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火种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一剑终情
  • 管理
    作者:竹鸿初 发表时间:2016-02-07 00:40:49 评论:0
    关注
    编者按:恩怨情仇时有报,人在江湖不由己。武功原本护正义,流入江湖起杀心。手握长剑三尺,四海任尔驰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有道是生在武林无英雄,今天我要你死,明天你要他亡。谁是当今世界第一,请你记得翻看秘籍。学成盖世武功,再遇绝世美女,双人合一,或双剑合一,就能独步天下。看毛贼江湖行凶,当街道大喝一声,我来也!看你哪里逃。欣赏!期待着更多好作品!
    光闪光,商正天收剑入鞘。只见四颗黑色头颅咚咚相继落地。
          待燕南征紫嫣醒后,商正天支开紫嫣,正声道:“南征,你要提防你师父断冥王”。
           燕南征诧异道:“提防师父?师父待我恩重如山...”
           “不管怎样,你提防你师父就行了。你想学一剑终情吗?”
           “嗯!”燕南征重重的点头。因为他早就听说过二师叔一剑终情的威名。
           “南征你可要看清楚了,我只使一遍,能领悟多少,就看你个人了。”商正天剑一舞,天地被切开,无数的树叶被卷起。“一剑终情并非只是一剑,而是四十九剑,因为速度太快,所以在旁人看来,只是一剑。”
             燕南征大部分都记住,可最后一招他没有记住。“南征,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记不住最后一招?这是因为你心中有情,人因情而脆弱,也因情而坚强。情即可束缚,也可以赋予无尽自由。只有以自由之身,心才能静,心静了,才能切开情的束缚。明白了吗?”
            燕南征点了点头。“南征,你过来。”说着,右手对在燕南征的手上,一股股内力,汹涌的传入燕南征的身体。良久,虚弱的商正天说道:”南征,你带着紫嫣回九皇山吧!九皇山的兴衰就落在你二人身上了。”    
             “师叔,那你呢?”
          “你们走吧!十年前我就死了,死,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解脱。”商正天面带微笑而死,他似乎从死亡中获得了另一种生命。
          于知源焦急的说道:“师父,不好啦!雪灵子带着童家堡和溢香楼的人杀上山来啦!” 
           断冥王推开门,喝声道:“慌什么慌?亏你还是九皇山的大弟子。”  
            “我只是...”
            “只是什么?还不快往各个山口加派人手。”
            “是,徒儿告退。”于知源恭恭敬敬的退去。
            断冥王手一挥,十三个黑影落下。十三人齐声道:“参加掌门。”
            “嗯!你们速去斩杀御剑门的秦淮河,然后留下些让人一见了就联想到童家堡的东西。去吧!一定快,迟则生变。”
            “属下遵命。”是三个人迅速离去。
             这时,大量的童家堡和溢香楼的人杀了上了,九皇山的人实在是太少,虽然武功个个了得,可在一个对十个的情况下,自然是一击便溃。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九皇山只剩下十多个弟子退到断冥王的身后,于知源站在断冥王的身旁。
           雪灵子朗声说道:“冥王,这么多年不见,我还以为你已经去见阎王了,没想到,反而年轻了不少。”
            “灵子,你也不差,面纱下的脸一定变得更漂亮了。”
            “负心汉,纳命来。”雪灵子身子一跃,一把软剑刺向断冥王。于知源叫道:“就凭你,也配和我师父交手。”于知源身形一晃,手里的剑已经刺向雪灵子的心窝。“哦!是追魂剑法。好诡异的剑法,不过我喜欢。”雪灵子喝声道:“无尘化雨。”身形一飘,天空中出现满天的花瓣,雪灵子手指一动,空气中,无数的花瓣围绕着于知源。
          断冥王和声道:“知源,退下。”断冥王手掌一出,熊熊烈焰之火围绕着双掌。断冥王左右手齐拍,花瓣被击落,可依然有一片划过了于知源的脸,小小的伤口,逐渐变黑,黑色还在蔓延。于知源运功相抗,可毒太烈,速度依然减少不了多少。此刻,虽然断冥王运功可以助于知源散去毒,可眼下的形式不允许。
           于知源取下腰上的酒葫芦,满满的一葫芦一饮而尽。瞬间,于知源的身体燃烧着熊熊烈火,这是因为龙源酒太过烈性。于知源疯狂大叫一声,身子一旋转,刺向雪灵子。眼见如此大的劲气逼来,雪灵子不想硬碰硬,可她的身子似乎被烈焰吸引住了。
           轰的一声。剑刚一次破雪灵子的身子,雪灵子的身体就像一颗炸弹一样爆炸开来。临死的那刻,雪灵子吼道:“河儿,替我杀了断老贼。”雪灵子至死都不明白,自己吸入了童玉真的内力,本来以为可以一统江湖,可没想到,竟然也因此内力而葬身九皇山。
              就在这时,人群中飞出一个白衣少年,白衣少年冷声道:“老贼,纳命来。”白衣少年正是御剑门秦淮河,秦淮河手握白扇,飞向断冥王。
          断冥王缓缓的拔出舞阳剑,那寒冷的剑气四处溢射,功力稍低的都冷的身体发僵。舞阳剑在空中轻轻一划,一圈圈剑气飞向秦淮河,秦淮河身子急退,笑声道:“我可是你的女婿啊!你怎么下那么重的杀手啊。”秦淮河两腿一扫,一股龙卷风瞬间卷散了寒气。断冥王冷声笑道:“好一招龙形踢。”
            断冥王身一退,舞阳剑插在地上,混元心法控制着雄厚的内力于掌上,然后突然使出烈焰掌,两只熊熊火掌拍向秦淮河,秦淮河白纸扇一扇,火竟然轻易而举的便熄灭了。断冥王有些吃惊:“他发现秦淮河的每一个招式都似乎是恰好克制自己的。”
           断冥王急了,他可不想这些年的筹划被秦淮河打乱。断冥王暗暗说道:“十三煞竟然没有杀死秦淮河。不对,从一开始,秦淮河就在队伍里。那十三煞看来是凶多吉少了,看来也只能使用那一招了。”
           断冥王怒道:“生死杀。”舞阳剑一出,无形的剑气形成了一把巨大的舞阳剑,舞阳剑一剑劈下。秦淮河喝道:“阴阳变。”秦淮河的身子瞬间被一个恶魔般的鬼影笼罩。见舞阳剑落下,鬼影双手握住舞阳剑,可刹那间,鬼影的身子被劈开,紧接着,一阵烟雾,谁也不知道秦淮河是死是活?
          烟雾散去,地上空无一人。断冥王,哈哈大笑:“都死了,都死了,现在没有谁会是我的绊脚石啦!”
           “师父,请恕徒儿来晚了!”
           “爹,你没受伤吧!”紫嫣围着断冥王检查着。
          “南征,紫嫣,你们回来我就放心啦!”
             “咦!南征的气息竟然连我也察觉不到了。”此时,断冥王已心生杀意。他不想一统江湖的梦受到任何的影响。
            “来,南征,让我看看你的武功进步没有。”燕南征刚一到,断冥王突然出手,烈焰掌十成功力击在燕南征的胸口上。燕南征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师父会突然对自己下手。
          燕南征的身子被打飞,胸前的衣服上,出现了一个手印。
          断冥王冷笑道:“紫嫣,杀了他。”
           “是,爹。”紫嫣,随即走到燕南征的身前。
         燕南征淡淡的问道:“你从来没爱过我吗?”
            “哼!你一个爹从外面捡回的孩子,也配得到我的感情施舍。告诉你也没什么?所有的这些,都是爹一手安排的。爹让我假装爱上你,然后利用去除掉童玉真,可童玉真没想到被雪灵子杀了。不过也不错,至少杀了烟雨三客和黑山七剑。”
            “你,真歹毒。”燕南征闭上眼。
           “去死吧!紫嫣一剑刺下。”这时,躲在断冥王身后中一个人突然出手,两根手指轻易夹住剑,而后长袖一挥,紫嫣的身体像片落叶一样飘飞起来。
            “净空大师,好高深的易容术,连我都没有看出破绽。”断冥王说道。
             净空大师扶起燕南征,点住各处要穴,然后慢慢地输送功力疗伤。断冥王眼见净空大师为燕南征疗伤,心里窃喜,舞阳剑刺向净空大师,净空大师,右手一出,喝声道:“断魂掌。”
          断冥王急忙收剑后退。因为从净空大师使用断魂掌的那刻,他就知道,净空大师就是当年消失的童家羽。
           断冥王堆起一脸笑容道:“童堡主,别来无恙。”
            片刻,净空大师站起身,笑道:“托你洪福,当年没有因为你的偷袭而死。你是不是很失望啊!我隐藏佛门十年,就是为了等今日。你知道我重视感情,你就勾引我的妻子灵子,活生生的拆散了我们。可聪明一世,可也糊涂一时啊!当时我故意安排了我的儿子南征的出现,就是为了等今日恩怨的清算。”
             断冥王哈哈笑道:“没想到,我当年竟然欠了这么多债。有种就来讨债吧!”
           净空大师双袖齐出,牢牢的卷住舞阳剑。呼的一声,净空大师已然快到断冥王身前,断冥王可不想让净空大师近身,随即抓起守在身旁的紫嫣往前一扔,砰,断魂掌拍在紫嫣的身上。紫嫣口吐鲜血,问道:“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可是你的女儿啊!”
            断冥王冷冷的说道:“实话告诉你,实际上,你不是我女儿,因为我,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
          净空大师哈哈大笑:“阴阳人,我送你一程。”
          断冥王丢弃舞阳剑,喝声道:“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断魂掌厉害,还是我的烈焰掌厉害。”
          四掌相对,熊熊的烈焰在一股烟雾中燃烧中,断冥王和净空大师二人就这样僵持着。片刻,燕南征慢慢的站起,提起剑,怒吼一声:”一剑终情。“燕南征的剑瞬间贯穿断冥王和净空大师二人的身体,两人都不敢相信,两大江湖高手一剑就被重伤。要知道两大高手比拼内力时,就算寻常人偷袭,也会强劲的内力震碎五脏六腑。
          净空大师转过头看着燕南征,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刺杀自己,净空大师说道:“南征,我是爹啊!”
          燕南征冷漠的说道:“我没有爹,我生来就是一把剑,一把嗜血如命的剑。”
          听到此话,断冥王失落的说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没想到商正天竟然会如此狠心,竟然借南征的手来杀我。”
            净空大师顿时无牵无挂,哈哈大笑起来:“断冥王,要死也是你先死!”二人几乎同时出掌,同时毙命。
            “果然厉害,一剑终结了两大高手。”一身血衣的秦淮河突然从一棵树上飞来。原来刚才他并没死,而是趁烟雾逃走了。
             燕南征两眼血红,右手一吸,舞阳剑已到手里。握着舞阳剑,燕南征一身煞气的杀向秦淮河,秦淮河身形腾挪,诡异的身形已到了燕南征身后,秦淮河白纸扇用力一刺,十二根扇骨尽皆刺入燕南征后背。
               秦淮河以为得手之际,燕南征一声暴喝,扇骨被逼出体外,鲜血滚滚,挥着舞阳剑,一剑终情一遍又一遍的使用,无数的剑气弥漫了方圆一公里内,啥时间,十之八九围观者都被剑气杀死,至于秦淮河,更是身中十五剑,身体散落成一块块骨肉。
           这时,站

     
    赞2 公益犒赏

         
    书签:
    责任编辑:平时
    投稿】【
  • 收藏】 【关闭
    上一篇:一剑终情 下一篇:一剑终情
     

    推荐美文

    全部评论(0)

    相关栏目

    倾城之恋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最新作品

    小镇的夜阅29次
    乡村的雨阅59次
    冬天的风阅50次
    品秋之韵阅87次

    热门图文

    • 活法

      出..

      2024-06-25 14:37 · 1606次浏览
    • 暑假

      夏..

      2024-06-25 14:36 · 1580次浏览

    热门作品

    3夏日大东北2024-05-11
    4下课2024-05-25

    圈主推荐

    ·2022-05-31 21:17374
    文艺达人·2021-09-29 09:15642
    兴趣部落·2021-08-06 09:111228
    2023新年致辞!