一样,你如何能断绝得尽?即便你自己觉得已经了断干净了,那只不过把海水排空而已,空守着枯干的海底,又有何意义?禅不是让你身如槁木心如死灰的,而是让你得大自在。

     

    当天深夜,师父把我叫进禅房,就是要听我说这番话的。 我说得沉稳有力。

     

    师父又微笑着问,那你如何修行?

     

    就让那些念头自己生灭好了,我淡淡地说,它们不过是浪花泡沫,转瞬即逝,而且没完没了。只要明白自己的心在哪里就可以了。那些泡沫迷惑不了我。

     

    说完,我停了停,看了看窗外。这个深夜天气很好,月色的清辉洒进来,照得我雪白的僧衣一尘不染,有风微微吹过,宽大的袖口便轻轻抖动。望着窗外黛色天空的疏星朗月,我有些出神地喃喃自语:

     

    真是风月无边哪。

     

    然后我转过脸,目光灼灼地看着师父,他一直盯着我的眼睛,含笑不语: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听见我这句话,他专注地凝视我良久,然后长长叹息一声,轻轻说:

     

    "你不是我佛门的千古圣人,就是千古罪人……从今后,你叫佛果吧……

     

    我有些倦了,都早些休息罢……"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仿佛疲倦得就要睡过去了。

     

    第二天,我升为首座。

     

    从此,我是师父最器重的弟子。

     

    这是我第一次下山修行,师父有些担心,一直送我和师弟佛莽到山门:

     

    "这次下山要小心啊,不要误踏了俗尘中的杂草。"师弟支支吾吾,我知道他并没有听懂。

     

    我看了看雨中漫山遍野枯草中星星点点的绿色,觉得早春的生机竟然是如此盎然,于是淡淡地笑了:

     

    "师父,出门便是草。"

     

    春雨很细很柔,落在青色的箬笠和蓑衣上,绵软得如同女子的手,很舒服。转过山坳,就看见她站在路上。前面,有条因为雨水才出来的小河,不深,但是很急。

     

    她穿着淡绿色的衫,在雾气氤氲的山中显得极其干净清爽。油布伞下她的身影袅娜娉婷。我从来没有特意去留心看女子的背影,但也从未特意避免去看。在我看来,美丽,就是一种禅意。

     

    我已经站在这条路上很久了——特意选择了一条被溪水阻住的山路。我在等他到来。知道自己淡绿色的衫和嫩黄的油布伞在这样春雨迷濛的山谷中干净

     

    得鲜艳。这身衣裳是我精心挑选的,低眉看了看脚上的丝履,还是雪白,没有被泥泞所污。这正是我需要的——良人,我要最完美地出现在你的视野。

     

    我的身影修长,在伞下更显得玲珑有致。所以我没有回头看他。

     

    我走到她的身边:

     

    "姑娘,过不去了吗?"

     

    我从伞下转过头,有些害羞有些焦急地望了他一眼,他在微笑,眼神清澈:

     

    "是呀,没想到山涧阻断了路,有急事要过去呢。"我的声音怯生生的,很为难的样子。

     

    我想了想,该来的就来罢,不管你是佛是魔,是孽是缘,我的心已经不被蒙蔽,任你斑斓绚烂,我自然光亮通透。

     

    "这样罢,如果姑娘不介意的话,我抱你过去。"她看着我的目光深不可测。我从未见过如此黝黑明亮的眸子。她没有过分轻慢的举止,甚至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处子一般,却周身无处不妖娆。我终于明白,女子的妖艳不是来自面容,也不仅来自举止,而是眼神。有多少灵气在双眸中凝聚,她就有多少娇媚。

     

    我抱起她,轻盈得恍若没有重量。她的呼吸如山谷里的野兰花,清幽地散发着香气,在我的面颊附近飘忽。我走得很慢,一方面是小心湍急的溪水,另一方面也想多享受会儿这种美丽。溪水很冰凉,从腿脚的皮肤丝丝渗进来,让我有清澈的感觉,然后就想到她刚才的眼神。我一边细细体察这种精致的氛围,一边远远地笑着对自己说:佛果,这么美好的事情既然来了,就尽情欣赏罢,不过,不要留恋啊,过去了就过去了。

     

    我对自己笑笑,脚下沉着安稳。

     

    她轻轻攀着我的肩膀,面容和我很近,但是我心中没有丝毫绻绮的念头。

     

    我知道,她的面容虽然清秀,但目光里没有了刚才无比旖旎的春色,既不妖媚,也不羞怯,甚至连清秀都没有了,只剩一个空字。这使我心内平静澄澈,没有一丝杂念。忽然想到佛相庄严,并不是大殿之内垂目敛眉正襟危坐的才是,这样春色温柔风月如霁何尝又不是呢。

     

    山水盈盈中,我抱着一尊佛。

     

    我在他的怀里,还是那么温暖宽阔的胸膛。我轻轻地调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心沉如水。他有一颗骄傲敏锐的心,却通透得无法蒙蔽。他甚至聪明得能了解自己。要诱惑一个聪明自信的男子,首先就是不能让他瞧不起你。良人,你有佛心,我有魔心。你能看出它们的分别么?如果我能让自己看不出,你也一定看不出。

     

    很早的时候我就明白这个道理,要让别人动心,首先要让自己动心。

     

    我不会在这个时候就诱惑你的。

     

    我知道,要收服你的心,必须先收服你的自信与智慧。

     

    我要让你堕落得心安理得。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诱惑。

     

    佛莽一直目瞪口呆地跟着,他始终搞不懂我这个师兄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反常的事情来,却不敢问,恐怕里面有什么他所不能了解的深意。他参悟得太辛苦了,以至于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其实万物舒展自然,哪来那么多深意?要走即走,要停即停,思虑那么多不是作茧自缚么?可我不能说,我一说便是我错了。只有他自己参悟来的,才是他自己的。

     

    过了冰凉的溪水,我把她放下,合十稽首,微笑告别。我要接着赶路,前面的路还很长,出门就是草,这才是第一根呢。

     

    师弟亦步亦趋,满腹心事地看着我,不说话。我也沉默,有些话是不能说的,你说了反而让他不能领悟,那是害了他。

     

    终于,佛莽忍不住了:

     

    "师兄,我们出家人的规矩,不是应该不近女色的么?""是啊。""那你刚才抱着那个年轻的女子……"他迟疑地问。

     

    "我已经放下了,你还没放下么?"我微笑着回答。

     

    这个细雨的春日,山岚氤氲妖娆。



     
    赞0 公益犒赏

         
    书签:
    责任编辑:火种之巅
    投稿】【
  • 收藏】 【关闭
    上一篇:征题集(诗配画) 下一篇:朗诵·戴望舒【寻梦者】
     

    推荐美文

    全部评论(0)

    相关栏目

    经典朗诵

    最新作品

    卑微的母亲阅3257次
    母亲的甜酒阅3259次
    故乡的树阅3258次
    夏天的回忆阅5249次

    热门图文

    • 葬马镇

      我..

      2024-04-03 17:47 · 14905次浏览

    热门作品

    3夏日大东北2024-05-11
    4下课2024-05-25

    圈主推荐

    ·2022-05-31 21:17367
    文艺达人·2021-09-29 09:15636
    兴趣部落·2021-08-06 09:111226
    2023新年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