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火种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存单的魔力
  • 管理
    作者:昭君屈子 发表时间:2024-02-24 18:50:18 评论:0
    关注
    编者按:婚姻一旦与金钱沾上边,大多数会不欢而散。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通过网络传播过来的颓废社会生存观念,早就浸蚀透了曾经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人生价值观,一切向钱看的流行,也间接地影响到了中国人曾经以勤劳为人生之本的生存观念。也许再过N多年,我们这个人口大国的民生观念会被追求奢靡之风的社会现象所吞没,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读者可以看看现在普通人家的结婚彩礼,已经超过了普通人家所能承受的财力,这些钱从哪里来,就很值得大众深思。一个过分追求金钱的社会,并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发展方向,也许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会带来的消费方式的积极效应,确实可以促进再生产,可以促进工业化的腾飞而积累财富;但如此带来的负面效应也许会成为我们所不能承受的重中之重。当然,我这样评价也许超越了编者按的范畴,但这就是社会现实。就如作者文中的主人翁,以及围绕着这个婚姻活动使呈现出的社会的负面效应,确实很值得大家去深思其中的违背公序良俗的社会危害性。欣赏佳作!推荐阅读!

           有一天,万佳的发小从外乡到她家来玩,到达门前时正好十点过八分。这是一个叫人难忘的时刻,四个出生在解放前的乡村妇女终于在小镇相聚了。

      几十年没见,格外亲切。大家开心地坐在门口晒太阳,吃水果,嗑瓜子儿,喝茶聊天。说着说着,就说到万佳的儿子。

      “大儿子在上海工作,这房子就是他给钱造的,每年给我寄钱用。他的家事、工作,我没操一点儿心。”万说,“就是小儿子,还没成家,我这心里总不踏实。”

      “万姐,你莫急,大龄男女没成家的多。你的儿子,婚姻未动。”吴大娘安慰道。

      “吴妹子,有合适的,你一定要牵个线。”

      “有稳定的工作,应该好找。”刘大娘说。

      “儿子在企业上班,拿效益工资,时高时低,但工作还算稳定,毕竟是国企。”万停了一会儿说,“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三十多岁了,总是说您莫急。你们说,我能不急吗?”

      “姑娘要求高。没有房子车子票子,免谈。”谭大娘接过话来。

      “只要能结婚,买个车,没问题。老大也说了,弟弟结婚,他送一辆车。我们这平房虽十多年了,也还不过时。儿子工资虽不算高,但养活个把人是没有问题的。我没进过学堂的门,不识字,请你们帮我看一下,儿子到底存了多少钱?”万站起来回到屋里去拿存单。

      过了一会儿,她走了出来,递给刘大娘两张存单。刘没读过书,看不懂,递给吴大娘。吴也看不懂,顺手递给谭大娘。

      “这是张建行的,一年定期,个十百千万十万,50万。这张是工行的,个十百千万十万,也是50万。”谭大娘解放后在识字班认过几个字,慢慢儿地说完,口干得很,忙喝了一口茶,说道:“我的天呐,你的儿子存了好多钱啰。”谭大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家惊讶不已。在这个不大不小的集镇上能存百万现金的人家,实属少有。

      “好说媳妇,好说。莫急!”刘大娘仿佛有了人选。

      万赶忙进屋把存单锁好,打电话叫儿子迅速回来。

      儿子叫杨伟,回家见到几位长辈,没有一点拘束感,仿佛在哪里见过,特别是刘大娘。杨性格内向,一般不爱说话,但今天却格外健谈。几位老人觉得他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成家没有一点儿问题。

      母子在厨房商量了一会儿后决定到镇上最有档次的大酒店招待客人。这是第一次上馆待客——万从未讲过的面子,从未有过的奢侈。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把儿子的婚事全寄托在三位客人的身上。

      三位大娘非常满意母子的热情款待,走时,万拿出自己的私房钱给三位发小送了丰厚的本地特产与礼品,和儿子亲自送三位登山返程的小客车。

      三位回去后全力寻找合适的,仿佛是上级下达的任务,尤其是刘大娘最上心。

      思来想去,刘大娘锁定了自己的外甥——杜洁,在外打工多年,与杨伟同龄,尚未成家。丈夫听了介绍与分析,觉得还是个事儿,给姐姐打电话说及此事。姐姐觉得可以考虑,姐夫提出先见一面。

      约好时间,杜洁请假回来与杨伟见面。到家的当晚,杜家接舅舅、舅妈过来吃晚饭,商量相亲的事情。

      听见舅舅的声音,杜洁从二楼走了下来,连忙打招呼:“舅舅、舅妈,稀客稀客,请坐请坐。”

      “洁儿好。过来坐舅妈这儿。”刘大娘招手示意,外甥走过来坐下。

      “今年打工效益怎么样?”舅舅关心地问。

      “舅舅,还好。”

      “那就好。谈朋友了没?”刘大娘问道。

      “年轻的,没家底。底子厚的,人又不行。人行有家底的,又拖儿带母。找对象,不好办。”杜洁说。

      “找对象,的确是不简单的事情。终身大事,如果简单了,那才叫不正常呢?”刘大娘说,“舅妈想给你介绍一个终身依靠,不知道你有什么要求。”

      “既有钱,人又行,当然是最好的。听母亲说,舅妈介绍了一个,蛮行。”

      “是的,叫杨伟。在国企上班,还存了一百万。”刘大娘有些激动。

      “财不露白。您怎么晓得人家存了那么多钱?”

      刘大娘把那天聚会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杜家人像听人说书似的,屏住呼吸,目不斜视。

      “请舅妈约他们到我们家来玩,见个面,你看行不行?”杜母说。

      “行!我回去联系好了,回话。”刘大娘很是高兴。

      第二天,万和杨如约而至。

      两家人谈工作,拉家常,不知不觉中说到了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杜家二老失去劳动能力后,赡养怎么办?

      “这个好办。”未来的婆婆万佳说道,“到时候,你们二老就住我们那儿,小的照管也方便。”

      “那样会给杨家添加更大的负担,不知杨伟受不受得了?”杜父说。

      “受得了,请您们放心。”杨伟爽快地答道。

      这一见面,双方老少都很满意。于是,万佳上车前约杜洁去玩,杜家人欣然答应。

      第四天,杜洁在刘大娘的带领下到杨家玩,对未来的婆婆和老公十分满意。作为媒人,又是舅妈,刘大娘更加得意。走时,她故意说:“洁儿,我回去有事,先走。你就多玩两天。”

      “舅妈回去有事,你就再玩两天。”万佳忙接过话来。

      “好吧,那我就再玩两天回来。”杜洁知道老人的良苦用心。

      刘大娘回去后,万对儿子说:“伟娃子,这回你可莫错过机会了。”

      “散步手挽手,她答应了。对您说的那个要求,我还没开口,她就回客房了。”杨伟有些不好意思说。

      “今天晚上,如果她在你的卧室玩到深夜还不去客房睡觉,就说明她愿意和你过一辈子。你大胆地提出来。”

      杨伟不知母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按照当地的风俗,双方认识,亲家过门,小的交往,定亲结婚,如此闹下来,至少要个一年半载。万佳想生米做成熟饭,来个闪婚。

      那天吃晚饭前,万佳突然叫儿子去请二爹二妈到家里来吃晚饭。杨伟走后,她把杜洁请到自己的卧室,神神秘秘地拿出两张存单给杜洁看后说道:“这是一百万,等你到了我们家。我亲手交给你。”

      杜洁这次就是冲存单来的,没想到如此自然地瞧见,心中暗喜。看见存单后,怎么跟未来的婆婆说,从脑海里闪电般调了出来。

      “我有一个小小的心愿,需要您成全?”杜洁停了一下,说,“一张给您养老,一张给我爹妈。”

      “行,难得你有一片孝心。但给我养老的,我不要,给你。我有大儿子,不缺钱的。”万佳说,“今天晚上,你在伟娃子的卧室多玩一会儿,他有话对你说。只要是不过分的要求,你都答应他。”

      “行,我记住了。”杜洁爽快地答应了。

      很快,二爹二妈来了,见到侄儿媳妇非常满意,一个劲儿地夸奖。

      饭后,二老玩了一会儿回家。杨伟送他们到街道的路灯下,二爹说:“伟娃子,你这个对象可以,莫放脱了。”

      “如果行,早点结婚。都这么大的人了,莫胆子小。生米弄成了熟饭才稳当。你回去,我们自己能安全到家了。”二妈说。

      杨伟听出了二老和母亲的话是一个意思——早试婚。但是,杨伟毕竟是乡村长大的,先上车后买票,一时接受不了。

      母亲正在准备榨梨子汁,看见儿子回来,便说:“你们去玩,我一会儿给你们送来。”

      半小时后,万佳端着两杯梨子汁送到二楼,杨接过杯子放到电脑桌上。

      “明天,小杜就要回去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就大胆地说出来。”万佳又对着杜洁说,“明天你就要回去了,和伟娃子多玩一会儿。”

      “好的,您先睡。我们还多玩一会儿。”

      “伟娃子,男子汉,有什么要说的,就对小杜说。小杜,多玩一会儿。”万佳说完就下楼去了。

      杨讲自己小学的故事,杜讲读自己读初中的故事,讲着讲着两个人的心碰到了一起。不知不觉已到夜深人静,杨话锋一转,结结巴巴地提出超前的要求,杜欣然接受了他爱情的火花。

      第二天,万佳高兴得不得了,悄悄地叫杜洁帮她写了一张承诺书,盖上了她的私章,亲手送到杜洁手中。

      两天后,杨伟送杜洁回到家,被杜家留下玩了两天。

      一来二往,杜家找了个有钱人家的事在亲戚中传开。为了让亲戚放心,没一个月拿了结婚证,商定半年后举办结婚典礼。

      一拿结婚证,杜洁便辞退了外面的工作,回家做一件她认为非常重要的事情。

      是件什么重要的事?原来,杜洁是想翻修自家的老房子,出嫁时风风光光。

      一听到杜洁的想法,舅妈第一个举手赞成,带头借给十万。这一首举,加上她的宣传,形成了轰动效应,亲戚纷纷找上门来,主动借钱给杜洁。仅三天所需的预算款到位,建房手续也随之办好。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一栋现代风格的住房拔地而起,成为当地最令人心动的小洋楼。

      婚庆的前三天搬进小洋楼,却收到杨家出事的坏消息:杨伟的哥哥在单位犯了严重的经济问题,两张存折被调查组拿走,另外还有一百万的缺口,需要及时补上。

      杨家陷入危机,不得不暂缓婚期。

      杜家知道真相后,如坐针毡,不知如何是好。

      杜洁终于明白,那一百万是杨伟哥哥的钱,难怪由母亲保管,存弟弟的名子,到期自动转存。

      身怀有孕的杜洁,把承诺书撕得粉碎,自言自语道:“天呐,我该怎么办?”


     
    赞0 公益犒赏

         
    书签:
    责任编辑:平时
    投稿】【
  • 收藏】 【关闭
    上一篇:指挥棒 下一篇:母亲,我想念您
     

    推荐美文

    全部评论(0)

    相关栏目

    倾城之恋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最新作品

    卑微的母亲阅3269次
    母亲的甜酒阅3271次
    故乡的树阅3270次
    夏天的回忆阅5261次

    热门图文

    • 葬马镇

      我..

      2024-04-03 17:47 · 14919次浏览

    热门作品

    3夏日大东北2024-05-11
    4下课2024-05-25

    圈主推荐

    ·2022-05-31 21:17367
    文艺达人·2021-09-29 09:15636
    兴趣部落·2021-08-06 09:111226
    2023新年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